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嫉妒-醋搂鱼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6嫉妒-醋搂鱼

等锦绣走近时小五已经退下,她分明听到了段荣轩咳嗽同时说的那句话却没多嘴相询,只温温柔柔坐到矮榻边沿,挽袖为他倒了温水递到唇边。 “怎么咳嗽了?是炭火用太多觉得燥热么?”锦绣说话间又抽出绢帕替丈夫抹了抹汗,这正房总是因她手冷脚凉而烘得暖和无比,但思及段荣轩那惯常吃着的壮阳之物和成亲当日寒窟似的婚房,想必他一个人过时并非如此。 “无事,略呛了呛而已,”段荣轩回答的同时却敞开了交领夹衣,指着搁在一旁案几上的画卷道,“隔壁邻居送了礼来‘拜门’,不错的书画——明天晚上在外院备一桌酒席款待他们罢,礼尚往来。” 锦绣一听“拜门”两字就知这是丈夫上回说的那要来考进士的书生,原本印象深刻的她却假作已经遗忘了那事只笑问道:“好,有几个人呢?女眷是不是安排到内院?” 上一次提到书生段荣轩就已经失心疯似的说起了什么爬墙幽会、才子佳人,今日看他脸色并不是很好的模样,她怎么敢又去触霉头? 听见妻子如此询问,段荣轩瞟了她一眼按下心中的不快淡淡道:“据说是江南来的两兄弟,年约弱冠。考进士怎会带家眷,最多跟来俩侍姬伺候衣食,也不可能带出门做客。你拟了食单命人准备好吃食就行,其余的叫小五去筹备。” 言下之意便是不需锦绣作陪,她暗暗松了口气又笑问道:“那,做两道南方菜?” “嗯,随便上几道鲜活可口的就成,无须劳神。那两人并不是什么世家子,考不考得上还两说,他们要有门路也不会拜到我这里来。”段荣轩一面吃喝一面吩咐,锦绣连连点头却又觉得有些奇怪。 她听出了丈夫话语中隐约带着的鄙视与不满之意,暗想这兄弟俩既然能住在永兴也不像是彻底的寒门,荣轩又为何如此做派?更想不明白的还有既然他不待见对方又为何要宴请?是书画太过贵重不想欠人情? 想到当初自己就送一罐杏脯他都要回礼,锦绣竟觉得自己猜测的很有道理,完全没意识到那是因为段荣轩乐意亲近叶家也高看了她一眼才会如此行事。 段荣轩本还等着她询问详情,哪知锦绣并不是个好奇心旺盛的,甚至,她还可以称得上“乖觉”,听了吩咐只点头不搭话,让他连借题发挥的余地都没捞着,最终不得不直接问道:“这两日怎么玩的?” “坑锦珍玩儿!”锦绣不假思索的如此回答,又露出一个得意中带着些狡黠的笑,而后眉飞色舞的详细描述了她是怎么把那小贱人一步步往汪夫人处“引荐”。 “喔,这样?”段荣轩直接拿这小故事下饭佐酒,随后命人撤了餐盘握着酒盏斜靠在隐囊上,浅笑道,“那叫她自己去跳舞卖弄风情便好,你为何也到大庭广众下显白?” 听他这么问后锦绣顿时一愣,随即立刻觉得额头、背脊冷冷的有些发凉。对于跳舞这件事的表述丈夫用词没一个好听的,原来这就是他回来就沉着脸的根由? 方才她可没说自己有去跳舞,段荣轩回家时也没哪个随了自己出门的奴婢、僮仆上前回话,那他是私下另外派了人跟着自己,还是无意中看见了? 锦绣心里噗通直跳,又弱弱的把之前安慰自己的各种理由说了一通,再微抬眼帘偷眼瞟向丈夫,却见他忽然将青铜的空酒盏随手一抛。 刹那间锦绣就被段荣轩扼住手腕猛一拖拽,原本坐在矮榻沿上的她顿时扑身趴在了丈夫膝头,下一刻,他掀开裙子就往那翘臀上拍了两巴掌,又冷声低语:“不守妇道还有理了?” “……”他出手并不算重这指责却着实诛心,锦绣略作思索赶紧辩白道,“哪有如此!