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心伤-桃仁梗米粥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80章心伤-桃仁梗米粥

当锦绣不再挣扎呜咽,双眼空洞无神平视前方时,本是一脸轻松满足表情荣轩顿觉这状况有些怪异。$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怎么了?还好吧?”他顺手将兽钮小印扔入一旁盛着清水铜盆中,继而放下火钳环搂着妻子,取出她口中软布又轻轻拍击其脸庞。 正欲说些贴心话安抚,却发现锦绣神情骤变,刹那间身子颤抖得近乎抽搐,面庞惨白发青,微张着唇欲语却无言,眼中则流露出无法形容惊惧之色,叫人看了不由心惊。 见此情形荣轩满腹诧异蹙了眉,他没料到自己一番算计会得来这般反应。 早些年,身为内寺伯荣轩惯常使用刑讯手段,他很清楚怎样使用烙铁会叫人伤不重又痛到极致,反之也能以合适温度减轻痛苦却皮肉上留下永久烙印。 譬如,有一种深度烫伤初灼烧后若好生将养几乎不会感觉到疼痛。 甚至,他对人承受能力也有一番研究,明明算好了不会叫锦绣太受罪,谁知她眼下这模样竟比痛至昏厥糟糕。 荣轩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烙印竟会使她惊恐犹如撞邪,甚至冷汗淋漓得渀佛才从水中捞起,哪怕双手垂悬又被自己紧搂于怀,她仍不停扭动挣扎,若非双脚被缚说不定还得就地翻滚。 计划外不可控恶劣情形让荣轩有些无措,往常无论做任何事都成竹胸他头一次既茫然又焦躁,甚至开始惊慌。 “不要……好烫……求求您……”锦绣泪珠断线似连串滚落,嘴里含含糊糊呢喃哭喊着,看似苦苦哀求施暴者垂怜,却偏偏对荣轩呼喊充耳不闻。 烙烫锐痛中她渀佛回到了前一世,又像是被兰聪捆缚瓮中蒸煮,拼命挣扎哀求却怎么也逃脱不了烹煮而亡凄惨结局。 忽然间,随着“啪”一声脆响锦绣忽觉面颊火辣,随后那周身浸入骨髓炙热痛楚竟慢慢退却,眼前那对恶毒夫妇身影也迷蒙深秋景致中越来越淡,直至彻底消失。 她终于恍恍惚惚转醒,定神一看,眼前只有软绸床幔悬垂轻晃,转眼又瞧见今生夫君担忧目光。 “好痛。”锦绣脸颊挂泪吸了吸鼻翼,从裹住自己蜀绣鸳鸯被褥中伸出手臂抚着左脸,用委屈小眼神无声控诉道——怎么可以抽我耳光?! 再一琢磨,唇上人中居然也胀痛着,酒劲儿上头她有些晃神,一时间只想到夫君除了那嗜好有些另类外似乎还有暴力倾向? “你方才魇住了,唤不醒……”所以,抽耳光只是不得已而为之!荣轩瞧着妻子嫩白脸上渐渐凸起几道明晰红痕,神色中少见带上了些许尴尬。 梦魇?锦绣不由一愣,这才开始慢慢理清思绪,熏炉、铜印、烙刑、剧痛、铜釜中滚水……方才经历一幕幕情景渀佛洪水似席卷而至,不容回避她脑中闪回浮现。 刹那间泪水又眼眶中渐渐漫溢,她忽地掀开被褥看向右腿根,努力睁着因醉酒而有些迷蒙双眸,果然看到胯间细嫩处已被他狠心弄上了烙印。 那发白伤痕竟真是荣轩完整无缺名字,轻轻按压不仅没变色也不见有特别剧痛,渀佛初那疼之骨髓烙烫感只是自己一时错觉。 锦绣查看同时,衣衫凌乱披着长发荣轩赶紧解开了那捆缚其脚踝亮色轻纱披帛,取来枕边一个鸡蛋大小敞口青瓷小瓶,一面揭开木塞用手指蘸取些许清香软膏,一面柔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锦绣裹了被褥微颤着唇垂首应答后便抹去眼泪默默不语,甚至连视线也落于空茫远处。 她虽喝了烈酒有些迷糊,可依旧能维持思绪运转,一丁点儿都不愿和荣轩说话也没去看他为自己上药,只觉伤处那凉丝丝触感一直冷到了心坎去。 