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剜心-黄豆炖猪蹄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85章 剜心-黄豆炖猪蹄

锦绣的主意看似个个合情合理也并不毒辣,可若真的一一照做却能预见薛氏和锦珍绝讨不了好。$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做娘的丢人现眼受宗亲鄙视都是轻的,难保不会被撵出家门自寻活路,至于一双儿女,胡明珂只能跟着薛氏讨生活,顶多待胡炬百年之以庶子名义得嫡母赏些零碎家产,锦珍么,下场更难料,端看董家是否有容人之量。 叶菁本性贤良淑德又淳善,并无害人之心,若非胡炬早些年抛妻弃子实在过分,又在薛氏的撺掇下毒计频出坑害了她的心肝宝贝,她一准不会允许自己女儿行这有违孝道人伦之事。 可如今,叶氏瞧着锦绣咯咯轻笑后的跃跃欲试神情,儿子抿着唇紧张又期待的视线却很是犹豫。 忽见一旁不言不语的女婿也摆出了支持姿态,挥挥手便有心腹急急的送来笔墨纸砚,叶菁默默拽紧了绢帕,抬手掩饰似的擦擦嘴角,左右思量后终究妥协点头。 “只此一次罢,冤冤相报何时了……”叶菁一面说着,一面自随侍的小丫鬟手中取过青瓷小杯漱了口,移步走向旁边偏厅,只见那红褐带深紫的酸枝木条案上已经铺好了华贵的洒金信笺纸。 “可他们也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啊!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锦绣低声嘟哝了一句,又撒娇似的蹭到叶氏跟前,挽起衣袖替她磨墨。 “娘知你心愿,并没阻止不是?”叶氏轻轻笑着点了闺女的额头,笑中有了然也有苦涩,而后便蘸墨提笔斟酌言语写了草稿给锦绣看。 身为乡绅女的叶母虽不曾诗书满腹却也写得一手清婉小楷,信中言辞也是语气温和不见一丝尖酸刻薄。 等锦绣读罢她又柔声开口劝道:“阿娘并非认为他们不坏不该报复,只是希望你放下芥蒂好好过自己的日子,需知,善恶到头终有报,作孽的必定自尝恶果。咱们自己过得风光霁月便好,何必念念不忘从前的污浊事儿。” 听母亲这么一说锦绣不由有些无语,叶菁素来是个吃斋念佛的,信奉因果与六道轮回那一套,总觉得即便今生吃苦受罪只要规规矩矩做人,来世总会有福报。 对这种观点,锦绣只想说一个字“呸”,就算来世有福报也没法亲眼见着仇人得报应呀!何况,她自己明明是发誓做鬼也不放过魏五郎、兰聪后才得了重生的机会,想来,这也应当是上天赐予的机缘。 锦绣心中并不赞同母亲的观点,虽没多嘴辩驳脸上却流露出了不豫神色,恰巧被荣轩看在眼中。 “小六,去换水纹纸来。”他忽然出声如此吩咐。色彩雅致印有山水暗纹的砑花纸制作工艺比洒金信笺更为考究,不曾刻意彰显富贵却能于内敛中透出家世底蕴,用这样的纸张传书于土豪薛家、书香董家都极为合适。 被荣轩这么一打岔,锦绣再没去纠结“行善”一事,只缠着叶氏得了两封印鉴齐全的信,由荣轩安排人送去江南,又派了贴身婢女黄葵代替自己跟随医师去瞧瞧胡炬。 一切安排妥当后,叶氏早回了屋,锦绣则与明瑞一起跟着荣轩去了书房念书,三人于书案前入座之后,他并未立刻指点妻弟的功课也不曾和锦绣说笑,偏生提及了叶菁之前的言论,出人意料的是,惯常心狠手辣的荣轩却表示岳母的观点并未有错。 “俗话说,‘但行刻薄人皆怨,能布恩施虎亦亲’,满脸刻薄相、随手占便宜的人,有谁会乐意相知、相交、相助?”荣轩看向明瑞很是正经的说,“与人为善并不是错,只错在不该对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发善心。” “哦!”