第92章 恶心-烤羊眼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92章 恶心-烤羊眼

一颗羊头烤熟了既瘦又小,哪怕分得再零碎也给不了多少个人,但是,边塞地区原本就没几个高官,即便有五品之上的有些又因职责所在没来参加杀糕会,因而魏五郎这种正六品的上牧监副监轻轻松松便能排在前十五内。 此刻,他看到刺史与监军手中羊头已然变成白净骨架,不禁有些怒了:自己此番新上任同段荣轩一样正需款待又是世家子弟,怎么也得给点颜面排上吃羊头吧?!怎么能被忽略? 正当魏成功强压怒火瞥向段荣轩暗骂“这阉宦一定是故意的!”之时,却见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举起先前剜下来搁在青瓷小碟中的一对羊眼珠,递给随侍僮仆后又忽然抬头冲自己风清云淡的一笑。 “快,给魏副监送去,”荣轩支使着僮仆,又用极其熟络的语气冲魏成功扬声道,“五郎,来,用酒下了这对烤羊眼,祝你来年心开目明。” 看着那已经搁到自己食案上的碟子,以及其中焦黄里带着一团黑的烤羊眼珠,魏成功顿时面露菜色——“恶心”两字都不足以形容这玩意儿到底有多么的难以下嘴! 京城有些矫枉过正的贵胄人家将孔子所说的“割不正,不食”奉行为就餐礼仪,认为内脏下水等不属于“正”肉的不能食用,魏五郎从前自然是没有吃过烤羊眼的,可他偏偏无法拒绝荣轩的“好意”。 因为这玩意儿在西北已被众人视为极好的下酒菜,殊不见前面火堆处还有人攒了好些眼珠串正在炭火上喜滋滋烤着么? 恶心到想吐,却偏偏不能指责对方此举是刻意折辱,魏成功憋屈着心道:心开目明?为什么不是‘高瞻远瞩’。这阉宦是在骂自己‘眼内无珠’呢,还是讥讽前面没巴结他是‘有眼不识泰山’?或者说,是不该‘狗眼看人低’? 不论心中如何想,魏五郎迟疑片刻后不得不佯装欢喜谢过段荣轩,缓缓夹起眼珠放入了嘴里,努力控制表情使其不要太过扭曲,然后闭了嘴一口咬下去。 一瞬间,耳畔仿佛忽略了草地里篝火处嘈杂的歌舞声,只听到咬在齿间的东西在清晰的咯吱作响。 再一抬头,魏五郎恰好看见坐在上席的监军正慢条斯理撬开羊颅盖,用刻花银勺舀出嫩白脑髓蘸了酱来吃…… 瞧着对方美滋滋的进食模样再看到那白糊糊腻嗒嗒的东西,他顿时想起了狩猎时被段荣轩三箭连射破开头颅钉死在自己脚边的岩羊,眼前似乎又瞧见方才一滩殷红鲜血中带着星点脑髓的可憎画面。 顿时,一股酸恶感从胸腹猛然涌至喉头,本就扑了粉的面颊顷刻间白如绢纸,忍无可忍中堂堂魏氏五郎竟在众目睽睽下像怀胎妇人似的失态干呕。 魏成功这作态被周围一干铁铮铮西北汉子瞧见了自然鄙视不已。 先前打猎时就瞧不起他一无所获连普通强弓都拉不稳,此刻更觉这京城来的小白脸没出息——不就是烤羊眼么,如此美味的东西,居然也能吃得想吐! 这厢魏五郎过得痛苦,那端女眷席位上待着的魏五娘子也比他好不了哪儿去,得罪了宴会发起人刺史正妻布氏又如何能在对方眼皮下过得舒坦? 在冰雪满山的冬季里,只需稍微暗示一番,叫人送上一壶半冷不热的酒外加两碟凉飕飕的荤菜就够兰聪吃瘪了。 瞧着那特意请她“品尝”的肥得发腻冷后又白如脂膏的“绝美野豚肉”,她倒尽了胃口极想忿起掀桌。 肥猪肉那可是下等人吃的东西,野猪也是猪啊!