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生死-雪山驼掌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83章 生死-雪山驼掌

为致歉以及表明心意,荣轩放□段对妻子、岳母很是讨好了一番,那份热忱虽谈不上溢于言表却也叫叶菁感到了一丝心安。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 至少,女婿看向她的眼神中不再带上冷然审视的意味,仿佛已乐意将其接纳为家人。 见此情形叶氏细细琢磨了一番荣轩的心思,又问女儿他是否说过当年过往,通过只言片语以及她记得的前尘往事,估摸道:“那时,应当是荣大娘子苟活着照顾了段郎子一阵,如此想来……他看我不顺眼大约是源于心里隐隐记恨自己阿娘的不尽职?” 叶菁顿时想起了自己父亲曾说过的一些荣家过往,想想女婿曾经熬过的艰难日子,终于能稍微体谅一下他的古怪脾气。 当然,这体谅必须建立在女儿并没当真受伤的基础上。 她前日若推开门看到锦绣并非微微脸肿而是鼻青眼紫,或是瞧见了其大腿根的烙印……恐怕,就不仅仅只是骂荣轩而已,今日也不会有闲心冷静的与女儿一道左右分析,猜测出女婿很是敬爱他长姐,乃至易于对与之相似的人生出倾慕之心。 听母亲这么一说锦绣也恍然道:“难怪呢,刚到京城时女儿空口白话的求段郎竟也能应下,还当他是忽然发善心……原来,是将心比心念起自己亲姐了!” “这孩子,我还一直当他是个薄凉的,”叶菁拉着女儿的手露出了庆幸的神色,叹道,“有情义便好。如此看来,即便是你对明瑞多上心他也不会恼怒,反倒还会更欣喜。” “他自己就上心着呢,”锦绣略有些自得的笑了,对母亲解释道,“今日出去会客竟然也带了明瑞同往,说是要让他行万里路见见世面,免得整日关在家里养成了缩头鹌鹑。” “确实如此,多亏有他代了父职。”叶菁连连点头,想着自己养儿子可不就是往“鹌鹑”那路发展么?恐怕还真得需要“父兄”好好引导,男孩儿才能长成雄鹰,展翅翱翔。 母女俩说着话不多久便临近黄昏时,锦绣正琢磨着不知是否需要给外出的两人准备晚餐,一身青衣棉服的黄葵便笑盈盈进了门来,说郎主派人传话,他已经带大郎君在外吃着了,家里人无须等候。 “那,阿娘与儿一同吃吧。”锦绣拉了叶氏不让走,撒娇着要她就在自己寝室外间用便饭,反正夫婿不回家也用不着分两处吃喝。 叶菁上了岁数晚间一贯吃得清淡,锦绣这两日也喝着消炎止痛药没沾大油荤,于是厨下就送了来些青菜、豆粥之类的吃食。 两人正用着,跟了荣轩出门的小六忽然在门外求见,在锦绣的示意下黄葵挑了帘子放他进门,只见这长相喜庆秀气的半大小子拎着个薄螺钿的黑漆食盒,满面堆笑。 “郎主说这菜他吃着觉得好,想请女君也尝尝,让奴婢赶紧趁热送回来。”小六一面解释,一面手脚麻利的揭开食盒盖子,从中取出个云纹描金白瓷盘来。 锦绣还未将盘内盛着的东西看清之前,便已闻到了喷香肉味儿,再定睛一看,那隆起的橙黄中透棕红的晶莹之物色泽很是喜人,形状则肖似大型动物的爪掌。 见主菜旁又有一堆仿佛蛋清做的白沫做装饰,她不由试探着猜到:“这菜可是——雪山驼掌?” “女君好眼力!”小六布菜的同时弯眉夸赞,又替自己主子带话道,“郎主说驼掌上尽为筋肉女子吃着极好,此珍馐不亚于熊掌、鹿茸。” 骆驼自然是戈壁、沙漠地区才有的动物,寿命极长又能作为坐骑等物使用,少有人随意宰杀。 叶菁与锦绣虽都是西北地区土生土长但距离骆驼常出没之地还很是遥远,并没见过此物,更不消说亲口品尝,今日一见顿觉稀奇。如此一来,叶菁又对这吃喝不忘家人的女婿少了些不喜,添了一份亲近。 而锦绣看到稀奇菜品却立刻想到了自己家的食肆,赶紧试吃几口,果然嚼着有韧劲儿却又筋烂肉离骨,味道咸鲜而可口。 琢磨之后又不得不叹息道:“确实不错,可惜家里铺子上不了这菜。原料太稀少,也就达官贵人能偶尔吃吃。” 