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中毒-玉带黑鱼卷 - 重生之奸宦娇妻

8中毒-玉带黑鱼卷

锦绣看着段荣轩所钓的那条乌鳢有些犹豫,这鱼俗称乌鱼或蛇皮鱼,看它那蛇一般的可憎头部和不断攒动扑腾的猛烈动作,就知是一种凶狠的鱼类。 可它偏偏又肉质细腻少刺、味道鲜美,能补心养阴、补气养血以及解毒清热,连《神农本草经》都将其列为鱼中上品。 “怎么,不可以吃?”段荣轩很是疑惑的看向锦绣,实质上却在问:你是不是做不出? “这黑鱼又叫做孝鱼,它们很是护崽,鱼苗也会在母鱼不能觅食时奉献自己……”她很是踌躇的看着在草地中蹦达,想要逃回小溪的黑鱼,低声道,“雄雌鱼会一后一前保护鱼苗,抱着必死的决心与来犯者拼搏。” “如何?”段荣轩无法理解锦绣怎会对一尾鱼生出同情,不过,在思索自己能不能吃好喝好的同时,他听着这故事却也颇有感触。 身为宦官,可谓是“上辱其先,中伤自体,下绝后嗣”,在段荣轩的生活中早就没了真正的家族,哪怕手握重权也不会有子嗣需他庇护,这种空落落的感觉时常萦绕在他身边。 虽早年得曹内侍施恩后认了对方为义父以全孝道,可那已经有十余位养子的长者却成不了段荣轩能“抱着必死的决心”维护的家人,曹内侍看中的只是他的潜力,他则在羽翼未丰时依附于对方权势,双方不过是互利互惠而已。 其实,若能有真心爱护的父母子女可供自己照顾,也是人生之大幸,只可惜…… “无事,不过有感而发罢了,”锦绣笑着冲正在走神的段荣轩摇了摇头,不再将自己与护崽的乌鱼进行类比,而后抬头笑道,“玉带黑鱼卷和鱼头汤,做其一换点子,点子好再做其二,如何?” 她这反应倒叫段荣轩愣了愣,先前见锦绣俏丽娇柔又时时羞怯的模样,以为她只是个养于深闺中的寻常小娘子,谁曾想,遇到这涉及人命的大事她竟也能沉住气讨价还价。 思及此处,他抬手至肩部捏住头上纱罗幞头的一角,将那细带绕在指尖把玩,同时笑答:“唔,可先食鱼肉,想必入睡前再喝汤更为合适,毕竟,浓汤需慢慢炖煮。” 说罢他就往后一退不再多言,旁边自有奴仆拎起黑鱼将其从鱼钩上卸下扔入竹篓,待二郎也钓了一条小鱼后,一行人就此打道回府。 坐到马车中时,因弟弟也在身侧锦绣并不方便与母亲详谈,只隐晦的略微提了两句荣家二郎说有法可想,晚饭后再细说。 而后她就开始静静琢磨家中到底有哪些人可靠,想要揪出内鬼总得找帮手吧?就算是要与荣轩之间传传话也得寻个妥当的人,不可能夜里还请他到内院小坐。 前世她和母亲懵懵懂懂被接进城后就一直深居内院,身边的人几乎被通通换了个干净,后来母亲重病需得寻医问药却被薛氏从中作梗,那一次是已经成了粗使婆子的乳母文氏伸出援手,偷偷带了几次药来。 她那一家子,想必都是可靠的,还有母亲身边的黄葵,那时她是因当面顶撞薛氏而被杖打撵出家去…… 正思量着便已抵达家门,叶氏带着儿子在内院歇息,段荣轩踱步回了客房等着用餐,锦绣则暂时放下各种盘算换上家居衫子去了厨房。 她命厨娘备餐,自己则剁了黑鱼头,又将其肉片成薄可透光的粉白嫩片,抹上细盐、料酒与豆粉静置备用。 而后,锦绣将火腿、鸡脯肉、香菇、玉兰片、生姜切为细丝调好味儿,卷在鱼片内,口部抹上蛋清糊略略一收,便做成了鱼卷。 最后将青翠葱叶系在鱼卷间做固定,装盘后上火略蒸,再在其上浇注滚烫高汤、葱段与芝麻油,顿时,鲜香四溢。 待文氏亲自送了这“玉带黑鱼卷”去客房,刚揭开食盒段荣轩便已便食指大动,举筷夹了一块放入嘴中细嚼慢咽后他不由哀声长叹——味好,只嫌太少,区区三块塞牙缝都不够! “鳢鱼头炖上了么?需得文火慢熬才是。”他吃罢后一面对文氏说话一面让装作虚弱病愈样的小五儿取出纸墨,给锦绣写了一字之计“诈”。 文氏有些不明所以,待听得他附耳简言又得了两粒药丸后,这才满脸欣喜的提了食盒离去。 