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杀羔-羊肉垫卷子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90章 杀羔-羊肉垫卷子

那封由叶菁写给“庶女”的信,内容很是委婉,董家人也不曾赶在通知儿媳之前擅自拆开来看,可偏偏信使却是段荣轩所派,他又怎会叫锦珍过得舒坦? 董家大郎董文昉之妻还没见着来者就派了人去请示婆母,问是否允许那精干婆子去内院见“闭门养胎”的妯娌,可还没等人转来回话,这长相富态穿着也很是体面的婆子就自己于请安之后立在厅里扒拉开了。[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 她先是得意洋洋的夸赞自家二娘子好生养,进门就有孕福气满满,家中嫡母也是慈悲心肠,远赴西北了都还不忘惦记着外嫁的她。 而后又表示胡家郎主虽被兄弟告发不幸入狱,可女君并不介意他停妻更娶一事,照样当二娘子是自家人,请亲家万万不可怠慢。 甚至,这婆子还暗含敲打似的说起段郎子的高升,表明胡氏的娘家人依旧能做她的可靠臂膀。 三五句话的功夫就把薛氏、锦珍想要瞒着的事儿倒豆子似的全说了出来,董家长媳一时间甚至来不及屏退身边婢女。 然而,只瞅这董文昉之妻眉梢上挑又掩唇微微含笑的模样,便知她与其说是阻拦不及,倒不如说是幸灾乐祸的故意听着。 长房嫡子就两人,一个是她那功名无望打理家族庶务的夫君,另一位是素有才名自幼受宠的幺儿董文桓,早些年兄弟俩还相安无事,如今幼子娶妻眼瞅着涉及分产、分权之事,谁家长媳乐意有个家世出众完美无瑕的妯娌? 先前她听说这胡氏亡父生前是个小官儿,姐夫虽是个内侍可人家好歹也是四品的少监,又见其颜色好、气质佳,妆奁也极为丰厚,董文昉之妻心里多少有些发怵。 虽然瞧着婆母并不待见这胡氏,可自己娘家长辈、兄弟里却没官至八品以上的人物,总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如今形势骤变,乡绅之女对上商户庶出女自然大不一样,董文昉之妻在暗暗挺直腰杆的同时又从立在下手的那胡家婆子一言一行中察觉出了更微妙的内涵。 胡氏娘家对这出嫁女,以及女婿董郎子的态度很是值得深究呐。派人来说这么一通话明显是不给这个曾经鸠占鹊巢的庶出女留脸面,可偏偏又用权势压逼着小叔子不让合离或休妻。 这董家长媳年逾三十协助婆母管家已有不短的时日,是个惯于迎来送往,只稍一琢磨就猜出了事情的真相:难不成……小叔子也得罪过那位少监?这两人被强栓在一起不知会不会对董家有碍? 她虽不喜小叔子受尽公婆宠爱,也不想要个强势妯娌,却很是清楚董文桓若是真能高中全家也可跟着沾光,若是他真得罪了权贵家里也落不到好。 如此一想,她赶紧岔开胡家婆子越来越过火的絮絮叨叨讲述,随口问了问路上天气、吃食等无关紧要的话。 不多久,到正房询问的婢女匆匆进了小厅,还带回个婆母身边得力的侍婢,来者笑吟吟的冲董家长媳行礼后便传话道:“七娘本就因舟车劳顿亏了身子如今做胎不稳,女君担心她见到家里来人一时兴奋再动胎气,不如只递上信别去惊扰了罢。” 董氏长媳闻言顿时明白婆母是不希望锦珍见外客给她娘家递话,也不想旁人瞧见她挺肚的模样,琢磨出究竟是几月的身子。 她立刻自责似的笑道:“是了是了,正该如此!我一时想岔了没顾及弟妹身体。”说罢就客气又不容拒绝的安排院子给送信的一行人留宿,火速支走“胡家”婆子。 对方本就已达到目的又领了董家赏赐自然不会纠缠,客气一声收下荷包再央求对方向锦珍问好之后便依言退下。 随后董氏长媳赶紧弥补过失,先敲打了众人不得就此事在外多嘴,又命心腹婢女私下去旁敲侧击打探,叮嘱道:“不妨多给些好处,务必弄清楚那少监到底是何居心。” 荣轩的确居心不良,可他却是心怀天下之人,连皇子都坑过的人哪会隔着几千里还念念不忘非得折腾死一对威胁不大的小夫妻? 甚至,他对隔房的董文敏都不曾存有坏心,为锦绣出气的恶作剧也仅限于送信来的这一次罢了,余下只需稍微关注一番三年一次的春闱不让董文桓在朝中为官做宰站稳脚跟便好。 之前便得了荣轩嘱咐的婆子,拿捏架子与那来探她口风的婢女来回交锋数次,得的礼物也从银锞子、银钗、银镯升级为了玉镯。 瞧着那碧玉镯成色不错水润亮泽,她终于抿了抿厚唇满意而笑,推心置腹般对董家婢耳语道:“有些话本是不该说的,瞧着妹子人不错老奴也就结个善缘吧。我家段郎子拖家带口的远去西北啦,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待三年后董郎子返京应考或许能见见。娘子说这天远地远的她没法时常看顾妹妹,希望她能得董家善待,但愿一切都好。” 这,这是啥意思?年轻婢女懵懵懂懂的回去复命,长媳得了话又去向婆母请安,两人一合计,胡家依旧是那意思:既已出嫁就管不了她太多,请亲家明面儿上别苛待,对董文桓并未有其他心思。 “如此便好!”董家女君斜倚在胡床上听长媳说罢,不由拨弄念珠叹了一声“阿弥陀佛”。 