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哭穷-木樨莲子雪耳羹 - 重生之奸宦娇妻

55哭穷-木樨莲子雪耳羹

当胡炬还没来得及探听出女婿究竟搞了什么好该如何算计段家之前,锦绣却也瞧出了些端倪。 因为,如今段家库房的入库账簿是在她手中,段荣轩所得孝敬不管是旁人送家里来或塞到他手上,登记入库时都会在其眼皮下过一遍,稍微留神就能看出最近家里收益陡增。 毕竟是已经交心的夫妻,她再不像从前那样旁敲侧击的打探,而是在夜里借着两人贴着身子学琵琶的时机,笑眯眯询问道:“夫君最近是有什么好消息了么?” 段荣轩那正欲拨弦的手忽地一顿——这话问的,怎么像是说谁有孕了一般? 半晌之后,他却答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三月起始京城要实行宵禁了。” “嗯,几天前不就说过了么?”锦绣有些不明所以,话题怎么突然转到这上面来了?正是因为要开始实行宵禁,二叔一家又住了辅兴,所以前不久她才将明瑞接到了身边来,免得没法时常过去看顾他,又夹在叔叔一家中觉得尴尬。 对此段荣轩并没反对,这便是真正得了他倾心的好处。 今日他这话头一转,锦绣首先想到的便是丈夫不愿回答自己的问题,这才故意生硬转开话茬。谁知荣轩后面所说的却叫她暗笑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圣人而立之年登基,六年后便取消了宵禁令,到如今已有十六七个年头。今后,一更三点敲响暮鼓后即禁止通行;五更三点敲响晨钟后才又开禁。各宫门、皇城门、坊里门、外城门将层层设卡……”段荣轩搂着妻子坐在矮榻中,附耳低语,“你可知为何无须宵禁又为何复实行宵禁?” 心知丈夫有撺掇人篡权之意的锦绣思量许久,猛然双眼一瞪心跳如擂鼓,虽没回答他的询问,夫妻俩双眸一对却已无声胜有声。 段荣轩是日日行走于宫廷的内侍,其义父是陛下最贴心的亲随,既然能在二十来岁就做了内给事,这样的他必然将圣人心思揣摩了个分明。 夜夜听凭百姓在城内自由走动是彰显了陛下的大度与自信,设卡则是他满心防备着有人作乱。即是说,圣人老了,再不复从前的壮志凌云、雄心万丈,变得多疑甚至胆怯。 他身体不好瞒不了多久,下面几个成年儿子会慢慢开始闹腾,夺嫡之事就算不灭几个满门也会伤筋动骨一番,段荣轩心头正憋足了恨意坐等好戏开场。 对这事儿锦绣虽有些忐忑,但见他成竹在胸的模样也抱有了一些期待,等着丈夫详细对自己解释。 “定西、安南、护北三处都护府拥兵数十万,爵位已三代世袭,虽是有防御外地之责却也有不可小觑的实力,去年末圣人便有意派人去时刻看着……”他说到此处就不便再更深入的聊下去,只浅浅一笑。 如今春闱已过只待关试之后为这批新人安排官职,顺带也会调整“旧人”的职位,自然还可能打发几个监军去边地。 “边地军镇是什么样的?”锦绣顿时明白自己丈夫恐怕是即将去做监军,自古以来这就个既体面有很有油水可捞的职位,当然,若是烽火四起也伴随着风险。 “边地么,清苦却又不乏机遇。能出门去自然比一直待在内城自在,倒真希望能有个机会能带着你四处游玩一番,但这事儿,却不一定轮到我。”段荣轩说话间眉头便微微蹙了。 这事儿虽是心照不宣可圣人毕竟没正式下令,那就还可能有变数,得再添一把火。 只见他一边琢磨一边随手拨着琴弦,铿锵饱满的曲调倾泻而出,半晌后又忽地一笑,看向锦绣挑眉道:“你不是恨死了那边么,不如借这机会一箭双雕。” “有好点子?”锦绣双眸一亮顾不上继续学琵琶,攀着丈夫的衣袖一脸期待。 “不及,等我再琢磨琢磨。”段荣轩说罢便止了这话头与锦绣弹弹琴又笑闹一番后如往常一样睡去。 次日回家他也没急着和妻子说这事儿,饭后消食时竟挺悠哉的严父一般背着手抽查叶明瑞的功课。