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试探-银丝面 - 重生之奸宦娇妻

51试探-银丝面

随着餐盒盖子的揭起,一股浓郁的鸡汤喷香便在东厢书房内飘散开来。 闻着那味儿段荣轩瞬间就觉得自己肚腹有些空落落的,最近几年被养刁了的胃受不得一点委屈,到了时辰就想吃喝好的,婚后的餐食更是在锦绣的操持下越发可口且时时勾着腹中馋虫,光嗅嗅那气味儿唾沫都抑不住的往外串。 段荣轩本就心情不好,一察觉到自己身体的诚实反应更是觉得鬼火冒,就像被妻子圈养了似的,她到点儿投食然后自己喜滋滋进餐,吃完了盼抚摸、寻拥抱,床上滚滚再吃一餐,隔日又循环往复。 这日子过得跟王皇贵妃养的卷毛狗有什么区别?只差没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心里不痛快说话就越发的不客气,盘腿坐在榻上便又冲妻子喝道:“我叫你出去!没长耳朵?” 要换做往常锦绣一准儿就听话的退出去了,此时她却咬着唇迟疑了一瞬,又柔声开口劝道:“等你用点东西我再走——面放久了不好吃,趁热尝尝可好?” “滚!”段荣轩挥手便将软塌上的一只隐囊扔了过去,顿时吓得锦绣闭眼一缩肩。 身手不算笨拙的她被丈夫浑身四溢的郁气吓了一大跳,原本想好的说辞全给吞了回去,甚至都没来得及躲闪,待隐囊落地她才发现那玩意儿并未冲着自己身上砸过来,仅仅只在脚边打了个转。 见段荣轩这举动,锦绣心头顿时蹦出来四个字“色厉内荏”。 仔细一想竟隐隐有些想要发笑,她总是小心翼翼的怕丈夫生气,段荣轩每每一有发火的迹象自己就心里直打鼓,不得不百般讨好甚至恨不得将身段放低到泥地里去,却从没认真想过他是不是气恼了就真的会对自己不利。 方才进房间前还想着拼了挨顿揍也得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可他打过自己么?没有,从始至终都没动过一根手指头。洞房那日出血后他马上就换了器具,往常做那事用绳索时也不曾真正的弄出勒伤,此刻竟连扔一个软乎乎的隐囊都怕真砸了自己。 他嘴上曾不止一次凶巴巴的威胁,可生活中却从来都是把自己呵护于羽翼下,不让吃一点苦。 “这到底在生什么闷气呀?非得和自己过不去!”锦绣眼波一动,伸手便端起银丝面迈过隐囊走到榻边,不由分说将瓷碗和筷子塞到黑沉着脸的段荣轩手里,又往他身边一坐,浅道,“赶紧趁热吃吧。” 这碗铺着虾仁的红汤面条盛在碗中满满当当的,倒叫段荣轩没法狠下心伸手去推,总不能将其也一把扔出去洒到妻子身上吧? 他正想要赌气似的说一句“不饿”,肚腹却突然“咕噜”一响,顿时满腔窘然面上表情越发阴冷,锦绣憋着笑装作没听到,又起身去给他拿水晶肴肉。 等转身回来,她一面将那粉嫩晶莹的肉片往滑爽银白细面上堆着,一面笑吟吟问道:“这几日咱家门外有条疯狗在游荡,夫君可曾被咬过?” 这话真真是一语双关,既骂了董文桓又利箭似的“嗖”一声直戳段荣轩心坎——分明是说他犯了失心疯呐! “……”往常伶牙俐齿的段荣轩被噎得够呛忽然没了词儿,慢悠悠吃好面漱了嘴方才找回理智,冷声鄙夷道,“哼,我能被畜生咬了?不过逗他玩玩而已。” “还真是为这事儿……”锦绣长叹一声,又委委屈屈的反问,“夫君这是设套连慧娘一并逗弄了。可这么做,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这话一出口段荣轩憋在心头的那股火又开始翻腾,他想要的不是好处,只是踏实感,却偏偏越试探越不踏实。 起初还觉得锦绣不为隔壁邻居的琴声动摇是好事,后又觉得她一家子都握在自己手里的又怎么可能这时候就开始红杏出墙?也可能是装作个贤良淑德,心里却得陇望蜀。 这场试探反倒是叫他看到了锦绣身上的无穷诱惑力,竟能叫那相处不算多的董文桓被迷得个神魂颠倒!这个并无根基的书生他能轻易解决掉,那下次若换成别的皇亲贵胄呢? 锦绣见段荣轩面色不好,慢慢走到矮榻旁边倚着他坐下,纤手轻柔地覆在了他那青筋暴跳的手背上。 “你倒机灵,竟知道了是我在设套。怎么,生气了?”段荣轩挑着锦绣下颚眉梢一扬,话语间倒有了种破罐子破摔的意味——知道又如何,你敢真的和我置气么? 两人就这么在橙黄的烛光中四目相对,锦绣眸中荡漾着如水般的柔情,却又蹙眉咬唇仿佛有股伤感之意聚在心间没法消散:“偶遇、墙洞……这都是你安排的试探?