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吃醋-水晶肴肉 - 重生之奸宦娇妻

50吃醋-水晶肴肉

黄昏时段荣轩回了家,刚一进门就听得小四回话说娘子发现家里院墙多处需修缮,已经找了工匠,需主子拿个主意是不是让娘子带上几个侍姬回辅兴住几日,免得外面的男子进后院干活给冲撞了。 “怎么发现的?”他脚下微微一顿,虽继续在向前走却不由放缓了步伐。 “隔壁有人弹琴,娘子觉得声音太分明有点奇怪,便派人四处看了看。”前几日亲自领着人挖狗洞的小四垂首答着,唇边抑不住的堆起了浅笑。 自己主子惯常显得精明能干,少有这种瞎折腾找事儿还一转眼就被人戳破的时候——要说娘子完全没察觉院墙的猫腻可能么? 如此看来,家里这主母还真不是个憨蠢的,说不准将来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反过来呐。 “给你五天时间修墙,我们过去住住,侧院锁起来看好就行。”段荣轩才没心思去管那些侍姬会不会爬墙,只暗暗盘算着锦绣这么快就发现了狗洞,那接下来的戏还要不要按原计划去演绎? 他一面琢磨一面回到正房,抬眼便见妻子迎出来,她脸上依旧如往常一样带着笑。 然而,在服侍段荣轩脱官服换家居衣裳时,锦绣却用调侃的语气笑道:“家里的墙需要修缮呢,咱们成亲布置宅院时管事竟没发现不妥,真是不像话!” “唔,确实不像话。”被指桑骂槐的段荣轩差点没咬着后牙槽点头附和,赶紧又说到要带锦绣去辅兴住住,她一想着能接连几日见到弟弟顿时乐了,话头便不再故意去绕着那围墙打转。 见她这反应段荣轩心虚中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可随即他又看到了餐桌上的三套鸭。 其实锦绣最开始吩咐做这菜时,只是想着已经是初春再过阵子就不适合吃这种炖品,头日又从庄子里带了野鸭回来,便随口这么一说让人弄了来做主菜。 段荣轩却是个心思九曲十八弯的,吃着那肥美家鸭、嚼劲儿十足的野鸭以及鲜嫩鸽肉,东西虽好可他怎么都觉得不对味儿。 原本锦绣只是隐约有些猜测,他却总觉得妻子是已经看透了自己,像是刻意而为在讽刺或者发泄不满? 即便心里嘀咕,可他嘴上却也不提,只说了些跟吃食有关的话,诸如“家鸭应当更老些才好,诸禽贵幼而鸭独贵长”、“老雄鸭堪比参芪”之类。 锦绣也没多言,就这么吃吃喝喝洗洗睡了,只是在心头多了些防备。 她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当初胡炬刻意让董七郎住到叶家一事,虽不知段荣轩这么做的根由,但显然两人都没安好心,还都用了同一个人找事儿,真是叫人觉得哭笑不得。 眨眼间整整三日就这么过去了,段家叮叮当当的补着墙,隔壁董文桓则相思欲狂琴声、箫声不断。 气得想专心备考的董文敏摔门又摔书,实在憋不出冲着兄长便嚷嚷道:“你有本事考个状元说不定还能正大光明争上一争,只要能说动大伯等她合离娶了便是。如今除了自己憋屈又能如何?难不成带她私奔去?” 八郎这随口一说却正好印了董文桓的心思。 魔怔了的人本就没理智可言,他只想着自己无权无势比不过那阉宦,就算中了状元家里也不会同娶个二嫁的,除了能对她好什么都给不了,算来算去也只有私奔这一条路可走了。 爬墙邀约肯定是不行的,花了几日功夫董文桓才打探出佳人根本就没住永兴家里,去了辅兴,具体地址却再也问不出来。 然而,他却知道了按惯例锦绣次日二月初一会去庙里上香,转身他便兴冲冲对堂弟说:“听闻宝光寺香火旺盛,走,明日去拜拜文殊菩萨。” “……”董文敏看着堂兄脸上如同回光返照似的神采,憋了半晌没能狠下心拒绝,最终还是答了一声“好”。 