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郊游-傍林鲜 - 重生之奸宦娇妻

7郊游-傍林鲜

段荣轩可不管自己跟班究竟在腹诽什么,吃过下午的茶点后他便去求见宅中主母叶菁,打算亲自表达谢意,顺便还想问问对方能不能将那厨子割爱。 正头疼儿子一事的叶氏不想劳神见他,推说家中丈夫外出未归不方便会男客,让他们主仆安心住着便是。 大齐民风开放,如叶氏这样并非世家大族的已婚且年长妇人出门见见客也属寻常,段荣轩没料到自己竟会被拒,眉头微微一抬。 他随即笑着对传话的婢女紫藤柔声道:“我姓荣,二十年前曾与你家女君有一面之缘,劳烦再去通报一声。” 说完他又衣袖微抖取出一枚小银珠子打赏,又拿了一对二两重的“吉祥如意”银锞子说是给厨子的,若叶氏依旧不愿见客,就请她代为转交给主母。 这年约十七的婢女正值少女怀春时,瞬间就被段荣轩那和颜悦色的微笑闪花了眼,只觉得这位郎君说话恍若春风拂面一般令人舒适,面颊一热就依照他的吩咐去内院再次询问叶氏。 “二十年前姓荣的?”正倚在案几前陪儿女玩耍闲聊的叶氏略一思索,忽然坐直了身子扬声道,“他年约二十四、五对不对?” 青衣小婢紫藤微微摇了摇头:“客人面白而无须似乎只二十上下的模样,衣着精致、通身贵气。” “二十年前到过我们家的怎么会不到二十岁?”正在掰扯九连环的二郎抬头插话,先是鄙视了紫藤的算数能力又好奇的问,“你脸为什么这么红?” “……”梳着双丫髻的紫藤无言以对,一张粉嫩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许是脸长得恰到好处吧。”锦绣抬头冷眼撇了撇紫藤,一语双关。长得青春所以年纪对不上,年轻又靓丽所以她看了脸红。 说完锦绣便打定主意稍后要建议母亲给家里奴仆好好立规矩,适龄没成婚又心思不定的一律不准出二门,免得因婢女犯错又像从前那样被那薛氏指责“小门小户规矩不严,却不知绣娘是不是也这样没规没矩长大”。 “可有信物?”叶氏问后却见紫藤依旧摇头,不由呢喃道,“是了,当年也不可能留有什么旧物……” 正随手把玩着“赏厨子”那两枚银锞子的锦绣却忽然双眸一圆睁,轻轻拉了拉阿娘的衣袖,指着银锞子背面的印纹惊讶道:“看,这里。” 那是个比针头大不了多少的小字——“御”。 “快请他到堂屋!呃,黄葵去,”叶氏指了身边另外一个年纪小些性格很是爽直的婢女出门,命她去前面好生伺候着,又连声道,“翠叶,你带二郎回屋换身见客的衣裳。这年轻人的祖父与你们外翁是世交,需得见见,绣娘,你也换身衣服梳梳头。” 她是才从厨下过来的,身着布衣跟婢女一般只梳着简单的双丫髻也没带珠钗,在内宅随意穿着还行,见客则太不体面。 “我也去?”锦绣听见母亲的吩咐很是吃惊。 虽然她让人送五毒饼去就存了要攀关系的心思,却没细想过那人吃过觉得好之后又会怎样,此刻真要叫她去见人,反倒怯了。 忽地想起当初自己就是被家中姐妹骗到父亲书房与魏五郎撞见,这才有了后面被强纳为妾的事儿,锦绣自然不肯听从母亲的安排,连连摇头道:“儿怎好随意去见外男?” “都还没行笄礼,怎么不可以见?”叶氏打趣似的一笑,拉着女儿的手便往西厢走,“莫不是刚刚来了那事就真当自己已经待字闺中了?咱们大齐的规矩可没严苛到如此地步,来,让阿娘来帮你打扮打扮。” “……”听到母亲这么一说锦绣心中更是纠结,那已经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家中能没有妻妾么?何苦这么激动。 看着叶氏兴致勃勃的亲手给自己选衣衫,她真想嚎一声:娘诶,您是我亲娘,不是平康里的老鸨! 思及此处锦绣不由心中一痛:父亲当初是拿她换前程,母亲如今也依样画葫芦么?不管不顾的就打扮了她拖出去见客? 