没多久,一大碗热腾腾的鳢鱼汤就送了来,段荣轩见后还未入口就不由朗声而笑,直赞:“妙极,果真是妙极。” “不就是一碗鱼汤?”小五儿探头瞟了一眼,闻着香味很是垂涎却又不敢让自家郎君赏一口吃吃,深知对自己这主子而言,要分他的美食比讨赏钱还难,无异于虎口夺食。 “是鳢鱼紫苏汤,紫苏有消炎利尿、发汗解表的功效,”荣轩连喝三口后,抿了抿唇叹道,“果然,汤中还加了泽漆、桑白皮、杏仁等物熬煮滤汁。” 段荣轩顿了顿,挽起裤脚在自己那几乎没有汗毛的白皙小腿上用拇指轻轻一按,望着那久久没有散去的凹坑,平静中又带有一丝感慨的低语道:“此物有补脾益气、止咳平喘、利水退肿的功效,最适合长途跋涉赶路之人。” 小五儿听后也是一愣,稍后不由劝道:“郎君,听郎主的话娶一个可心的娘子回家吧,今后也好有人知冷知热伺候您。” “娶来作甚?施虐发泄还是当插花摆设?或者听他的去联姻别家内侍高官?”段荣轩顿时变了脸色,咬牙道,“杂家吃撑了才会拿自己去为别人铺路!” 见他发火,五儿赶紧噗通一声跪下了,只伏地磕头不敢言语。 “选义父还是选杂家,你自己看着办,回京之后要么去曹府要么去段宅,若想要‘墙头草顺风倒’,”段荣轩一抖衣袖,冷哼道,“炉灶里正好还缺一把引火稻草。” “郎君,奴并没有背叛您的意思……”小五儿不由苦声辩驳,他本就是曹内侍送给段荣轩的侍童,从来就是两个主子又何来墙头草这一说? “滚墙角跪着去,想不明白别起来。”段荣轩看也不看他,洗漱后翻了一小会儿书,放下床帐便早早睡了。 哼,吃着他给的饭还左一声“郎主”右一声“听他的罢”,简直太没眼色,真当自己是曹家一条忠犬了? 入夜,满院寂静无声,岂料刚到丑时,夜半三更的内院突然就喧哗起来,吵闹得连外院人都听到了动静。 据悉,是与黄葵同居一室的紫藤半夜忽觉腿疼,看后发现小腿出现了两个小孔,其中有青黄液体流出,伤口疼痛伴随微微的出血,继而肿大、起泡,只觉心如擂鼓、眼目晕眩。 黄葵吓得尖叫不止,赶紧去禀报主母求她派人去请医师。 紫藤的父亲本就是外管事,自然为女急切奔波,载他出门的马夫是锦绣乳母之子,他私下告诉主子,半路上管事不知怎地突然就想起了先前二郎差点被五步蛇咬伤一事,没找家里常请的医师,反倒去邻村找了善于医治蛇毒之人,还专门叮嘱要带上适用于蕲蛇的药物。 与之同时,那守在二郎房中的文氏恰恰好逮住了一个小贼——小郎君的贴身婢女翠叶遇事不去守着自家主子,却在衣橱中胡乱翻找,问她想找什么又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腿开始浮肿面色也逐渐发黑的紫藤则以为自己即将丧命也开始胡言乱语,在锦绣的一声声一句句追问下攀扯了数个夹带毒蛇到内院害了她的恶人…… “这可真是叫人开眼了,”提笔做记录的锦绣气得双手抑不住的抖动,“家里通共才五十个下人,这名单上就足足涉及了八个!却不知旁的还有没有别的问题?!” 连夜审完了人她就走到叶氏跟前木着脸求到:“阿娘,不若让我来管家吧,就当嫁人之前的练习。” 她从未管过家,不懂却能学,至少,她不会像母亲那样心慈手软! 看着眼泪婆娑却说不出几句完整话的叶氏,锦绣竟觉得心中有股说不出的郁气,遇到这样一个不懂得拼死保护自己儿女的软弱娘亲,可真叫人欲哭无泪…… 作者有话要说:端午快乐哦各位亲~~~ 鳢鱼性寒、味甘,凶残好斗,又叫黑鱼、乌鱼。 玉带黑鱼卷: 没想到刚开坑木有多久就收到这么多地雷啊,谢谢大家,么么哒~~~谢谢鱼萌扔的一颗地雷,谢谢老张家的花儿扔的一颗地雷、一颗手榴弹,谢谢苏渣扔的一颗地雷,谢谢武步酱扔的一颗地雷 最后来一句咆哮:伦家想上月榜啊啊啊,求撒花求收藏啊啊啊~~~~

上一篇   7郊游-傍林鲜

下一篇   9争执-杜蓉仙子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