是哥哥您说的出门在外要不知道该怎么行事时就随大流,八个人一同出门其中过半选择了去跳舞——慧娘只是,只是从善如流!何况,真有想叫锦珍放松警惕的意思,免得她觉得有什么阴谋。” 说完她赶紧娇滴滴的示弱呼痛,又说若他不喜如此,自己下回不跳舞就是了。说出这话后见丈夫不再发火反倒时轻轻揉那伤处,锦绣很识时务的补充道:“嗯,只为你一个人舞蹈。也绝不再去大庭广众下招摇,这样可好?” “甚好,”段荣轩听罢面上表情终于回暖,又搂了妻子在怀假惺惺的笑道,“其实跳舞也没什么,我只是气你傻乎乎的,想要算计妹妹也犯不着把自己搭上去,何况还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嗯?”锦绣一脸疑惑用渴求中带着崇拜的小眼神看向丈夫,指望他指点一二。 “雷内侍恶名太甚,珍娘目前名义上依旧是嫡出,母族薛氏又并没落败,你父亲不会乐意和嫡妻及其岳家结怨——换做雯娘到还可能,可惜了。”可惜另一个已经议亲还是个有恩于锦绣的。 “嗐!”锦绣听罢嘟着嘴长声一叹,先是觉得自己白忙活了很是失落,而后又突然眼前一亮,笑问道,“可是,若有那雷内侍做恶狼在后面催赶一下,薛氏很可能匆匆忙忙将她嫁出去吧?太着急时,选错人家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锦绣越想越觉得这主意不错,她是打草惊蛇了,哪又如何?当胡炬和薛氏防备自己将锦珍推给雷内侍时,却可以再另外想法子不着痕迹的引一个看着花团锦簇实则糟糕至极的人到他们跟前去! “也成,待我琢磨琢磨找谁。”段荣轩点头认可锦绣的设想,而后又忽然问道,“你究竟是为何如此‘尽心’的给她寻姻缘?” 是因为自己嫁得不好心里难受,所以特别希望这抢了自己身份的妹妹也同样去嫁给内侍吃苦受罪? 锦绣根本就没听出段荣轩的潜台词,还认认真真的想了想怎样既不暴露自己最大的那个秘密又回答了丈夫的疑问。 就在他等得有些心急时,锦绣终于幽幽开了口:“这世上可没多少人会以德报怨,阿娘被薛氏抢了位置郁郁寡欢,弟弟也被那边的人折磨一通,作为女儿、姐姐,奴又怎会看得过去?” 母债子偿天经地义,明珂并未成年倒可以忽略,经常在她跟前耀武扬威的锦珍难道就不是帮凶?就凭这理由锦绣都见不得她嫁得好! 略作沉吟后的段荣轩算是接受了这理由,尽管心中依旧是醋意翻腾,却比方才好过得多,虽感受到了锦绣话中有未尽之处,却也瞧得出她并没撒谎。 至少,他知道妻子骨子里并没有鄙视自己这内侍身份。 “唔,说起来,你会跳的舞应当不仅仅是绿腰吧?”这心里稍微舒坦些,段荣轩就开始琢磨起了别的主意,“那天我在安福门城楼上瞧见了,踏歌也很不错,而且,你的步伐似乎有些特别。” “啊?原来,原来你在场啊?!唔,《绿腰》是练得最好的,别的不过随意跳跳。”锦绣忽地一愣,又得知丈夫并没派人暗地跟着自己心里也一松,赶紧有些羞窘的回答说自己乳母曾经是个舞伎,她偷偷跟着学了学,这事儿连阿娘都不清楚。 当年乳母也是为她好,总觉得叶氏教的那些东西并不足以使锦绣得到丈夫的喜爱,便悄悄教导了一番,当初她性子太软又很是怯懦,因而这舞艺并不曾在魏五郎内院派上大用场,谁曾想,今生倒讨了巧。 刚一听说妻子会跳《盘鼓舞》,段荣轩便兴致勃勃叫她换了鞋头带着小木锤的专用舞鞋,欲去“暗香水榭”玩乐一番。 