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爬墙-葵花大斩肉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8爬墙-葵花大斩肉

没了帷帽遮掩的锦绣不论眼神还是表情一分一毫都落入了段荣轩眸中,他看到了妻子额头的薄汗,看到她紧绷的面颊以及有些纠结无措的神色,等着她的回答。 “唔,慧娘在想,竟会跟他成了邻居……”锦绣斟酌着说了一句没带多少特别情绪的话,然后略有些忐忑的看着丈夫,希望他能接受这解释。 “哦,那见到他高兴么?邻居呢,以后可常相见。”段荣轩见着锦绣骨子里透出的那些许战战兢兢的模样就心里有气,出口之言抑不住变得更为犀利刻薄。 不过略略试探一番她便吓成这样,究竟是心虚,还是将他这丈夫看得太过可怕?夫妻之间不应该是有情有意、和和睦睦的么? 段荣轩参考着幼时记忆中自己父母那情比金坚的情形,想到母亲的矢志不渝再对比锦绣的瑟缩,很是不满。 他却丝毫没意识到分明是自己一开始就没给予妻子足够的信任与尊重,对方又如何能倾心以待,甚至愉悦恣意的相处? 发现丈夫又开始琢磨什么隔墙相会,锦绣心头寒意更甚连忙摇头道:“哥哥说笑了,大齐虽民风开放做妻子却也不能时常去见个外男呀!邻居,这,这瓜田李下的慧娘更应当避讳。” 其实就算是她不想避嫌也没用,每日都由采薇、白华这两个丈夫的心腹婢女时刻跟着,就算是真打算与人私通也不可能有机会。 “那你方才为何愣神?”段荣轩半眯着眼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兜兜转转的总是遇到觉得有些怪诞罢了。尽管先见他却是嫁了您,如今虽是邻居,可慧娘是段家的女主子,他却只是进京赶考的过客。其实,我们这样才是真正的有缘吧?”锦绣绞尽脑汁的掰扯着,看在段荣轩眼中倒有些她思索良久好不容易得出了结论的意思。 殊不知这一刻她连后背都起了一层薄汗,总觉得自己三辈子的急智都已经在这一刻消耗殆尽。不能说谎也不能讲刺激丈夫的话,还得把自己摘出去打消他的猜忌,真是太难为人了! “有缘么?或许吧。”段荣轩轻轻笑了笑,终于放过锦绣牵着她的手往“暗香水榭”走去,那里已经备好了一桌吃食就等着他们去用餐。 其实,他根本就不相信什么虚无缥缈的“缘分”。 若后面自己没三番两次的帮忙,锦绣会一到京城就来找自己求助么?若董文桓求亲之后留了人待在她身边或者时刻与胡家书信往来,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界。 商人都是奸猾的,董七郎若不是音讯全无,按胡炬性子他一定会扣着锦绣待价而沽,能两家竞争他便能获利更多,真要一方是内侍一方是状元,她嫁给谁还不一定。 这一切,皆是因为董文桓不懂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是需要维系的,也不懂得什么叫“先下手为强”罢了,因而此刻他只能闷头吃亏。却不知,此人有没有勇气与实力去“后来者居上”? 入了“暗香水榭”锦绣才发现这回食案就摆在了一楼露台处,并且设了挡风的三面山水屏以及左右两个熏笼,在初春乍暖还寒时喝着温酒凭栏望弯月倒也不觉得冷。 廊下歌伎亭亭玉立吟唱着柔美的曲子,还有仙娘等人或奏曲子,或翩翩起舞,展示着各自拿手的才艺。 厨下似乎也很是尽心,一桌美食挑不出任何错来,可惜锦绣很有些食不知味。 段荣轩乍看来似乎恢复了正常,她却依旧有些忐忑,总觉得丈夫不可能就因自己的三言两语放下心防,按他那小心眼的脾气怎可能随便说说就算了,应该还有什么别的后续吧?这世上最难熬的便是坐等灾祸降临,还不如直接爆发了来得干脆。 “来尝尝这个,我猜你会喜欢。”段荣轩浅笑着亲自将一个褐色小砂锅挪到锦绣跟前,缓缓揭开盖子,露出了其中一个拳头大小的肉圆子。 这肉丸显然先下油锅炸过表面黄澄澄的,而后应当是由文火温炖而成,盛在乳白的高汤中伴着青翠欲滴的时蔬,看着分外可口。 “葵花大斩肉啊……”这不也是地道的扬州风味么?锦绣心里更为膈应,看着那肉丸拿起勺子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不仅仅是因为想到了隔壁邻居,更因为那浑圆的丸子顶端居然点着一小团红,看着这造型她就就想起了那对赐绯含香粽子……明明只是普通吃食稍微点缀一下似乎就有了另一种叫人尴尬无比的情色意味。 “这又叫,清炖蟹粉狮子头,”段荣轩伸出勺子点着那抹红笑道,“喏,蟹黄。”说罢他便顺手一舀,将那堪比豆腐嫩滑的肉丸挖去了顶端,递送到妻子唇边。 