等到锦绣木着脸被强按在铜镜前梳头时,她才听到阿娘轻声在自己耳边说:“荣家十八年前牵扯进一件大案子,成年男丁都绞了,幼童与家眷没入宫中为奴,这荣家二郎那时还不到七岁……去见见不碍事的。” “啊?这是说——”这人是内侍啊?锦绣这才恍然大悟,为何母亲一看那宫中流出的银锞子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不由压低了声儿叹道,“那他怎么出宫的?” “想必是深得圣人信任才能出宫办差,从京城到兰州足足一千多里。阿娘是个没能耐的,只能任由人搓磨,明知二郎性命堪忧却想不出任何法子来,他既然十余年就能从宫中熬出头来,想必是个有能耐的……”叶氏说着便声音一咽,不再言语。 只默默将女儿青丝分为两股,结了两个鬟于头顶,使其自然垂下只在发根卡了串金珠,剩余的发丝则松松束了个燕尾,使其垂于肩头。 这是未婚女子常梳的垂鬟分肖髻,比之双丫髻更成熟些,再配上上水红窄袖锦衫与粉嫩的轻纱绣蝶齐胸裙,只觉温婉又不失俏丽,顿时让本就容貌出众的锦绣又增添了些颜色。 “唉……”锦绣理了理裙摆轻声叹息,又不由问道,“外翁就没有旁的至交好友了?” 叶氏轻轻摇了摇头,无奈道:“即便从前有如今也没往来了,何况,据我所知你外翁的朋友中家世最好又考中进士做了高官的只有这荣家。” 结果还被灭了满门。锦绣默默垂下了头又是一叹,这逮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管不顾必须抓住的酸苦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而且,根本说不准这荣轩到底是救命稻草还是路边野草,一个素未谋面的宫中内侍真能给自己家的一堆破事儿帮上忙? 等去了前厅会客,锦绣见着荣轩的面就是一愣,原以为是个娘娘腔的或瘦弱或虚胖的太监气,谁曾想他竟身材高挑、模样俊朗,比那号称世家子的魏五郎还更有玉树临风的感觉。难怪母亲要自己好生打扮,应当是早就料到他容貌极好不想自己女儿弱了气势吧? 再听他那丝毫不女气反倒清亮柔和的说话声,锦绣不由心道:难怪那紫藤红了脸,难怪能得了圣人的青眼——长成这谪仙模样随便做什么都会让人心生好感吧? 同样,微微含笑的段荣轩也打量了这母子三人,叶母模样与当年相差不大,只多了些愁容;小郎君着冰蓝短衫丱发上扎着墨绿锦绣丝绦,看起来很是活泼;大女儿虽说脸颊还有些肥嘟嘟的却是个美人胚子,再过两年这家说不准会出现“一女百求”的盛况…… 相互见礼后,三人便落座闲聊。席间荣轩只说自己家只剩他一个了,并且含含糊糊感谢了一番当初叶父专程赶到京城为他家四处使钱的善举。 “唉,父亲他是个没门路的,也就有些闲钱,可惜使不到刀刃上。”叶氏当着堂下一干奴仆也不便直说,只略略感慨了两句。 “哪里,叶翁此举也曾帮了大忙。某当初虽没直接得到,后面却因此受了不少恩惠。”荣轩说着便起身深深一揖。 而后,他又苦笑道:“某如今这样……本不愿与叶姨相认,可既然借宿碰上了却没有隐而不说的道理。” 若是小五儿在此,他肯定会默默唾上一口:屁,若不是你存心想挖人家厨子,怎会道出身份?准是住一晚上拍拍手就走。 叶氏也没想到他为何借宿时不曾明言,偏是次日下午才又来登门,只忽然想起了自己前年曾莫名其妙收到过一匣子金锭,想必这便是荣家二郎的回礼了?他竟还有心想着咱们家? 想通这关键,叶氏再望向段荣轩时眼神更是热切。 待再聊半个时辰后,又轮到锦绣又惊又窘,她竟然在段荣轩的绕弯儿询问下,不知不觉说出了“五毒饼”是自己亲手做的。唉,贸贸然做吃食给个男客吃还被发现了,这可真叫人难堪。 随即,又聊到了银鱼与小黄鱼都是从外地运来的,口感不算太好,恰逢昨日大雨今日厨下钓了鲜鱼,晚餐她可就此做两道菜——食材选得好,做出的菜才能真正美味无比。 然后,二郎吵着要自己亲手钓鱼,荣轩也在一旁帮腔,说雨后是钓鱼的好时机,此刻还未到黄昏时,不如钓了鱼再回来吃,亲手钓的自然滋味儿更不相同。 