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虐渣-油酥饼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76章 虐渣-油酥饼

饥肠辘辘衙役求到了段家外管事头上,可他即便有那好心也没法大手一挥变出丰盛吃食来。[$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行路时计算好了每夜都有地儿落脚,干粮并不会准备太多,大半都是灶下婢们现做,何况此刻是主子心血来潮搞野炊,上得台面东西也就那么一点点,还不知主子那儿是否够用。 “真会找事儿,明明前面不远处就是驿站,非得凑过来……”管事心里有些不舒坦,却依旧找到小五请他去跟段荣轩询问一声。 下仆吃胡饼倒也有,可这队人毕竟是京城来往兰州采石场去,算脚程似乎就应该是女君之父胡炬所队伍,不着痕迹打量一眼后确实瞧见了那个花白头发戴木枷前任珠宝商。 管事拿不准郎主与女君意思,不敢擅专便告知了小五,并不避讳见内眷他则赶紧步走到一棵老桑树下,垂手而立恭恭敬敬对席地而坐正吃喝段荣轩等人回禀此事。 衙役求吃食不过是件小事,随便给个三瓜两枣就能打发了去,锦绣听到一半时还有些不以为然,心想这么件事儿也值得来问? 可当小五一说胡炬也队伍中,包括叶菁、明瑞内三个曾经受害者顿时都愣住了。 叶菁虽对胡炬早就没了任何感情,却不自知流露出了怅然神色——毕竟,做了二十多年夫妻,此刻也依旧有婚约身。再一想到他对自己亲生子女恨绝,又不由厌恶蹙眉,甚至想要将其从心中剜去,若是能毫无牵扯该多好。 “怎么还没死……”锦绣呢喃低语着,近乎无声吐出了句大不孝之语,仅叫她身边荣轩听了个分明,他也是个心狠,听了这话不仅没觉得有问题,反倒还微微抿唇一笑。 五十岁已是知天命年纪,又从富贵云端一下落入泥泞,这么长途跋涉走着,死半途挺寻常。 锦绣早和段荣轩一起到胡宅掘地三尺找密室寻房契、地契时,就盘算着他什么时候死了好名正言顺得遗产,那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已经半数大仇得报,谁曾想,走半路上他还跑出来膈应人! 她还没来得及对此表达不满,就见着明瑞忽然站起了身。 他那表情,是众人前所未见狰狞,直接将叶氏吓傻,连锦绣也惊得目瞪口呆——总觉得,那恶鬼寻仇似面目不该出现他这种年龄。 想当初自己重生而至,午夜梦回时也曾流露出这种恨至骨髓之意,可那毕竟是因为前世横死,以及眼睁睁看着弟弟早逝不甘。 可明瑞他…… 见此情形,锦绣忽然便想起了弟弟被拐走后自己缺失参与那段经历,明瑞不曾告诉她或母亲那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时他不仅瘦骨嶙峋还浑身鞭伤,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夜里常被噩梦惊醒。 那时候叶菁还身陷胡炬手中,锦绣刚出嫁和荣轩关系并不算非常融洽,没法与弟弟日夜相伴。也不知夫君是怎么教导,后来见明瑞性子逐渐变得沉稳大气,她也就没再刻意去弟弟问那段日子经历。 如今看来,那阴影尚? 当锦绣左右琢磨时,叶菁也得出了相差无几结论,继而埋怨自己,记恨胡炬。 唯独斜倚桑树段荣轩淡定无比——当初自己家破人亡又得知姐姐被虐杀,后来是被割了子孙根,一连串打击下不也是这般年纪露出同样表情么?男孩子,如何能养得娇惯、单纯?心怀恨意能促使其成长。 抱着这样目,段荣轩明明白白“帮”妻弟分析过很多事。 