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夜袭-彩熘鱼丸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75章 夜袭-彩熘鱼丸

面对荣轩火速离开,锦绣再次傻眼。[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她就没想明白若要假装屋里有两人,做别事情就不可以么,譬如一直弹琴,偶尔自己再说两句话之类,干嘛非得是敦伦,, 何况,这整个院子都已经包下来了,段家奴仆又被调教得很是不错,男主子半夜出去一趟真会走漏消息至万劫不复地步, 正满腹牢骚着,锦绣又忽然发觉掌中颤铃已经开始微微震动,顿时瞪了眼咬牙喷着鼻息。一番天人交战后,她终究还是长叹一声准备按照荣轩吩咐去做。 不用想都知道他要去办准是一不小心就会被抄家灭族大事,万一当真因为自己矜持破坏了夫君安排,那可太冤枉。 然而,她即便再是没脸没皮了,也不可能当真自觉自愿亲手将颤铃或触器放入j□j中戏耍。 不就是学学敦伦时呻唤么,锦绣觉得此事并无太大难度,无须道具她也能热闹喊起来——想当初不就这么哄着夫君玩儿呗,假装j□j跌宕或者刻意赞他生猛,以及哭泣求饶等,如今不过依葫芦画瓢细细再来一回罢了。 当锦绣卷了被褥开始翻滚娇嗔吆喝时,荣轩正就着月色骑了一匹千里良驹奔驰于官道。他要去见一个人,雷军器使介绍重要友人,非常紧要又不便私下结交天承军小军官。 天承军本是始于襄武之西侧临潭一支戍边军队,而后才慢慢演变为皇家私军,近年来今上为加强朝廷集权对天承军有多次扩编,因而其“祖籍”临潭附近就成为京畿道外一个重要屯兵处。 前些日子雷军器使已升任天承军护军中尉,虽前面还有大将军与统军三个上司,可实质上他已经是左军主官,那三位不过是挂职而已。 荣轩出发前曾与独善其身雷军器使相约饮宴,虽没直接将密谋之时摆上台面,却也隐隐约约透露出了自己有追随某位皇子之意。 他自然不会明确告知对方自己意向何人,雷军器使也笑而不语不曾接茬,只启程那日递来信笺说想介绍一个朋友给荣轩认识,却并不知对方意下如何。 若路途中有罗姓友人相邀饮酒,可欣然应允。 这雷军器使也是个精明人,荣轩虽没说自己相中人是谁,可前阵子他因内眷之事与三、七两位都算不上交好,宫中积年老人也都知道他亲姐死于六皇子兄长之手,若非刻意演戏,这么加加减减一番,便能猜出是小那个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作为手握天承军过半兵力雷军器使,他必须一心拥护圣人,也只有极其忠诚人才能被授予如此大权。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圣人年老体弱后不私下另投明主,能坐到那位置上人怎会眼睁睁等着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被苦兮兮扫地出门?他若年纪大些倒可能甘愿怀揣积蓄隐匿城镇做个富家翁,偏偏此刻雷军器使仅为不惑之年,谁乐意就此丢开还没能享受多久滔天权势? 区区段少监就算年少有为也没什么可叫雷军器使真真高看,只是近一段时日私交不错罢了,可他义父却是左监门卫大将军兼天承军使曹内侍监,这小既然敢试探自己,想必老也已经改换了门庭。 九皇子,不错,选得相当不错!年少而性子温和,学识足以做守成之君,纯善性格能一定程度保证他不会对拥立功臣行兔死狗烹之事。 