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谎言-红枣炖燕窝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89章 谎言-红枣炖燕窝

身着素色暗沉衣裳的锦珍静静坐在窗边望着院中雾蒙蒙的细雨发呆,一双纤手轻轻搭在微凸的小腹上,苍白得青筋乍现。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 这座位于深宅中的小院极为幽静,正中午都冷清得不见人气儿,廊下青砖小道衬着灰白石墙向斑竹丛中蜿蜒而去,秋雨中翠叶迎风沙沙作响,不见湘妃之隽秀唯有满目幽晦与阴森。 思来想去锦珍都闹不明白,好好的日子怎会被自己过得这般苦涩…… 从前,一想起又被称为扬州的董氏祖籍广陵郡,在她眼中那定是一处如诗句中所绘的人间仙境,也许阳光明媚桃红柳绿,或者碧波荡漾春意盎然。 可偏偏她赶着出嫁到广陵时并非时节最好的烟花三月,行程千里从夏末熬至深秋不仅错过美景,恰好又遇到一旬的连绵阴雨,带累得人连心情都阴郁起来。 抑或,是因为情绪本就不好遇到雨天才越发觉得厌恶——谁叫这一路上都不太平。 先是突然得知父亲获罪锒铛入狱的消息,锦珍正惶恐不安时又开始呕吐,起初还以为是晕船,待胡家二房送亲的明珅堂兄请了医师来看才发现这是孕吐。 想到自己到了广陵或许会挺着肚子拜堂锦珍整个人都不好了,恹恹缩缩卧床好几日。 而跟着送嫁队伍一同回家的董文桓非但没有安抚孕妇,还流露出了狐疑又难堪的神色。 他就只差没直白道:一次就中了到底是真是假?花园里迷迷糊糊的人都看不清,事后也没日日相处,谁知会不会有诈? 从始至终只倾慕于锦绣的董文桓本就对上赶着扑来的锦珍心存芥蒂,如此一想更是瞧她不顺眼。 因而一路上这讹了自己得来的妻子哪怕是想与其说上只言片语,他都像是唯恐沾染了不洁物似的连连皱眉后退。 锦珍原以为经过一番算计自己能顺利嫁入董家,可偏偏下药嫁祸姐姐,假称她坑骗自己的计策没奏效,温文尔雅的心上人即便签了婚书也依旧从言行举止透露出他的不情愿,此刻得知自己有孕甚至还变得更为冷面冷心。 这难以接受的落差使得锦珍于船舱中避了人痛哭好几回,正当她苦水、酸水一个劲儿外冒时,后一步出发的薛氏又派下人赶在前头守住泗州驿站,在女儿还未抵达广陵时送了信来。 夜里居内室点了灯将那薄薄的一页纸草草通读,未及过半锦珍就已瞠目结舌双手微颤——爹爹竟然被判徒兰州,并且因停妻再娶之罪杖八十,后娶之妻则需离异归宗,所生子女皆为庶出! 庶出?!哪怕妆奁丰厚董家大郎都直白嫌弃自己商户女的身份,七郎也是不甘不愿只因那阉宦的威逼才被迫娶自己,若是他们知道了阿爹入狱,自己从嫡变庶,这婚事还能成么?! 锦珍心头慌乱无比眼前黑沉发花,一时间竟看不清信上文字,闭了眼缓和片刻后方才惶惶然继续读下去,匆匆阅读中又是猛然一惊。 阿娘竟没将明珂留给“嫡母叶氏”,而是趁其不备将他带回苏州薛氏本家,甚至还假称自己寡居以防幼子有个罪人爹声誉不佳,此番是专程写信来让女儿也跟着统一说辞。 “真是糊涂!这种事情哪能作假?!”锦珍心头火烧火燎直发慌不由呢喃出声,又立刻闭嘴抬眼四下张望,不见董七郎在身旁顿时松了一口气,又不由露出苦涩的自嘲之笑,他躲还来不及怎会与自己共居一室? 随即她又露出一副阴冷忿然的模样张口唤道:“阿茑,阿茑!给我拿笔墨来。” “阿茑她在外间取热水,奴婢这就拿笔墨!”随侍在旁的一面目老实憨厚的婢女赶紧出声应了,快走两步去开箱以此背过身掩去满脸惶恐。 此人名唤阿萝,是从粗使那档顶了锦珍前一位贴身婢女的份而来,为人不算机灵只好在听话,实在是因出嫁太匆忙没人可用才提拔了她上来。 