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沟通-水鸡腊 - 重生之奸宦娇妻

57沟通-水鸡腊

正式提及锦珍的婚事后,荣轩和锦绣性格与观念上截然不同的差异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即便是重活一次,锦绣却也没变成心狠手辣冷心冷情模样,她依然有着做人的底线,只想找前辈子作恶的人报仇,不愿伤及无辜。 归根究底董文桓并未对不起自己,不过是一开始因为迂腐错失了救她的时机,然后又遭了小心眼丈夫莫名其妙的记恨,锦绣觉得此事根本没必要将其一并算计。 若换作是董八郎她更是于心不忍,非常无辜的少年郎配上锦珍实在是太亏,这主意怎么想都觉得有些缺德。 段荣轩却觉得顺水推舟将不喜欢的妻妹扔给更厌烦的情敌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古板孝顺的董文桓、心高气傲的胡锦珍,这两人碰撞在一块儿又有锦绣这个心结横插在中间准会闹腾不休,怨偶过得不好,牵红线的他自然就高兴了。 他关心的只是董家是否真的不足为惧,常言道“莫欺少年穷”,要算计董文桓、文敏还得看他们有没有翻身的能力。 锦绣瞧着丈夫那摆弄围棋子满腹算计的模样,极想打消他的念头又担心醋劲儿熏人,犹豫半晌才斟酌用词道:“要找没根基的何必选那有一搏之力的书生,寻个普通平民岂不更好,也免得将来徒生变化。” “你能有本事硬把锦珍跟粗鄙庄稼汉捆一处去?”段荣轩取笑妻子过于天真,要想不着痕迹的坑人只能是循循善诱,行事过于粗暴不合常理必然会被人瞧出端倪。 “可,可你也说董八郎算是才华横溢,难保他将来不会为官做宰,若今回坑了他将来被清算该如何是好?”她只提了董文敏不说董文桓,唯恐丈夫又抽风,找的理由也并非自己心软而是从利益角度能说得通的。 “他么,才情上确实也有这可能,但年纪小傲气足——官场可不是那么好混的,这次得罪了谢家还需得沉淀个三年五载才可能又考进士,等他想明白做人的道理再熬资历成高官,二三十年眨眼便混过去,”段荣轩满不在乎的笑笑,轻抚着锦绣的脸轻声道,“无须担心,到那时我是否还活着都两说,明瑞也不可能原地踏步不是?” 以上说的是常规情况,当然也不排除他得了贵人提携一飞冲天。 因此,段荣轩最满意的挖坑陷害对象依旧是董文桓,按他的说法:“固执不懂变通,自说自话且承受能力弱,遇挫折就一蹶不振,成材的几率倾向于今生都不可能,偏偏又是锦珍的倾慕对象,撮合他们没难度,实在是合适极了。” 况且,谢俊逸的寡母是崔氏女,即他是肖家三郎妻子崔婉兰的姑表兄弟,若是锦珍嫁了与他结仇的董家,那胡炬也不用去想方设法攀附崔家。 “此举可彻底绝了‘丈人’那指望通过崔文康与西北土豪肖家结亲的心思,省得后面他又来找乱子。我待在京城的时间不多了——胡家能打发一个算一个别拖着。”段荣轩这么说着。 锦绣顿时听出其实他几乎已经做出了最后决定,问自己意思不过是象征性的客气一番。 她微微咬了咬唇,犹豫再三后还是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纠结之处:“这样,不太好吧?当真是凡事只看结果不论手段过程……”哪怕是坑了无辜者也不在乎么? 后面半截话锦绣并未说出来,荣轩却立刻明白了她暗含的不赞同之意,忽地半眯起眼,面上似乎又带上了一股隐隐怨气。 “怎么,你不乐意?心疼他了?”他嘴里没点明董文桓的名字,意思却很分明。就跟刺猬似的,稍稍一戳就瞬间竖起尖锐的刺。 “……”锦绣顿时无语,倚在丈夫身侧温温柔柔的握住他的手叹息道,“怎么又胡乱攀扯了,你明知我不是那意思。只是希望,希望哥哥处事时别这么……” 绝然?狠毒?说到此处她顿时有些卡壳,琢磨了两三个词都觉得不太合适,有的词不达意有的又觉得有点伤人。 段荣轩却帮她补充了后半截话:“别太阴狠毒辣?”说完他便冷哼了一声,自幼在吃人的地方长大,心善的早就成了一抔黄土,好好活着着实太难谁还有功夫在权衡利弊之后再顾及良心? 瞧着丈夫面色不好,锦绣赶紧退了一步微嘟着嘴喏喏道:“只是,不希望做得太绝良心不安罢了,就算没那与人为善的心思,凡事留一线也好过将来遭报应呀。” 比如,把董文桓坑得太惨他也重活一次来报仇?此人并不曾伤害自己为何要他也跟着胡家也付出代价? 她想要的仅仅只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并非不问青红皂白以怨报德,是的,德,其实董七郎对她一直存的是善心,只是迂腐不得法罢了。 “你这是吃斋念佛太虔诚,忘了自己目的么?”都准备冲亲生父亲下手的人还怕什么报应? 段荣轩嗤笑了一声,却知道妻子一贯是个心肠软的,倒也没按着自己心性直接批驳她,只浅笑道:“好吧,咱们各退一步,你别反对这主意我也不去想法子刻意引导或陷害董文桓与那锦珍成就好事。” 