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拉拢-八宝葫芦鸭 - 重生之奸宦娇妻

53拉拢-八宝葫芦鸭

成婚未满三月便与段荣轩成功交心,隔日又得了他亲手给的家中库房钥匙和部分账本,虽说小四还管着一半的事儿,采买权也还在小三手里,但内宅权限确实已在慢慢移交,锦绣对此满意非常。 更高兴的则是六月初三那日,二叔一家于午后抵达京郊,正式从北地搬了过来。这回才算是彻底拉拢住了他们,不仅能有个关系不错的亲戚家可串门,也等到了能出面上告胡炬的帮手。 二叔一家则是忐忑中充满了希望,他们一直渴盼着儿子能通过科考光耀门楣、改换门庭,段荣轩一提议叫明珅来京城来念书他们便动了心。 农户人家根本请不起先生,州学、县学名额均有限,说是可招收七八品文武官员子弟以及部分庶民,可这少有的机会又哪能轮到无根基的泥腿子? 想要去别人家的私塾蹭着念书,有名的那几个也得看有没有关系可寻,胡炬那里倒是假惺惺的邀请过一回,可明珂那时不过三岁许,年岁相差太多哪能一并念书。 胡烁想方设法甚至砸锅卖铁也只找到个北地富户家的私塾让明珅去学了学,而这堂兄只是不蠢笨也算不上天资过人,几年磨下来仅仅只称得上入了一半门,头年秋闱考过便知自己差距甚远。 去年末他们举家来参加锦绣婚礼未尝没有攀附一回的心思,恰好段荣轩又直言评价“还算刻苦,但先生没找好,有些耽误了”,说完又提出可代为引荐京畿学馆,胡烁一家怎可能不动心? 大齐官府办的各级学馆均有年龄限制,需年十四至十九岁,特殊情况下适当放宽限制,锦绣的明珅堂兄今年不过十七出头再刻苦一回并不算晚,因而胡烁全家稍一商议便答应了段荣轩的邀请。 京畿之地并非想来就能来,明珅可用游学的名义离家四处走动,但要举家离开却需官府开具路条,胡烁本想再次用参加侄女婚礼的名义弄路引到京城,段荣轩却叫他们卖了几亩薄田直接用生计艰难赴京投亲的名义上路。 念书没个三五年哪可能有成效,走关系无需操心可束修怎么着也得准备妥当吧?不卖了地钱哪够用? 何况,念得好考中当官了自然不需要再回老家种地,念得不好几亩田留着也于事无补。更关键的是,段荣轩本就想诓了二叔一家来给锦绣撑腰,怎能还叫那一对长辈挂念家中老宅时刻准备丢下儿子自己回去? 当然,段荣轩也没白诓骗胡烁一回,对方举家搬迁拿出了诚意,那该有的回报他也毫不吝惜,初三夜里小两口便在“至美居”雅间设宴款待了二叔一家。 席间不等胡烁厚着脸询问段荣轩就率先提及了明珅进学馆一事:“去年某曾保证能找个京畿县学给珅郎去念,如今却又有了点小变故。” “?!”胡烁当即便心中一紧,正想急切的说些什么,却见段荣轩和锦绣夫妻双双脸上都带着闲适笑意,赶紧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质问给咽了回去——这样笑着想必不可能是坏事。 果不其然,段荣轩喝了口果酒后又浅笑道:“如今倒是京畿道的部分州学也去得了,二叔真是来得正巧。” 这州学自然比县学更好,胡烁闻言顿时大喜,搓着手拘谨致谢甚至顾不得段荣轩是小辈的侄女婿,拽着儿子便起身连连敬酒。 段荣轩微微欠身便受了对方的礼,又胸有成竹般回答:“等春闱一过便可入学,二叔先得与珅郎商议了究竟念哪一科,某才好帮你们挑个好的去处。” 他这明显有些端着架子的态度却并没叫人觉得心中不喜,明珅倾慕着这说不清道不明的风姿,连大字不识的二婶都明了段荣轩是好心在给自己儿子指点迷津,心中自然万分感激。 挨着锦绣坐的周氏说不出几句奉承话,只得一个劲儿的劝她多吃些,吃好些,全然忘了这顿酒宴本是侄女在自己食肆做东。 