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坑妹-缠花云梦肉 - 重生之奸宦娇妻

58坑妹-缠花云梦肉

时间眨眼便到了五月,关试结果虽未最终全部公布,但有几个名人的消息却已经透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了谢家八郎。 闭门躲羞的谢俊逸不仅诗才出了风头也叫人知道了他是如何的“倜傥不羁”,连个少年郎君都能瞧上了闹出一场风花雪月之事,或者说,他竟男女不分睁眼瞎似的被董八郎戏弄,傻得可笑。 不少家风较好的贵女眨眼便放弃了这位容貌不错却小心眼儿撑不起场子的青年才俊,为怕风评更差,谢俊逸派人搞的恶作剧也并没持续多久,锦绣庆幸中却还带着些小遗憾,没受灾就相当于少吃了两顿蛙腿、蛇羹呐。 对此,段荣轩嗤笑一声道:“弱冠之年却使小孩性子,放蛇居然无毒,报仇都不够果敢——这人没救了。” 与之同时,永安王继室却寻了人给谢家带话,欲与自己的亲外孙女说亲。 这位小娘子外祖虽是身份很高可惜却没个能耐的亲爹,加之性子跋扈任性又被人刻意撺掇了一番,不知怎的就瞧上了谢俊逸这绣花枕头,死活赖着要嫁他。 落到人生最低谷的谢俊逸此刻也没什么好的可挑便顺势答应了。 他毕竟只是个寡母带的独子,就算亲爹是世家大族谢家的嫡系可一个死人又哪能真正有用?外祖崔家又因二房子侄秋试作弊以及继室窃盗原配嫁妆一事也被人弹劾,赫赫有名的崔相无奈引咎辞职成了“前中书令”,这也是惨事一桩。 大伯崔承祖今年本可再进一步的却偏偏也被此事拖了后腿,依旧是个四品官儿,在尚书左丞之位原地踏步。他没能趁着亲爹“告老还乡”前进也就意味着很可能会在此处踏步无数春秋。 崔家渐露颓势,外孙谢俊逸自然也没了昂首的底气,本以为靠妻室攀上深得陛下信任的永安王是好事一桩,他却又错误估计了这位陈家小娘子的战斗力。 才刚开始议亲,谢俊逸的一个妾就爆出怀孕消息还偏偏被人传到了女方耳中。哪个女子会乐意自己刚出嫁就当娘而且还可能被迫养个庶长子? “有她没我”便是对方给出的条件,没多久,谢八郎的这位美妾便因落胎大出血而香消玉损。 “若是个普通的妾倒也无所谓,可这女子的娘家与三皇子算是姻亲,啧啧,”段荣轩斜靠在榻上,一面吃着锦绣亲手喂到他嘴中的果子,一面浅笑着吩咐,“看样子,咱们家的好戏也可以开唱了,赶紧去跟义母学学怎么在家办酒宴,可以琢磨食单下帖子了。” “这跟我们家有关系?”刚开始学对弈的锦绣还不曾熟悉那“走一看二想三”之法,听着这八卦完全没理出头绪来。 “这事儿被人故意闹大了,他关试已被判不合格,主持关试的那位是个眼睛里容不下沙砾的,‘德之不修,学之不讲’还能顺利做官?”段荣轩咬着汁水甜蜜的果子笑答道,“关试过不了就必须找人举荐,还得把前面得罪人的事儿给抹平。” “你是说,上回被拒的说合谢、董两家之事?”话说到这份儿上锦绣再什么都想不到那就是傻的了。 可不得罪人么,谢八郎和董家是有仇,自己家却好几次被各种野味折腾遭了无妄之灾呢!前不久段荣轩曾找个了个去崔家送御赐物的机会暗示崔家族长崔承祖,自己可帮忙说合一番,好心却被无情拒。 想也是,世家大族哪会看得上个五品小宦官,就算是荣轩年少有为也掩盖不了他在贵人眼中的下贱身份。 如今,他的正式认命却下来了,因“骑射过人、熟知军事”被破格提拔为四品少监,即将启程任陇右道西北某州的监军。 四品与五品是个巨大的分水岭,攀上去就有了被人正视的本钱,更何况,崔家二房嫡出女嫁的便是西北名将威武侯家的三郎,除非一门心思谋反的谁又会去得罪被天家点名任命的监军? 当谢俊逸忙得焦头烂额一面应付未婚妻一面盘算着到底应该去求谁时,他终于深刻体会到了人生低谷之中还有深不见底的裂缝,一不小心掉下去会陷得更痛苦。 忽然间,大舅请他到家叙话给了一线曙光——答应段少监的说合并且向其致歉,崔家、肖家便都会伸出援助之手。 谢俊逸顿时纠结了,是去求谢家一直瞧自己不顺眼的伯父,还是拜倒在未婚妻石榴裙下借用永安王之势,抑或答应个太监的说合,放过那个平民并且应了段少监的邀请去他庄子吃石榴看早开的荷花? 第一个选择对不起被骂作克夫的亲娘,第二个会在婚后被妻子作威作福时刻显摆压制,第三个实在是没面子,区区阉宦居然也有了和崔家、谢家平起平坐的底气,竟然也能跳出他们那圈子开始邀请世家子做客! 