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了等半小时后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72章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了等半小时后

一行人出京畿道往秦州而去,正式踏上了西行丝绸之路的东段。 途中,荣轩不完带上明瑞骑马玩乐进一步刷好感度,魏成功时刻靠近他俩梅止渴——同胞姐弟容貌有些相似,玩不了人妻看看小弟心里也能舒爽些不是, 而斜倚在悠悠马车中的锦绣则在冥思苦想自己上一世死前的京城风云,那一回,她被抬去魏家的时间和今次嫁到段家相差不多,虽然活得短暂但也三年有余,好歹算得上是“前瞻”了罢。 唔,那年秋天唯一明确的事情是今上尚未驾崩新皇并没登基,但皇子夺嫡一事必定已经喧嚣四起。因为一贯沉迷女色又偏好逛青楼的魏五郎在休沐时越来越频繁的待在家中,据说是外面“气氛不好”,想必兰聪脾气暴躁得直接拿了自己开刀也与之有关。 思来想去,锦绣仅仅从脑海中翻腾出了两个似乎有些用处的魏成功醉酒之言:“该死的西戎又乱了”、“如此胶着博弈,也不知谁会坐收渔翁之利?” “唉……!”她颓然的捏拳捶打身畔隐囊,只会煮饭的妾果然百无用处。前辈子身陷内院又不得男人宠,虚耗了好几年时光,记忆中尽是些“池塘锦鲤扑食”、“这处花开得艳”、“那处落叶凄美”等没任何意义的画面。 相较而言果然是现在的日子过得跌宕,不到一年便经历许多,甚至连夺嫡弑君之事也能逐渐参与了,真真是——刺激而充实。 正当锦绣苦恼满腹欲捶胸顿足时,玩得满头大汗的荣轩带着明瑞笑呵呵进了马车,抬眼便看见她的愁眉模样,不由问道:“怎么,无聊了?叫你一块儿学骑马又怕别人看了丢脸,啧啧。这可不是我们吃独食啊,是吧明瑞?” “嗯!姐姐胆小,羞羞。”玩得开心的明瑞重重点头帮衬姐夫,甚至还伸出食指刮了刮自己那红扑扑的面庞,冲锦绣扮了个鬼脸。 锦绣顿时无语——前阵子这小家伙还对荣轩怕得很,这么快就“一致对外”了?说起来荣轩还真是很厉害,但凡是他想做的事情就没有成不了的,那夺嫡,想必也能成功吧?思及此处她哪怕是回忆不出几年后的情景,也稍微添了些信心。 “采薇,给他擦汗。”段荣轩可不知妻子在琢磨些什么,击掌唤了婢女进来伺候妻弟。 自己则只松了衣带便摊开双手端坐如石佛,等着锦绣拿了干净软布给他抹了额头,一只小手又轻柔的探进衣襟缓缓擦拭,这才露出一个满意的浅笑,而后喝了口茶水懒洋洋道:“就快到天水了,陇右第一重镇,到时可选个风景秀丽处歇两日,此地吃喝玩乐样样齐备,不会再叫你觉得无趣。” “重镇?”锦绣若有所思的重复了这个词,所谓重镇必然是军事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城镇吧? “嗯,据说是伏羲故里,自古以来兵家必争之地,”段荣轩点了点头,又看向一旁喝水后缓过气儿来的妻弟,“先前教的还记得多少?三国时期那段,给你姐姐说来听听逗个趣。” “好!”明瑞听了姐夫的吩咐立刻闪忽着明亮的眼睛挺了小胸脯,挺直了脊背用稚嫩的童音开始给锦绣说书。遥想当年,魏蜀交锋于天水,诸葛亮奈何痛失街亭、怎样六出祁山、如何智收姜维…… 一段段枯燥历史经他抑扬顿挫的讲述,仿佛变得很是有趣,锦绣先是听得目不转睛而后竟觉得眼眶有些发热,她怎会猜不出明瑞定是在模仿段荣轩教导他的样子? 这一瞬,弟弟身上再找不到当初那磕磕巴巴背书的傻模样,似乎一瞬间便成长为世家大族调教出来的翩翩少年。这明瑞,先是顽皮而后怯弱,到现在竟被打磨为了能看见成材曙光的良胚。 不用猜都知道荣轩一定花了不少心思,身兼慈兄、严父、良师数职呢!不论明瑞长大后会怎样,起码在胡炬失职的情形下他依旧能拥有充实而有意义的年少时光,何其有幸。 望着夫君那俊美无比的侧脸,锦绣在给他抹汗的同时不由感慨万千。在好好表扬了弟弟之后,她的思绪才又转回到“重镇”一词上,说到征战她便忆起了中魏五郎所述“西戎乱了”。 锦绣还记得家在兰州时那里有一个“金城关”,而此刻一家人将要去的甘州以西便有威名赫赫的玉门关、阳关,这些关隘防的便是西戎。