锦绣推辞不过只能从命,心想给他跳舞总比被阴阳怪气的欺负好过,到了水榭二楼那空地上已经摆好了一面鼓七个扁扁的木盘,段荣轩又想上次那样抱起了琵琶,问锦绣要怎么的伴奏。 锦绣略一思索忽然有了个好主意,笑着建议道:“相和歌,可好?” 演奏者只需弹出简单的几段旋律,更多的是舞者以歌声和自己击打出的节拍相合,这样的舞曲不似《绿腰》那样特别讲求两人的默契合拍,更多的则是歌舞、伴奏中那一唱一和的趣味。 当琵琶声奏响后,锦绣便时而用脚底敲鼓面咚咚作响,时候用鞋尖点击木盘啪啪有声,轻盈的身姿在鼓面与数个木盘之间甚至之上腾挪旋转,恍若蝴蝶翩翩飞舞。 而后,媚眼如丝的她踏着节拍,在回旋、抛袖、回眸等动作中悠扬吟唱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在那纤足踏出的“咚啪”声中,段荣轩忽然就想到了前日夜里自己站在城头俯瞰妻子翩翩起舞的场景,果然如歌声所述是“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他不由心中一热,竟抱着琵琶起身一面奏乐一面与妻子一同歌舞,旁边歌伎舞伎自然不甘示弱,待郎君娘子一曲舞罢赶紧上前献艺。 丝竹与嬉笑声在夜空中漫溢开来,飘飘荡荡便入了隔壁院落,正准备于睡前再看一页书的董八郎彻底暴躁了,啪一声将书册合上咬牙切齿道:“靡靡之音!” “是《诗经郑风子衿》,能上得厅堂。”董文桓侧身立在窗前仔细分辨着,他隐约觉得那歌声有些耳熟却因距离太远而听不太分明。 “七哥你变了,以前从不屑搞这些歪门邪道,如今居然连阉宦的门路都想去走!”董八郎才不管隔壁唱的是什么,他只知道这群不事生产的蛀虫打扰了自己看书。 “因为,我有了必须在今次中进士的理由。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她等不了再一个三年,”董文桓关上书房的窗走近桌案收拾了笔墨,又劝堂弟道,“看不进去就睡吧,原本也夜深了,明日得闲把西厢腾出来做书房,那边想必不会再受影响。” “哼,你就算考中了便能去娶一个商户女?做梦吧——看三伯怎么收拾你!”年仅十七岁的董八郎年少便素有才名自然心高气傲,受不得委屈也见不得堂兄那被美色所迷的窝囊样,心中有火自然就噼里啪啦的爆了出来。 “隔壁那可是五品官,不也娶了商户女么?”董文桓摇头浅笑,长袖一拂便出了门往寝室走去。待他躺倒床上了,临睡前忽然又觉得段内给事这名号隐约也有些耳熟,却不及细想就酣然入梦,在梦中,他双喜临门既中了进士又抱得美人归,欢愉无比甚至生生笑醒。 可到了晚间去段家饮宴时,与那段内给事“把酒言欢”听他说自己也曾因办差四处走动到过南边、北地,吃着对方刻意吩咐妻子安排烹制的江浙名菜“醋搂鱼”。 那种莫名的违和感又开始在董文桓脑中盘旋。 这鱼竟是用南边的西湖青鱼所做,肉质白嫩而皮厚胶多,先用油煎而后加酱、醋、酒烹制,外焦内软,既香酥鲜脆,又滑嫩顺爽。 如此地道又可口的“醋搂鱼”董文桓在外州仅仅只遇到过一次,那就是他心心念念的西北兰州叶家!那个久没音讯他打算在中了进士后去提亲的叶家……

上一篇   45暗潮-汤中牢丸

下一篇   47咫尺-鸡汁煮干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