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蒙羞-牡丹生菜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67章 蒙羞-牡丹生菜

当段家马车缓缓前行并议论着魏氏夫妻时,这小两口正匆匆忙忙挥别友人追赶过来,一面督促马夫催马快行,一面于车厢中横眉怒视互相埋怨争。 “跟两三位手帕交告别竟也能耽搁大半天!”身着锦衣面容俊朗的魏五郎时不时掀开车帘往外张望,抹着汗絮絮叨叨的嘀咕,“看看,这会儿落到段少监后面一直追不着——真是太失礼了。” “这又如何?本就该让官职高的先行。”兰聪满脸不耐瞪了位卑职低的夫君一眼,行路时躬身礼让一个宦官,光想想都叫人觉得牙酸头疼全身不舒服。 能以耽搁了为借口自然而然的使其在前岂不正好?做了好事儿还得抱怨,有没有天理呐? “你这话说得……”魏五郎忍不住挥袖叹气,想要怒喝妻子又有些底气不足,只蹙眉道,“就算存心相让也得先打个招呼而不是置之不理。况且,我们在后面了谁开路安排食宿?” 脸上涂着白粉画了卧蚕眉的兰聪怒火瞬间蹭蹭而起,眉头一拧便张开了艳红的唇唾弃道:“为他开道?你想认个阉宦当主子可别把我也算进去!” 魏五郎被那杏眼一瞪顿时觉得腿软,耳朵尖似乎也开始胀痛,不由苦了脸凑到兰聪身边低声哀求道:“我的娘子哎,不要任性了可好?为夫这次不是升官是遭贬斥,可不能再得罪人了。” “自作自受,”兰聪白眼一瞟冷哼出声,却又甩出手绢替夫君抹了抹汗,鄙夷道,“一开始就别答应和他同路出行不就没这回事了么?烦死人了!” 兰聪不愿与段荣轩同行不仅仅是不乐意因丈夫的官职而在内侍跟前低头,还另有顾虑或者说担忧。很早之前她就听说这位姓段的圣人心腹娶了个绝色妻子,美得光凭一张脸就能被众人交口称赞。 娇俏小娘子嫁给个不能人道的阉宦,天知道她积攒了多少火气需发泄?偏偏自己丈夫是个见了美人就走不动路的,这一行几千里若是天雷动地火了,那她兰聪岂不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听说五郎将和那段少监同去甘州之后没多久,他回家就开始念叨自己能不能转运与是否能和那位段少监拉近关系有极为紧密的关系,又说自己三年后是否能顺利回京还得靠这位段少监美言,开始四处打听此人的喜好,并做好了要极尽所能努力巴结的打算。 这没羞没臊完全不顾世家子弟脸面的主意直听得兰聪心烦意乱,此刻再想到他昨晚列出的巴结计划中竟然还有勾搭上段家女主子让她帮忙吹枕边风!兰聪简直恨不能生啖其肉。 “哎,我原也没打算与那人同行,偏偏有好事者当着他的面问了,总不能说‘我不待见宦官,你先行我随后到’吧?”魏五郎连连作揖安抚妻子,陪说了一箩筐好话方才罢了。 此刻,已经临近黄昏,隐约能见到前方的车队。魏五郎赶紧派人快马加鞭前去和段少监问好,顺便邀请他到前方的一处庄园落脚,自称魏家奴仆已前去打点妥当。 荣轩不曾询问妻子的意思就一口答应了下来,锦绣心里虽有些不乐意却也没多说什么。 出行时路途中选择合适的住宿地原就属于男主子的分内事,她只管安排仆妇轮值伺候而已,内眷本就不熟悉道路哪有立场发表意见? 见魏家僮仆离去后,锦绣她仅仅问了句:“庄子?不去驿站了?” “啊,前面有座可租用游玩的私家花园,自然比驿站住着舒坦。我本也想安排住此处,哪知却被魏五郎抢先了一步——呵,他倒还算识相。”段荣轩冷笑了一声,言下之意便是若他没邀请自己可就一定会被记恨上。 锦绣却不愿任何事被仇人拔得头筹,恹恹的叹息道:“他竟能抢得过你……”有权有势的内侍都不能叫那园子的主人退了魏五郎先下的订么? “怎么可能!”荣轩微抬了下颚得意道,“这花圃似的园子是我与旁人合开的,也算是自家产业,不过宰他一笔而已。那平日不曾对客人开放的园中园却是专门留给我们自己了。” “自家的?嗯,是怎样的花园?”锦绣惊讶中忍不住一笑,更欲用旁的话题岔开对魏家夫妻那压抑在心底的揪心恨意,却并没得到夫君的正面回答,只说‘去看了便知’,她微微点头一笑,“瞧着夫君这模样,想必是个大惊喜。” “没错,”荣轩并不谦虚,捧着爱妻的脸双眸亮闪闪的笑道,“他欲在启程之初就正式邀请我们饮宴拉近关系,我却正好给他个下马威为你出气。” “啊?”