反正最后几天温书也背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不然踏青散心去,说不准考场上还能写出更好的诗赋来,至于董文桓到底想去寺庙干嘛董八郎根本没问,反正到时死死看住他便好。 那宝光寺确实是香火很旺,或许因为临近春闱的缘故,香客除了一贯常来的本地人还多了不少书生模样的男子,董文桓和文敏两人在其中倒也不显得另类。 只是,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找个人还真得碰运气,董七郎找了一大圈也真去拜了文殊菩萨却没见着锦绣的身影,他便又学了前几日那招——在门口等,总归香客们都得有回家的时候。 而锦绣一到宝光寺看着那人头攒动的样子心里就有了提防,白日里一直和郭夫人作伴,不去后山也不去花园,上香也是随大流而后就在禅房静坐听讲经。 有了忌讳的她甚至还劝郭夫人在寺里吃斋饭并不急着回家,免得遇上大波人流被冲撞了,走时也没去惯常出行的那道门,竟真避过了董文桓的守株待兔。 待他发现段家马车时,锦绣一行人已经走在了山脚处,即便是拍马去追也没机会再说句话、递上道眼神。 要真是个理智的说不定就得放弃了,董文桓却偏偏头脑一热不过堂弟的阻止就这么冲了过去,紧赶慢赶的在城门口追上了锦绣的马车。 要入京城自然需要经过检查,曹家、段家的马车虽不会被守卫仔细搜查却也没不排队直接进去的资格,这也就给了董文桓靠上来讲话的机会。 虽有下人拦了他不得靠得太近,锦绣依旧不得不隔着马车帘子与之搭白几句,先说说久别重逢,再谈谈天气。 “不知伯母和二郎可还好?”董文桓询问之后又殷勤道,“他,嗯,这孩子倒是个聪明的,也不知这几年有没有长进——如今我在京城也可继续教明瑞念书。” “……”要不要喊得这么亲近啊?不过是教了个把月而已!锦绣扭着帕子心头烦躁不堪。 一面庆幸着好歹不是在寺院里面对面的说这些话,一面忍着不耐烦客客气气答道:“他很好,如今已经开蒙了在家念书,不敢劳您费心。望先生好好备考,今科定高中。” 八竿子打不着的就别往我这折腾了,认真考试去行不?!锦绣说完便冲着陪自己坐在马车内的采薇使眼色,要她想法打发了这人。 “谢娘子吉言。小生若能高中,若高中……”董文桓说到此处便有些吱吱唔唔了,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若能高中可否娶你为妻”吧? 立在一旁的董文敏忽然斜眼瞟到那段内给事正慢悠悠骑马过来接妻子,顿时急得眼冒金星不由高声替自己哥哥补充了后半截话:“若能高中一定再登门拜访,酬谢段郎君的指点。” “不用客气,某不过随意说说,董郎高中后若能好好报效朝廷、造福一方百姓便是某的荣幸。”段荣轩催马过来高声插话,又在寒暄之中不着痕迹的挤开了董文桓,而后便守着马车侧面随意和董家兄弟闲聊,一行人慢慢回了家。 锦绣自听到丈夫的声音后就没再吭气,心里却越发的不舒坦。 往常她去上香,段荣轩可从来没到城门口来接,今回是听说了什么闲话?或者,上香偶遇董文桓本就是他的安排? 不管是什么原因,最终可得出一条结论:自己男人实在是太小心眼!他这一环套一环的算计必定就是个试探,想知道自己妻子会不会因为风度翩翩书生的追求就心猿意马,想知道她有没有红杏出墙的盘算。 想必,自己若是在这么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真正男人的“勾引”下还能保持较好的定力,能够抵御“旧情人”的激情,段荣轩便能稍微放宽心。 