锦绣不得不张口吃了,果然是肉质肥美入口即化,伴着鲜爽蟹肉与青菜的清香,美味无比。 但随着丈夫那借由宽袍遮掩伸进自己怀中轻触红珠的动作,她却立刻窘得脸颊发红,嘴里的吃食半吞半咽的好不容易才吃下去。 “味不错吧?健脾开胃又能温补气血,”段荣轩挥挥手,叫所有闲杂人等退了下去而后才埋首到锦绣怀中深深一嗅,呢喃道,“可我最爱的却是这,还有……” “还有可心的它……”说话间,他便扯松了锦绣的织锦交领襦子,掀开贴身的薄丝抱腹,吻着那比狮子头更白嫩可口的玉团,又含了红珠进嘴里吃得啧啧有声。 见他这反应,锦绣反倒松了一口气,若是生气的时候还有□那也就不算得什么真正怒火,床上安抚一回就可了结这事儿吧? 思及此处她便适当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迎合着丈夫的索取,当发现他竟有种想在地板上便把自己扒光了的冲动时,又赶紧撒娇似的在段荣轩耳畔低语:“冷,这里好冷又硬,咱们回房里去可好?” 这露台上四周开敞着,虽然有屏风遮掩可正前方的池塘、树木、回廊等却是一览无余,尽管旁人都被遣走,锦绣却总有种露天被人窥视的感觉。 听她这么要求,最爱寻刺激的段荣轩却干脆利落的答了一声“好”,倒叫锦绣有些诧异,下一瞬被抱起来后她却发现丈夫并没往前面正房走,反倒向后方走去。 锦绣这才想起他年前就已经叫人在“暗香水榭”一楼东侧凭栏隔了个可以观景又能作乐的偏间! 进了那几乎只有张架子床的隔间,锦绣悔得简直想流泪,这没带上门也没关了窗的四周敞开的地方,和刚才那处有什么区别?居然连取暖的熏笼都安置好了,想必他一开始就是存心要在这里玩一回…… 虽然光线暗了许多,可也距离东边偏院更近,按丈夫的习惯寻欢时他是不乐意自己闷声不吭的,想也知道今日又受了刺激肯定会更折腾人,那边的——会听见吧?真是羞死人了! 待有些慌神的她再往四周一看,顿时欲哭无泪—:声音什么的已经无须考虑,能不能好好熬过这一夜才是最关键的。 那架子床顶上垂下来的、床围上系着的无数根丝绳,越看越瘆人。他这是打算捆“缠丝兔”吃么?!跟着那雷内侍果然是不学好,太讨厌了! 当段荣轩饿狼似的扑上来,使尽手段百般挑逗迫得锦绣情不自禁咿咿呀呀的呻唤起来时,隔壁董文桓正站在小院中望着两家之间的隔墙发愣。 方才卧倒在床的他就听到了邻居家传来的丝竹声,顿时想起前日觉得有些耳熟的“青青子衿”歌声,董七郎自然明白了那是自己心上人所唱,情不自禁的便走到了小院贴着墙根想要再听一回。 谁知,这次无论他怎么分辨也没法在歌伎中找出锦绣的声音,当丝竹声停歇后,董文桓在失望中愣了许久,正想要离开时却又听见隔壁传来了隐约声响。 已经年过二十早就有了侍姬的董文桓稍一分辨便听出了那究竟是什么声音,甚至也察觉到了那是自己心上人的哭腔,顿时一愣,而后面色瞬间惨白身体也微微摇晃起来。 他扶着墙慢慢坐在了树根下,只听得那厢声音越来越大,却丝毫没发现盘根交错的老树根须已经侵占到了隔壁院落,拱出了一个小小的狗洞来。 “好哥哥,求您轻些——痛煞奴了!”被吊着一只腿的锦绣半是做戏半是认真的侧躺在床高声呻吟。 早就摸清楚丈夫到底好哪一口的她,娇喘中伴着一叠声地呜呜哭泣哀求,听得段荣轩欢欣又兴奋,而隔壁的董文桓却是瞠目结舌继而咬牙暴怒。 “都怨我,怨我害了你!”他一面抹泪一面抑不住的抬手捶墙,直至四处血泪斑斑。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这段内给事就是当初派人去胡炬的段内寺伯! 分明是自己在前他在后的,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娶了她的就是自己,若是他有勇气孤注一掷违背父母之命先在兰州娶妻,锦绣又怎么会被阉宦日夜折磨?! 不行,我怎么能坐视不管?!锦绣这么可怜,这么无助……听听,嗓子都快哑了都不见那恶贼放过她!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董文桓急得在墙角来回转圈,而后看着身边大树忽地有了主意。那一年没能放弃君子风度爬墙救人的他,终于鼓足勇气想要攀爬到隔壁去。 可惜,还未等他爬到树腰,便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压抑着的怒吼:“七哥,你在做什么?!”

上一篇   47咫尺-鸡汁煮干丝

下一篇   49传情-三套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