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密信-陇西金钱肉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74章 密信-陇西金钱肉

沉溺思乡情愫中享受寻常亲情荣轩,饶有兴致带着一家人天水歇了两日,头一日与锦绣、明瑞四处转悠吃了虾酱肉、猴戴帽、浆水面、杂烩等口味浓郁本地传统佳肴。$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第二日则去麦积山看石窟,那景致与石鼓峡佛造像有些区别,前者是野趣,后者石雕佛像上千尊伴着精美绝伦众多壁画开凿于形似麦垛悬崖峭壁之上,衬着蓝天白云与绿中有黄、黄里透红树丛,观之颇有壮丽之感。 游览天水后大家又一路西行,不多久车队便临近了陇西郡治襄武,此地是渭水流域中一处极为繁华城镇,不仅是战略要地也是丝绸之路必经补给点。 正因为襄武为重要关隘,馆驿全天候有人往来进出不利于城区安全,因而特城外修建有一等豪华馆驿,不用入城便能歇脚。 “本地只有些寻常山水没特别景致好看,暂住城外一宿即可。我想,你也不耐烦处处和那两人做邻居吧?”荣轩端坐马车中一面说着一面提笔写了张短笺命人交给魏五郎,告知他自己安排。 “就此分道各走各?”锦绣侧头看了看信笺上内容有些遗憾。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夫妻俩给魏家两人明里暗里找了不少麻烦,还没能热闹旁观魏成功梳拢清倌儿怎样与兰聪宅斗呢,今日别过真是心有不甘。 段荣轩笑着摇了摇头,戳着锦绣脑门儿道:“总归要住到一处去当差,暂时分别有何关系?左右不过是一两月路程。” 他想着如今妻子提起那两人不咬牙切齿了,也算是好事,可已经成为了无关紧要人,又何必委屈自己时刻和他们绑一起。等魏家先闹闹再去看戏岂不正好? “唔,好吧。”锦绣点了点头,她即便是不甘心也没法夫君跟前显得自己有多意对方,只得罢手转而听荣轩介绍余下行程。 经过襄武之后西行丝绸道分为了两种不同路线,南线是去往狄道、枹罕,再由永靖渡黄河,穿西宁,越大斗拔谷至甘州。中线则是过陇山,至兰州,渡黄河,溯永登县之庄浪河,翻乌鞘岭至武威再到甘州。 南线虽长但补给条件好,不想都知道耽于享受魏五郎会选择此路,而锦绣和荣轩原籍均为兰州,岂有过家门而不入之理? 何况,位于兰州“珍宝阁”总店应视察,被发配到老家挖矿胡炬需“探视”,锦绣还有田地、宅院等妆奁此处至今未能亲眼一看——转至兰州,分道而行无可避免。 夫妇俩正说着话,马车边儿上又护院陪着骑马明瑞忽然欢呼起来,大声吆喝道:“姐姐,姐姐看,好漂亮!” “哦?”锦绣见夫君也笑着点头并未阻止,便用了纱巾遮脸掀开车帘往前张望。遥遥看去只见尘道右前方碧空下出现了一抹鲜艳红,再往前去即可看见白墙赤檐好一座恢宏馆驿矗立眼前,夕阳金色余辉映照下显得格外华美。 难怪明瑞见了会咋咋呼呼乐和,若不是跟着荣轩这个四品官儿上任,他哪能有资格这等官家场所入住。 又走一段路后马车悠悠然停了那处宅院正面,只见红色阔门嵌于高墙,门前立着一对傲气十足石狮。 锦绣戴好帷帽下了马车,奴婢伺候下与阿娘等人坐了肩舆入正门,越过花团锦簇驿庭进入住宿区,右侧乙等一处独立小院落脚。 “这馆驿院深楼密,精致得倒像是富贵人家宅邸。”锦绣站园中赏着秋日j□j很是感慨——单他们这一行就有上百人,竟也住得下。 “旁得设施也不错,若是正式接待还有各种歌舞伺候,常有赴任官员住着不想走。”荣轩笑眯眯介绍着,他这回只叫心腹去找驿站官员递交文书,并未提前打招呼,也就摆明了无需接待不欲人打扰,酒宴等自是无法享受却能落个清净。 夫妻俩说话间,婢女们忙碌进出将两日间需用被褥、衣物等收拾出来布置着寝室,又有利落灶下婢去借了驿站厨房做晚餐。 如往常一样,荣轩毫不客气携锦绣住正房,东厢归叶氏,明瑞则是西厢。除了一等奴婢、僮仆能耳房歇息外,别家丁、侍女有去住那专为下仆准备通铺,有则准备守着马车过一宿。 当厨下准备好了膳食,四位主人聚厅中侍婢环绕用餐时,忽有一位叫做罗山不知道什么人命奴仆给段荣轩递帖子来送了个四四方方一尺长宽锦盒。 “罗山?”荣轩似乎对这人并不熟悉,抬起眼皮瞧了一眼拜帖,除了问好外什么都没写。他便继续举筷吃着驿站敬献本地特色腊肉,随口吩咐道:“打开看看是什么。” 伺候一旁小五顺手便将锦盒外花锻包袱皮拆了,揭开盖子给主子一观。