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讨好-当归薯蓣羊肉羹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81章 讨好-当归薯蓣羊肉羹

荣轩心里百转千回暂时想不出主意,又顾及锦绣先是折腾半宿又醉酒昏睡,这都正午了还没吃朝食,此刻万不能倒了她胃口。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 于是,荣轩只当妻子是重病患般熨贴伺候,默默一勺勺喂了梗米粥,等采薇、白华将一切收拾妥当告退后,方才抱了她回到里间捡了个舒服姿势安置于床。 寂静中,锦绣本想看看话本或拾掇针线打发时辰,可身边却没个贴身婢女伺候,没法帮忙拿东西。 方才很有眼色端茶送水相当及时的荣轩此刻偏又杵在旁边木楞而立,瞧着是一副有话要讲的模样,锦绣只得按下旁的心思,看他准备怎么说。 谁曾想,片刻后荣轩竟然二话不说撩开袍角便跪在了脚踏上,硬生生将那檀木的脚踏板子砸出“嘭咚”一声巨响。 自幼在宫中当差的他早将下跪这动作磨练为了生存技能之一,哪怕是跪着爬他都丝毫不会觉得为难,反倒是锦绣一时没反应过来吓了一跳。 “你这是做什么?!”寻常人家长大的她,因固有的“男儿膝下有黄金”观念被眼下夫君这直挺挺的模样唬住了,赶紧伸手想要扶拽。 “赔罪啊,”荣轩坦然回答,不仅没起身还挡下了锦绣的胳膊,劝她倚回原位,“你坐好,别栽出来或碰到伤处。” “哦。”锦绣喏喏点头,神色很是尴尬,她活了两世还真没听说哪家夫君能给自己妻室下跪的。 昨夜里被荣轩算计一通还跟囚犯似的打上印记,再加上经由此事前辈子死前的惨状又开始在脑海中翻腾,她心里确实很不得劲儿。 明明一直怨气满腹可经由对方这么一跪,心软小娘子反倒有些不自在的捏起衣角,软糯了语气道:“哪需如此……” “我知你心里难受。对不住,这事儿都怨我,若是跪一跪能叫你消气我不介意就这样多待一会儿。”荣轩神情真诚言辞恳切,又伤心疾首般忏悔一通,着重点明自己烙印之举并无坏心,不过是因心中忐忑才想为两人关系求个磨灭不去的证明。 说话的同时他一直观察着锦绣的表情,见对方并没流露厌恶神色顿时稍稍松了一口气,可她偏又垂着头不曾搭白,荣轩便知自己目的并未达到,还需继续努力。 “你,抬头看我一眼可好?”他伸出左手搭于锦绣膝上,右手扬起比划出了指天起誓的姿势。 锦绣闻言抬眼,只见荣轩身着交领的淡青色薄棉袍,腰带松松而系,大约是他方才抬臂幅度偏大了些,领口处已隐隐敞开,她本就高坐于床这么俯视而下,自然而言便看见了夫君胸口烙着的“锦绣”二字。 许是没擦药又刻意被荣轩作践的缘故,那烙印深红发紫看着很是凄惨,倒比她自己腿上的伤更为瘆人。 “你……”锦绣见此情形吃惊得猛然圆睁了眼,正欲说些什么却被他的朗朗起誓声给打断。 “欲与卿相知,长命无绝衰!”荣轩借用《诗经》表态,随后又一脸正色说了更为严苛的誓言,“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再无哄骗欺瞒,若违此誓——来生继续宫中为奴。” 吓!这意思是,下辈子还当宦官?锦绣做梦都没想过能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本该一脸动容的她顿时给惊呆了,失神的望着夫君半晌说不出话来。 