小郎君重重点头,换来姐夫赞赏一笑。 荣轩听岳母先前一席话有所顿悟,叶菁的担忧并非无的放矢。 锦绣满腹怨恨想方设法捉弄仇敌的做法放在一个深受其苦的女子身上不算过分,可不知前尘往事的明瑞却有可能受其影响变得心胸狭隘,行事小家子气。是该好好引导一下,扭正观念。 思及此处他指了指自己那未语便带三分笑的脸,直言道:“长得善良很能唬人,总是容易得人信任。言行举止再注意些,多为人着想不吝惜举手之劳以求广结善缘,说不准什么时候便能得了对方回馈的福报。但是——” 说着荣轩又顿了顿,忽然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拈起桌上搁着的精致银香铲,将青铜小香炉中已经以香篆印制好的“福”字香型搅得一团乱,而后才在锦绣与明瑞的惊讶视线中缓缓开口。 “不思量后果的对所有人心存善念就犹如此举,平白坏了自己的福气,”荣轩看向端坐于自己对面的两人淡淡道,“这世上,忘恩负义之人多的是。切记,发善心之前务必保护好自己,心存善念也并非任人予取予求,当发现对方不值得结交时就得适时断了往来。” 见夫君对弟弟循循善诱,锦绣一面以自己的经历印证荣轩所说的话,一面暗地笑他越来越展露出好为人师的话唠本质,时不时插话两三句,书房中一派和乐融融景象。 与之同时,代替主人去探望胡炬的黄葵已跟在年三十许的医师身后进了州衙监牢。 在衙役的带领下,她沿着大白天也显得幽僻而昏暗的走道向前直行,忽略两旁牢室中的鬼哭狼嚎或调戏嬉笑,终于抵达了胡炬所在的囚牢,推开粗壮的木栅栏门与医师和药童一起弯腰进入其中。 在昏暗的灯烛火光中,黄葵依稀看见有一道黑乎乎的人影蜷缩于囚室东北角,也不知是因衣衫单薄冻着了或是伤后发热,只见其不断哆嗦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身材清瘦的医师紧闭薄唇一言不发走上前去,挽袖后撩开布袍下摆蹲着为胡炬诊脉,矮胖药童赶紧轻手轻脚用带来的湿布帮伤患擦脸又唤醒他用青盐漱口,以便稍后观面色看舌苔。 而黄葵默默打火镰点燃了带来的无烟烛台,刹那间便照亮了囚室,她定睛一看前郎主果然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 独居囚室的他面色晦暗又带有病态的潮红,一双原本富态白嫩的手已成了干枯黑爪,并且长发披散扭结、胡子拉碴。前阵子大娘子才送的崭新棉衣脏得不成样,裤腿更是破破烂烂的还残留有大片暗红血迹。 经这一折腾,胡炬这才睁开被眼垢糊住了的迷蒙双眸,先是草草扫过医师、药童,又仰面看向那身着蓝色条纹胡服男装的年轻女子,打量着灯烛中恍惚浮现的容颜,呢喃道:“珍娘……你来看我了?” 这声音虽小却依旧被黄葵听了个清楚明白,她立刻倒豆子似的叭啦出声:“郎主您这可真是病糊涂了,二娘子早已远嫁江南您忘了?奴婢是在大娘子身边伺候的黄葵,娘子和段郎子听说您病了特意遣咱来探望,喏,这是为您做的上好吃食。” 随后她又客客气气的替主子致歉,说主母和大娘子都不方便出门,小郎君原本是想来的,可他偏偏又染了风寒唯恐给已经受伤的父亲大人带来病气,只得闭门不出含泪在家中为胡炬祈福。 黄葵一面说话一面揭开手中的拎着的四层漆画食盒,从中拿出几碟早上家里主子们用罢余下的蟹黄烧麦、清粥、小菜。 尽管是残羹剩饭却也摆放得妥当唯美又带着温温热度,一揭开盒盖就有香气四溢,饥肠辘辘的胡炬推开医师便是一阵海吃胡塞,动作迅猛得犹如饿死鬼投胎。 段荣轩派来的医师自然是个稳妥人,他丝毫不在意胡炬的举动,反倒乘对方吃喝分神之际迅速扯开了裤腿,顿时一股恶臭扑鼻而来,熏得黄葵忍不住掩鼻犯恶心。 “这脚,恐怕不成了。看,这都发黑了,再恶化下去性命难保!”曹姓医师缓缓揭开胡炬腿上缠绕的破布。 先是看了看他那已经被巨石砸得血肉模糊已经渗出浓稠腐液的右脚,以及擦伤一大片的小腿连连摇头,随后又不由松了一口气。 来之前荣轩交代过不管伤势如何都得往严重了说,总之必须剜肉剔骨,能有多折腾就怎么折腾,能有多疼痛就磨得他有多疼,这做法明显有违医德可曹医师又有不得不听命于荣轩的缘由,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如今一看,当真必须切去右脚指头,所谓十指连心,锥心疼痛是理所当然无需刻意做手脚,曹医师心头顿时好过不少。 他本就是为西北之战而来,惯常行医于蛮荒战地不怯于医治外伤,自然对锯脚趾、挖腐肉、裹擦伤这种差事驾轻就熟。 对胡炬稍做解释后,他立刻指使药童塞了银锭给衙役,简单清扫囚室又要来热水,烤好银刀,又叫黄葵帮忙熬了些药效寻常的麻醉之物,不多久就指挥两人协助自己操作。 将胡炬从腿到腰牢牢捆在木栏杆上做了清洗之后,曹医师干脆利落的手起刀落削掉了他三根脚趾,又在鲜血飙洒的同时快速剜去其脚背、脚跟的腐肉,深可见骨的外伤顿时痛得胡炬哀号连连,眼泪鼻涕齐飞。 也吓得旁观者黄葵脸色苍白几欲晕倒,被曹医师冷声催促好几声后才缓了神助其善后。 黄昏时,面无血色的她好容易拖着瘫软的双腿返家给娘子描述胡炬的惨状,锦绣终于释然放下了对胡炬的恨意。 “果然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呢,”她听了黄葵的述说试想着胡炬的现状不由嘲讽道,“他心心念念的首要事情便是做官光宗耀祖,为此不惜停妻更娶攀附权贵,如今腿瘸后再没了任何机会……岂不乐哉!” 与此同时,换了一声干净新衣的胡炬则在牢中痛得彻夜难眠,抑不住的捧着脚嚎哭翻滚,心中恨意腾腾升起。 恨不孝女寻外援、恨亲弟告自己、恨女婿夺家产,更恨那自从他入狱后就没了踪影的薛氏。 想他辛苦半辈子积攒了无数金银田产,若是薛氏能有些良心稍微替自己打点一二,也不至于会沦落到西北苦寒地挖石头的地界,更不会因日夜劳作身体疲惫精神困顿而不慎砸了脚! 她,该不会是卷款跑了吧?! 胡炬在余下的日子里又痛又恨不住骂骂咧咧,荣轩一家却在无法言表的愉悦心情中准备尽快启程离开本地奔赴甘州。 临走时,锦绣不忘派人给亲爹送去衣物吃食以表孝心,一碗黄豆炖猪蹄以形补形又有气血双补的功效。 热乎乎软绵绵的猪蹄吃在嘴里,胡炬在迷迷瞪瞪中忽然眼眶一热不由咬牙切齿的想着——锦绣这孩子明明交恶了还记得给自己请医师送热饭,面儿上做得不错呐,那倒霉催的赔钱货锦珍竟是相形见绌。 当真成了泼出去的水,白白疼了她十几年没一丁点用处! 殊不知,这泼出去的锦珍正即将遭遇平生最大的一次劫难。 作者有话要说:但行刻薄人皆怨,能布恩施虎亦亲:这句话是明朝文学家、戏曲家冯梦龙在《醒世恒言》中写的,借用一下。 篆香:做成篆字造型的熏香。 黄豆炖猪蹄(今天在婆家过节,忘了相册密码上不了图,我明天再来使劲儿想想找回来给补上。大家元宵快乐,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1、猪蹄改刀后,放入加料酒的开水中焯3分钟.捞起,洗去污沫. 2、黄豆洗净,和猪蹄入瓦罐中.加清水,水开改文火,炖40分钟.加盐、味精、胡椒粉调味 3、续炖至汤汁呈白,撒小葱花即成。 谢谢小圆扔的地雷,谢谢annjn扔的地雷,谢谢猫鱼小夜扔的地雷。 ps:预告,下章有肉~~嘘~~~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