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诈供-嫩炸牛肉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78章 诈供-嫩炸牛肉

正当锦绣拽着毛笔冥思苦想之时,肩头冷不丁得被人按了按顿时吓得一哆嗦,正回头想看个究竟,就听到夫君身后问,“做什么,” 那语气少见没带什么笑意,神情也有些严肃,本就被突然吓一跳锦绣看后顿觉瘆得慌不由干笑道,“没什么,就画图研究研究,呃,不知道哪儿埋重要东西好。[$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锦绣倒没企图隐瞒自己打算埋“宝藏”,前几日就告知过荣轩她已经接受了叶菁分家产,近日出售产业一事也没避着他,或者说想避也避不了。 她只是有些奇怪夫君怎么看起来心情不大好,他好长时间没阴阳怪气闹脾气,不知今晚这是怎么了? 锦绣不由反思了一下自己言行,没觉着出了什么大纰漏,难道是……仰着头她顺势看向荣轩身窗户,瞧着那天色顿时一愣。 不知不觉竟已月上树梢,果然是寂寞了嫌弃自己没围着他转悠奉承吧? “哥哥帮我看看可好?”锦绣抿唇一笑,拽着荣轩衣袖站起身让出椅子,将其按入圈椅坐下后又轻轻为他捶着肩膀,同时俯身耳畔呢喃低语,“两大箱东西想不出个合适地方收藏,真叫人头疼。” 上回东西不多,挖坑埋房契、地契等物都是半夜里她自个儿拿了花锄偷偷干,没任何人知道,这次慌慌张张查看忘了避人耳目,如今想要再埋东西就有些踌躇了。 唯恐自己一行人离开后就被奴仆监守自盗,金锭就算刻了字也能融掉再用,丢了也白丢。若是全带着往西北走,又担心战乱一起只顾得人命留不了钱财。 荣轩却并没回答锦绣询问,只淡淡道:“藏东西之前,不如先说说为什么?” “嗯?”锦绣有些不明所以。 正疑惑着,又见荣轩另抽了张宣纸一面写写画画,一面慢悠悠问道:“旁人都是有钱了便置地盖房,你却反其道而行,总归有些什么缘由。” “……”锦绣心头顿时一个激灵,却不好直说是因为担心那似乎不可预见战乱,只得敷衍道,“这不是要远行了好几年不回来么,没人打理还不如卖出去省事儿。” “甘州张掖距离兰州不算近,确实没法亲自盯着,”荣轩说着顿了顿,拉着锦绣手牵她坐到自己腿上,盯着她神情缓缓道,“不过,总比京城近些。” 言下之意便是,既然当初都没想着出售,如今为何另起主意。 “……”锦绣顿觉奇怪,她卖东西时都不见夫君有任何多余反应,这会儿是闲得无聊了非得打破沙锅问到底? 看着他不依不饶神情,锦绣不由叹息着想了诸多理由来回答:“那时本也想着顾不过来就卖掉,可时间太紧一时无法脱手,又没值得信任人托付……这回看到出产太少是不想留了……边关平静了好几年带得地价变高,如今卖了也不亏……” 说罢又一笑,娇滴滴竖了食指轻轻戳着荣轩胸口。 一面调笑一面请求似低语:“我就盘算着等几年到京城置地去,到时眼皮下隔着又有哥哥帮衬,这才能放心。你看,到时是买田地还是商铺好?” “哦?”荣轩挑了锦绣下颚目不转睛看着她,言有所指道,“你可知,有人心虚后会变啰嗦,或者,左顾而言他。” 若真是坦坦荡荡就该翻白眼直截了当逼问“我想知道是哪儿藏钱比较好,扯那么远干嘛”,而不是被自己稍微一盘问就东拉西扯瞎掰,甚至拐到了几年后回京城如何操作上去。 “哪,哪有什么心虚,”锦绣强作镇定,嘟嘴不满道,“不就是随便问问罢了,当我犯人一样审啊?” “哼。”荣轩冷哼一声没再接话。不心虚为何马上就想到自己曾是内寺伯,常审犯人? 他很是清楚,如今夫妻关系融洽,妻子根本就不再惧怕自己,炸毛时咬一口捶两拳事情常有,此刻这躲躲闪闪却又故作无畏表情以及僵直肢体感觉,明显不正常。藏钱真正缘由一准涉及了她那不愿说秘密。 一时间,整个书房陷入了绝对寂静之中,只能偶尔听到灯芯燃爆噼啪声,锦绣慌得根本不知眼睛该看向何处,踌躇半晌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她没想到时隔这么一段时间夫君依旧揪住那不曾诉诸于口秘密不放,原以为已经敷衍过去却不过是他等自己自觉自愿老实交待,也对,秘密是需要交换,哪有只听不说道理。 曾身为内寺伯他想必并不缺逼供手段,只是不愿往妻子身上使罢?