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亲情-同心生结脯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3亲情-同心生结脯

段荣轩吃了一口鲜嫩虾仁,又侧脸看到妻子柔情似水的神情不由会心一笑,很是精明的他怎可能没听出锦绣方才说话时腔调中隐含的哽咽之意? 即便是没察觉不对,他也时刻关注着妻子的各种情况,早在她去下厨时,段荣轩就唤了采薇来询问白日陪娘子出门时的遭遇,这婢子虽不曾详述经过却也老老实实透露了端倪。 此刻又看到锦绣故作坚强,他不由觉得既心痛又心暖。或许,段荣轩对妻子并无浓烈的爱意,却已经将她划归入“自己人”的范畴,亲情其实比爱情更为稳固长久,没有家人的他更容不得自己亲眷被小觑作践。 见到锦绣受委屈,更坚定了段荣轩图谋扶持年幼皇子上位的心思,他不甘于按部就班慢慢升官,他等不到义父那样临近五十岁才官居二品。 尽管心中百转千回,段荣轩却不曾在面上表露丝毫盘算,只轻轻抚着妻子的手笑道:“挺好吃,还可把烘面筋的步骤折腾更多点,卖个噱头,咱们一准赚得盆满钵溢。” 前不久,叶氏将分别位于东西市的食肆“至美居”、酒肆“美酿居”都给了锦绣,甚至留下了亲笔文书为证,另两间则托付给他们夫妻俩照看,等明瑞成年后再给他。 因而段荣轩话语间已然将“至美居”当作了自己的家产,平日里也极为上心。 当然,他在乎的并不是收益,而是这两个店的声誉,若它们能成为达官贵人争相登门的知名食肆和酒肆,修了秘道再安插几个心腹做跑堂伙计——想想都觉得很是美好。 段荣轩眨眼又想到了将这两个店送给女儿的叶氏,先前还觉得她蠢笨,如今一看其实岳母也算得上是个妙人——四个铺面一分为二看似公平却是将最好的两个都给了锦绣。 女婿是个有权势的,她又深陷胡家所有事务都需女儿打点,稚子年幼也得长姐照顾,就算扣着铺子不愿给也可能被全吞了去,不如大方点卖个好,儿子还能得些照拂,将来长大也有产业安身。 她不是愚蠢而是“愚从”,将妇德刻在了骨子里,万事腹中清明却狠不下心去反抗丈夫甚至儿子、女儿,平生仅有的一次违背三从四德恐怕就是不顾叶翁的劝阻嫁给那胡炬。 看向正在琢磨食谱的妻子,段荣轩不由一笑,玩闹似的轻轻捏了捏锦绣的嫩脸,心道:她的性子多半是依了叶菁,只有逼到绝路时才会真的奋起抗争,这样既倔强又软糯的性子难得的合他胃口。 “那黄掌柜似乎问题不大,尽管先前收益一事只是一面之词但并未发现他有过多私产,不过,无妻无子的人不好拿捏,”段荣轩沉吟后又说道,“翻年他的侄孙黄大郎和黄葵就会进京,那婢女你留在身边使唤,至于黄大郎……” 这人曾经为锦绣送礼他见过一次,看起来稍有拘谨倒也算得上是个能干的。 “我许他前程,换忠心,”段荣轩笑着告诉了妻子他早已做出的决定,“黄翁掌管‘至美居’多年,甚至京中四个铺子都是他一手经营的,暂时换不了,不如将他们一家子都搁到眼皮下放着。” “好。”锦绣笑着一应,万分庆幸有这么个能干丈夫可时刻指点自己,很是省心。 起初她也曾怕段荣轩会不会像胡炬那样过河拆桥吞了叶家剩余的家产,可了解越深越没了这种担忧,他所图甚大怎会将寻常产业看在眼中? 何况,一个年近而立之年又不缺钱财的五品官儿好不容易决定娶妻成家,难道还会下作的拿自己原配嫡妻之位去换商户女的几个铺子? 锦绣不由将丈夫和父亲做了对比,总觉得真正最可怕的人,其实是那些一穷二白一无所有的,他们为了利益才会用尽手段不顾伦理。 段荣轩虽然曾经境遇凄惨,但他幼时家境富裕成年后又有钱有势,即便是性子执拗阴晴多变,却绝不会眼皮子浅得只贪财。 如此想着,锦绣更觉自己幸运,身边人能做到的正是自己最需要的——已死过一次的她根本不会去奢望情爱,只盼有个人愿意护着自己以及家人便够了,甚至不需太久,等弟弟长大成人也就功德圆满。 既然丈夫为她做了很多,锦绣自然也投桃报李,充满激情的筹备着年节,洒扫庭院、筹备餐食、张灯结彩,叫偶尔回家的段荣轩无时无刻不感受到那浓浓的节日气氛与满满的家庭温情。 