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许愿-五禽戏宝珠梨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71章 许愿-五禽戏宝珠梨

锦绣躲着阿娘的视线用过早餐后,仲秋暖阳已遍洒原野,一家子人迎着金色日光,带上了三五十个婢女与家丁启程游览石鼓峡。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 那可看风景之处距离县城还有一段距离,众人先是驱驰四轮马车前往,后又因道路狭窄叶氏与明瑞只得换了双人抬的篮舆,荣轩夫妇则同乘一骑行路。 伴着哒哒作响的马蹄声,明瑞坐在藤编的结实大篮子中频频回头,一脸艳羡的仰望姐姐和姐夫——j□j膘肥体壮的名驹。 黑而油亮的毛皮,雪白的两双蹄子,炯炯有神的眼珠,耸鼻傲慢神情……这是不是传说中张飞的乌云踏雪啊,好想摸、好想骑, “想骑马,”荣轩瞧着小舅子一副眼珠外凸狂咽唾沫的样子呵呵一笑。明瑞那身穿枣红喜庆衣衫,聚两髦梳总角的年画童子模样很能取乐于人,任凭段郎平日如何心狠此刻也不由软了。 明瑞赶紧用力点头,圆睁了黑豆似的一双大眼,朗声道:“想!” 刚到段家时他很怕这个笑咪咪可眼神偶尔却像凶神恶煞似的姐夫,特别是抽背功课时,三九天都能吓出一身汗来。 慢慢相处后明瑞却本能的觉得对方不是坏人,他总是在教导自己如何念书,如何为人处事,甚至如何更有男子气概。如今,倒也能昂首挺胸敞着嗓子与姐夫答话了。 “嗯,可以,”荣轩先是点头,待看到明瑞兴奋欢呼后又使坏改口道,“背一首诗来听听,答得好就给你骑。” “啊?”明瑞顿时垮了脸,乞求的目光嗖一下瞟向姐姐,坐在荣轩身前的锦绣只是用力一捶夫君手臂仿佛心里在骂他“坏死了”,同时却对着弟弟笑而不语。 叶氏本就在前面不远处,听到动静后也扭头回望,同样是看向锦绣两次欲言又止,微微启唇很想要开口帮儿子求情,却看见闺女冲自己轻轻摇了摇头。 锦绣早在求荣轩教导弟弟时就答应了不干涉他如何去做,也很清楚夫君每每考校的必定是明瑞曾经学过的东西,用才学换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很好的激励方式,不能坏了这规矩——过分的宠并不是爱而是害。 见了女儿的示意叶氏赶紧闭嘴没做多余之事,只笑着鼓励儿子,不多久,明瑞苦苦思索后终于笑了,背诗而已又不是要自己做,他如今是不会做却能吟很多,难的只是怎样的诗才会叫姐夫满意。 结合此情此景,他胸有成竹看向荣轩答道:“营州少年厌原野,孤裘蒙茸猎城下。虏酒千钟不醉人,胡儿十岁能骑马!嗯,我明年也十岁,只差几个月了,是吧?” 虽然是虚岁,但也真是快十岁了,他问的并非年龄对不对,而是九岁的自己能不能骑马。这首诗是明瑞听说自己也要往西北去之后荣轩教的,并且明确的说过希望他也像诗中胡儿那样粗犷而英勇,豪迈而崇武,想来,背它不会有错。 “嗯,来吧。”荣轩果然满意而笑,夹了马腹快行几步来到篮舆跟前向明瑞伸出强而有力的手。 “三个人,行么?”锦绣有些迟疑,却也微微挪腿想给弟弟让点位置出来。 “无妨,这是最好的战马。你俩加一起顶多也就一副铠甲重,还没算兵器。它受得起。”荣轩一面说话一面用力拽起明瑞,轻轻松松便将他搁在了自己和锦绣之间。马鞍不算大,三人坐着很是拥挤,却也别有滋味。 头次骑马的明瑞兴奋扭动,小短腿时不时蹭蹭马背,甚至想要伸手绕过姐姐去拍拍马首,却因手短而没能成功,逗得锦绣咯咯直笑。 荣轩也是笑容满面,揉了一把妻弟的脑袋瓜安抚道:“不用着急,路上有的是机会教你。