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岳母-泡泡油糕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82章 岳母-泡泡油糕

(=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万幸的是荣轩早上才见了管事午后也没来得及宽衣休息,去开门时穿得还算得体,锦袍玉带风度翩翩,乌发也纹丝不乱,若是敞胸露怀的被叶菁看了,她一准更为尴尬。 锦绣就这么站在外间屏风后听他俩讲话,荣轩态度还好,可说的无非又是“重病未愈,暂时不便见人”那一套,前两日叶氏被糊弄了过去今日她却不依,非得要见女儿一面。 “不论病成什么样,难道还需避讳着不能给亲娘看看?”叶菁见荣轩堵在门口不肯让开,面色极为不好。 因早已确定女儿是受伤而并非患病,她一被死死拦着便立刻开始猜测锦绣究竟是伤得有多重才压根不能见人。 荣轩不断闪烁其词叶菁心中就越发忐忑,不知不觉间连语气都强硬了些,直言道:“过了病气又有何妨?元娘幼时染了痘不也是我照顾的么?” “如今她有了我,自然无需岳母再费心。”荣轩淡淡笑着,依旧不肯闪开让出门来。 “反正,我也不过是个半截入土的老婆子,不怕染病。反倒是段郎子此举不妥,就任途中怎能亲自衣不解带照顾病人?若不慎染疾耽误了行程,这可如何是好?”叶氏露出一副忧心模样,随即又立刻建议道,“不如换我去吧。” 说罢便抬手推向荣轩胳膊,想要挤开他进入寝室去探望闺女儿。 “哪能劳烦岳母!慧娘就快好了,我只需再照顾一两日即可。”看似斯文实则孔武有力的他自然纹丝不动站立当场,心中虽有些哭笑不得,却又对这难得强硬一回的叶菁隐隐有了改观。 原本她在胡炬跟前软弱半辈子,如今又怯怯懦懦做了女儿的拖油瓶,万事不敢表明主见,仿佛只顾明瑞是否能寻到依靠却任由锦绣自生自灭,这模样很是被荣轩瞧不上眼。 如今叶菁鼓起勇气想要为女儿争取一番,反倒对了他胃口,想着妻子的一番付出并非肉包子打狗,哪怕自己被误会为家暴之徒,荣轩也觉得值当。 见岳母一脸焦急,坏心眼的他忽然又起了旁的心思。 稍一思索后,荣轩压低嗓门居高临下的俯身凑到叶氏跟前,一副无赖模样的冷冷轻笑,继续试探道:“如您所猜,某真动粗了。可动手又如何?遮遮掩掩只为给她留点颜面,您何苦闹腾?” 言下之意便是:你能拿我怎样?别给脸不要脸。 荣轩说话声音极小,躲在屏风后的锦绣并没听清,却从缝隙间依稀看到了阿娘气得脸色发青的模样,正想走出卧室帮忙解释一番,却见性子软绵任人揉搓的叶菁难得一次真正发了怒。 “你,你无耻!”她瞧着女婿的赖皮模样顿时浑身直哆嗦。 时至今日,叶菁很是悔恨,她从嫁给胡炬开始就一步错步步错。选了糟糕的夫婿,生下儿女却没能叫他们过上好日子,不仅没锦衣玉食甚至连父爱都无法奢求,甚至逼得女儿只能委身内侍换取儿子的一夕安稳。 锦绣嫁给段荣轩虽是无奈之下她自作主张,可叶菁也曾抱有一线希望,他毕竟是世交之子,荣家也没从没出过坏人,想来除了房事不顺外也不会太难熬…… 谁知如今竟会发展至如此恶劣的地步!就连那极不像话的胡炬婚后二十年也仅仅只动粗一次罢了,这难道就是伪君子和真小人的区别? 小两口结合才三年不到,若是长此以往又无法生个孩子缓和关系,可怜的锦绣该如何是好?