诸如,紫藤招供明瑞当初无意中树林里遇到蕲蛇是一次暗杀,若他死了,对方会有怎样好处,母亲和姐姐又可能遭遇如何恶事;胡炬贬妻为妾又剥夺了他怎样继承权,对叶菁是如何不公,成为庶出女锦绣又会因此影响亲事,等等等等。 甚至,当明瑞忍不住哭诉自己遭遇时,段荣轩也摆明了告知妻弟锦绣付出,当他受苦时姐姐是如何冒着雷雨求助,如何奋力挣扎只为他拼得一线生机。 作为一个八岁便瞬间长大游走于宫廷苦难者,荣轩甚至毫不遮掩告诉另一个八岁孩童,他姐姐作为宦官妻室表面风光内里苦楚。 这一切自然是瞒着锦绣操作,荣轩说之前压根没去考虑明瑞是否会因年纪太小听不懂。他看来,这是一次试探,过于懵懂没法感同身受去感恩真正孩子,不值得悉心教导。 好,结果还不错。 当座三个成年人各怀心事思量之时,明瑞已经憋着一股气熬得双眼发红。 胡炬犯事后不论收押还是受审甚至流放当日,明瑞都不曾与之会面,所有亲人都当他太小受不得刺激,不要他随意出门。 后来虽听姐夫详细介绍了停妻娶、贬妻为妾再拨乱反正这整件事经过,可明瑞并不甘心,因为他还没能亲口问上一句:“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要害我?” 没能亲眼瞧见胡炬惨状,甚至,连亲自唾他一脸口水愿望也没达成,如今既然能路途中偶然遇见,明瑞怎愿意放弃这得来不易机会。 思及此处,他咬着牙扭身,拔腿就想往那下风处流放犯人队伍走去。 “站住!”众人没反应过来之前荣轩便扬声一喝,叫住了明瑞。他没预料到这孩子恨意会这么轻易溢于言表,还不够内敛成熟,行动毛糙了点,需得继续教导啊。 许是荣轩这一声喊太过气势充足,明瑞又一直由这姐夫教导缘故,他即便是火气腾腾也听话得停下了脚步,回身等其训话。 “你想去做什么?破口大骂还是拳打脚踢?甚至——生啖其肉、喝其热血?”荣轩冷眼看向那好不容易被锦绣养壮实妻弟,淡淡道,“他是你生身之父。你姐姐她是出嫁女又没可亲同宗姐妹,不怕坏名声。因而她骂了父亲只要我不介意便没关系,你能行么?” “呃?”明瑞愣了愣,还没等他想明白姐夫意思,锦绣便率先反应过来:百善孝为先,幼时若有不孝甚至弑父之举,年长后他如何能为官?有了把柄一遇事就可能被人死揪住弹劾! 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依,虽不想遇到胡炬,但已经碰上了也没必要躲着,不如坦坦荡荡去。 锦绣抬头便看向小五,极为果断吩咐道:“野味汤剩了不少,还有些油酥饼没用过,叫人给衙役们送去。再单独备一份吃食,明瑞,你端去给那人。” “凭什么!”半大男孩对姐姐可没那么崇敬听话,顿时不依,梗着脖子拒绝了。 “凭你可以从他身上赚名声。”锦绣不愧是商户女,虽市侩却也抓住了事情关键。 说罢她便拉了明瑞身边,对他耳语一番交待了待会儿该如何操作,又用眼色询问荣轩,这么做是否可行,得他点头后,恰好奴婢烤热了色泽金黄千层油酥饼呈上,锦绣便将那油而不腻酥脆香饼食盘中叠了三块摆放妥当,再加一碗热腾腾嫩炸狍子肉和白生生鲜鱼汤,递到了明瑞手中。 他咬了咬牙,忍下满腹不甘,终于仆从陪伴下绕过掩人视线帐幔走向那队衣衫褴褛囚犯。 因段家管事事先打了招呼缘故,衙役并未阻拦这位锦衣华服小郎君,纷纷抱着一种“有热闹好看”心情一旁围观。 此刻,消瘦苍老胡炬再没了当初意气风发富翁模样,正努力伸出木枷中一双黑手和几个囚徒争抢“贵人赏胡饼”,虽是冷冰冰硬邦邦干饼,可有吃总比挨饿好。 他拼着挨了几脚踹,连滚带爬扑向落泥沙地里翻滚饼子,甚至来不及起身,也不敢起身,就这么半跪地上将胡饼护怀里,然后匆匆塞进干涸发裂嘴中狠嚼。 