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情疤-吃醋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79章 情疤-吃醋

(小說網看最新章节] 尽管荣轩没怒发冲冠也不见瞋目切齿,就那么平平静静的坐着,微微后仰面无表情的看向她,锦绣依旧能从那无言的气场中读出四个字——“我在生气”或是“我很生气”。 也对,他说了别用“做梦”当借口糊弄人,生气也是正常的,可不说梦难道说自己诈尸?而且还是诈尸回到几年前?这更像是糊弄啊! 锦绣很是苦恼的咬着唇,想要思索自己该怎么办脑子里却一团乱,根本无法保持片刻镇定。 她从不知道夫君这不动声色的发怒竟会如此可怕,就像是爆竹即将被点燃前的刹那平静。 身处气场中的锦绣抑不住的四肢发僵,浑身乱窜的那股无名寒意竟比新婚那日听见他呵呵冷笑说“不介意养个没有眼珠或双手的妻子”更盛。 “牛肉啊……倒也曾做过一两回,那,奴这就去安排?”锦绣在惊惧中连自称都变回为最初的谦卑,她本就在荣轩膝头坐不住了,想出这借口便欲起身尽快逃出去。 心想,不论去哪儿暂时躲一会儿等他消气吧,怎么着都比这样被直愣愣盯着强。 可正在气头上的荣轩哪肯就这么放她离开,微勾唇角露出一个含义不明的轻笑,压住锦绣的肩低声问道:“当真是犹如亲临的梦境?三年时光仿佛历历在目?” 锦绣腰肢一僵,虽不想再细说却不得不点了头。方才为了强调西戎一事十之j□j会发生确实这么解释过,并用明瑞遇蛇一事做了印证,已经说出口的话此刻自然容不得反悔。 在橙色摇曳烛光中她微垂眼帘,只偷瞟了一眼荣轩那位于背光处忽明忽暗的脸,心中顿时有了种不详的预感,夫君他,一定会问及自己最难以启齿的经历吧? “想来,被那魏成功纳了的记忆也很清晰。”荣轩一字一顿的慢悠悠说着,不出意外的看到妻子瞬间小脸煞白。 他冷哼一声掐着其下颚问道:“因受宠所以被兰聪记恨又虐杀?真实至恨意满腔,与其说是梦倒像是死而复苏。” 呃?!这就,猜出来了?!听罢此言,被迫仰头的锦绣顿时冷汗淋漓,甚至不知不觉间便湿了额发,双唇微颤、视线游移,极力躲避荣轩的直视。 “我虽不信鬼神之说倒也看过几本神怪志异,”荣轩坐直了身子凑到锦绣跟前面庞相贴嗅着她的鼻息,而后淡淡道,“死而复生一事似乎并不少见,东晋名将羊祜也有其由邻人之子转生一说,再加上时光逆溯……一女二嫁两回处子,确实稀奇。” 那牟定的语气,轻描淡写得仿佛在说今日天气如何,却叫锦绣整个儿如坠冰窟。 “怎么不说话?”荣轩捧了妻子的脸缓缓摩挲着,又柔声催问道,“正等你继续解释呐。” 尽管他此刻语气温柔,锦绣却怯意不减。解释,是解释如何死而复苏还是剖辨自己与魏成功没有深刻的过往?真正的洞房花烛也仅有一次? 正踌躇中,猛然双肩被扣一声喝问在她耳边炸响:“说话!” “唔……”锦绣顿时吓得颈项一缩,犹如惊弓之鸟紧闭了双眼哑着嗓子口不择言答曰,“没有,没有受宠!我也不知怎的,以为自己死了可睁眼又回到好几年前,起初还以为是一场梦,后来日子越过越长,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就继续囫囵过下去了。” 锦绣思绪虽混乱可首先回答的便是关于前一回出嫁之事,下意识的觉得荣轩既然能接受神鬼之说,那么,对他而言最无法容忍的则应当是自己妻子曾做过旁人的妾。 “哦?就我看来,如今这个不是梦,”荣轩先是正色一答,而后果不其然又戳着人痛处揪住不放,“没有受宠是怎么回事?” 他很清楚妻子内藏明器三珠春水,且容貌妩媚、性子恭顺、嗓音如莺歌,甚至还做得一手好菜,这样的女子竟会不受宠?岂非笑话! 听了这明明白白的询问,锦绣不由浑身一软再没了闪烁其词负隅顽抗的心思,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横竖都是死,还有什么不能直接讲出来? “因为,敦伦时太痛……激烈反抗了两回,就,就再没有第三次……”她表情木然垂首低语,搁在膝头的双手用力揪着那银红的裙摆,指尖根根惨白手心却有殷红血珠缓缓渗出。 “太痛都还记得?”荣轩听罢沉沉地喘了一口气,随即竟自嘲似地笑了起来,“爱妻体内有肉芽又容易出水,寻常男子受不住自然乍交即泄,我么,倒无需为这种事情忧心逃避。并且,与我交欢想必不会叫你受磨难——不粗不长如何会痛?” 说罢荣轩便倏地站起身,坐在他膝头的锦绣被这突兀的举动颠得一踉跄,摇晃着没能站稳,脚下一软纤腰便径直往桌沿撞去。 往常很是体贴的他却并没伸手去扶拽,沉着脸拂袖转身便走,只留给锦绣一道挺如青松却又仿佛充溢颓靡模样的背影。 “唔……”被突然一撞的她不由闷哼一声,屈身抬臂单手捂住了腰际,泪珠顿时盈满眼眶。 眼瞅着步伐并不快的荣轩越走越远,几欲夺门而去,锦绣顿时慌神,赶紧忍着痛快走两步,从身后扑过去环搂住了他的腰。 “哥哥别走!不过只是一个梦罢了……不要生气,行么?”锦绣额角抵在他背脊低声哀求着,咸湿泪水因说不清道不明的心酸而奔涌流淌,渐渐浸湿了荣轩的衣袍。 她满腔委屈,为自己也为夫君。原本什么都不想说只打算将秘密带入棺材去,谁曾想就这么被他一激就一五一十抖落出来,弄得进退两难,真是何苦来哉! 丈夫才华横溢却既自负又自卑,明明不比人差偏偏身为宦官只有个残缺的小东西,此刻他最介意的恐怕并非自己是否当真清白干净,而是,只有未经人事的处子才能无所对比不觉得他与真正的男人有多大区别。 他以为,自己既在“梦中”有过体验,自然可以清晰明了的背地嘲笑、鄙视他。锦绣甚至在想,说不定荣轩还以为自己早就偷笑不止一回,瞒了最大的秘密骗着他玩儿…… “不生气?怎么可能不生气?我可没瞒着你任何事情!”荣轩沉声一应,怒火中烧的掰开了锦绣扣于他腰际的双手,狠狠向下一甩头也不回的继续往门口走去。 “奴家就怕哥哥生气才不敢说的……”前阵子好不容易才与丈夫交心的锦绣怎会愿意一腔心血付诸东流,赶紧又追上去双手抱了他左臂拽住不放,哀声道,“奴只是不想被当成妖女,也不愿你心存芥蒂……这也错了?” “错了。平生最恨人欺我瞒我!”荣轩侧首看向锦绣,语气生硬连眼中也少见的溢满了厉色。 锦绣仰首而视,露出满目乞求的泫然欲泣模样,顿了片刻发觉自己惯常用的色诱手段不见起效,挺胸蹭了又蹭他都没什么转怒为笑的迹象,只得直白问道:“那要奴怎么做哥哥才肯消气?” 在荣轩长久的沉默中,她犹豫片刻后终究松了手,微提裙摆缓缓屈膝而后“噗通”一声脆生生的跪在了他脚边,就像当初求娶时那样谦卑而脆弱的屈服道:“求您了,行么?” 见了这七分真实三分刻意的可怜兮兮模样,荣轩呼吸一滞心头不由发软,却又不动声色的把玩着垂在腰际的印囊,同时板着脸摇头道:“诚意不够。” 诚意不够?难道还要我磕头么?锦绣愣了愣,总觉得自己就算磕头了似乎也没法打动他,仿佛,有哪点没对来着?他究竟想要什么?弯弯绕绕有话不肯直说最讨厌了! “求您了!”锦绣咬了牙,一不做二不休抱住他双膝就开始哭号,“奴从始至终就只有哥哥这么一个丈夫,人家满心满腔的崇敬爱慕着您,不就是个误会罢了,奴也委屈得紧,哥哥怎么能如此心狠非但不疼我安慰我,还折腾人!到底哪里诚意不够了,你说啊?你不说奴怎么能知道?” “满心满腔的爱慕在何处?不曾瞧见。”荣轩忍着想要扶起锦绣的冲动,继续冷着脸赌气似的反问。 经由他这么一问,锦绣顿时惊悚的想起雷军器使家汪夫人的笑谈,她曾说京中正盛行着一种最虔诚的表达爱意方式——烧情疤。 将香料放于身上点燃焚尽即可留下疤痕,或用精致小巧的铜器烧红后弄个有纪念意义的烙印,虽伤了皮肉却能将爱意铭刻于身。 “难道……”锦绣抬臂微颤着指向一旁取暖焚香用的五足铜熏炉,凝望袅袅青烟哽咽道,“你想要,那个,情疤?” “你不愿意?”荣轩一瞬间跳过了坦诚自己意愿的环节,直接询问妻子的考虑结果。 “……”我,能说不愿意么?锦绣顿时噎住了,很想斩钉截铁的拒绝,又不由忆起他方才的冷脸与怒气还有逃不过的魏五郎一事,只得弱了气势苦脸问道,“烧了情疤便能信奴当真对你一心一意?便能既往不咎再不提那梦境?” “没这个我也会尽可能的去遗忘它,西戎之事我会跟进,其余前尘往事无需再说,丢开去。”