锦绣微微睁了眼嘴角一抽,极不自然的推托道,“不过是个噩梦……也不用如此吧?” “你只需告诉我如果欺负了魏五郎和他娘子,你是否会高兴?会么?”荣轩神色一凝,逼着看到锦绣点头方才罢休,翘唇浅笑,“那便好。” 见到丈夫如此体贴入微的为自己着想锦绣心里暖暖的,同时又不由觉得有些纠结。 她是想复仇的,从重生的第一日起就没忘了前世折磨自己的所有仇人,可复仇,不该亲手操作么?要自己来才能真正解脱不再被那噩梦纠缠吧? 况且,完全依附于丈夫万事依赖他,这状态可真不好怎的就出嫁一次完事不愁了?……万一,万一他变了,那自己岂不是又成了无根的浮萍,傻乎乎的只能听凭风吹雨打? 略作思索后锦绣便开了口:“哥哥,让慧娘自己来吧。有些事总得学着去做才可熟能生巧,对么?” 本就希望妻子慢慢成长的荣轩欣然同意。 不多久便到了那庄子门前,锦绣本就穿着华丽至极的绣金破间裙,下车时不仅戴上帷帽,还让人取出了那由精美丝绸围成一圈做成的方形步障,由好些个壮实仆妇手持木杆撑起来。 当自己下车后前有僮仆奴婢开道,后有侍女抱着各色随身用具伺候,步障也随着她的脚步而移动,尽最大的可能遮蔽外人目光。 想当初,锦绣毕竟是和魏家夫妻共同生活了不少年约,深知他们俩的各种癖好,此举纯粹是故意为之。 兰聪最恨的是有谁比她美貌比她奢华,魏五郎是越见不着的东西越想是削尖了脑袋想要得到,因此,将这奴婢环绕的步障一使出来,瞬间便同时打(刺)动(痛)了夫妻俩的心。 “早知我也多带几个婢女。”兰聪遥望前方浩浩荡荡一行人,又看着自己身边环绕的三瓜两枣气不打一处来。 “……”魏五郎深深的看了妻子一眼没吭声,心里却在嗤笑——这不是你拿的主意么? 有几个贵妇会用丈夫降职月俸减少为由发卖内院姬妾乃至自己的贴身婢女?还说“西北苦寒”死活不乐意多带几个貌美的年轻侍婢,怕“委屈了她们”,哼!做这决定时就不怕委屈了自己? 他本就心里不畅快,又看了看段少监的家眷顿时更为不忿,闻着那阵香风都叫人揣测位于步障其中的是个绝色美人,各个侍女也没见姿色平庸之人,更显得女主子非同凡响。这阉宦可真是艳福不浅! 魏五郎快步上前问好,陪着笑脸请段荣轩一同用晚餐,心头却在唾骂:左拥右抱如此美人,你真有本事下得去嘴么? 极会察言观色的荣轩哪能看不出对方内心深处的鄙夷之意,压根不乐意败坏了自己胃口,只以内眷初次出行有点不适为由谢绝了邀请,客客气气转身便去了园中园。 走之前,他还故意说了句:“听说内园牡丹开得极好,等明日贱内离开后魏郎尽可与家眷一同玩玩,方不枉此行。虽说此处不欲外人前往,不过,杂家给园主打个招呼倒也使得。” 牡丹园?这都八月了竟然还有牡丹花?七月的富贵牡丹就能价值好几金,这八月的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难怪平日不让人随意进去。 真是该是的,自己好歹算是世家子弟吧?还得要个阉宦打招呼才可去牡丹园逛一逛,这还有天理么? 当魏五郎极为震惊欲愤怒之时,兰聪也听说了这消息,本就爱美喜欢戴花的她赶紧派人去问,可否花重金请园主割爱一朵鲜花给自己。 可惜出价二十金都不曾如愿,若价格再往高处走她并非拿不出这钱,只是觉得太亏或者说,就算自己舍得园主人多半也不肯割爱,于是只得悻悻作罢,心想明日去看看也好。 不多久,魏五郎与兰聪两人均是心情不畅的用餐时,段家却有位名唤黄葵的娇媚奴婢提着食盒求见,说是奉她家娘子之命来为魏大人及女君添个菜。 夫妇二人客气道谢又打赏,黄葵笑吟吟亲手取出餐盘,顿时见到兰聪那刷得白生生的脸扭曲了一下——好一盘香甜可口、活色生香的牡丹生菜! 这不是活脱脱的打脸么?!自己求一朵戴都不行或者说舍不得,她却暴殄天物的拿来做菜吃! 作者有话要说:步障(唐朝么,那最奢侈的步障是用珍贵的布料直接缠在行道树上的,几十里长啊啊啊,咱们现在的加长林肯算个毛啊) 牡丹生菜(牡丹的花期在五月前) 方法一:凉开水把牡丹花瓣+生菜叶洗净,用蜂蜜(沙拉酱)凉拌。 方法二:将牡丹花瓣在凉水中泡脆,用面粉一半,淀粉一半的比例兑出面糊,里面倒入适量蜂蜜。将泡好的牡丹花拌放入面糊中搅拌均匀。锅入油烧热,依次下入挂上糊的牡丹花瓣炸至金黄捞出即可。 谢谢杜梓萼、小蜜蜂两位亲扔的地雷哟!躺倒任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