正当胡炬狼吞虎咽之时,忽然一双宝蓝色锦靴凑到了其眼前,一双不大手扣住了他双肩,那很是用力拉拽甚至捏得他发痛。 “您,还认得我么?”一个面庞圆润、天庭饱满,看着富贵逼人小少年就这么双目含泪望向胡炬。 “你是?”胡炬努力睁开那争抢中被人打乌青了眼,仔细瞧着明瑞,还没分辨出个所以然来,又听到他开了口。 “我是明瑞,叶明瑞,那个你弃之如履嫡长子。父亲……您受苦了!儿不孝,这时候才得知您下落。”明瑞抱着木楞中还没搞清楚状况胡炬干巴巴嚎哭,一直等到锦绣准备吃食都放凉了,这才一股脑塞进父亲怀里。 早就饿得双眼发绿胡炬一瞬间便被大块狍子肉夺取了所有视线,一时间甚至没反应过来先得从幼子身上捞点什么好处。 明瑞很是“好心”伺候着双手不便胡炬用餐,一块块肉狠塞进他嘴里,当其噎个半死来不及开口时,他这才慢悠悠解释母亲和姐姐也很惦记胡炬,可惜因是女眷,不方便来探望。 说罢,明瑞又挑挑拣拣把锦绣教话学了出来:“儿子近日才学了礼记,上云‘父不言子之德,子不言父之过’,可慈母恩情也不可忘啊!儿,儿一直随侍母亲左右,无法,无法……” 说到这里,他抹了抹用香葱逼出来眼泪,又给胡炬嘴里塞一大口饼,这才伏地磕头哭道:“请您体谅儿为难!但求父亲一路顺风,唔,好好赎罪争取早日回家,儿必将扫榻相迎!” 扫榻相迎?这是指热情欢迎客人吧? 终于清醒了胡炬被气得七窍生烟,一口吐出嘴中胡饼就想破口大骂,一抬头,却看见那个蛇蝎心肠女婿段荣轩站儿子身后不远处,正阴恻恻冲自己笑。 骂了,很可能活不了吧?他想到了被自己打杀那个管事,想起了还扣那阉宦手中证人紫藤,顿时一踌躇。 再回过神时,就看见儿子正可怜巴巴请求衙役照拂自己,然后眼泪汪汪依依不舍离去,却从始至终没给人任何一点金银、锦帛打赏,也不曾派个马车给流放途中亲爹代步。 片刻后,那浩浩荡荡一行人便坐上华丽马车疾驰而且,只留下一串滚滚扬尘扑面盖向胡炬。他穿着单薄衣衫立寒风中,抱着儿子送一包袱中看不中用还很容易被人抢走锦衣,瞧着车队远去背影,欲哭无泪。 别人都是锦衣还乡,他是流放家乡,以为原配心软又无能欺负一番无所谓,可她亲女偏偏嫁个人惹不得,现看来连那懦弱憨傻儿子也不是池中物。 一通话,夹枪带棒!明里暗里损他有罪,又标榜了自己是孝子,却没给一点真正实惠。 而后娶薛氏是没良心,呵,不愧是商户家,树倒猢狲散事到临头各自飞,原还指望她能为自己四处打点并且守住余财,却从始至终都没见着薛家露面,恐怕,早就捐款跑了。 经此一闹腾,再往西行后队伍中囚犯是时时奚落胡炬,衙役也不知怎刁难不断,没多久,他半百头发便成了白灰一团枯草,面庞也像是苍老了十余岁。 荣华富贵犹如南柯一梦,眨眼便逝,可悲可叹。 “活该!”锦绣笑着从嘴中吐出了这句话,觉得自己真是好舒坦出了一口恶气,哪怕舟车劳顿入夜才到兰州老宅,却也精神奕奕满心欣喜。 接下来,要好好歇几日,唔,事儿还挺多呐!荣轩要去“珍宝阁”盘点,她需查看嫁妆,叶家家产也需算算,毕竟是好长时间没亲自打理…… 作者有话要说:油酥饼 据说,唐高宗玄奘译经达千卷那天,把一盒“千层烙饼”赏赐给玄奘法师。玄奘法师译经过程中以这种千层油酥饼充饥、弘扬佛法。 油酥饼始创于唐代,被誉为“西秦第一点”,用精白面粉、菜油和适量碱、椒、盐等制作原料,经制酥、和面、制饼、煎烤等工序制成。 酥油饼用上等白面粉搀和白糖,用花生油煎制而成,上尖下圆,形似金山,覆以细绵白糖,因饼开蒙茸有如蓑衣,所以杭人又呼之为"蓑衣饼"。再上个酥油饼对比图: 突然觉得好饿,好想吃点心,怎么破……t_t? 谢谢綠繡子扔一颗地雷,谢谢悲催扔一颗地雷~~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