锦绣无端想起了婚那日他那恶狠狠恐吓威胁,要依样画葫芦再来一回,自己一准受不住什么实话都得吐出来。 当锦绣盘算说抑或继续隐瞒同时,段荣轩则结合各种前情进行分析。 比夺嫡篡位严重,无法启齿秘密;噩梦中被被杀,却现实中将其视作恨之入骨仇人,对方之前偏偏还并不认识她,善良锦绣会是这么“睚眦必报”?如今,明明骨子里优柔寡断此刻却孤注一掷售卖家产,倒像是事先得知了什么确切坏消息…… 荣轩结合各种信息得出了一个词——预知? 再一看妻子,浑身上下没任何地方能瞧出点仙气来,而且是一副傻乎乎紧张得冒汗模样。 他不由失笑,继而忽然开口急匆匆诈问道:“你都知道了?!知道多少?!” 茫茫然极度紧张锦绣耳边突如其来蹦出了问题,她便不假思索回答:“不多,我就只知道西戎会乱!” 说罢她就呆愣当场,冷汗淋漓甚至不敢抬头看向荣轩,想要捂耳却又不得不听到他继续发问:“怎么知道?可别告诉我这是梦里得来消息。” 太敷衍借口等同于侮辱他智慧,而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娇养深闺妇人,如何能得知连他这洒了斥候出去都没得到绝密信息? 正当锦绣思绪无比混乱,犹豫于后一线时,荣轩又乘胜追击道:“事关国事,一旦战乱便涉及了无数人性命——败马鸣将士亡、鸟鸠啄人肠、白骨黄沙田。你难道真打算独善其身守着秘密入土?若是明瑞也被无辜牵连,可不好办……不如,详细说给我听看有没有回旋余地。” 生动形容仿佛锦绣眼前打开了一幅战乱后惨不忍睹画卷,想到明瑞也将跟着去那边城,她先是内疚而后便陷入了深深担忧之中——弟弟、母亲、丈夫,失去任何一个都舍不得! 犹豫再三后,锦绣长叹一声终于有了决定,斜坐于荣轩膝头她轻轻环搂了他腰,垂着眼眉道:“我怕说了,哥哥不会相信。” 荣轩用鼓励语气轻柔道:“先说来看看。” “好几年前,我……做了一个梦……真是梦到!”锦绣偷眼看了看夫君,见他没发笑发怒也没打断自己话,这才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一个很长又很逼真梦,梦里我似乎活了好些年,看到了一些事情,因为那梦非常逼真,所以,所以我有时候会和现实弄混了……” “好吧,一个梦,”荣轩仿佛接受了她这个借口,点点头又继续询问,“梦到了什么?” “比较重大事情只有一点,弟弟和阿娘被胡炬害死了,我也,也被逼做了妾,而后被虐杀……”锦绣原本想要略过这一段,却又想起之前已经对夫君说过了憎恨魏五郎夫妻缘由,只得又讲一遍,然后补充道,“梦里也有西戎入侵。” “哦?很清晰详梦?梦里有明确时间线?”荣轩说了问句,语气却是确定无疑。他想起了自己初见锦绣时明瑞差点被蛇咬丧命一事,既然她能根据梦境破解弟弟死局,那么,这梦一定并非是真正虚无缥缈“梦”。 “……有。”锦绣略作犹豫终究点了头。她不会说谎,即便说了也没法逃过荣轩双眼,若回答没有时间线,又如何能解释她此刻对西戎入侵一事并不着急?他不可能不细问。 果不其然,越来越多问题被荣轩抛了出来,锦绣不得不反复回忆她当初听到只言片语,把西戎入侵时间、地点可能弄清楚明白。 无法详细阐述战事时她又被逼无奈只能告知荣轩自己只是从旁人牢骚中听得只言片语中,至于旁人是谁,什么场合听,锦绣无法启齿,但荣轩却已心知肚明。 忽然间,他比锦绣多生出了“弄死魏成功”心思,原本只想捉弄一下便罢了,如今却是再也不愿与之同活这片蓝天下。 详得近乎真实梦境,这种梦中做了人妾,敦伦之事想必比西戎战事还清晰又印象深刻!难怪,难怪她竟然会吹箫…… “呃?宰,宰什么?”锦绣诧异看向荣轩,他这才发觉自己竟已将那恶毒念头诉诸于口。 “宰牛,没佃户家里耕牛可以宰了吧?我想吃牛肉。”段荣轩咬了咬牙,点餐——嫩炸牛肉,寄希望于能用美食抚慰自己受伤心灵。 作者有话要说:嫩炸牛肉: 1)将牛肉切成薄片,用水反复泡洗掉血水。2)洗好牛肉挤干水份,加入酱油、盐和胡椒粉腌2分钟。再加入淀粉抓匀。3)将油烧至七成热时把牛肉下入滑散。4)炸几分钟牛肉变色炸透捞出。5)撒上孜然芝麻即可食用。 感冒还没好,白天晕乎乎倒头睡,晚上居然能清醒了码字……时差错了墨鱼真是没救了,tt 求撒花求抚慰啊,病患没花花没动力啊~~躺倒打滚求~~

下一篇   第79章 情疤-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