那今日呢?” 段荣轩倒没否定锦绣前面的猜测,只捏着她下巴嗤笑一声道:“我还管得了他去不去上香?” “你,始终不肯相信我。”锦绣垂下眼帘不再看向他的眼,暗暗在想,这些试探究竟是源于他自己的不自信或者是太在意……是前者还是后者?说话间,她却将手轻轻搭在了丈夫的膝头也做了一次试探。 洞房那日段荣轩就说过不能碰触他的腰腹以下膝盖以上部位,否则就剁了锦绣的双手,她此刻却是找了个可进可退的位置,就等着看丈夫有何反应。 段荣轩凝视她良久,竟叹了口气道:“我要是个容易相信人的——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这其实已经是在对锦绣说软话了,他并非独独不信任妻子,只是谁都不信而已。 “可我们是夫妻啊,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难道不应该如此么?”锦绣急急的抬起头,用一双迷迷蒙蒙带着渴望的眼望向丈夫,手却又向他那私密处挪了一挪。 段荣轩被妻子这么一问忽地晃了晃神,他自然知道夫妻间理应相互信任,可知易行难!他早就发觉自己有些怪毛病,身上不想让人看也不愿叫人碰,好不容易娶了妻却又总是担心她会红杏出墙。 这一切通通是因那自卑心在作祟。 幼时还被关在牢狱中时,姐姐就曾跟段荣轩讲“人需得自信而不自负;自重而不自大;可自谦但不自卑”,这话他记得很牢却没法做到,单单就凭少了那子孙根他就没一天能舒坦,没一日能真正挺起腰杆做人。 “夫君满腹经纶见多识广,比之某人更坚毅、果敢且气度不凡,又何必……何必……”何必妄自菲薄,锦绣忍了忍最终还是把那伤人的词儿吞了回去。 “你真觉得我很好?”段荣轩嘲讽似的一笑,忽然一把扣住了锦绣的左手腕,举到眼前指着那头日留下的红痕挑眉道,“没暗地骂我阴阳怪气惯会折腾人?没觉得羞耻难堪受不住折辱?” “……”被戳破心思的锦绣顿时涨红了脸,吱吱唔唔道,“慢慢习惯了也不是不能接受……” 好吧,背地里真是骂过他阴阳怪气,也确实觉得丈夫那事儿上花样太多叫人难为情的很,可相处日子长了后锦绣却并没将那真当作是折辱,她清楚丈夫是寻了强刺激后才能有爽利感觉,他只是遵循了自己的本性、本心并非故意折腾人。 “哦,真能欢欢喜喜的接受?”段荣轩轻轻舔舐着她腕部的红痕,亲吻着妻子的面颊,语气中却依旧带着狐疑。 “若说很是喜欢那肯定是骗人的,每次都绑着真不算舒坦,”锦绣一咬牙便说了实话,却又紧接着补充道,“但是,慧娘自从做了你明媒正娶的妻,除了不能有子嗣外与寻常人家的主母并无差别,甚至觉得日子较那三妻四妾的人家过得更好。” 丈夫得闲就回家,日日教导自己弹琵琶、习字、绘画,他不仅没有宠妾连侍姬都只是摆设,如今也在将管家的权利慢慢移交给自己,床上虽花样多但并没真弄伤人,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锦绣说话间便又往段荣轩身侧一靠,紧贴着他大腿坐着,本就搭在他大腿近膝盖处的右手试探性的开始往上缓缓摩挲,嘴里又充满柔情蜜意的嘟哝道:“不论你相信与否,慧娘从未有过改弦易辙的心思。若是,若是相处时能更开怀些便更好了。” “如何开怀?”段荣轩心中略略一动,也不知怎的竟没推开锦绣的手,任由她慢慢在自己腿间磨蹭。 “开怀”这词原就有坦诚相待与无拘无束两重意思,段荣轩一时间就像鬼迷心窍似的两种好处都想尝一尝。 他也想和妻子和和乐乐白头偕老,也想放下心中的芥蒂好好与之相处,锦绣此番试探段荣轩心知肚明,他更是清楚若真想恩爱两不疑,有些事情便不能逃避一辈子。 揪住董七郎连番试探又心里妒火翻腾,根由便是因自己内侍身份的这担忧,怕被妻子嫌弃、抛弃。 今日,若是叫锦绣碰到,甚至看见了自己丑陋不堪的那物,她会怎样?厌恶、嫌弃还是忍耐?或者同情? 段荣轩心里纠结半晌,说不清究竟是酸楚还是愤恨不甘,最终,他不仅没阻拦妻子的笨拙动作,还自暴自弃似的放开了一早被他扣住的那纤细腕。 心道,不如最后再试探一次……若她不甘不愿便绝了与之白头偕老的心思,若她真能毫无芥蒂的接受……

上一篇   50吃醋-水晶肴肉

下一篇   52交融-棒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