瞧着荣轩那张冷笑的俊脸,她恨不得一耳光扇过去,可又怕就这么撕破脸他反倒无所顾忌的胡来,此处说是叶府却已遍布段家下人,根本容不得硬碰硬对峙。 思及此处,叶菁压抑着怒火叫身边侍女退远些,而后仰起头颅毫不畏惧瞪向女婿。 压低了嗓门骂道:“元娘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当场也是体体面面从正门进去的,妆奁不少分毫又勤劳持家不曾犯错,怎能轻贱待之?!你父祖均为知书达理、端正敦厚之人,如何生得你这样脾性恶劣的孽子?!” 那反问不带脏字似乎根本称不上骂人,却把荣轩说得呆愣当场。 他从前看不起叶菁也就没将她放在心上,一时间倒忘了此人除了是自己岳母外,按辈分还应当为世交家的“姐姐”,甚至和他亲姐还有些交情。 若是荣家长辈还在世,叶菁即便忽略前个身份单从世交角度骂上一通,也够荣轩吃一壶的。 他甚至有些恍惚的在想,荣家灭族时自己尚且年幼,说不定对家人的了解还不及这岳母充分? 果不其然,叶菁余下的话又句句戳了他心坎:“段郎子,你改了姓氏难不成就真不当自己是荣家人?莫不是已经忘了‘博学笃志、耕读传家’是为荣氏家训?” 这如何能忘?!当叶菁说到前半句时,荣轩已然回想起年幼时自己待在父亲书房听他讲古的一幕幕情景。 身着靛蓝圆领锦袍的高壮男子于蕉白端砚缓缓磨墨,而后提笔挥毫洋洋洒洒写下行书横卷,字迹苍劲有力,吟诵声朗朗…… “《论语》有云: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温良者,仁之本也,切记切记。”父亲音容笑貌犹如昨日之景,历历在目。 正当荣轩恍惚之中,又听得叶菁以一种破釜沉舟的语气央求道:“不敢奢求你们恩爱两不疑,可段郎子你能否如荣氏家训所言持有仁德之心善待我家女儿?若不能,便请放她一条生路!容我孤儿寡母留在兰州自生自灭便好。” 被自己祖上的家训一通劈头盖脸的指责,荣轩很是脚软气短,又见岳母已直白到就差没说出“嫁妆你拿走,只求和离”这句话,他顿时哑然,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无措感。 不过,本着做戏做到底的心思,荣轩对荣氏祖训避而不谈,只抓住叶菁理应最关心的问题,板着脸吐出威胁之言:“哼,我们夫妻间的事情与您何干?难道,您不求明瑞前程了?没我提携,他与明珅恐怕没法出人头地光耀门楣。” “胡明珅与我叶家何干?至于明瑞……”叶氏先是一脸的无所谓,后又顿了顿长叹一声道,“若是他的前程需拿亲姐的终身幸福去换,那我情愿二郎一辈子碌碌无为。” 如果自己不能奋发图强搏前途,单靠别人也走不长远,有多大能耐办多大事儿,若明瑞自己无能,那将来做个田舍翁可吃饱穿暖也就够了。 “如此,段郎子你可否反思言行或高抬贵手?”叶菁再次抬头看向正沉默不语的荣轩,神情坚定而决绝。 心道,若他愿意顾及两家情谊善待锦绣,此后和和睦睦过日子自是好的,若不能还不如撕破脸了和离。 总之,万不能因为儿子虚无缥缈的“为官做宰”这可能,而无止境的拖累女儿! 叶菁如此表态之后,荣轩对她的印象自然大为改观,本只是出言试探却挨骂又勾起凄惨回忆的他一时间未曾吭声,在屏风后偷听的锦绣却已经眼泪婆娑的站了出来。 