简简单单用“野豚”两字美化了难不成就能当真变为珍馐? 可偏偏又不能说布氏在刻意寒碜人,知名医者只说猪肉性寒多吃易生病,连药王孙思邈都琢磨出了猪肚、猪肠的吃法,玄宗皇帝也曾用野猪款待安节度使,如今刺史夫人请下官家眷吃两片完全合乎情理。 不论兰聪心里如何憋闷,既然布夫人请她用此菜,好歹也得象征性的咬上一口,瞧着她吃相勉强,锦绣心头暗喜紧跟着便火上浇油似的笑着奉承起来:“这野豚确实是难得的珍馐,宫里也有一道类似的菜呢。” 她知道这些远离京城的外官就爱听点宫闱秘闻,荣轩曾交代朝政风云不能透任何口风,但吃喝享乐一类可大书特书,如此倒可借这机会说些自己擅长。 布夫人本就得了夫君的话想要好好招待段监军夫妇,此时一听锦绣出声,果然很上道的露出好奇神色接话道:“噢,怎样的御膳?快说来给咱们开开眼界。” “也不难做,只需将新鲜野豚脊肉切片煮熟再晾干,然后加茱萸子和食盐与粳米饭拌匀,封入坛中三十日,蒸熟后即可蘸酱食用,”锦绣说话间还担心自己吸引了旁人实现真好便宜了兰聪可偷偷扔掉肉片,伸手便指向对方的案几,“喏,五娘吃的可是加了虾泥的酱?我说的这野豚片无须花哨点缀,只弄一丁点姜蒜醋汁就能品到极致美味。” “……”兰聪夹着一片肥腻猪肉咬了个小缺,正打算偷偷捂嘴吐到绢帕中去,突然被众人无数双眼睛看着再做不得假,只能囫囵咽了下去食不知味的点头道,“是呢,正是,虾酱。” 被锦绣坑了一把的魏五娘子暗地差点没咬碎了一排贝齿,晚间歇息时忍不住便拉着夫君衣角大倒苦水。 魏成功本就累了一整日腰酸腿痛,晚上又吃了一对眼珠漱口五六次还在犯恶心。猪肉总比羊眼强吧?如此一想,他哪还有闲情逸致慢慢听她抱怨再柔情蜜意的去开导? 再想到同僚所说的杀糕会次日安排,魏成功心头更是抑不住的毛焦火辣:这到底是杀糕还是冬狩啊?怎么还要打猎!今日无奈零收获明日又该如何? 心头一烦躁他态度自然也不好,张嘴便冲兰聪没好气道:“吃都已经吃了还念什么,赶紧歇着去。” “若非你没本事,我犯得着受气么?!”兰聪在家就霸道惯了哪能白白被魏成功说,伸手便往他胳膊上掐了一把。 是我乐意降职的啊?难道我就没受气?!得不到妻子同甘共苦支持的魏成功瞥了她一眼不再吭声,翻身蒙头便睡,如此便“忘了”提醒兰聪另一个噩耗——明日女眷们也要去打猎。 “打猎?”锦绣本欲躺下入眠,忽然听荣轩这么一说,倏地便坐直了身子惊道,“我能骑马小跑着不摔下来都算能耐了,怎么去弯弓射箭啊?” “就跟着小跑装装样子去吧,也没谁指望你能猎到什么。”荣轩满不在乎的一面说着一面还打了哈欠,满面昏昏欲睡的模样。 “能带侍女的吧?”肯定能!不等荣轩回答锦绣便自言自语道,“明日一定找两个骑射最棒的跟着,免得什么都猎不到多丢人。” “猎不到也好,”荣轩淡淡一笑,指点道,“回程的时候可去寻一位叫做穆岚的小娘子,看能不能求她分你两三件猎物,求不到也无所谓,借机结识一番便成。” 锦绣没多问他为何这样安排,只好奇道:“木兰?花木兰?怎么知道谁是这位小娘子啊?总不好随意打探吧?” “秦穆公的穆,山岚的岚。我也不曾见过,想来,最为英姿飒爽或者收获最多的便是她。”他说完便迷迷糊糊的睡了,完全没留意到因自己模棱两可的赞扬之语正引得爱妻心底泛酸。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