他口才极好,三两句的就说动了叶氏,等锦绣已经随母亲与二郎坐在小溪边了,她才慢慢回过神来:雨后钓鱼是指刚刚雨停时啊,这会儿小溪已经暴晒一整天了哪里还是好时机?! 锦绣侧头瞟了眼那与自家弟弟一样都行二,称做“荣二哥”的家伙,他正端坐在小杌扎上举着鱼竿一脸平静的望向溪水,两人之间相距不过三五步。 她略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而后干脆站了起来往反方向挪步——实在是不习惯与年轻男子靠得如此近。 倚在荣二身边的二郎却有些好奇的看向突然起身姐姐,招手想让她和自己一起垂钓,锦绣哪敢答应,她和母亲心知这人是内侍,可别人不知道啊! 真要有些不合时宜的举动,一准会被偷偷戳脊梁骨,内贼都还没逮到呢,说不定转身就会传到薛氏耳中被她拿来作怪。 “姐姐准备去给大家做点吃的,今日晚餐会用得较迟,先吃些东西垫垫。”锦绣笑眯眯的说着,马上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这里什么都没有啊,鱼都还没钓起来。”二郎很是不解,难道姐姐还能空手变出东西来? “那儿有,”锦绣抬手遥指小溪南边不远处的竹林,笑道,“菜名叫做——傍林鲜。” “吃笋?雨后新笋刚破土——确实鲜嫩。”段荣轩一听到锦绣说要做吃的耳尖就微微一动,而后说起鲜笋连喉头都开始发紧。 目送对方离去背影的同时,他暗暗唾了自己两口——这馋病,得治啊!难不成真是小时候饿太多如今欲壑难填了? 所谓“傍林鲜”,即在初夏鲜笋初冒头时在竹林边扫树叶覆盖其上,然后生火将之煨熟,而后现场挖出嫩笋拆掉笋壳,立刻用小刀削了笋肉蘸酱吃。 这才能品出笋子原滋原味的甘鲜,比那炒肉的、熬汤的不知美味多少。 等锦绣端了还在冒热气的鲜笋来给段荣轩时,原本想让婢女接手递过去的,他却迅速两大步就跨到了跟前,自顾自的品尝起来。 躲闪不及的锦绣直接就和他面对面站着了,万幸的是还顶帷帽遮掩面容,不至于太过惹嫌。 她正想送出盘子退远些,段荣轩却忽然低声问道:“某见叶姨与你偶尔面露忧色,可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事?” 能在宫中混出名堂的人察言观色的本领都不弱,他又做了纠察宫内不法事务的官儿,平日常行暗查、拷问之事,自然从叶氏母女那有些过分的殷勤与期待中察觉到了些苗头。 听他突然发问,锦绣不由一愣,略作思索后她并没有提父亲之事,只轻声道出了最要紧的一个苦恼:不知该怎么逮住那放蛇人。 “找到卵的事情只有你们俩知道?”段荣轩问后见锦绣点头不由启唇一笑,又余光一瞟忽地快走两步拎起了架在地上的鱼竿,用力猛拖后“哗啦”一声将一条黑底黄花斑的蛇头鱼扯出了水面。 “不若引蛇出洞如何?”他半眯着眼看向手中正扑腾蹦达的凶鱼,言语间颇有种势在必得的意味,仿佛那滑溜溜的蛇头鱼就是即将被引出来宰掉的目标。 “怎么……”引?锦绣一脸茫然的看向他想要问个清楚,却又因两人现在没法耳语很是顾虑身旁婢女、奴仆,怕他们听见。 “今天晚上吃乌鳢吧。”段荣轩却是朗声答非所问。 想要自己出力,先做美食来吃罢,几片竹笋算什么正餐?哼…… 作者有话要说:解释一下,段荣轩其实是姓荣名轩。做了太监不想让祖宗的姓氏蒙羞,于是他自己给加了个前缀,断子绝孙的【段】。 笋性微寒,可使气血寒凝 清代有本食谱《养小录》提到:笋子中间挖空,填入肉馅,外面包上竹箬煨烤,烤熟后一人一支剥壳而食。 按古法,采摘新鲜竹笋要避开露水,摘下来要立刻放入密封的竹器中,盖上油革,不能见风见露,以保证真气;因为见了风笋会变硬,碰了水肉就木了。 傍林鲜 发型:

下一篇   8中毒-玉带黑鱼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