他动作迅速得甚至没多看一眼礼盒中物件,直接就将其大咧咧暴露于所有人视线中。 锦绣好奇一瞟顿时傻眼:那盒子里面竟满满铺着粗细、长短与瘦弱少女小臂相仿圆条!红嫩嫩、粗蛮蛮挂着丝丝肉筋……这是,马鞭、牛鞭还是驴鞭? 不,重要是——阿娘正目瞪口呆看着呢,明瑞也是一脸好奇!这罗山到底是谁啊?真是太不要脸了,竟送人这种东西! 眼看着叶氏眼神从惊讶转为纠结甚至隐隐带上了担忧与苦涩,锦绣顿时有些心慌,启唇正想说些什么,荣轩赶妻子发飙之前冷着脸开了口,挥手让小五告退:“拿下去吧。” 做错事僮仆被那刀似眼神一瞪,冷得“哧溜”从心肝颤到头发丝,赶紧抱着盒子闪电似退出厅堂,抖着手将其搁入正房寝室案几上。 东西虽拿走了可余下几人依旧满怀心事吃得美滋没味,没多久便撂筷子散席。叶氏带了明瑞离开,一面为着女儿伤春悲秋,一面想方设法岔开儿子询问。 而回了正屋段荣轩则摆出了一副严谨学术面孔,开起锦盒摆弄着其中食物介绍道:“这是陇西金钱肉。前朝炀帝西巡时尝后赞誉有加,由此金钱肉被列为了朝廷贡品。这材质,咳咳,你们女子虽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却是某些场合必上一道珍稀名贵佳肴。” 言下之意便是,此物并非什么见不得人龌龊东西。 说话间,他又举起食指唇间一竖,给锦绣比划了个禁声手势,然后很是听话她只得鼓了眼瞧着夫君很是猥琐拿起一根根鞭状物,依次头尾相连掰成圆弧,又松开一只手待其弹跳还原后再放回盒子。 “……”这是掰着玩什么?锦绣目光呆滞看傻了。 荣轩则淡定无比操作同时继续介绍道:“此物是精选雄壮公驴之鞭用多种香料腌制而成,横线切薄片或蒸或油炸后,色泽于红润中透着金黄,观之晶莹透亮形似钱币,因而被称之‘金钱肉’并誉为‘陇原一绝’。” 约莫三十来根驴鞭被他掰了过半,终于,其中一只竟坚挺着没能弯曲。荣轩这才了然一笑,抽出随身小刀插入肉中挑剔了一番,缓缓从尾端抽出了一根细如金簪铁质小棍子。 咦,咦?这是什么?食材里面出现异物不怕人吃了戳嘴啊?锦绣正这么想着,忽然又见荣轩双手用力一掰,从断开细铁棍中抽出了又一根软乎乎小条,展开竟是一张巴掌心大小薄如蝉翼绢纸。 “午时三刻……”锦绣斜眼一瞟只瞧见了抬头几个字,顿时心中一惊赶紧挪开了视线——密信?!她这才恍然明白夫君先前一连串动作根由。 “取琵琶来给我弹个曲子吧,近几日没练习不知是否生疏了?”荣轩看罢信直接将其放烛台上焚烧了,吩咐妻子坐自己身边弹琴,不停歇乐曲声中用指尖沾了茶水于案几上写了字给她看。 大意便是自己今夜有要事得外出两、三个时辰,为防旁人耳目需妻子假装屋中与他敦伦,弄出点儿声热热闹闹搞上半宿以作掩饰。 这是要她自摸、自慰?看着那已经模糊不清水渍锦绣顿时哭丧了脸,连琴音都不知不觉跑了调。拨浪鼓似摇头用眼神拒绝道:“太高难度了,奴家做不到~~!” “没关系,有工具。”荣轩眼眉一弯,笑着案几上继续书写,又去自己临时衣箱中搬出了个匣子将其中物品一一展示给锦绣观看。 譬如,暖玉、犀角等物制成几根触器,内容猎奇春宫册子,还有一串比葡萄略大遇热便会震动颤铃。 没等锦绣继续苦沉脸表示拒绝,荣轩又坐到了她梳妆台前,背对紧闭门口默默拿了眉笔、胭脂等物开始描画自己面容。 不多久,他肤色就转为暗黄,眉形变得凌厉而粗黑,唇上贴了胡须,甚至下巴上还多了颗黑痣。紧接着荣轩还打散发丝擦去头油将发髻弄得毛糙凌乱…… 一番装扮后再换上身皂色精干布衣,从衣箱底部中抽出一柄粗狂阔刀佩于腰间,眨眼间他竟成了一副放浪不羁游侠模样! 荣轩就这么冲妻子眨眨眼,然后火速吹灭灯烛,将她揽腰一抱走两步扔入床榻,取了颤铃不由分说塞入锦绣掌中。 这突如其来动作惊得她惊呼出声,又有夫君前所未见蓬勃男子气概笼罩全身俯身,锦绣不由心跳如雷,红了耳尖听荣轩自己颈畔呢喃:“开演罢,可别坏了我事儿。” 话音未落,他便忽然起身掀开不远处那扇窄窗,哧溜一下窜入了夜幕中。 作者有话要说:麦积山 明代驿站复原图 陇西金钱肉: 陇西金钱肉,又名陇西蝴蝶肉。传说唐朝时杨贵妃受唐明皇专庞,夜夜寻欢,晨不上朝,为使明皇上常食此物,因夏季天热不宜多储,便改为用八百里加急马传递,此后便有了长安东西驿道,每天马飞奔为唐明皇和杨玉环运送荔枝和金钱肉故事。 谢谢扔地雷几位亲~~让乃们破费了啊,虎摸~~躺倒任调戏! 嗯呐扔了一颗地雷 小萍果扔了一颗地雷 路人戍扔了一颗地雷 小蜜蜂扔了一颗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