这后一位阿萝曾听闻风言风语,前任“阿萝”是因锦珍犯错被带累才发卖去平康里沦落风尘,因而她在伺候时格外小心谨慎,如今见到娘子面色不好顿时更为忐忑。 沉默寡言的阿萝翻出纸笔磨墨伺候着,锦珍提笔草草写了几个字后又忽地咬牙揉了纸团,思及将不堪之语诉诸笔端恐生是非,她只得叫阿萝唤来更贴心的阿茑让她去给薛氏派来的送信者传话。 “我也不愿有个身陷囹圄的爹,可没了他也未必是好事——这谎言太容易被戳穿。阿娘若执意如此还需从长计议,不如,在楚州面谈。”锦珍如此吩咐着,让阿茑叫那送信人赶紧回程去找自己阿娘。 她先前盘算了一番,按行程明日他们将从泗州启程到楚州再经大运河至广陵,虽不知阿娘一行人到了何处但总归差不了太远,自己谎称不舒服倒也能缓上几日再出发,若是楚州没机会碰上那真就无法可想了。 待阿茑一出门,锦珍便叫阿萝拿镜子打算扑点粉做出憔悴模样,再让她去请董文桓来告知对方自己身体不适无法出行,可抬眼一瞟她就打消了这主意——已经是满面冷汗唇色发白,哪还需要说谎。 谎称父亲亡故……阿娘倒能回薛家关起门来万事不理,可自己怎么办?她想这主意时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远嫁的女儿? 出嫁时父亲明明有出门相送,董家两兄弟都已看在眼中,他若“死”了,那该什么时候“死”才好?若是热孝出嫁那自己岂不是得怀着身子守孝?既丢人又难熬! 若是早就死了,自己又该怎么说服董郎与他哥哥一起圆谎?他怎么去跟双亲交待自己为何娶一个失怙商户女? 正当锦珍左右思量之时,却有人“嘭”得踹开木门又撞偏屏风走进内室。 她还没来得及呵斥出声,就见董文桓黑沉了脸快步走到自己身前,露出一副前所未有的憎恶表情,怒目而视脱口喝骂道:“为脸面谎称亲父亡故……这真是,岂有此理!你,你们一家子就没一个能将‘忠孝廉耻’铭记于心、付诸于行的?!” 董七郎原本是因兄长的劝说好不容易暂且放下心中芥蒂来探望锦珍,岂料正好站在门口听见了她让奴婢传话,虽语焉不详但稍一琢磨就能推出实情,他本就是个被骗婚的迂腐书生,再听得未婚妻意图对亲父不孝如何能不怒? 被劈头盖脸责骂的锦珍惶惶然望着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顿觉夫妻合好无望前途越发黯然,甚至顾不得小腹的隐隐抽痛赶紧剖辨道:“这只是阿娘的主意,奴家尚未答应!” “呵,她的主意?难怪……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也只有她这样无情狠辣的母亲才教得出你这般不知廉耻的女儿!”董文桓看着眼前这个面色苍白的女子,一时间又想起了几千里外与她容貌肖似的段胡氏。 他还记得当年在胡家认识锦珍时她被介绍为胡家嫡出女,可早在盂兰盆节那日听锦绣自称“珍宝阁胡元娘”她却并未反驳时,董文桓便知道这一家人藏着秘密。 不外乎就是停妻更娶,贬妻为妾这档子事,两姐妹一个是身份被夺受了委屈在复仇,一个鸠占鹊巢佯装不知还妄想嫁与自己。 大约是爱上了姐姐的缘故,董文桓只觉得前者直率可爱后者虚伪可憎,因而,当锦绣将暗藏毒素的青色忘忧虀递到自己和锦珍手里时,他并未戳穿对方的意图…… 如今看来,他果然没看错,黑心肠的无论何事都不会与人为善! 董文桓看着锦珍哭泣道委屈又捧腹作难受状,不由也咬紧了后牙槽神色极为晦暗,一个认为“诈称父亡”这种事情还需商榷而并非断然拒绝的女子,她能成为好母亲?她真可以为自己诞下优秀的嫡长子? “孝为礼之始、文之本,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不孝、不睦十恶不赦!董文桓以锦珍听不清的声量呢喃低语着,犹豫着是否能坐视不管等她自己痛得受不住自然落胎。 