何况,我们将要定居的地方就在西北最大的马场旁边儿上,难不成还找不到心仪的小马驹?” “小马驹?大马不行么?”明瑞嘟了嘴仰望姐夫。 “等你比马背时就可以。”他顺口如此回答。三人一骑就这么悠哉前行,荣轩给明瑞介绍了一些关于麟游的历史,时而又妙语连珠点评沿途风光,诗句典故信手拈来收获了一箩筐娇妻与妻弟的崇拜目光。 若忽略锦绣那不到二十的年龄,他们倒像是一家三口般和乐融融,或者说,她本就戴着帷帽,外人看来这就是父母带着爱子出游。 他今年是二十有七吧?可不正巧么。叶氏掩住眼中的惊讶与恍然扭回了头,坐在篮舆中默默揪着指尖发愣。如此看来,她不仅是嫁出了女儿,儿子也明显与女婿越来越亲近…… 这应当是好事吧?女婿虽身体残缺可注定无后的他反倒会一心一意善待明瑞,不会吞没代管的家产,甚至还能主动为他将来进学为官铺路。 可明瑞毕竟还小,没法理解姐姐嫁给宦官究竟意味着什么,不曾入官学的他一直在家念书,无法预知将来会不会因此而受人鄙视甚至交不到朋友。 更重要的是,叶氏无法忽略女儿扑粉后依然掩盖不了的眼底乌青,也听懂了用餐时段荣轩暗含的打情骂俏之语。 下一瞬,叶菁忽然又想起了曾经在锦绣手臂上看到的青紫勒痕,顿时脑子里满满都是心疼。她甚至很是苦恼的在想,当明瑞长大后他会不会忘记了锦绣为家人做出的莫大牺牲,会不会因被嘲笑而心生间隙甚至怨恨。 “阿娘?”锦绣一声轻唤叫醒了沉于想象中的叶菁,定眼一看才发觉已经到了目的地,篮舆已经落在地上,女儿正笑吟吟站在自己跟前一脸迷惑的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摇晃晃的犯困,就打了个盹儿。”叶氏扶着锦绣的手走出篮舆,抬眼便看见女婿正带着自己儿子在不远处澄水边嬉戏。 这距离,不远不近却可以好好说两句私密话,叶菁赶紧趁此机会悄悄挽了一小段女儿的衣袖查看,没见着任何痕迹的她稍稍松了口气,又试探着问道:“瞧你气色不太好,昨夜怎么了?” 锦绣面上顿时一僵,想着荣轩的秘密心底就发怵,却不可能再跟任何人提及,只得敷衍道:“许是有些择床吧?一晚上翻来覆去的没睡好。” 后半截锦绣说的倒真是实话,可不是被他翻来覆去弄了大半夜么!可惜她惦记着各自的秘密表情极其不自然,看在叶氏眼中又平添几分难受——女儿想必过得并不好吧?偏偏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了! 顶多只能时刻对儿子耳提面命,将来长大成材了不求光耀门楣却一定要好好孝顺姐姐。 锦绣丝毫不知阿娘这一路上尽在胡思乱想还欲与自己说私房话,为了换话题急匆匆拉着她前行,没走几步就靠近了荣轩,倒害得叶菁不便开口只能观景。 入目的,是蜿蜒澄水疾驰而来冲出了峡谷,连峰夹溪窄如天光一线,白中泛蓝的水花沿两岸层层叠叠的巨石倾泻而下。 河床高低错落,浅处水面清亮透绿,忽又落差十余米,水流沿陡峭石壁湍急飞泻注入一汪深蓝幽水,潭深莫测,水涛声咚咚作响犹如擂鼓。 “听这声儿,石鼓峡即得名于此,又称响石潭。除了看水之外,此地更为有名的便是前朝起就开始修建的佛造像石窟,”荣轩说着又遥指不远处一颗形似华盖的茂密古树道,“那便是入口。” 石窟洞口被树丛所遮掩风雨难入,靠近一看,竟连游者都不便进出。 入窟需下河,年轻男子倒可此树为桥跳跃而过,荣轩很是利落的把明瑞往腋下一夹,三两步便跃到对面,而后回头冲妻子得意一笑,露出八颗牙齿闪瞎了人眼。叶氏与锦绣顿时一愣,而后面面相觑不得不在婢女的服侍下绕道而行。 她俩平日里倒也时常礼佛上香,但哪里见过如此“野趣”之景,虽走得气喘吁吁却兴致不减。锦绣微微蹙眉揉了自己酸痛无比的后腰,咬牙暗想——要不好看晚上再跟他算账! 