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耻辱-南瓜饼 - 重生之奸宦娇妻

第65章 耻辱-南瓜饼

玩了许久之后,惧怕得四肢紧绷眼都不敢睁开的锦绣方才品出乐趣来,下面空落落的被轻风拂扫又有撞击托举,既j□j又满足,这荡漾在秋千上嬉戏果真别有一番滋味儿。 只可惜没用托子的荣轩力有不逮,不多久便云收雨歇,可偏偏这时她才刚有了兴致还未曾登上欢愉之巅。 见夫君喘息之后停了动作,锦绣微微嘟嘴埋首在他半敞着的胸口蹭了蹭,有些欲求不满,却没脸诉诸于口。 段荣轩却像是猜出了她的需要,站起身用结实有力的双手托着那圆润嫩白的臀快走几步,往后一仰便躺入了榆树下的矮榻中,使锦绣不得不打开了双腿趴伏在他身上。 而后,他微微仰身举起桌上的银酒壶用香醇葡萄佳酿净了手,复又躺回软乎乎隐囊中,随即灵巧的指头便带着冰凉水珠探向了峰谷下方的嫩红花朵。 “唔……”锦绣低吟了一声条件反射似的想要夹腿,却被他双膝插入再一分,掰得更开了去。 “乖,别动。”荣轩在她耳畔低语,一手抚着那喷香滑腻的身子,另一只手则忽轻忽重的捻揉起花蕊,待那温泉漫溢后两根手指便“哧溜”进了幽道,或挠或捅或转,一点一点刺激着锦绣的敏感处。 或许是保养得当的缘故,他虽常年习剑、弯弓,手上却并没有明显的茧子,摸起来柔柔腻腻的很是舒服,没多久便使得她咬着发丝呻吟不断,又因小腹胀热而抑不住的随着荣轩的动作摆起了腰臀…… 也不知过去多久,锦绣绷着的身子突然飘忽了,春水一泄如注渐渐浸湿了荣轩的衣袖。 “舒坦了么?”他低声一笑,将矮榻让给锦绣小憩,自己俯身取了早就掉落在地的外衫搭在妻子肩头,整理好衣裳翩翩然去了垂花门处唤人倒水来梳洗,赶在叶氏和明瑞回家之前将一切收拾妥当。 入夜后,段荣轩又去书房安排出行事宜,锦绣换了一身可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铜绿色家居衣衫,这才去了母亲寝室问安,顺带告诉叶氏此番出行将带着她和弟弟一同前往。 “旁的东西女儿都已收拾妥当,带些随身衣物饰品便好。”锦绣坐在母亲身边拉着她的手满面笑容的说着。 叶菁却露出了迟疑的神色:“路上这么远,段郎子又有要事在身,真方便一同去?” “他说无碍的,阿娘放心吧,走远些明瑞也能多见见世面。况且,这路上刚好途径咱们家,当初走得匆忙产业也没好好整理,倒能顺便看看。若要我们自己回去,天远地远的哪能如此轻巧。”锦绣如此劝着,她说起这消息本就并非询问而是通知,自然不愿叶氏犹豫拒绝。 若母亲不愿带弟弟同往,锦绣还不知该怎么跟荣轩说,他定然是不乐意的,甚至还可能和阿娘撕破了脸抢明瑞,当然,他不可能抢不过…… 叶氏似乎也看出了锦绣的纠结,赶紧笑道:“这倒也是,那就去吧。顺带还可去看看你那位于兰州地界的嫁妆。” “对啊,都差点忘了,他给的产业大半都置在兰州,唔,有七倾良田、四处屋业还有三座庄子!哎,还不少呢。”锦绣掰指头一数,顿时喜上眉梢。 这些产业离得远,庄头又都是胡炬或薛氏的心腹,她之前仅仅只是名义上拥有它们罢了,没见着有谁送了出产到京里来,此次去西北刚好能换了管事将它们真正收之于囊中。 “走之前,能不能去探监?他还没被发配出去吧?”叶氏一面和锦绣说话,一面就着明亮的烛光仔细打量女儿的容颜。 她似乎胖了些,看着颜色极好,身上有些水气仿佛才沐浴归来,大热天却穿了窄长袖子的布衣,眼角眉梢还带着股说不出的春意……怕是才被女婿折腾过了不想叫自己看出什么痕迹? 锦绣一贯在母亲跟前说她过得很好,说荣轩待自己很好,叶菁却不怎么相信,只当女儿报喜不报忧,每每想到锦绣嫁的是个宦官心底总会升起浓浓的担忧与心疼。 她甚至在想,若可能的话自己就留在兰州吧,继续待在那叶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院落里,别赖在段家打搅了女儿,这孩子也过得不容易。 叶菁只是生活单纯眼界窄了点,却不是个傻子,她看得出段荣轩对自己的不喜,也知道女儿为她为明瑞做了不小的牺牲。 这回迫了胡炬入狱恢复自己的嫡妻身份并不是个小事,怎可能一蹴而就,也不知锦绣背地里使了多少力气? “探监?或许能行吧,如今判的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锦绣听叶氏这么一问自己倒也有些心动,真想去好好奚落他!不过,“阿娘是何意?” 她忽然有些担心,母亲该不会是心软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呐。 “罢了,其实也不想看到他的嘴脸,若你或段郎子有机会去看看,帮忙带句话便好,”叶氏顿了顿,斩钉截铁的说,“曾经嫁给你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锦绣顿时一愣,略一思索便想起胡炬曾经对阿娘爆喝:娶你是我今生最大的耻辱。 如今,阿娘将这句话还给他,便当作了对她这场婚事的最后总结…… 等锦绣出了叶氏寝室,便拐去厨下做好一份金黄酥脆的南瓜饼,这才去书房找到丈夫要求他帮忙安排自己去见胡炬。 说了阿娘的期望后,他顿时直接击掌叫好:“说得不错!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这种人,哼,我也鄙视。至于探监,那地方乌七八糟的你就不要去了,想要奚落他稍后还有机会。” 段荣轩成竹在胸的说着,他先前托关系给胡炬安排了一个到兰州挖矿的苦活儿,近日便要出发,他用脚丈量大齐国土自己一行人悠哉坐马车,路上总能有相遇的时候。 改日他乡遇故知,哦不,故乡遇亲人,真是可喜可贺。 一面想着,段荣轩一面咔嚓咬了脆绵交叠的喷香南瓜饼,随后擦净了手,让锦绣微微挽袖给自己磨墨。 随即,他挥毫泼墨写了一副颇有气势的行书横幅:“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 他倒要看看不择手段以期出人头地的胡炬,不但没能锦衣还乡还沦落成囚徒回老家当苦力,这曾经的巨富商贾还能否意志坚定的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嗯呐扔的地雷,谢谢小圆扔的地雷,谢谢央央爱淘淘扔的地雷~~大力虎摸乃们~~~ 今天网络很糟糕,传不了图了,明天补上哒。唉,好遗憾,就我一个人口水滴答~~ 南瓜去皮去籽切薄片蒸熟,蒸熟的南瓜放凉后按1:1左右的比例,一点一点加入糯米粉,和成南瓜面团,把面团滚成长条,分成若干小剂子,取一个剂子,用手按压成饼,像包包子一样包入红豆沙,再按成小饼,用刀在小饼上划几道印,中间画圆,做成南瓜型。热锅放入少许油,中小火,将南瓜饼煎至两面金黄即可。 ps:段狼狼讨厌吃软乎乎的蒸南瓜和南瓜羹,喜欢香脆的炸南瓜~~锦绣兔投其所好要好处,咩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