也就是说,他只提供两人相处的机会,一个月时间静观其变,若董文桓真是个坐怀不乱的好人,此事便作罢。 锦绣先是一乐又蹙眉道:“来得及么?董家兄弟要返乡的吧?还有监军一事……?” 她深知荣轩在胡炬跟前说自己得到这机会有些渺茫需要花大价钱去开路只是七分演戏三分是真,此事其实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没把握。若是当真要走,时间实在太紧。 “你以为董文敏狠狠得罪谢八郎之后能就这么甩手就回江南?真是,傻乎乎的,”段荣轩笑着摇了摇头,“要聪明点就应蜷家里等风头过去了再回去,否则,很可能还没走出城门三里地就被人套麻袋揍个半死不活。” “也是。”锦绣笑着点了点头,将此事按下不提岔开了话茬,跟着荣轩学了一会儿棋便与之相拥而眠。 与之同时,董家两兄弟却也在商议何时回家乡一事。 待文敏闹出大事来一直卧倒寝室灌酒的董文桓这才回了神,忍不住对自己又是一番痛骂,不仅春闱彻底失败还没能照顾好堂弟,又使得心上人被丈夫折磨……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等他骂够之后便说要带着文敏躲避谢家八郎,赶紧回乡去闭门苦读,八郎却希望等等再走,此刻恐怕是出不得门去。 京城治安很是不错,任凭你是何等贵胄也不可能突然跑去别人家打砸抢,何况永兴又是毗邻皇城遍布达官贵人之地,躲屋里避避风头绝对可行。 一根直肠子的董文桓却义正严词道:“你不过是与人开了个玩笑,朗朗乾坤谢家还能追出城跟着我们行凶不成?何况,怎可能在家躲一辈子!” “不需要躲太久,几个月便足够了。”董文敏盘算着最迟七月初一定会出关试结果,谢俊逸要能顺利获得职位便不可能再扭着自己不放,若他希望落空在那瞬间定会混乱一番,乘机离京也可行。 好说歹说劝了兄长同意,他俩就这么蜗居于宅中,只叫人在外出卖菜时探听一番消息。据说,谢八郎丢尽颜面好几日闭门不见客,据说永安王继妃周氏看上了他文采风流为自己的外孙女说亲,据说…… 好吧,不用据说了,因为谢俊逸已经打上门来,不,不是打而是不知到什么人搞了几箩筐蛇鼠虫蚁趁着夜色一股脑给扔进董家院子。最近结仇的只有谢家,不是他还能是谁? 董文敏一面指使下人逮那满宅院乱蹦的癞蛤蟆、鼹鼠等物,一面气得面如锅底的跳脚道:“这人还什么翩翩贵公子?!三岁小孩才想得出这种捉弄人的点子吧?” 这人都是健忘的,他骂人的同时却偏偏忘了自己捉弄人的点子也不那么正派与常规。 家中的另外一个主子董文桓却压根没注意自己堂弟说了些什么,只一脸惊恐的看着大蛤蟆和水鸡扑腾着穿越正房去了后院然后逮捕不及,越过院墙入侵段家。 没多久,隔壁惊呼声四起点亮了烛火,同样也是一阵鸡飞狗跳。 半夜被吵醒的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好,锦绣先是一脸诧异完全摸不清头绪,等丈夫一说她方才知道自己家遭了无妄之灾。 段荣轩一开始同样是面色黑沉,过后却又忽然放松一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倒也是个机会。” 正愁没法将董文桓和锦珍凑一处呢,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被董家牵连了,性子端方的董文桓理应亲自登门致歉;虽是无凭无据的,自己却也可去寻人去找谢家要说法,然后再帮谢董两家说合一番;这要说合不就能凑一处游园吃饭么,有了酒宴还愁没机会拉郎配么? 至于能不能把锦珍诓骗出来,这根本就不是问题,随便下帖子请几个家世或官职拿得出手的人物作陪还愁胡家不伸脖子上钩? 段荣轩暗暗在想,如今自己要去西北做监军一事几乎已成定局,势利些的哪个不愿来交好一番?此法,可行。 在他琢磨不休的同时,锦绣则废物利用将隔壁翻墙过来的水鸡取了两只腿,用椒、酒、酱汁浸泡至天亮,天未亮又亲自下厨用银碳炙烤水鸡,做成色泽金黄香脆的鸡腿给丈夫吃。 心思单纯的她完全不知就在自己琢磨吃食的同时,从始至终都没放弃坑人计划的荣轩已经准备对隔壁邻居下手。 什么?答应了不故意设套?唔,没设套呀,只是为他们提供个交流的机会与场所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肥水鸡(一种水鸟),酱汁浸半天,用炭火慢慢烤干,再蘸汁烤,汁干了,抹上熟油再烤,以熟透发松为合适。烘干,装到瓶里可长时间供用。 谢谢millay扔的一个地雷、谢谢小翎扔的一个地雷、谢谢scarbo扔的一个地雷

上一篇   56设局-竹荪芙蓉汤

下一篇   58坑妹-缠花云梦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