亲手杀了尚未落地的婴儿董文桓下不去手,可他也打从心底的并不希望见到那父不详的孩子降生。 踌躇中,恰好听见动静的胡明珅从走廊另一端赶了过来,见此情形赶紧寻医问药安抚锦珍,堪堪保住了她腹中胎儿。 经由这么一闹腾锦珍大伤元气倒是顺理成章的在泗州盘桓了数日,她也如愿“碰巧”和薛氏一行人在楚州相会。 董大郎听闻薛家的盘算后冷笑着开解胞弟道:“随她们怎么说,咱们佯装默认也可看作是受骗,诈称父亡总有被戳穿的一刻,到那时,便可以不顺父母为由处置她。休妻或者贬为妾均可,没人能再拿你说嘴。” “都怨我……令祖宗蒙羞……”董文桓颓然垂着额头,长叹一声道,“回家后我就去别院闭门念书,她,她……你就叫阿娘和嫂嫂看着办吧。” 至此,董文桓避而不见没与未来岳母碰面,却听凭锦珍与她秘密商议,甚至,还默许了自己兄长在此事上的推波助澜。 就当是他也不愿承认自己妻子是庶出女岳丈又入狱服刑,默认锦珍失怙瞒住宗亲邻里,至于谎话怎么编圆范,那是薛家的事儿与董家无关。 一个身怀六甲,另一端孤儿寡母,两方都无需时常出门应酬一时间倒也没闹出什么笑话。 只是,自拜堂之后锦珍就再没见过自己夫君,想要去别院探望他也被管家的嫂嫂以“身体弱最好卧床养胎不宜出门”为由困在内院,每日里只能无所事事望着窗外发愣。她想不明白,好好的日子怎么就被自己过成这样了…… 前不久还有望攀附京城豪门大族崔家嫁去做正房,如今不过自己寻了一个县令之子还被人嫌弃,背负了一个莫大谎言却没觉得生活能有何种好的变化。 商户失怙嫡出女的身份似乎也不比父亲获罪的商户庶出女高贵,在江南富裕地的书香世家里依旧会被人嘲笑、鄙视,连奴婢都阳奉阴违时不时甩脸,残羹冷水的都敢给自己端上来。 若说是无人指使锦珍压根不信,一定是那嫁了长房嫡长子的乡下妇人看自己不顺眼! 谁叫她丈夫念不得书只能管理族中庶务,自己丈夫却是长房最得宠的幼子又素有才名,这科不中下回定能金榜题名,大嫂她是嫉妒了,一定是的! 锦珍暗暗盘算等养好了身子定要设法扳回一城,至于丈夫的心,她不信自己下了力气之后还拢不回来,哼,当初阿娘都能一步步引得父亲贬妻为妾,她已经是正妻了难道还会越混越差? 正沉思中,阿萝冒雨拎着食盒从穿过院门踏进从屋内,端出一碗热腾腾的红枣炖燕窝。 锦珍瞧着那浓稠汤羹与雪白的燕窝丝,鼻中又嗅到淡淡的滋润甜香,她不由冷哼一声嘲讽似的笑道:“说罢,阿家叫你去说了什么事儿?”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董家那老不死的主母若会无缘无故“赏”自己燕窝吃?不喜的儿媳妇、月份不好说的孙子,她能视而不见从不搭理都算好的,如今忽发好心只怕是生了什么变故。 果然,阿萝被她一催问立刻面带难色吞吐道:“女君说,说,担心您身子,要奴婢瞧着您吃了之后再——” “我叫你说!”锦珍猛然一拍案几,吓得阿萝立刻煞白了脸扑腾跪下。她不做犹豫闭了眼喏喏着急切道:“西北来人了,说,说胡家女君叶氏给娘子送了一车安胎药与各种婴孩用具来,还说,还说郎主在兰州一切安好,家里已请人关照一二,娘子只管好好养胎无需惦记。” 叶氏?嫡母叶氏?!郎主,即指父亲?!戳穿了,谎言戳穿了!锦珍脑中轰然一响,顿觉天昏地暗……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嗯呐扔的一颗地雷,谢谢南有嘉鱼扔的一颗地雷,谢谢萨爷请不要大意的上吧扔的一颗~~~么么哒~~~ 在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宅(美)斗(食)文里肿么可以没有燕窝!如此养阴、润燥、益气、补血的燕子唾沫,咩哈哈哈哈~~~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