好不容易走到对岸,终于近看了依山而建的摩崖佛造像群,那一座座造型精美、线条细腻的佛像竟叫锦绣不由屏息而立。 只见北壁有尖拱形的佛龛一座,内雕一佛二菩萨。 如来佛身着褶纹阔袖袈裟坐于莲台,抚膝推掌神态慈祥端庄,莲台细腻精致,整体线条流畅简练,巧夺天工。两座菩萨像则头戴宝冠,上身j□j颈佩璎珞,臂扣金钏□系裙,锦带潇洒飘飞,姿态风采奕奕……还有其余小佛像均是庄静含蓄中透着恢宏之感。 正在惊叹中,荣轩默默递来了香烛,锦绣笑着接过就着佛前前人供奉的长明灯,点燃了摇曳烛光。随着青烟袅袅升起时,她虔诚的跪于蒲团上叩首三拜,默默许下心愿。 “一求,家宅平安亲眷健康长寿;二盼,明瑞成材光耀门楣;三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待拜佛归来回到南岸已早过了午时,来回走了不少路的锦绣早已是饥肠辘辘,留守在岸边的侍女厨娘自然做好了佳肴正候着。 树荫下,徐徐山风中炊烟轻柔飘荡,带着一股炖肉的喷香刺激着众人的味蕾,随着惊涛拍岸造就的阵阵鼓声,先就安排了吃食的锦绣得意道:“秋风起兮白云飞,香梨脆兮雁南归。今日,吃五禽戏宝珠梨罢,山中品野畜才够滋味儿。” 所谓五禽,是用了野猪、野雉、野鸭、野兔和老云腿入菜,先是爆炒而后慢炖熬出了野味与火腿的喷香,起锅之时又入切成块的宝珠梨提味,鲜美脆甜中一锅肉炖得鲜嫩可口臻入化境。 吃得酣畅时,荣轩叫人取了琵琶来,拨弦奏乐即兴赋诗一首唱道:“激浪噌泓石鼓镇……飞浪穿洞引龙眠……潭起云烟佛坐前。若个茅亭小构此,登临几度即神仙。” 锦绣笑吟吟看着他,不由在想:守着一个愿意跋山涉水带自己看风景的丈夫,想来,也不亏呢。 唔,他虽没逼问重生的秘密,可自己也需好好回忆一番说不定还能帮些小忙——关于夺嫡之事,几年后到底是怎么发展的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背景资料比较多,写慢了点,抱歉啊! 那什么,文中古诗若非特别说明那都是古人的啊!听说有人引用一两句《梦梁录》还是嘛的,被人打负分了,心颤颤啊~~ 借个就是传说中的张飞名驹“乌云踏雪”: 石鼓峡风光 石鼓山位于渭河以南、宝鸡市区的中部,属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天台山的入口部分。因曾出土春秋时期的文物石鼓而得名,1992年被确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宝鸡石鼓山挖掘出西周175件文物,2013年12月20日下午又发现珍贵文物,有铜器、陶器、玉石、贝饰等。 麟游县是隋、唐时期有名的避暑盛地,留下精湛石刻造像。该县曾设想建九成宫遗址博物馆,但因其属国家级贫困县财力不足而没能建成,致使大量石刻露天日晒雨淋,400多尊佛像遭人为破坏,国宝级的文物九成宫醴泉铭和国家一级文物万年宫铭碑等碑石已出现数块断裂,石质风化。如今,这些珍贵文物只有在自然风化中等待着人们的关爱。【这就是墨鱼为啥选了它写成锦绣兔游览地的原因tt】 五禽戏宝珠梨 相传宝珠梨是宋代大理宝珠的尚培育而成的,梨皮色青翠,汁多味甜,果肉雪白细嫩,食之无渣,在云南深入人心。 将野猪、野雉、野鸭、野兔切丁爆过,云腿刮洗干净,用老鸡吊汤小火慢炖两个小时后即可入菜。把五丁用急火少油葱姜炝锅后略炒,用糖、盐、酱油调味后再入梨丁,既有山野气息又保持梨子的纯真无比。 谢谢杜梓萼扔的地雷,谢谢老张家的花儿扔的手榴弹,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