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暗潮-汤中牢丸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5暗潮-汤中牢丸

当年骗了锦绣到书房去撞上魏五郎的锦珍,如今自食恶果被姐姐依样画葫芦引荐给了雷军器使的妻子,她却丝毫没察觉出恶意来,还窃喜着这替雯娘守密换来的便利。 须知,大齐可不是随意一个官员妻子都能被尊称为夫人的,外命妇若夫君或儿子一品的是国夫人,三品以上为郡夫人,到四品就只能被称之为郡君。 锦绣介绍汪夫人时又只说了雷内侍的好几个头衔中最高、最好听的一个职位——天承军的中护军。 对高等级内侍这种身兼数职情况知之不详,又完全不了解天承军所有高级军官全是宦官充当的锦珍当即便上了当。 看着那小贱人对郭夫人、汪夫人等达官显贵好一通奉承,又时不时的展露自己的文采,在元宵节耀眼夺目的灯火中欢快的笑着,好一派青春洋溢、风华正茂的模样。 甚至,她还在汪夫人的撺掇下拉着锦绣一起去参加了安福门外的踏歌。 在高二十丈装饰着五万盏明灯的花树之下,当那些被勒令表演的宫女与表演者退场后,众多元宵观灯的青年男女分为两处,自发围成圈儿唱着曲子挥手摆腿歌舞嬉戏。 被汪夫人撺掇几句又喝了几小杯椒柏酒的锦珍便按耐不住心中的躁动,强拉了姐姐下场,与自己的贴身婢女和旁的盛装女子一起手拉手跳跃、旋转,毫不吝惜叫人看到自己的姣好身段与优美舞姿。 看在锦绣眼中觉得分外好笑,她倒是有做戏子的天赋呢,在胡炬跟前娇俏孝顺,在董七郎跟前甜美可人,听说在崔相家的张氏面前又很是温柔贤淑,如今在这汪夫人眼里又换了一副活泼单纯模样。 倒叫她这个做姐姐的有些拿不准了,从前一直觉得锦珍刻薄又狠辣,说话行事总带着两分冲动并不精于算计,前辈子是自己太蠢才上了当。 可如今一看,这妹妹却是个八面玲珑,想必在家时她只是懒得在自己和雯娘跟前装模作样? 锦绣一面跳着踏歌一面左思右想,忽而又觉得该做的已经做了,不如今日就好好玩乐尽情欢愉。 这下场跳舞锦珍是刻意显摆,锦绣则是半推半就,一来不想驳了对方的意免得被怀疑,二来,她看着别人自由自在的欢喜跳跃觉得自己心中也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恣意的笑闹一回。 她前辈子出嫁前、出嫁后都一直憋屈在后院,这辈子也一直为了家人小心翼翼的过活,从没有一日真正舒坦过。此刻却是举国欢庆的元宵节,最无拘无束的闹腾日子。 为了诓骗锦珍这是很好的由头;唔,反正也戴了帷帽;除了义母、汪夫人等身份不便或喜静的,也有好几个同行友人下了场……于是,这也没旁的熟人会看见,我这么入乡随俗也没关系吧? 锦绣找了好些理由为自己开脱,却偏偏不去想其实是她自己喜欢这样热热闹闹又无拘无束的舞蹈。 殊不知,站在城楼上陪伴圣人与民同乐的段荣轩瞧着踏歌圈子忽然一怔,精于骑射眼神极其利索的他一眼就瞧到了下方那道桃红色的身影,瞧见了锦绣尽情舞蹈的模样。 那熟悉的身形、似曾相识的舞姿,还有那段荣轩亲手所绘纹样命人精心绣制的独一无二衣裙……无一不显示着他妻子居然背着自己,招蜂惹蝶去了?! 段荣轩面上不显心中却顿时黑气腾升,恨不得赶紧冲下城楼去揪了她回家扒掉裤子狠揍一顿!这么突然一惦记起那白嫩嫩肉嘟嘟的臀,想象着在上面留下一串儿自己的红巴掌印,他不由胸口发热心思荡漾。 