何况,九皇子母族与妻族均非高门大户,少年天子么,少了外戚专权便能宦官当政呐——前景一片光明! 雷军器使这么一琢磨,顿觉段荣轩眼光不错、下手果断,是个可结交好人才,立刻修书一封联系了自己手下那位化名“罗山”天承军兵曹。 其实,收到信笺前荣轩并不知道雷军器使要引荐究竟是何人,甚至看到署名后他一时半会儿也没想不出这“罗山”是从哪儿冒出来。 结合身处位置,雷军器使交友范畴和大家欲干那件大事,荣轩这才将“罗山”和自己琢磨过那个叫做“桑逻”天承军兵曹参军事联系一起。 此人虽只是个八品小官却掌管了军防营钥以及烽候驿传,此队天承军驻地又京畿道之外不远处,可谓扼守京畿门户不可或缺之人。 若是几位皇子日后当真起兵火拼,只要控制了这位兵曹参军事,任谁也没法从京畿道以西调兵遣将,要知道,为了抵御西戎举国大半精兵强将都西北零散分布,领兵将领一准有各自投靠了不同皇子之人。 如此,有桑逻协助便能一定程度上将战事控制某个范围中,保证别人捞不到强援,也不祸及多百姓。 荣轩琢磨开后自然很是欣喜,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之感,立刻“梳妆打扮”去赴约,他甚至没想过自己是否猜测有误。 记忆中,这桑逻此刻虽依附雷军器使,早年却是个赫赫有名游侠,使得一手好剑,两人职位上是上下级可论私交却是平等友人,据悉他性子古怪而执拗,做出这种私下约见先瞧了人才决定是否淌浑水事情,实属正常。 甚至,连大咧咧送宦官驴鞭也挺附和这人性子,反倒印证了荣轩猜测。 桑逻所那队天承军驻扎地距离他借宿馆驿并不远,双方马加鞭各走一段路便能相会,若是气场相合,并且自己游说到位便可交个朋友,成不了权当作从没见过。 当然,荣轩此行势必得,容不得失败。装扮成游侠除了掩人耳目也有投其所好意思,没用剑反倒选了粗狂佩刀则是不欲显得过于刻意。 加之他又长了一副容易得人好感俊俏面庞,且舌灿莲花能说会道,应付一个武夫自然不话下,不多久便满意而归。 偷摸回到馆驿荣轩立窗下隐约听见里面传来断断续续呻吟声,顿时弯唇一笑,悄无声息潜回室内。 此刻,锦绣许是怕自己躺着会一不小心睡着缘故,并没卧床哼唧,而是卷被褥为筒状跨骑上,模仿敦伦动作一面打哈欠一面意兴阑珊起起伏伏、摇臀摆腰。 “怎么还不回来啊?”她微微皱眉伸臂将床帐拉开了一道缝,忍不住想要悄悄屋内是否有夫君身影,又想着他说要出去三、四时辰,此刻多也就俩时辰多一点,应该还没回吧? 刚抬眼一瞟正叹息着打算放下帐幔,忽然间一团乌黑人影扑将进来,吓得她心跳骤停,启唇惊呼道:“啊——” 还没来得及大喊出声,舌尖儿就被来人含进了嘴里,咽下了她后半截话语。 锦绣直接被扑倒床舔舐、啃咬,短茬胡须别样触感侵袭于她唇、脸、胸脯,硬乎乎磨得那娇肤嫩肌生痛发红,这与荣轩亲吻截然不同,即便同样是狂风骤雨可也不曾粗鲁至如此地步,何况,他身上从来都洗得干干净净还带着好闻清香,哪能是这种汗津津臭男人味道?! 陌生人,是个陌生成年男人!这一认知顿时吓得锦绣发颤,继而奋力挣扎。 毕竟对方是个孔武有力男子,不费吹灰之力便一手钳制了她双腕交合着按头顶,一手则探入衣襟大力摩挲、撕扯布帛。一番动作顿时将锦绣吓得泪水涟涟,却又怕坏了夫君事儿不敢开口唤人。 挣扎无果后她略定了定神,终于横下心拿了个主意——今日不是自己咬舌自就得是咬他舌看死不死得了!如此一想,她反倒昂首主动凑向夜袭者唇,待他张嘴伸舌后便狠狠咬了下去。 “唔!”荣轩躲闪不及被那贝齿磕了下唇,闷哼一声后忍了剧痛哑着嗓子道,“谋杀亲夫啊?!” 