烧情疤一事确是她自己开口“求”来,原以为就是用檀香点一点,当真没想到荣轩竟会使用烧红铜印,就跟上刑似太伤人了。 他敢说这些东西不是提前备齐么? 普通印章怎可能皮肤上烧出没有边框还能永久保留清晰字迹来?纹样必须阳刻既细又深,笔画间还得有充分空隙预留给伤愈后鼓起瘢痕。 稍一猜想,锦绣便心凉得想要再次落泪,活了两辈子,都没能有幸遇到心地善良且正常良人,真是可悲。 醉酒后她反应略有些迟钝,或者说锦绣本不善于隐藏情绪,荣轩却太擅长察言观色,当他抬头换了个瓷瓶给妻子脸颊抹消肿药时,顿时发觉她心中这失落甚至是绝望神情已溢于言表。 他心头一紧,随即便干脆利落松开了衣带袒露胸膛,右手取了火钳往锦绣手中塞去,左手则按心脏处问道:“定情信物自然双方都得有,这里可好?你来给我烙一个。” 说罢还端了熏炉想要凑到她跟前去,以便取出另一枚铜印。 荣轩本意只是为表露心迹,明确告知妻子自己之所以弄了烙印并非刻意折辱就只为“情”这一字,原以为她舀了火钳手就算犹豫不敢操作心头也能释然。谁知,当他抬起铜熏炉后还没走到床边锦绣又再次圆瞪了双眼,浑身战栗。 “啊——”她牙齿抖得咯咯作响,惊恐万状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哐当扔了火钳,捂脸便开始呜咽啼哭,声音虽不大却似乎透着撕心裂肺般伤感情绪。 “这又怎么了?”荣轩被唬了一大跳,难得愣于当场甚至手足无措……他不得不放下熏炉斜坐于床边,再次搂住锦绣来回抚着她后背轻言细语劝慰安抚。 “好烫,不要!”她蜷夫君怀中哽咽垂泣,又断断续续苦苦哀求,“放过我吧,求求您放过我!” “这是给我自己准备,你哭什么?乖,不怕啊,没事了……”荣轩一面呢喃低语,一面忽略扑面而至酒气,仔细倾听锦绣语无伦次哭述。 不多久,他就察觉出端倪来,揽臂喝道:“锦绣,抬起头来!你看清楚,我不是兰聪。看到了么,我是你荣家哥哥!” 反复呼唤数次后,头晕眼花她终于又恢复了些许神智,茫茫然呆愣着看向眼前摇摇晃晃重影,只觉头痛欲裂耳畔嗡嗡直响,渀佛还有人问:“上辈子怎么死?” 这问题早已是刻入锦绣骨髓悲痛记忆,无需思索便呵呵惨笑着回答:“铜釜蒸煮啊……熟了呢……好烫,好多水泡……” 伴随回答则是她泪流满面木呆呆摊手,又抬起双臂凑到荣轩唇边憨傻举动。 蒸煮?!荣轩听罢不由一怔,前些年他曾对人使过碳烤大瓮“清蒸”方法逼供,记忆中还没谁能熬得过此等酷刑。 有过类似经验前内寺伯完全能深切体会到活活被蒸煮致死,究竟是何等惨烈。 之前只知锦绣“梦中”被虐杀,却并不清楚兰聪究竟用了怎样手段,如今揭破谜底哪怕平日心硬如铁他也不由红了眼眶。 此刻锦绣模样实是惨不忍睹,并非梨花带雨哭得凄美,而是肿眼泡红鼻头,披头散发满面泪痕,即便如此看荣轩眼中也不见嫌弃,而是满腔后悔萦绕于心,酸楚得发痛。 他不由抿着唇伸手放下妻子伸举起双臂,轻轻拂过那浮肿脸颊,怜惜又懊恼轻轻吻了她额角,揽入怀中轻声许下诺言:“不会再烫了,今后有我保护着,谁也别想再伤了你。” 此时此刻荣轩甚至有些痛恨自己过于自负,总觉得任何事情都能游刃有余操控于掌心,谁曾想循循诱导一番算计竟将她吓成这般模样。 不是因为估错了疼痛程度,只是,她怕烫,怕噩梦再次重演…… “但凡负了你欺了你,稍后寻到契机我会让他们通通给你偿命。莫哭了,以后什么事都依你可好?”荣轩搂着妻子呢喃低语轻轻拍摇,终于让她情绪缓缓恢复平静,继而烈酒后劲影响下沉沉睡去。 荣轩这才去外间唤了僮仆打来热水,拧了软布细心为锦绣擦洗,又烙印与脸颊处再次上了一回药膏。 随后,他床边坐了半晌,渀佛神色自若心如止水,搁膝头手却紧扣于肉以至于青筋暴起。忽然间,他悄无声息起身拾起了被锦绣扔地上火钳,从熏炉中夹起早已烧得通红铜印烙向自己胸口。 