听女儿这么一说,叶菁不由笑道:“只是尝个新鲜罢了,想这么多作甚?” 说完又劝了劝锦绣,大意不外乎是开食肆只为多一项收益,莫要成天惦记着去钻营。女儿家别琢磨太多商贾事儿,免得沾染上满身铜臭得不偿失之类。 “女儿自然不会学得像那人一样。”锦绣斩钉截铁表态后,叶菁便将此话揭过不提。谁也不想去琢磨胡炬此刻是否已经抵达兰州,究竟在采石场过得如何。 吃过便饭,母女俩探讨着绣花女红技艺携手出门遛弯,看了看满天繁星等到月上柳梢荣轩带了妻弟回家,大伙儿这才各自回屋。 谁曾想,荣轩洗漱后他正经说的事儿便于胡炬有关,并且这消息听在锦绣耳中还特别膈应,很难抉择。 “他这才干了三天就被石块砸了脚,据说伤得不轻,”荣轩一面帮妻子拆散发髻去钗环,一面轻描淡写的说道,“可活可不活。” 锦绣先是一惊,虽想过胡炬会不会就在这徒囚一两年间被折腾死,却没料到这么快就伤得厉害,而后又一琢磨夫君的话,顿时有些莫名其妙:“嗯,此话怎讲?是死是活竟还能人为控制?!” “自然可以。严重外伤若不医治听天由命,不少人也就只有骨头坏死高热殒命一途,反之,也可以包扎好用好药好汤水养着,下半辈子么,做个瘸子也成,”荣轩拉了锦绣入床,亲亲热热裹了锦被后在她耳畔低语道,“你如何打算?” “这,这也能由我决定?!”锦绣顿时心头一慌,她嘴里说着要报仇可还真没干过定人生死的事儿,连婢女奴仆都不曾重罚,何况胡炬还是生身之父如何下得去手?官衙去告上一回都算是难得鼓起勇气了。 “又没让你捅刀子怕什么?”荣轩听出了她语调中的颤音,不由嗤笑道,“只需琢磨一下是任由他等死,还是托人关照一下罢了。” 说罢他又很是直白的帮锦绣分析了利弊。譬如,胡炬活着有可能一两年后还得重整旗鼓来争夺家产,若是闹腾起来,到时候免不了还得告一次他毒害亲子,杖杀紫藤之父。或者以此威胁他闭嘴老实待着。 若是最近一段时日就目送胡炬归西…… “守孝是个苦差,岳母和明瑞都得服斩衰丧,三年呢!出嫁女齐衰不杖期,守丧一年。连我也得熬上三个月,”荣轩说罢民俗又沉声背了大齐律,给锦绣普及了一番不守丧的严重后果,“闻父母以及夫君丧不举哀者,流两千里。” “那,不救治的好处?”锦绣下意识的如此问道。想来,若胡炬死了没一点用,夫君也就不会问自己拿主意,一早就已安排人去照顾那渣爹。 “听说,带儿子回到南边的薛氏谎称自己是寡妇,你那妹妹此刻也有了身子,董七郎不愿承认自己妻子是庶出女岳丈又入狱服刑,便默认了薛家这说法瞒住宗亲邻里,”荣轩说着便眼眉一弯,唇角翘起,“诈称父母死也属于十恶之不孝罪,若是派人大张旗鼓去报丧,哈哈哈。” 只试想一下,他便乐得笑出声来——所谓自作自受便是如此。 此言既出,锦绣琢磨半晌也是哭笑不得,继而又满腔犹豫:生或死,这确实是个问题。不想太过冷血薄凉,也不愿放过那些害了自己之人,又不知前世之仇算入今生是否妥当…… 作者有话要说:雪山驼掌: 1、黄瓜去皮,改刀成重3克的滚刀块。 2、驼掌切块,洗净用红卤中小火卤1小时至入味。 3、将黄瓜放入沸水中大火焯2秒钟取出,放入烧至七成热的8克色拉油中大火翻炒1分钟,加入盐4克,味精5克调味后出锅,放入盘内垫底。 4、锅中放入剩余的色拉油,烧至七成热时放入红野山椒、驼掌块,加剩余的盐、味精调味后大火翻炒3分钟,用湿淀粉勾芡后淋明油装入黄瓜上。 5、将蛋清放入碗中,用打蛋器抽打至起泡,放入开水锅中离火静放1分钟后取出控水,放入盘边,上撒青红椒粒即可。 注:红卤水的制作 将八角、甘草、草果、香叶、山奈、陈皮、肉桂、丁香、花椒各25克放入5000克的水中,加入生姜、葱各75克,料酒125克,生抽100克,老抽125克,精盐75克,味精50克,白糖75克一同小火熬30分钟即可。 雪山驼掌 新年假期快结束了,咳咳,大家吃好喝好玩好啊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