念及此时场合不容走神,段荣轩又赶紧收回思绪好生当差,却又不时将视线落到妻子身上,直到见着锦绣似乎是同好些个盛装贵妇一并离开,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连两日通宵达旦的欢庆佳节后,锦绣与锦珍分别回家都是胡乱吃些东西倒头便睡,到了晚间才梳洗起身,一个去迎接丈夫归家,一个去拜见父母告知这两日的详细经过。 锦珍喜滋滋指着汪夫人送的玉佩对父母说自己得了这位贵妇的青眼,并表示自己就算攀不上崔家也不会比雯娘嫁得更差,三品官的媵也不算埋没了她。 而胡炬一问清楚此人究竟是谁家妻室顿时傻了眼,暗恨牵线的锦绣果然依旧是包藏祸心。 如今他已正式做了捉钱令史,尽管这职位其实只是个朝廷诸司卖给商人用以创收的流外官,无须坐班,只管领掌五十贯钱,每月交纳利四千,每年纳利五万即可,但毕竟是报送吏部参加了铨选的正式职位,并且顺利纳利不亏满一年就能入流为官。 善于经营的胡炬想方设法得了这职位只为改换门庭,当正式上任后他也有了同僚,有了可以四处打探朝中动向的门路,这几日他便趁着各种酒宴听得了不少逸闻趣事。 雷军器使本就是个实权派喜好又如此特别,自然有人拿他私事说嘴,锦珍今年十六那人却已经年过四十,何况,如此暴虐之人怎么可能是良配? 胡炬犹豫再三却并没将此事告知锦珍,甚至也不曾对薛氏直言,只淡淡道:“你拘着她近日少出门,等春闱之后再议——说不准也有不错的青年才俊。” 待价而沽也得卖个好人家,即便是存心卖女儿还得顾及名声不是?锦绣嫁给段荣轩能说以庶女配官身,他又是个年轻英俊且得势的,并不算亏待了女儿。 可要再嫁一个女儿给那明显有恶名的内侍,这难免会被人说嘴。胡炬顿时打定主意,除非逼不得已,哪怕能获利这条路也不能随随便便去走。 至于说等到春闱后不过是托词,他只是需再拖延一下时日,在合计合计究竟许女儿到谁家去,譬如,那魏家似乎也不错?听说那魏五郎是个喜好美色的,年纪虽不大却也算是自己的上司…… 当胡炬满腹盘算时,薛氏却真以为丈夫想给女儿寻个有才却无钱的书生,不由又想到了那个讲述寒门书生得势后抛妻弃子的故事——《禾清娘》。 她顿时也有些不舒坦,心想与其这样还不如再努力去攀攀崔家。 和她达成交易那张氏的娘家虽然因牵扯进行贿案子已经败了,她也被传挪用丈夫原配妻子的嫁妆被崔家关了起来。 但是,胡家于张氏,崔二甚至他们的女儿都有救命之恩,这事情却是不容置疑的,正人君子或许不会挟恩图报,薛氏却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刻将这事情闹大了为自己女儿挣前程。 正值待嫁之龄的锦珍则春心荡漾做着各种美梦,一会儿想着自己能称为相府嫡孙的屋里人,一会觉得她能嫁给比锦绣丈夫跟有权势的人可在她跟前耀武扬威,一会儿又想起了可能会到京城参加春闱的董七郎。 心中不由又酸又涩。 正当胡家众人心思各异暗潮涌动时,段家却也不算平静。 一身疲乏回了家的段荣轩饥肠辘辘来不及因元宵节一事找妻子麻烦,先端了一碗锦绣亲手做的牢丸来吃,却有些食不知味,眼神一暗便让她去内室把身上的桃红衣裳换成嫩黄的。 正当锦绣离开时,小五又进门回话道,隔壁邻居主人家那准备考进士的书生已经到了京城,递上拜帖来欲求见。 段荣轩瞅了瞅对方送的见面礼一对名家画卷,又随手打开帖子草草一看,目光落到署名处就是一阵呛咳,差点没被肉馅儿噎住。 “董文桓,竟是他!”他心中略有些烦躁正欲骂娘,却忽然瞧见妻子听到自己咳嗽匆匆从隔壁赶来,段荣轩倏地把拜帖一合,扔回到小五怀里后又轻笑道,“明日夜里正好有空,设宴请他来。”

上一篇   44作孽-炭烧乳猪

下一篇   46嫉妒-醋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