这声儿一出来锦绣自然知道她是被夫君戏耍了,本就满眶含着泪水顿时喷涌起来,一面狠捶了他胸口一面压着嗓子骂道:“作死啊你?!吓得人家差点想寻死了……太坏了!” 荣轩捂着嘴边躲边求饶:“哎哟哟,轻点,别打了。我可疼,你看这还滴血。”说话间,他脸上却带着笑——妻子能如此守贞还鼓起勇气大胆反抗夜袭登徒子,嗯,是好事。 “活该!”被吓坏了锦绣恨不得唾夫君两口,哪有这样捉弄自己妻子?!此刻她压根不想问对方事情办得如何,扭了脸裹着被子捂头就睡,再不搭理他。 次日清晨,锦绣睁眼便瞧见被褥上果真有一滴滴很多血渍,再一看枕边人那肿得不像话伤唇以及可怜巴巴眼神,她终于心软了不再生气。 赶紧吩咐下人给荣轩熬白粥喝,又炖了两盅补血汤,好生安抚后又用“摔了一跤”为借口阿娘那敷衍了一下,这才启程出发往渭源县而去。 所谓渭源,得名于此处为黄河大支流——渭河发源地,此地有个莲峰山,九峰环峙状似莲花,是往西北去难得风景秀丽之处,相传是东汉杨虚侯马武征西羌屯兵处。 一路行去,果然能看到行道旁秋日里枫林染美景,红霞似一丛丛树木青峰中漫山遍野盛开,翠绿中夹杂金红与橙黄,看着格外夺目。 “渭源为有名不是石窟画像,而是——秦岭细鳞鲑,这种鱼肉质细腻鲜美,仅分布于渭河上游及其支流和汉水北侧支流上游中。”次日行到临近渭源县时,段荣轩一面给锦绣、明瑞介绍,一面遣人先行一步去钓鱼。 “都受伤了还吃啊?”锦绣忍不住白了夫君一眼,瞧着那正结疤嘴唇有些想笑又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笑话,难道我就只能忍着等饿死?”荣轩反问了一句后抬了抬下颚,直接对妻子吩咐道,“做青菜鱼头汤和彩熘鱼丸吧,清淡点。” 吃货!锦绣默默躲着明瑞视线瞪了荣轩,却也不好拒绝,终究还是亲手给夫君做了一碗鱼丸,毕竟是自己伤了他么,就当是弥补过失了——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这彩熘鱼丸是西北地区用以招待贵客传统佳肴,用蛋清、豆粉搅匀鱼肉泥,冷水挤鱼丸下锅氽熟,再用青菜、木耳等物爆炒后倒入鱼丸烩制而成。 食之鲜嫩异常,观之红、白、绿、黑多色相间极为精美,遂称之为彩熘鱼丸。 当日正午,段家一行人就官道旁青山绿水边扎营野炊,喝着乳白鱼汤就烤肉、胡饼,吃得酣畅淋漓、其乐融融。 正当此时,忽有官差押了一小队戴枷犯人路过,虽隔了步障等物也能闻到饭菜喷香,众人抑不住唾沫横溢,不由自主缓了步伐。 连官差也忍不住想要讨口热乎吃食,几名衙役商议后便有一人堆满了笑去找段家管事说话,自称为京城出发押人去兰州采石场,实是路途遥远疲惫不堪,还望贵人施舍一番。 作者有话要说:写完、收工、吃饭!好饿好饿了~~~嘤嘤 渭源秋色 秦岭细鳞鲑,是国家二类保护野生鱼类,现代人吃不了哒。 彩熘鱼丸示意图: 卖萌图: 1将净鱼肉除骨,用刀背砸成泥,放碗内,加料酒,将蛋清分三次加入,每次顺一个方向搅稠,加淀粉、猪化油,搅匀制成鱼茸。 2番茄烫后去皮去籽,切小块;菠菜洗净切寸段。木耳摘净撕成大朵;葱切丁,姜切末。 3锅内加水烧开,将鱼茸挤成直径15厘米大丸子,下入水中氽熟,捞出待用。 4锅放火上,用油滑锅后,再加油用姜、葱炝锅,加料酒,放入菠菜、番茄、木耳、清汤,调入胡椒粉、味精、盐,用湿淀粉勾芡,倒入鱼丸推匀即成。 推荐个文文,蛮好看哟 有奸情,有宠溺,有狗血,有金手指,有微虐,有【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