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骑射-羊肾杜仲巴戟汤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86章 骑射-羊肾杜仲巴戟汤

当胡炬在骂骂咧咧中苦熬腿伤的同时,叶菁写的那封几乎折腾掉薛氏、锦珍等人小命的信正由荣轩心腹运送在路途中,事情既已办下多想无益,不如好好去过自己的红火日子。 锦绣一家子就此挥挥衣袖毫不留恋的换了轻便马车踏上新的征程,有亲密家人相伴左右各处都可为家,无需拘于祖籍、老宅。 因绕道兰州此刻出发往张掖去只得选择较为崎岖的丝绸道中段,幸而时值秋末,雪山不再消融枯水季节已然来临,所以渡黄河时并不见可吞人性命的滔滔奔腾之流。 浩浩荡荡上百男女连人带马坐了渡船平安抵达对岸,再整顿车马北行两里便到了古时赫赫有名的金城关。 “汉时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军西征拿下匈奴焉支山,正是通过方才我们途经的金城渡往返,金城关则为守控金城渡的关隘,原就在河边,北周武帝时迁至此处。”荣轩骑在马上于金山寺西山腰处的关隘旁如此朗声介绍。 “诶?这么久远就有了……难怪看起来不怎么结实。”明瑞坐在他马前左右张望,看着那有待修缮的破烂城墙语气很是不屑。 “不结实”都算是选了种客气说法,戍楼不见有人瞭望、雉堞破破烂烂,门虽厚可看起来也有点枯朽,明瑞甚至有些怀疑这关隘真的能顺利抵挡外敌么? “此关始于秦壮在汉,若非那时疆域往西推进也不会有现在赫赫有名的阳关、玉门关——金城关如今是属于大齐腹地并非边疆了,”荣轩抬眼看着络绎不绝进出关隘的商贩,若有所思道,“国泰民安时这种战略要地只是可守可弃的鸡肋,若时局动荡,你见到的景象将大不一样。” “哦,也就是说,关隘的重要程度是随疆域的变化而不同的,”明瑞先是连连点头,而后忽然又联想到了很早之前学的词儿,“所以,赵括用一成不变的想法去看待战局就是纸上谈兵必败无疑!” “没错。”荣轩抬手轻轻揉了明瑞的头顶弯唇一笑,又继续引导他将这道理用在生活中旁的地方。 坐在马车中等着交验文书后通行的叶菁、锦绣两母女并未多话,只静静听着外面明瑞与他姐夫交谈,不时会心对视。 她俩从前就算时常督促明瑞读书也从没跟他讲过征战之事,家里也不曾购置这种书籍,有个学富五车的长辈指点真是大不一样。 “唉,总算是懂了,念书并不只是识字——差点就让弟弟瞎读好几年呢!”锦绣低声对母亲感慨着。 随后她又不由在心底琢磨:难怪曾听说熟读史书、兵法能使人明智,想来明瑞不会再像自己前世那样傻乎乎遭人算计。 过金城关后一行人并未停顿歇息而是继续北上,在兰州耽搁了不少时日再晚些很可能遇到大雪封路延误荣轩任职,此时虽无需日夜兼程的赶路,却再不能悠哉游览沿途风光。 荣轩甚至还因此专门向锦绣致歉,引得她好一通笑:“金山寺去不了有什么关系,路上左右看看难道就不叫看景了么?有几个闺阁女子能像我这般游历几千里的,怎会还不知足?何况,返回京城时也可再去赏玩那些遗漏的景致。” “好,其实甘州也有美景,到时我再陪你好好游玩。”荣轩说话间便到了永登县内的黄河支流庄浪河,他们需在这河道中弃车换船逆行溯流而上。 至此锦绣、叶菁等人终于首次体会到了行路的艰辛。 他们前回跟胡炬一起行远路时没走过水道,平日里顶多是在平静湖面泛舟游玩,从不曾经历惊涛拍石浪花迭起的险段,这回人人尝试了一番晕船呕吐的惨状。 