挺直脊梁跪着的苦逼本以为自己话音一落妻子便会感动落泪,自己就可借机搂抱亲吻再顺势起身,谁知她却没能按自己的想象行事。 一时间荣轩被逼得没法子,只好使出杀手锏——“啪啪”几耳光就冲自己脸上扇了过去,打得既脆又响,嘴里还絮絮叨叨继续赔罪,神情极度悲切就差没声泪俱下痛哭流涕。 “……”这,这又是演的哪出?!锦绣见他左右开弓扇着自己大有一副“你不说原谅我就不停下”的意思,顿时从目瞪口呆变为哭笑不得。 这不耍赖么,逼得自己必须点头表示谅解呐? 锦绣虽明知道荣轩此时依旧是在耍心眼,算着自己心软见了他那烙印以及这般举动自然不会再计较昨夜之事,可如此真切实在的致歉却依然叫她心中暖烘烘的,这世上又有几个大男人愿意卑躬屈膝至如此地步? 如此一想她赶紧伸手拉住夫君衣袖急道:“快停下,别这样!够了,真够了,我不生气了!” “真不气了?”荣轩停了手看向爱妻,再次确认道,“以后就这么好好过日子不闹别扭了?”见其点头后他顿时阴转晴露出了灿烂笑容。 随即,“唰”的从脚踏上一跃而起坐到床边,捧着妻子小脸怜惜又轻柔的吻向那红肿处,一番耳鬓厮磨甜言蜜语。 两人腻歪着说了一会儿话,锦绣忽地探手轻轻抚摸着荣轩的脸颊,疑惑道:“为何,为何都不见有明显指痕?明明……”方才明明扇得耳光响亮啊?此刻却仅仅只是略微泛红不见肿胀。 稍一思索后,她顿时气得笑了:“你才发誓说不会哄骗的!” “呃,”一番唱念做打演戏过火的荣轩尴尬着笑道,“哪有哄骗,不过是皮厚罢了……” “是么?”锦绣也学着夫君往常的赖皮模样挑眉微笑,搭在他腰际的小手却并起两根指头往那肉嫩处狠狠一掐又一拧,嘴里还笑道,“那我试试究竟有多厚?” 荣轩顿时痛得呲牙咧嘴却不好意思呼“停下”,只得硬生生受了。 随后他还赞锦绣做得好,握着她的手恳切道:“既是夫妻就该如此相处,你我地位并无不同,无须违心奉承也不必伏低做小,无论何事若心有不甘就该直接表态,我即使生气最多也不过冷脸发火,床头吵了床尾和便是,若为此生分了那才真不好。” 听了此言锦绣不由动容,这婚事本只是源于一场交易,“平等”二字她从没敢奢望,万没想到荣轩竟能坦然说出这意思来,哪怕只是道歉时的欺哄也叫人心里暖融融的。 “说得倒好听,那你设套诓骗我又怎么说?”锦绣先是斜睨着瞥他一眼,忽又若有所思垂了眼帘,稍作沉默后叹息道,“若做不到就别承诺,我会当真的……” “当真如此,再信我一回可好?”荣轩见锦绣明明面露动容之色最终却依旧不愿敞开心扉,顿时有些后悔,方才若当真扇得自己脸肿如猪头,想必那番话也不会没丝毫说服力。 见锦绣不说话,他只得无奈道:“只是用了些小技巧,算不得哄骗吧?”说着,荣轩便抬起双手击掌给锦绣听,时而闷响时而清脆。 “但凡能混出头的宫婢、内侍都会这一手——响而不伤、痛而不响、既痛又响,”荣轩附在锦绣耳边轻声说着,语调虽平静内容却有种说不出的悲凉,“有时候贵人们就爱听个声儿,要认认真真几十上百个巴掌扇下来牙都得掉,不会偷奸耍滑的只有死路一条。” 正当锦绣听得惊讶不已时,他又补充道:“乖啊,别怨我哄你,骨子里就这样改不了啦,只能保证但凡大事儿我绝对实话实说。” 这番血淋淋的剖析终于叫锦绣释然,自己是死了一次逃离苦海荣轩却依旧还需煎熬,他性子并非天生就这般别扭古怪,不过是因满腹苦衷和委屈无处诉罢了…… 锦绣本就心软,荣轩如此一说听着顿觉心疼,烙的那字又总在她眼前晃越看越心酸,哪还能继续跟他赌气。 “好吧……总之,你以后不能再欺负我!”锦绣嘟着嘴撂下了这句话,此事就此揭过不提。 心里不纠结了,锦绣脸上的伤却一时半会儿没法好,只能借口风寒躲在屋中不见人,明瑞和叶氏来探望时荣轩直接拦在门外,以“避免过了病气”为借口没让他们进门,堪堪拦了两日。 到第三日时,锦绣两处伤都不觉有多疼痛,脸上却还有些浮肿,即便敷了粉也依旧能瞧出端倪,荣轩只得再次下令推迟启程。 先前他与锦绣商量了带金锭去甘州,重要东西随身携带比较放心,何况那边房子已购置改建完成还设有密室,因而无须在兰州挖土省了麻烦,也免得时刻惦记。 如今万事准备妥当,却偏偏走不了,锦绣又只能困在屋里见不得人,总觉得很是憋闷。 荣轩却并不着急,探手进了被褥,轻轻抚着锦绣腿根道:“要想痂壳脱落需得有个二十余日,再养养也好。缓些走炖点好的补补身子吧,这几日只喝清粥委屈你了。” “那就吃点羊肉,深秋季节大家都可温补。”锦绣说着便让荣轩去叫了湛露来,让她去弄一道“薯蓣羊肉羹”。 “呈这边的另作,加上当归与荜拨,”荣轩又点了入菜的两位药,顺便吩咐道,“羊眼圈留着,让小六去处理。” 湛露得令退下依言去厨下安排灶下婢宰羊,又悄悄取了需添加的药物亲手扎了布袋,放入其中一个砂锅中并了羊肉、薯蓣炖煮。 当羊肉炖软熬成浓羹后,湛露这才取出药袋盛了一碗汤羹让采薇端去主子屋里,自己则寻着四下无人的时机扔了药渣。 她并不知道一连几天没见着女儿叶氏早就起了疑心,加之黄葵那夜里也依稀听到了哭声,心里总有些犯疑,因而特别留意段家婢子的举动。 待黄葵取了药渣悄悄拿去给叶氏一看,懂得食疗的她顿时心慌意乱,用当归、荜拨等药物熬的羊肉羹,不仅有温中补虚的功效却还能散瘀止痛,常用于伤病后气血不足时。 哪能由据说“外感发热”的病人吃喝?! 所谓为母则强,处于极度担忧中的叶氏再也坐不住了,急匆匆奔向闺女儿的寝室,不顾荣轩的阻拦硬要往屋里闯。 作者有话要说:羊肉是温补之物,肉质细嫩,容易消化,高蛋白、低脂肪、含磷脂多。 1.将羊肉洗净,放入锅内,同时将葱、生姜、胡椒、食盐、料酒投放锅内,将当归(活血补血止痛)、黄芪(固表补虚)、党参(气虚血亏者宜食,健脾益气)、陈皮(理气健脾)、荜拨(镇痛健胃,味辛大温)装入纱布袋内扎好口,放入锅内,加水适量。 2.先用沸水烧沸后,撇去浮沫,改用小火煨2—3小时,加入薯蓣(山药,健脾胃、益肺肾、补虚嬴)再炖半小时以上至肉熟烂,捞出药袋,除去姜葱,调味即成。 这道菜发烧、上火的人忌用哟。 当归薯蓣羊肉羹 谢谢洛扔的地雷祝新年快乐,马到成功哟! 刚发现在留言那搞了个作者送红包的按钮!于是,墨鱼准备送新年红包啦~~撒花得币,红包有限欲购从速从优~~伴随墨鱼走过201314的朋友们,抢红包吧! 咳咳,再许一个新年愿望:在来年希望作者收藏上千,希望老坑出版新坑红火,希望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好贪心,哈哈哈! ps:据说中午吃团年饭,我早饭没吃就等着,一直到现在都没吃上口饭菜,好饿……t_t,求抚摸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