瞧着二婶这殷勤却又手足无措的模样,锦绣并未觉得心中不喜,乐呵呵带着一脸真诚的笑意应酬。本就是亲戚,略粗鄙些又如何,和老实人相处心里舒坦又安心,总比那些口蜜腹剑的人强。 “这,念什么也有讲究?”仅仅只是识字而已的胡烁哪知这文人的各种门道,听段荣轩一说赶紧看向儿子,却见他也是一脸茫然。 从来只是闷头念书,哪曾研究过念什么科目更没听说不同的州学、县学竟还有各自的侧重处。 “秀才着重策问;明经注重儒家经义;进士选的是出类拔萃人才,在策问之外还必得擅长诗赋、文律。若想往上层去,这三条路需择其一而行。”段荣轩取了三枚干果,说话的同时将其一个个慢悠悠摆放在餐几上。 而后又悠悠说道:“前者例文是有的,见多识广再寻了名师指点又肯下功夫倒也有一拼之力;第二个么,适合博文广识记忆超群的;后者,则天赋较为重要。常言道‘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可见其难。当然,若能考中后面的路自然好走。” 听他这么一分析,同桌的另几个人包括锦绣都开了眼,难怪朝廷取士得中的通常是达官贵人与江南富户的子弟,闷头读书的山民哪能如此针对自己擅长处去应试。 “若是,若是不指望那‘上层’,只是做个普通官吏?”明珅倒也有些自知之明,农户家的儿子想要做阁老当相爷这实在是有些难为人,不如寻个妥当些的路——要真考到五十岁去,家里怎么支撑得住。 “常规的还有明法、明字、明算,即律法、书法、算学,医科也算一种。非常规的还有制科,若是有特殊才能,由公卿推荐圣人下诏便可为官。”说话间,段荣轩又摆了四枚略小写的干果,旁边放了茶盏。 “制科,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博学宏词、文经邦国这种之外别的稀奇古怪特长也成,诸如擅长行军布阵的、特别乐善好施、为人格外孝顺或方正、极擅绘画甚至农耕等,”段荣轩拿起茶盏喝了两口后才又笑道,“关键就在一个‘荐’上,举荐的人寻对了便一切好说。” 若是胡炬在场,他一定能听出女婿的言外之意,举荐的人关键其实是指需寻个能让皇帝同意下诏的,段荣轩并没明里举荐人的资格却是圣人心腹,找他运作走制科一途并不算难事。 二叔一家三口却憨直得很,听了这通述说一时间竟沉默了,通通认认真真在想明珅到底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特长,前三个后四个到底那条路勉强能行。 瞧着二叔他们发愣冷场,锦绣忽地一笑冲丈夫问道:“这么说来——极擅厨艺行么?” “行啊,殿中省的尚食局,主官‘奉御’两人正五品下,寻常人也做得。不过,要想再往上走任职殿中省的监或者少监之类……”段荣轩看向锦绣坏笑了一瞬眼神又往对面居末席的明珅身上一瞟,轻声道,“那便只能是内侍,不知有几个厨子舍得奔那去?” 锦绣方才见他那笑就觉要坏事,果然没吐出好话来,她看着那窘得脸颊通红的堂兄咬唇便在桌下踹了丈夫一脚,嗔怪道:“瞎说什么!正经些呐,堂兄他又不会下厨。” “嗯嗯,没错,君子远庖厨,”段荣轩伸脚压住了妻子的小腿,轻轻蹭了又蹭在桌下与之调笑,面上却又一本正经道冲胡烁道,“这还有十来日功夫,慢慢商议来得及。退一步讲,珅郎年纪并不大,便是去学了又觉得不合适也可再换一处。放宽心吧,此事无须担忧。” 听他这么一说,胡烁等人自然满心欢喜谢了又谢,待晚间跟着锦绣夫妻去了辅兴入住,见着那宾至如归的招待,他们更是既惊喜又忐忑。 便是村夫村夫也知道个道理——这天上哪有平白掉馅饼的事儿,侄女一家对他们越好所求就越多。 