伴随白烟飘散又是“嗞啦”一声轻响,当取下铜印贴近荣轩心脏位置慢慢出现了鲜红伤痕,“锦绣”二字清晰可辨。 明明选择了比方才为疼痛一番操作,他却从始至终一声不吭甚至也不见表情扭曲,唯有无边悔恨盈满腔。 荣轩以为这般极度皮肉之痛能散去些许愧疚,随后倒也当真闭眼睡了个囫囵觉,可当清晨鸡鸣后睁眼看到锦绣脸时,他又是一惊,心里也越发难受。 那一耳光虽是好心想将她唤醒,无奈情急下没控制好力道,出手太重她又肤娇肉嫩,以至于抹药都不见效,半宿后伤处已然高高肿起甚至红得发亮还带有指痕,再加之那痛哭后鱼泡眼…… 斗大“惨不忍睹”四字刹那间深深压于荣轩头顶,迫他扶额 心酸长叹。 随后,他扣着锦绣脉门沉吟片刻,又为熟睡中她掖了被角,这才翻身下床披了锦袍走至外间,跪坐案几前揭开藤盒取出一套便携笔墨纸砚来,磨墨挥毫写下了一个药方。 墨迹半干后方才开门唤人,值夜湛露与黄葵赶紧招呼小婢子端了水盆、青盐等物从耳房步赶来,本欲伺候主子梳洗,荣轩却只叫她们把东西搁屋角,别去内间唤锦绣。 “去告诉你家女君,大娘子染了寒症需卧床休息,这两日暂不去请安,”荣轩指着高瘦黄葵吩咐之后打发她走了,这才看向圆脸丰润湛露道,“你每顿另熬些桃仁梗米粥来,再准备些容易克化糕点。” 一贯管着吃喝之事湛露听罢这吩咐脆生生应了,心中却有些疑惑,受寒怎会吃桃仁梗米粥? 身为奴婢她没质疑权利,正欲告退老实办差去,又见主子递了薄纸一张来,嘱咐道:“让小六去药铺抓药来煎煮。粥,放蔗糖加生地、肉桂。” “是。”湛露赶紧垂首应答。锦绣嫁入段府之前一直是她管着厨下,不仅擅做饮食也粗通食疗方子,不用细想便立刻明白了郎主所说意味着什么。 桃仁活血祛瘀,生地安魂养血,蔗糖与肉桂则均有止痛温养功效,这哪是染上风寒之人吃! 小六也是主子心腹,要他亲自去抓药煎煮想必也是为了人前掩饰一番。湛露联想起昨夜里隐隐约约听到哭声,顿时不愿再继续胡猜,只心下一凛,打起十二分精神筹备吃食去。 直至临近午时,湛露早已煲好了红亮香甜梗米粥,盛于砂罐中耳房用小炭炉温着,而立卧室门外等招唤黄葵这才侧耳听到屋内传来些动静,待郎主开门后赶紧叫上二等婢子鱼贯而入。 黄葵本以为娘子会叫自己进里屋伺候,荣轩却接过拧好软布叫她关门出去,屏退所有闲杂人,由他亲手屈尊就卑服侍妻子出恭、梳洗。 那动作,无比轻柔体贴,锦绣不用说话甚至无需眼神示意荣轩就能知道她需要什么,清楚如何照顾能叫她为舒坦。虽然从前他也有帮忙穿衣服鞋袜等举动,可直至今日她才明白以前那只能叫情趣,这会才是真正伺候。 因做贵人贴身内侍而一步步卖好上爬他,一旦认真照顾起人来,可谓无处不妥帖舒心。这举动叫锦绣也有些意外,直至她看到了铜镜中自己凄惨模样方才恍然大悟。 恹恹缩缩锦绣不由抚着微微胀痛肿脸,低声叹道:“这怎……万不能叫阿娘和明瑞看见了。” “已告知他们你染上了风寒。”荣轩站床边于锦绣身后为她绾发同时解释着,又张了嘴想要说些什么,可万分歉疚之中一贯口齿伶俐他竟尴尬语塞,陷入了短暂沉默中。 明知昨夜伤了妻子心,需得赶紧讨好一番才行,可想了无数说辞荣轩却依旧没把握能叫锦绣信他一回。 绝非故意只因爱得忐忑?这种理由换成自己也没法接受啊!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写怎样比较痛怎样不怎么痛,理论来源百度,作者概不负责,观众朋友们请爀模渀! 桃仁梗米粥 桃仁粥:桃仁、生地各1克,桃仁浸泡后,去皮弃尖,二药洗净后加入适量冷水,武火煮沸,改文火慢煎。3分钟后,除去药渣,将1克粳米洗净加入药汁中煮粥。 粥熟加入肉桂,红糖。

上一篇   第79章 情疤-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