这叫个什么事儿?!对于丈夫这种作为锦绣完全没法坦然接受,只觉胸口憋闷得厉害。 姑且不论她和段荣轩之间关于折腾胡炬的协议还有几年才能完成,这弟弟没教好、阿娘没带出来的,她能做什么?吃饱了撑的才会去节外生枝勾搭个没权没势的书生。 丈夫平日里看起来不蠢啊,相反还挺厉害的,他这是在抽什么风? 与之同时,段荣轩心里也憋闷得厉害,自修围墙起他分明就没再做任何动作,事情却依然朝着最初规划的轨迹发展,这想必是天意? 当看到董文桓倚在马车边笑得灿烂时,他真是气得双手发颤,恨不得一拳给他抡过去。 段荣轩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明明是他刻意给了机会想要试探锦绣的心意,也听下人说了妻子并没对那《凤求凰》又任何的动容。 但真正看到他们凑在一起后,虽然这两人什么都不曾做,谈话时甚至还隔着马车,也没觉得那人比自己好多少,他竟也嫉妒得几欲疯狂。 待下了马车进入宅院时,段荣轩板着脸挥袖冷声道:“离我远点,别靠过来。” 说完他就再不多看锦绣一眼,快步去了书房,晚饭没吃也不曾看书作画,甚至连灯都没点一盏,只强压着心头的嫉恨之火躺在小憩用的榻上发呆。 锦绣瞧着他这反应心中又开始忐忑,想要跟过去探望又怕遭了骂,犹豫半晌最终只看向采薇疑惑道:“他这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头绪么?” 采薇自然是摇头说不知,锦绣又唤了小五来问:“你是常年贴身伺候郎君的,可曾见过他生闷气的样子?该如何劝导?” 小五犹豫再三,本不愿多嘴,可想着锦绣毕竟是自己主母并且看样子还是个地位很稳固的主子,只得垂首道:“郎君脾气不小,但也不会随意冲人撒火,偶尔有这种情况生会儿闷气隔些时日自己便好了。今次这是,这是有些介意隔壁董郎君……娘子倒也不用过去。” 言下之意便是,事主过去探望反倒更添堵。 听小五直白一说,锦绣不由一叹——果然是没根没由的在吃醋! 想想又觉得丈夫可气、可悲又可怜,董文桓除了是个真正的男人外,又有哪点比荣轩更好?他明明怒火腾升却一直在压抑情绪不愿伤了自己,宁肯自己到一旁去呆着等待情绪平息。 这做法又有些像是那受伤的孤兽,怕被伤害只能躲着独自舔舐伤口……或许,他心里却一定在渴求真正贴心信任之人的安抚吧? 思及此处,锦绣便叫人将那用猪蹄熬制成的光滑晶莹卤冻“水晶肴肉”给切片盛盘,又装了一碗鸡汤银丝面放入食盒中,亲自送去了书房。 阿娘一直教导她要懂得三从四德,要好好伺候丈夫,可谁又乐意回回都孙子似的去曲意奉承? 若锦绣没那前辈子的经历说不定她也跟叶氏一样甘愿做个无比温顺的贤妻,可她偏偏是在那畏妻魏五郎家待过的,常听说五娘子挥着鞭子或拎着丈夫的耳朵训斥。 这种悍妻她做不来也不指望去做,可也不希望一辈子像奴婢甚至平康里□似的低三下四。 若今日自己逃避,丈夫心里的结将永远存在,今回试了董七郎,下次说不定还得试试别的八郎、九郎,可若能大胆迈出这一步,说不定两人的关系才会像那真正琴瑟和鸣的夫妻那般融洽。 哪怕丈夫暴怒后会挨顿揍,锦绣也决定坚持己见赌上一次。 在夜幕降临后,她轻手轻脚推门进了书房,听到她的脚步声段荣轩便倏地坐起来,喝道:“过来作甚?回你房去!” 锦绣却没搭理着吩咐,自顾自的点上灯烛又将那鸡汤面与酥香鲜亮、嫣红肥嫩中透着精致的水晶肴肉搁到了案几上。 做完这些后她才转身看向丈夫,轻柔问道:“饿了么?过来吃点东西吧。”

上一篇   49传情-三套鸭

下一篇   51试探-银丝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