即是指,四年后西北将会有战乱?! “西北,会打仗么?”锦绣神色不由一凝,有些无措的看向段荣轩。 “这谁知道,”他缓缓摇头,又拍了拍锦绣的手背安抚道,“别胡思乱想,即便是战乱我也能好好安置你们。别忘了,我可是监军,还有谁能比监军家眷更安全?”除非是遇到围城、屠城,逃跑不及。段荣轩按下了最末一句话不提,只暗暗决定除了揽财之外还得对西北战事上心。 方才锦绣虽用的是疑问句,可他并没错过妻子眼底的那抹恐慌。有点意思呢,她真正想问的究竟是“会不会打仗”还是“打仗了我们会怎样”? 经过前阵子夜里那场坦白后的荣轩,知晓就算自己追问锦绣也不会回答,便将心中的疑惑按下不提依旧笑意满满,而后如常赶路。 在余下的几天里,段荣轩教了明瑞弹琴,又辅导锦绣继续练习琵琶,时不时还让他俩下双陆棋消磨时间,茶余饭后历史故事也常讲。 遇到下雨时他还会吟“云气接秦岭,涔涔塞雨繁”,用诗句描画云气弥漫、阴雨连绵的坏天气。当气温骤降锦绣催他换了夹衣时,又笑叹“风连西极动,月过北庭寒”……就这么潜移默化的将文士风度灌入明瑞甚至锦绣心中,不放过生活中任何点滴小事。 若说之前锦绣觉得弟弟或许能成材,如今又旁观好几日她忽然觉得,将来明瑞光耀门楣不会是“或许”而是“肯定、必然”。 若是,同行的没那一对讨人厌的夫妻,她或许会更兴高采烈一些。一路上魏成功总会跑来抢占明瑞的学习时间,死皮赖脸的贴上来后他和荣轩倒像是成了莫逆之交。 当然,锦绣知道自己丈夫必然在做些什么算计,可她依旧觉得心头不舒爽,真恨不得早些干脆利落的弄死他算了,免得口无遮拦的带坏了弟弟。 “姐姐,什么是青楼?我听见魏世叔跟姐夫在说明日进城了去玩,可是不能带我同往。唔,青色的楼好奇怪。”明瑞一脸无辜的看向锦绣,一句童言稚语气得她双手握拳差点掰断了指甲。 “这,这青楼么……就是一种类似茶楼的地方,但只接待成年人。等你长大便可以去见识一番。”锦绣努力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淡然表情,好不容易给敷衍了过去。 她倒不用担心夫君去青楼会怎样,荣轩是个有洁癖的根本受不得娼妓碰触。只恨魏成功怎么就能无耻到这种程度——邀请宦官逛妓院,竟还被小孩子听见了!身有残缺的夫君会不会因此心里难受?明瑞会不会因好奇而在不久后走歪了路? 等入天水城两队人分别包了一处宅院落脚后,段荣轩果真告知妻子晚上他有应酬不能按时回来,让她自己先睡。顿时,锦绣生出了满腔担忧无法纾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痛苦自然也不能独享,黄昏时等夫君一出门她转身便邀请了隔壁的兰聪来共进晚餐。 俩丈夫表面上关系处得不错,她俩如今也没碰面就剑拔弩张,兰聪被魏五郎说了好几回如今终于能克制情绪与锦绣同屋和平共处片刻。 当然,晚餐用什么不是重点,重要的是锦绣有一句话不吐不快,入席后还没等兰聪吃个半饱,她就搁了筷子试探着问:“你可知他们此刻是去哪儿了?” “自然是天水的小官儿欲巴结段少监,我夫君陪他一同去赴宴。”兰聪喝了口汤笑语嫣然,眼中却浓浓的全堆着羡慕嫉妒恨。 “赴宴,哼,逛娼寮去了!听说有个清倌儿今日j□j,大家都去捧场看能不能得个头彩。”锦绣冷哼出声,把从仙娘那打听来的青楼与妓子的名号说了个清楚明白。 不出所料,转瞬便看见兰聪露出了一闪而过的狰狞表情,而后,锦绣又佯装遗憾的叹息道:“我家那位是什么情形你也知道,什么清不清倌儿的倒无须担心,左右不过是添碗饭。可就怕有人一矢中的啊,再换个籍弄成良妾可就遭了……” 锦绣就这么左添柴右加火的挑拨魏五夫妻的关系,直至兰聪怒气冲冲拂袖而去她这才缓和了先前烦躁的情绪,在婢女的伺候下好好吃罢一顿饭。 入夜后,锦绣并没真如荣轩所说自顾自的去睡,她似乎能猜到夫君的意图,他想要的是假手于人送个美姬给魏五郎,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 【没写完啊,我还没写完,点错了按钮发表了!!等半小时后再来啊】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