进了寝室周氏摸着那雕花的架子床啧啧惊叹后,又软了腿望向丈夫:“上次借宿时可没叫我们住东厢,这回连明瑞都让了一步,这可真是,真是……锦绣这到底是要我们做什么,万一成不了可怎么办?” 胡烁却是心花怒放的往床上一躺,直白道:“你怕个什么,不外乎就是嫂子那事,她们本就占了理又有权,咱们帮上一帮哪算难的?用实话换儿子前程不亏!” “也对……”听丈夫这么一说被惊喜砸得有些晕乎的周氏心头也好过了些,可她入了被褥却又半晌睡不着,反反复复想着段家的富贵,侄女婿的气势,辗转琢磨后又忍不住道,“当家的,你有没有觉得锦绣看着有些不一样了?” “嗯,似乎长好了些,身上肉多了几两不是芦柴棒啦。”他迷迷糊糊闭着眼随口一应。 “不是说这个,”周氏撇了撇嘴,自言自语感慨起来,“他们今天在席上偷偷笑闹你没敲见?看着不再是那种什么敬什么的夫妻,那四个字的词儿怎么说的来着?” “啧,你还能蹦出四个字的词儿来?”胡烁嗤笑一声含含糊糊道,“是他俩看着更亲密些了吧?好事儿啊,咱侄女能耐真正拴住她男人了……赶紧睡吧,你不是还得给那什么雯娘铺床么,养足精神才好去见人。” 二月初六,宜嫁娶。这是胡家女锦雯与天承军致果校尉孙挺的大喜日子,段荣轩刻意挑在春闱前唆使他们赶紧成亲,免得胡炬又出什么妖蛾子。 锦雯名义上是和锦绣同母的庶女,从胡家出嫁时同她一样也置办了酒席,甚至嫁妆等物只略减两成,胡炬瞧着女婿晋升为从六品的振威校尉感觉有利可图不得不再次大出血,倒省了锦绣用自己私房去填补。 这回露脸的可不只是“珍宝阁”,锦绣假意帮父亲减轻娘家负担承办了酒席菜品与美酒,倒叫那“至美居”和“美酿居”都狠狠出了回风头。 她精心研制了一道主菜——“八宝葫芦鸭”,将海参、鱿鱼等八种美味填塞入扎成葫芦形的鸭子中烤烧,做成金黄程亮的整鸭上桌,不仅味道鲜明色泽喜人,还取了“福禄双全”的美意。 这菜肴甚至还传入了圣人耳中,段荣轩献上方子叫尚食局的做了两回,不仅给殿中省监卖了好,还得到圣人一句“咸鲜香醇”的赞言。 由此,无数权贵以预约“至美居”到家中置办席面为风尚,看着那长得不见头尾的订单,锦绣喜得睡着都差点笑醒。 赚钱是其次,以此向合适的人卖好才最关键,自己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何愁扳不倒胡 作者有话要说:1.将初步加工好的仔鸭,用整鸭脱骨法剔骨后,保持形态完整,洗净待用 2.海参、鱿鱼、蹄筋、冬菇、冬笋、火腿均切成小雪花片,开水烫一下,干贝蒸烂撕成小块,莲子蒸烂;糯米蒸半熟捞出,沥去水分,取盆一个,对入各种配料,加入精盐3克、味精1克、料酒2克、姜末2克、大油和鸡蛋清,拌成八宝馅备用 3.从腹腔内将鸭翅膀抽拉到里面,八宝馅填入,并把鸭头塞进去一半,用纱布条将口扎住,再从翅膀处掐成上小下大的葫芦形。细腰部分用纱布打成活结,扎住 4.把已成形的葫芦鸭在开水锅中略浸一下,捞出搌干水分。将饴糖化开,在鸭身上均匀地抹一遍 5.锅放旺火上,添入花生油,烧八成热,投入八宝鸭,炸至柿黄色捞出,解去纱布条 6.将鸭放在腰盘里,加入葱段、姜末、精盐4克、味精1克、料酒3克和酱油,上笼蒸酥烂,取出后拣去葱、姜。汤汁滗入锅内,煮沸勾入流水芡,下入明油,起锅浇在鸭身上即成。 如图: 谢谢小蜜蜂又扔地雷,谢谢小圆扔的地雷,么么~~~ 出门去娘家了,图好大来不及改,下次吧,嘤嘤,凑合看~~~求撒花求收藏哟~~

上一篇   52交融-棒棒糖

下一篇   54诰命-南瓜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