她对七郎的媳妇不满意起初只是源于其不光彩的进门方式,可随后又得知她与娘家长姐交恶,因而更担心的则是对方有碍自己儿子前程,深得圣眷的四品少监想要左右他的前程实在是太过容易。 如今得了只言片语董家女君稍微放下了心,可一想到自己儿子娶了这么一个糟糕的嫡妻她就心里难受。 “遮遮掩掩的态度,谎话连篇连生父都出言诋毁,这女子品行拙劣至如此地步……如何能做我董家儿郎的嫡妻、生母?”一脸富贵相看似面目慈善的她从牙缝中憋出了这句话,而后忽地抬头看向长媳,问道,“七娘身子弱该好好进补啊,听说厨下准备的饭菜不太和她口味?” 董文昉家的不太明白婆母为何突然提及这事儿,只瞧见她灰蒙的双眼中像是射出了一串凶光,一想起自己偶尔刻意命人送去的冷菜顿时有些心虚,喏喏道:“唔,或许不够热腾?那院子实在是太偏了点。” “那就多做炖品用砂罐送去,油水厚点也能保温,家里也不差那两个钱,燕窝、人参、鹿茸有什么送什么去,派个婆子督促她好好的吃,争取养结实了生个大胖小子。对了,把信给她送去,厅上胡家人讲的话照实说。”董家女君叮嘱媳妇后,有些头疼的摸了摸灰白鬓角,便挥手叫她退下。 “是。”董文昉家的赶紧屈身告退,垂目掩去了眼底震惊又忐忑的神情。 人参?这可是生产时吊命用的,有孕之人怎么能经常吃?还有鹿茸,这可是养血益阳的大补之物,当年自己怀第一胎时就被亲母告诫过此物万万吃不得…… 这么乱补一气想来是希望她落胎吧?或者,吃肥壮点干脆难产了一尸两命一了百了?想来,小叔子本就不乐意娶这胡氏拜堂后就跑去田庄上住着祖宅都不肯回,婆母是希望顺手帮他除去阻碍,以期将来高中了还能腾出嫡妻位置留待新人? 胡家人的话还得照实说,岂不是更会叫她气得动胎气?董文昉家的暗暗琢磨着锦珍是活着对她有好处还是死了好,又赶紧回了自家院落和夫君闭门商量了一番。 随后她便依照婆母的吩咐派人送信,顺带还赠了红枣燕窝和安胎药,反正,日子还长着,死或不死也不急于一时,好好养着吧。 这信一送到,锦珍大惊大怒之下当场便见了红,卧躺于床一个来月才慢慢养好,如此一来锦珍不消婆母阻止便乖乖的整日躺着进补,整个身子越发痴肥得叫不少人称心如意。 当董家如此暗潮涌动之时,段家一行人已顺利抵达甘州。 他们翻越乌鞘岭途经凉州后在武威没做停留直奔永昌而去,再往西行不远便已见到横卧在凉州永昌和甘州删丹之间的焉支山。 此山位于甘州东部,而段荣轩需赴任的建康军驻扎在甘州最西边,因甘州刺史兼任建康军使兼管甘州城防,他需在位于甘州中部的张掖刺史府邸交接文书,因而必然需要途经删丹焉支山。 越过此山就进入河西道甘州境内,本可在删丹大马营牧场歇脚,可经由荣轩提醒锦绣才忆起此处是魏家五郎的赴任地。因自己一行人在兰州耽搁了行程,想来他已经走马上任。 那时,本昏昏欲睡的她闻言忽然一个激灵,果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睁,只听人提起魏家五郎就已觉得呼吸不畅,心头梗着难受。 荣轩一见她表情有些纠结便劝道:“这长途跋涉的赶路本就耗神疲累,不如咱们就快些路过此地不做停顿罢,省得再烦心。” “此时过门不入往后还有机会来么?”锦绣听罢又有些犹豫,若是之后再没法揪住魏五郎捉弄一番岂不遗憾。 “放心吧,交接文书后我身为监军哪里不能去?到时定有机会带你出门溜达。”荣轩如此自信满满的回答。 果不其然,锦绣跟着他刚在建康军所驻的高台骆驼城落脚,还没等行装收拾妥当就接到了删丹大马营牧场送来的请柬,邀请这位新上任的监军去参加“杀羔会”。 会,自然是聚会之意,可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锦绣瞧着烫金请柬有些迷惑的看向荣轩,问道:“何为杀羔会?” “哦,草原冬季或者初春之时,羊群繁殖过多又遇青黄不接之时草料不足,只能杀掉一部分羊羔以维系草场的正常运作,”荣轩说着便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个与兔子体型相仿的动作,“小羊羔,肉质很是香嫩。想来大家都知道杂家好这一口,特意请我去尝鲜。” 他这么一说锦绣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幅成堆小羊羔被宰杀剥皮的血淋淋画面,可随后她又想到了传说中发源于祁连山旁焉支山下的西北名菜——羊肉垫卷子。 删丹牧场精选小麦粉做的面皮卷子混和鲜嫩的羊羔肉,爆炒炖烧……想来一定极为美味。 更重要的是,那里有魏五郎和兰聪值得探望。 作者有话要说:羊肉垫卷子:将羊羔肉剁成碎块,用清油暴炒,辅以葱段、蒜片、干椒,佐以姜粉、花椒粉、盐等调味品,加水焖至八成熟。将和好的面擀成薄饼抹上清油,卷成筒形,切成寸段,放在肉上。焖炖到面熟肉烂,即可上桌。 谢谢嗯呐扔的地雷,谢谢fionlan扔的一串地雷,有劳破费了~~ 这章的标题其实是双关语,出于人道主义立场,锦珍的那啥下场不便明说……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