自诩高人一等的谢俊逸挣扎许久,要让他放过两个平民甚至悄悄给段荣轩道歉倒不难,可正大光明去段家做客实在是需要过人的勇气和胆量,甚至还需在之后找到勇气去面对旁人的嘲弄和鄙视。 可当他得知崔家同辈的两个表兄对此事也并无异议并且愿意陪他一日游之后,终于咬牙接了帖子,形式不由人,连长房嫡长子崔文泰、二房嫡长子崔文康都应了,他哪还需再犹豫。 殊不知,崔家对此事也是纠结了许久。崔家大伯一力促成此事,可他嘛具有文人风骨的儿子崔文泰却很不乐意自己背负“攀附阉宦”的名声,二房大大咧咧的崔文康才因武举大放光彩更不愿放低身段。 对此,崔家已经退居幕后的老头子斟酌半晌终于发了话:“此人……倒也见过,前途不可限量,不能信却可结交。” 在前崔相的记忆中,段荣轩哪怕只是个七八品的小官儿时,他的眼神也是不卑不亢不见献媚,不仅在圣人跟前说得上话,才学表现也一贯出色,如今更是年纪轻轻便做了监军。 这样的人很难因下一任帝王不喜而被迅速抹杀,偶尔的接触对崔家并无坏处。毕竟,自己家并非刻意与之往来,只是帮谢俊逸说合而已,立场可进可退。 更何况,崔家二房的失心疯主母去年便认了有救命之恩的胡家锦珍为义女,好歹也算有这么一层关系,应邀赴会并无不妥。 崔文康听祖父这么一说也定了神——为了嫁到西北肖家的妹妹,忍了。哪怕赏花时那个想故意攀附自己的胡家女也在场也只好赌上后半生拼了,心道,自己只要注意着吃喝之物别被霸王硬上弓就好。 至于董文桓、董文敏两兄弟,人家世家子弟和内廷高官都放了话,本就吓得不轻的他们又哪敢拒绝,甚至明知段荣轩是情敌还得千恩万谢他的好心。 当锦珍得知自己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崔文康时,她喜得当着锦绣的面儿就露出了灿烂笑容。 可等邀请她去做客的姐姐说出下一句话,她却心如擂鼓当场呆愣。 “不止是他,崔家只是个桥梁,因为你姐夫他不认识谢家人倒和崔家的说得上几句话,这不是做和事佬么,有争执的当事人自然也得在场——谢八郎、董家兄弟。”说罢锦绣便掩唇一笑。 董家兄弟,董大哥,他,他也会去? 锦珍抑不住的眼眶发热鼻头酸楚,在母亲的教导下她原以为自己早已经放下了此人,如今突然再听到人提起他,才恍然明白原来那道俊挺的身影还深深嵌在自己心头。不曾魂牵梦绕却是藏于最深处刀剜不掉。 瞧着锦珍的傻样,她顿时明白自己妹妹果然如夫君猜测的那般还惦记着初恋情人,不由轻轻夹起食碟中的一片缠花云梦肉细细咀嚼。 色泽可观、馥郁幽香的缠花云梦,呵呵,不知是怎样的迤逦春梦?梦醒之后又将迎来怎样的人生? 锦绣和段荣轩有过约定,此事不刻意算计无辜者,也就是说,全看锦珍会怎么选择怎么运作。 到底是因女儿家的矜持以及纯良心思而不去做多余的事儿;或者去痴心妄想去攀附崔家再被打落到泥泞地里去;还是顾着初恋非得要嫁了董八郎凄惨一生? 思及此处她不由轻笑道:“唔,算起来有好几个不错的青年,妹妹切莫挑花眼错失良机呐。” 那语气语调竟将段荣轩平日的模样学了个八成,看得旁边的薛氏心尖儿一抽,总觉得这小贱人越来越妖孽了,自己女儿可千万别被她坑了去。 作者有话要说:缠花云梦肉:俗称酱肘花,将肘肉卷压缠捆,卤酱成熟后切片冷食,因横断面有云波状花纹,故称缠花云梦肉。 制作酱肘花要用猪肘、海盐、碎盐米、花椒、生姜、桂皮、大茴香等多种原料。制作时先将肘子煺尽猪毛,去骨,洗净后用凉水浸泡2—3小时,控净水分后用盐米和花椒反复揉搓,腌渍1日后,再将肘子逐个卷成膀臂的棒柱状,皮朝外再用细麻绳反复缠捆。然后将卤酱的老汤上火烧开,撇去浮沫,将肘子及调料袋放入卤锅,烧开后用小火焖煮2小时,捞出晾凉。将卤汤撇去油,过箩后再将肘子垫篦于锅内摆放好后,上火用小火煮2小时,此为二次酱卤,时间到后改用小火焖1小时,捞出晾凉。将肘子捞出稍晾,去掉缠捆的绳子,再将酱汁刷在肘花上面,使之挂在肘花表面,待晾凉后呈酱褐色,食时横断顶刀切薄片即可食用。

上一篇   57沟通-水鸡腊

下一篇   59动心-木槿花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