荣轩终于叹息一声弯腰扶起了锦绣,帮她整理衣衫而后轻轻柔柔牵了那纤手往不远处的卧室走去。 两人一路沉默无语,手却越握越紧,错后半步的她一步步走着心也渐渐回暖,没想到都坦白成这样了小心眼的荣轩还能大度的接受这事实,能不再闹别扭,真是出乎意料。 锦绣乐和着进了里屋,正亲手伺候了荣轩梳洗却见他看着床边的熏炉发愣,而后满腔遗憾的补充一句:“强扭的瓜不甜,随你考虑吧。” “……”其实你还是想要吧?还是念念不忘啊?是受魏五郎刺激了羡慕嫉妒么?醋罐子! 锦绣顿时无语,心里一阵气闷却发觉荣轩之所以期望烧情疤是源于深深的自卑,仿佛订立契约似的,非得要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才能确定所有权,这么一想又觉得他有些可怜。 为将来的“长治久安”左右逃不过这一劫,锦绣心一横便咬了牙,揭开熏炉顶盖移步坐在床头,轻解罗裳露出白皙光洁的肩头,而后垂目娇羞道:“凡是哥哥给的,奴什么都愿受着。” “真是自愿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他再次确认锦绣的心意,见她点头后不由暗暗一笑解开腰间荷包,从中取出一对精致小巧的兽钮铜印扔进了正烧着无烟碳的熏炉中。 而后,荣轩像剥鸡蛋似的亲手一点点脱去锦绣的衣裙,露出其中白生生的娇肌嫩肤,再轻轻一按,让其倒入舒软细滑的红色织锦被褥中。 “选哪里比较好呢?”他敞了衣襟斜倚在床边眉目含笑,一面呢喃自语一面缓缓抬起手臂,细长手指从那双雪之巅的红豆蔻上划过,一路向下又在肚脐周围游移,“这两处似乎尚可,不过……腿根才是比胸更的部位,对吧?” 锦绣还没来得及回答,闭合夹紧的下肢就已经被他打开,不得不羞窘的分腿屈膝露出红嫩花底。 “嗯……”低吟一声后,她受不了明亮的烛光的映照,赧然抬手用前臂遮了眼,这才僵直身子任由其轻轻捻揉捣弄那丛娇花,下一刻股沟大腿又被抚摸得酥j□j痒。 在这或急或缓的挑逗之中,锦绣不由有些动情的扭了身子,情欲之色慢慢攀上脸颊还未及抵达眼眉深处荣轩却忽然停了动作。 在短暂的停滞中,锦绣有些奇怪的睁开眼想看个究竟,却惊讶的看见他竟站在角落衣箱处,翻出了自己的好几条披帛。 “这,这是要做什么?”锦绣诧异询问,半推半就挣扎着被他迅速而结实的捆了起来——床顶垂下的锦帛吊着相交手臂,双腿大张固定于床角围栏。 “一会儿就好,怕你待会儿挣扎罢了。”他一面解释一面拿来细长的白瓷酒瓶,亲昵的抱着她嘴对嘴灌了好几口烈酒,又缓缓将其中的烈酒倾倒于锦绣腿根。 冰冰冷冷的液体激得她浑身一哆嗦,还来不及抗议轻薄抱腹就被揉成一团塞入了嘴中,只留下含含糊糊的几声呜咽。 待荣轩用火钳从熏炉中夹出烧红了的小铜印时,腹中火烧火燎的锦绣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要受刑了——所谓烧情疤跟烙刑有何区别?不过是刑具大小有差别罢了。 难怪他慢条斯理做了这么些准备!一股莫名的恐惧萦绕于锦绣全身,她惊恐的瞪大了眼拼命摇头,被堵住的嘴却没法再反悔说一个“不”字。 与之同时,荣轩右手稳稳的拿着火钳走回床边,侧坐下后左臂揽住锦绣的腰将其牢牢固定在自己胸前,这才举起那铜印给她看,并解释道:“看,这是我的名字,漂亮吧?还有另外一个是你的名字,马上我们就能真正的融为一体。” 锦绣无言的看着那类似篆书的“荣轩”二字写意纹样,眼泪狂飙,丝毫不觉得那东西有多漂亮,只想要大吼一句:“你失心疯啦?!” “马上就好,乖,别动啊。”荣轩轻轻拍着她的面颊,忽然间“呲啦”一声轻响窜入锦绣脑中,铜印已然灼于她最脆弱、最敏感的部位,伴随些许青烟,既剧烈又炙热的痛楚席卷而至。 “唔——!”锦绣不由瞋目哀声一唤,刹那间浑身紧绷差点蹦出荣轩怀中,继而又瘫软回落,一切归于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吃的是醋,不用上图了…… 熏炉和兽钮铜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