她迈出房门在夫君胳膊上捶了一拳,哽咽着唾骂:“你方才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吓到我阿娘了!” 说完便推开夫君拉了叶菁入卧室外间,扑进她怀里哭了一场,言语间大半在感谢阿娘一直惦记着自己,算是没白受委屈。 末处终于帮荣轩遮掩了一句:“您别听他乱讲,我们没闹别扭,女儿也不曾吃苦受罪,只是,只是出了点岔子,不方便见人。” “当真?”叶菁脸上写满了怀疑,从前她就在女儿手腕上见到过勒痕,难保这只是安慰之言。说着她便想仔细打量锦绣身子,又顾虑女婿还杵在一旁放不开手脚。 “咳咳,我,我去书房再琢磨琢磨账本。”荣轩尴尬而笑,知趣的推门而出。 他这么一走,被叶菁仔细打量的锦绣自然没法掩饰脸上还依旧顽固残留的浮肿,只得掐头去尾的以“噩梦”的名义讲了些许前尘往事,为荣轩解释他并非故意殴打自己,反复剖白道:“真是梦魇住了唤不醒才这样的,轩郎本来也叫我打还回去,可在此之前他自己就已经左右扇了好几下,女儿就没能忍心下手……” “当真如此?那他方才为何刻意挑衅?”叶菁将信将疑,又将荣轩说过的恶心话学了一遍。 听罢,锦绣哭笑不得道:“女儿哪知道他怎么想的,一肚腹弯弯绕绕的心思!或许是在为我打抱不平?试探在阿娘心中我或是明瑞究竟谁更重要?” 闻言叶菁也有些无语,当锦绣一再保证他俩关系并无不妥之后,荣轩并非暴徒之后,也只能将此事按下不提。 毕竟,身为母亲能偶尔帮出嫁女出头已是难得的鼓起勇气,根本不可能当真去管女儿的家事。 谁曾想,女婿被骂后却一改往常冷漠回避的态度,反倒摆出了想与叶氏缓和关系的模样。时不时的陪着锦绣晨昏定省,又常常问起两家过去的陈年往事。 见荣轩笑盈盈的态度不错,叶氏自然也要给自己女儿脸面,对他有问必答,甚至还猜测着其心思说了些关于荣家大娘子的旧事。 “虽说我叶家食单很是不错,你姐姐却有一双巧手,擅长推陈出新,”叶氏指着案几上一盘锦绣亲手做的玲珑剔透白色糕点道,“这泡泡油糕便是她改良的。轻如白纱状如繁花,松软而入口即化,因而又名‘渐渐消’。” 在叶氏说话的同时,荣轩伸出两根指头拈起那蓬松而精巧的小点心放入嘴中,果然醇香而软绵,一股浓郁的桂花芬芳在唇舌间流淌,甜得似乎幸福满溢。 姐姐当年做的点心也是这般迷人?他抬头看向坐于自己斜对面的锦绣,忽然抿唇一笑,眼眉间荡漾着无限风情与浓浓蜜意……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叶菁只是懦弱但不是傻子,她还是可以帮忙滴…… 谢谢扔地雷的各位小萌物哟,祝马年万事如意,一马当先,马上成功 嗯呐扔了一颗地雷 谨瑜扔了一颗地雷 夭夭扔了一颗地雷 sqyz扔了一颗地雷 路人戍扔了一颗地雷 泡泡油糕:由唐代佳点‘见见消’(油浴饼)演变而来。 取清水放入锅内烧沸,加入猪油,将面粉倒大锅内,用小火将油面搓拌成熟面团放在案上,晾凉,再加凉开水反复揉搓成软面团,即成烫面。白砂糖、黄桂酱、核桃仁、熟面粉等制成黄桂白糖馅。将烫面揪成面剂,用手拍成片,放黄桂白糖馅,制成糕坯。经炸后,糕面出现薄如蝉翼、白如霜雪的一层泡,即泡泡油糕。 ps:最近用电脑时候少,来不及回复评论,对不起哒改天来补上。可我一直有空就手机刷刷刷看大家撒花哟,请花花更多的淹没墨鱼吧!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