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故兴之﹔将欲取之,必故与之。何解?”段荣轩看着那短短几月就被养得不再瘦削的小孩,瞧着他肥嘟嘟小脸和坚定的眼神,忽然就多了些笑意——磨难果然催人成长。 明瑞眼神确实是没露出明显的怯意,因为他知道姐夫不喜欢看人哭,畏畏缩缩的绝对会挨骂,但他是真没读过那句话,甚至等段荣轩一长串念完他就只记住了最末两句。 这一着急冷汗他顿时便冒了出来,支支吾吾只说出了一句:“想要夺取,必先给予。嗯,物极必反,极盛为衰。” “倒也不算错,”段荣轩虽是板着脸却没继续吓唬明瑞,只直白道,“想不起前面几句了?可你却已听懂了整句话的内涵。下回遇到这种情况……可多讲些你自己的理解,扣题并有新意便能糊弄过去,无论如何也比发傻说不出话来强。” 他正说着,锦绣拎着个食盒走进来恰好听到了最末几句话,顿时觉得是自己丈夫在糊弄小孩,她甚至有些惊恐,明瑞这么给他教下去十年之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啊? 肯定不再是叶家推崇的那种端直方正之人,当锦绣轻轻从食盒中取出碗勺时又听到段荣轩再进一步阐述自己的观点,此刻她甚至很想要出言阻止他这种既功利又奸猾的言传身教。 再一琢磨她却闭了嘴,教导成“狐狸”也没什么不好,总不能好不容易救回了弟弟却将其养成老好人等着又被人坑? “来喝点雪耳羹,木樨莲子的,”锦绣张嘴之后说出的却是劝食之言,“夫君最近嗓子不太好,听说明瑞这些日子入睡都有点难,吃这个正好。” 所谓木樨便是俗称的桂花,秋季采摘后洗净晾晒再用糖霜腌渍密封于瓶,取用时其色泽和香气都会与封存那一刻相同。桂花化痰止咳、雪耳润肺、莲子补脾益肾、养心安神,三者熬制成羹便具有安神助眠、滋阴润燥的功效。 段荣轩美滋滋喝着雪耳羹,给明瑞布置了功课后便不再折腾他,与妻子携手回了内院。 等进了房间他却又绕回了最初的话题:“方才我和他说的是《道德经》,此书并非进士或明经应考科目,那句子细细琢磨却很是有用。” 想要收敛必先扩张;想要削弱必先加强;想要废去必先抬举……要对付胡家不正该这样么。 他笑着附耳对妻子说了一通,锦绣听得连连点头,次日又琢磨演练了一通这才装扮一新回了娘家。 这厢胡炬正煎熬中等着锦绣上门,既想要问女婿是否喜事临门,又想责骂锦绣宁肯抬举雯娘都不给锦珍安排个好前程。 等锦绣真去了,他却既不献媚又不发怒,只端着架子等女儿自己开口。 “女儿给父亲道喜来了!”她压根不管胡炬怎么想,浅笑着不等招呼就自己坐下了,一面喝茶一面柔声道,“如今想为妹妹说亲的人都快踏破我家门槛了呢,却不知父亲是怎么打算的?我不敢自专便都没答应也没拒绝,赶紧列了名单来给您看。” 说着她便将一写满了人名官职的纸张递给胡炬,他原以为女儿要将那雷军器使之事揭过不提,却见名单最上面赫然列着此人姓名。 “儿知父亲疑心这是在故意折辱妹妹,唉……”锦绣佯装叹息又幽幽说道,“此时,真的并非故意而为,实在是那雷家势大推托不得,段郎也有他的难处。” 胡炬全然不信锦绣的掰扯,只说关于锦珍的婚事他要慎重考虑,还没决定究竟是许给谁家。草草敷衍此事后,他立刻一脸怀疑问出自己最关心的话题:“你夫婿遇到了难处?我怎么听说他又要高升了?” 来了!锦绣暗地一笑,马上进入备战状态,拿出十二分精神依着段荣轩的指点开始做戏。 她先是谨慎的看了看四周,请父亲屏退左右,而后对“高升”一次流露出了既得意又纠结的神情,犹豫半晌才说自己夫君有可能被派去西北做监军。 一听到“西北”、“监军”两个词,胡炬顿时也跟着热血上涌,甚至有了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他的货源通通来自西北,之所以一心想和崔家攀上关系正是因为崔文康的亲爹是西北某州的刺史,亲妹妹则嫁了西北都护威武侯的二子。 