明瑞年纪小适应快没两日就活蹦乱跳,叶氏是彻底软绵行卧全靠婢女服侍,为避免晕船索性整日昏睡。 锦绣则在荣轩陪伴下由他说书讲故事弹琴逗趣,辅以腌梅缓解心头的难受,这才逐渐恢复了生气。 好在前半段路行得慢,溯庄浪河也走走停停时不时会上岸,锦绣终于赶在天寒地冻之前给阿娘、明瑞、荣轩一人做好了一副织锦夹棉的露指手套,分别绣有精致而不繁复的藤蔓、飞鸟与兽纹,另外还专门给夫君新备了一双骑射时戴的软皮手套。 在点了炭熏得暖烘烘的船舱中,荣轩坐在锦绣身旁试了试那五指都可灵巧活动的分指手套,面露满意之色。 随即他又看向妻子搁在膝上的蓝锻镶白毛边的暖手筒,不由蹙眉道:“就给我们做了,你自己呢?这个我去年就见过了。” “这回出来虽也带有针线上的,可在路上捻针拿线找料子难免有些不方便,给你们做的是心意,我自己凑合凑合便好。”锦绣无所谓的摆摆手。 她又不出去骑马用暖手筒还有从前的旧物也就够了,本来就是专门给荣轩和明瑞做的,连阿娘都只是顺带表孝心而已。 “冬季的新衣没提前准备妥当?”听锦绣这么一说荣轩面色顿时有些不好。 在京城时全家人甚至包括奴婢、仆役每季都是要做新衣的,他还时常给妻子添置时新首饰、裙装,哪一回出门不是盛装打扮风姿迷人的?怎能因出远门就敷衍了事。 锦绣一时间却以为夫君是不满自己管家不利,赶紧讪笑道:“衣袍大氅斗篷之类御寒物都有准备,只是忽略了一些小物件,我想,到凉州后也不会马上就出门交际吧?应该来得及补上。” 出发前她有命人赶制厚冬衣、靴袜,还想着北地苦寒每人都多做了身里面的棉袄裤内胆,只是,这长途跋涉的赶路带上必需品也就罢了,哪能从上到下全做新的占满行囊?何况,这风餐露宿的也没必要去显摆铺张。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想委屈了你,”荣轩赶紧握了锦绣的手解释心意,又承诺道,“前面就是乌鞘岭,再往前还会途经焉支山,若有机会遇到岩貂、雪豹我给你打好皮子,等安顿下来就硝制了做新衣。” 听荣轩这么一说锦绣终于放下心来,弯了眼眉倚在他胸前说笑道:“好啊,谢谢哥哥。到时一身貂皮围脖、豹皮斗篷、鹿皮靴子,一准威风凛凛的!” 稍微试想了一下妻子把所有自己能寻到的皮毛通通裹在身上的模样,荣轩不由朗笑:“还可有羊毛褙子,山上猎户就会这么打扮。” 说笑间,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庄浪河的发源地——乌鞘岭南山口。抬眼望去满目皆为泛黄秋草,长及腿肚连绵成片随风招展,看着似乎很是茂盛那色泽却又写满了枯败。 微微仰头入目的则是碧蓝天空与白雪皑皑的山峰,锦绣走到马车外观景时不由微微缩了缩脖子,即便已经裹了斗篷也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荣轩挥手示意婢女给她递上手炉,又解释道:“这便是书上所说‘虽盛夏风起,飞雪弥漫,寒气砭骨’的乌鞘岭了,翻过此山才是真正进了‘苦寒之地’,我们需从此处至武威再往西北前行才能抵达甘州。” “当真是终年积雪啊?”明瑞望着那并非高耸云霄却凛然而立的乌鞘岭不由咂舌,看起来矮矮的竟也云雾迷蒙白雪覆顶……很难攀爬的模样呐! 因晕船而这阵子都周身不舒坦的叶菁也挑开窗幔看了看,顿时心生悔意,暗道自己一把老骨头了何必还跟来拖累人,早知道路艰辛气候恶劣就应当留在兰州守屋子,不该因为膈应胡炬而不愿与他同在一处城镇。 “南北耸立的才是终年积雪严寒高山,乌鞘岭南北不过二十余里,休整一日做好准备攀爬不难。”荣轩自信满满的说着。 其实,他并未亲身走过此处,只是从书中见过前人讲述罢了。之所以提出休整的建议也是想向当地人详细打听一番,并有意再雇个当地向导。 “也好,今日是‘霜降’呢,舟车劳顿的是该好好休息一番做顿好的来进补。”锦绣立即点头,俗话说“一年补透透,不如补霜降”,这由秋转冬需得好好进补的节气可不能敷衍错过。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乌鞘岭南山口内的安门村,于关隘处交验文书后方才入城寻了驿馆下榻。 草草用了午饭拾掇出寝室后,因赶路而身心疲惫的锦绣、叶菁不由暖了屋子午睡补眠。精神尚好的明瑞则跟着姐夫骑马出门,兴冲冲的往山里探路去。 荣轩是想要抽空打猎看能不能寻到毛色亮丽的赤狐给锦绣做手筒,可惜深秋季节山脚处少有动物活动,左右寻觅也没瞅见好东西。 直至黄昏,当他正带着明瑞准备返家时,忽然在山腰处碎石堆里看见了好几头尾短小耳的青灰色岩羊。 荣轩轻轻压了压坐在自己身前明瑞的肩,示意他抓紧马鞍不要出声,而后忽地拉弓射箭,只听得“嗖”一声破空之响,羽箭急射而出。 被惊动的羊群四散奔驰,眼瞅着那羽箭即将落空明瑞不由遗憾皱眉,却没等他哀叹出声,箭头已经噗嗤钉入一头蹦跳岩羊的颈项,它中箭后又向前窜了好几步想要逃跑。 荣轩在催马向前追赶同时只用双腿控马,镇定自若的继续弯弓补上一箭,终于使岩羊倒地,没扑腾两下就断了气。 等着夫君回来用晚餐的锦绣虽没亲眼见着他的英姿,却从弟弟兴奋的讲述中听到了一切,又见到奴仆抬回来的壮硕岩羊不由面露惊讶之色。 她终于明白荣轩因“精于骑射”而被命为甘州监军并非浪得虚名。 在对夫君一番赞许撒了一堆崇敬目光后,锦绣基于好吃的本色又琢磨开了:“岩羊啊?听说脂厚肉嫩很是鲜美呢!不如,晚上添一道红烧羊排?这天都黑了炖汤来不及,余下的可明日再吃。” “炖个简单的,一两时辰睡前喝也行,”荣轩避开众人回房换衣服时忽然拉了锦绣一把,在她耳畔呢喃道,“羊肾杜仲巴戟汤,你懂的。” 这一路上赶得急都没精神好好玩乐一番,看这模样今儿下午她应当睡得不错,总归明日还要休整一日,不如乘机喝点补汤把好久没办的正事办了。 今日猎羊荣轩方才记起——上回叫小六处理的羊眼圈还没用上呢! 作者有话要说:羊肾杜仲巴戟汤: 1.将羊肾洗净,切成小块;杜仲、巴戟天、五味子、枸杞子洗净,前3味用纱布包裹。 2.同放入砂锅内,加水适量,煮至羊肾熟透后,去药包调味即可。 3.空腹饮汤,吃羊肾、杞子。每天或隔天1料。 功效:强筋骨,温阳固精,补肝肾。适用于阳痿。症见阳事不举,遗精,腰膝酸软,筋骨无力等。 巴戟天 杜仲性味甘,微辛,温,具有补肝肾、强筋骨、健腰膝、安胎气、降血压等功效.适用于肝肾虚弱引起的腰脊酸痛、腰膝酸软、便频、阳痿、遗精、头晕、眼花、耳呜、胎动不安及高血压等症。 巴戟天味辛甘,性微温。有补肾壮阳、强筋健骨和祛风湿的作用,可治虚损病,如肾虚阳痿、梦遗滑精和腰背酸痛、足膝痿软、宫冷不孕、经期小腹冷痛,以及风湿关节痛等症。http:///files/article/attachment/20/20742/9678601/568217.gif

下一篇   第87章 **-红烧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