西北商道风险重重,来往商人不得不依附各个势力忍受层层盘剥换取庇护,做普通小游商时利润少旁人或许还能睁只眼闭只眼,如今胡家商队却是往来频繁车马浩荡,若没了那边地头蛇的放行根本不可能踏入中原一步。 若是女婿正成了比那都护、刺史等更威武的监军,他还愁自己货源得不得保证么?段荣轩本就从中分得了利润,自然应当尽心帮岳家做事。 还没等胡炬得意一盏茶的功夫,锦绣却又开始长吁短叹,待他连连追问才又说此事圣人确实有这意思,却被人从中作梗不愿意自己夫君得了如此天大的好处,到底能否成行还有待商榷。 胡炬还想继续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锦绣却咬紧牙关不愿再详谈,只是眉间郁色挥之不散,而后她便去探望叶氏再不提此事,没多久便回了家。 锦绣这番做法勾起了胡炬的好奇心,吊在半空中偏不让他得句实话。等隔日再去探望叶氏时,派人探听了消息的胡炬又刻意问起了此事,信誓旦旦向锦绣保证道:“你虽是嫁出去了,但有困难也可找爹,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人。” 她面有难色,犹豫许久才隐隐约约透露出这事上层还在博弈中,需得再想法寻人帮忙。 经过胡炬再三追问后锦绣才又说了句:“要找谁儿自然不清楚,只知道夫君最近头疼得很,据说那人最爱黄白之物可家里偏偏没多少……” 在胡炬心里自己这女儿是个急性子,认为她会硬碰硬的瞎折腾却玩不来阴谋诡计,况且,出嫁女需得娘家扶持,待看清形势后怎可能还会像当初小姑娘时那样闷头乱来? 因此,他没把锦绣的唱念做打当演戏,还当女儿终于开窍了愿意认回父亲。胡炬只有些疑惑,段荣轩家底看起来不错怎会缺钱。 等父亲递了话头来,锦绣便开始继续抱怨着嘀咕道:“唉,最近得了管家权才知道这究竟有多难,这段家看着风光却只是外表光鲜。宫中贵人的赏赐没一件敢当或卖,旁人送的也没法抵出去,就怕被人知晓了,他又是个奢靡性子手里拢不住东西。好不容易得点闲钱还需做当季的时兴衣饰维持体面。真是,一言难尽。” 总而言之,家里好东西是不少却没钱,缺金银去打点。 锦绣这么遮遮掩掩哭了一回穷,胡炬当场并没说什么却又派人私下打探了一番,扒拉算盘琢磨了一天一夜,而后请了女儿女婿回家吃饭,主动提出可以借钱助他们渡过难关,条件是次年便将打通西北各个关节的事交给段荣轩处理,胡家不再出钱。 明摆着很亏的事情段荣轩一口便回绝了,“佯装”一副自己不缺钱的模样,得了锦绣“透底”的胡炬与之讨价还价了一番,最终敲定了合适的数目和分红比例。 “被逼无奈不得不低头”的段荣轩写罢借条拂袖便走,锦绣赶紧惶惶然的跟在他身后上了马车。 等离开胡家很远之后,夫妻俩却手拉手笑成一团,锦绣偷摸着压低了嗓子摇头憋笑道:“果然是天欲其亡,必令其狂呢。” “还有更狂的,今日我才听说了一件事和咱们的邻居有关。”段荣轩也是一脸笑意,因为,他又想到了个可以再坑胡家一次的绝妙主意。 作者有话要说:木樨莲子雪耳羹 如图: 1雪(银)耳洗净,去根部,再用温水洗几遍,撕成小朵。莲子去壳去衣,掰开两瓣,取出莲子芯洗净备用。 2锅内倒水,放入银耳烧开,加冰糖再次文火炖两小时左右至银耳黏软,放入莲子烧至汤变浓稠时出锅,温热时放入桂花糖搅拌即可食用。 这几天太热了,脑子罢工电脑罢工,然后我就吃了冰镇的桂花银耳羹,如上图,爽啊~! 谢谢梅艳瑕玉、viv.、嗯呐扔的地雷~~墨鱼爱乃们~~

上一篇   54诰命-南瓜羹

下一篇   56设局-竹荪芙蓉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