眨眼便是除夕守岁时,这本是个合家团圆的日子,遗憾的是段荣轩等宫中内侍并无此假期。 今夜大殿前会有“傩舞”表演,圣人、嫔妃、皇子甚至皇室宗亲都会前来观看,而后还有通宵达旦的饮宴。傩舞虽有太常寺卿及其属官来组织,可余下的歌舞与宴会却是由教坊司、光禄寺操办,前者隶属内侍省后者也需宫中内侍协作,身为内给事的段荣轩、陈教坊使以及内侍监曹翁等人自然没法回家。 几天前锦绣就在琢磨自己到底该到哪里去过年,去胡家可以看到母亲但与那几个贱人同桌肯定吃不下东西,更重要的是,去那里不能带上二郎,怕又被抢了。 若是接二郎来家一同过节又着实冷清了些,两人一桌还没个长辈氛围太糟糕,好在锦绣正犹豫着就收到了郭夫人的帖子。 当日,天还未暗,中书、门下两省的官员与宗室诸王以及公主驸马便纷纷“入阁守岁”,锦绣也领着穿戴一新的弟弟去了同住在永兴坊的曹家。 这郭夫人同样是丈夫不在又没法回娘家,虽然生母还在世却只是个没上桌资格的媵,即便平日里能一同坐着,除夕夜却不可能坏了规矩。 回去难道眼睁睁看着自己白发苍苍的阿娘给嫡母斟茶布菜?与其这样还不如叫她舒坦些自己在屋里吃点好的权当过年。 因这缘故往年郭夫人守岁时也过得不舒坦,甚至连置办席面都是草草而为,招呼几个曹内侍的养子养女胡乱吃吃就罢了。 如今有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锦绣她反倒来了精神,不仅准备好美食佳肴还叫人编排了上等歌舞,直叫难得一次出门的明瑞看花了眼,那傻乎乎呆愣愣的样子逗得郭夫人好一通笑,给了他不少见面礼。 锦绣却是对曹家的吃食很感兴趣,看着食盘中的腊肉条便挪不开眼。 这东西吃起来就是普通腊肉,略香却并非绝美,但造型却相当别致,竟是将两指宽的腊肉编成了同心结再晒成腊脯,而后蒸煮食用。 “这是同心生结脯,”郭夫人见她感兴趣不由解释道,“家中婢女为讨好情郎想出来的主意,我看着有意思便叫厨房的也学着做了。你也觉得好吧?” “唔,儿在想,改日是否也能做给郎君吃。”锦绣羞涩一笑,寓意永结同心的同心结确实很有意思,端出来便可暗示心意。 若是能在“至美居”也推出这么一款菜该多好,除了腊肉还可做腊肠,除了同心结还有寓示吉祥如意的如意结;前程似锦的团锦结;一路顺风平安结…… 郭夫人仿佛瞧出了锦绣的心思,浅笑道:“那就做吧,这本就算不得什么家传方子,你还可改良一下叫‘至美居’卖去。” 这便是大方的将创意拱手想让了,旁人若学做叫抄袭会得罪曹家,锦绣却能正大光明的用于经营,直叫她好一阵谢。 “小事一桩无须客气,”郭夫人满不在乎的一笑,又命人给明瑞斟了少许由大黄、桔梗、蜀椒等物制成的药酒,换了话题道,“来,二郎,喝即可‘屠苏’酒,可驱邪解毒。” 二郎赶紧小大人似的起身谢过,又一本正经的朗声敬酒道:“谢谢夫人,祝您福寿连绵!” 此刻恰逢辞旧迎新的子时,屋外爆竹声四起,锦绣也跟着弟弟起身,真心实意的执晚辈礼贺道:“祝义母福延新日,寿禄绵长。” 此时此刻,她很是明确的感受到了郭夫人的好意甚至是难得的亲情。郭家名下难道就没食肆么,甚至义父自己也是有在别处拿份子的,这名义上的义母却能邀请自己守岁还连一口吃食都能想着至美居,真是难得。 想到那禽兽不如的生父以及所谓的嫡母、妹妹,再一对比毫无血缘却乐于照拂自己的郭夫人,还有那嘴里不说却时刻护着自己的丈夫,锦绣心中溢满了暖意,似乎前世冤死之恨也随之消散了很多。 当然,要叫她白白放过胡炬却也不可能,该要的一定得讨回来。 大年初一,锦绣开始带着弟弟随郭夫人走访亲友四处饮宴,结识了不少官宦家眷,期间也去了一次胡家,锦珍早听说了长姐近日充实无比的行程,她却只能跟着父母在商户圈转悠,很是嫉恨。 待锦绣一露面便缠着她央求不止,无论如何都想跟着锦绣一起出门,薛氏为了女儿前程也不得不充当冤大头,给了“庶长女”不少头等的珠宝。 “唉,这可难办,明日便是正月初七“人日”,又恰逢立春,郭夫人确实是约了我登高郊游,临时加个人却不合规矩,”锦绣先是婉拒,收了礼后又改口道,“不如这样,明日我求求义母,待元宵节看灯再带你同去,可好?” 锦珍自然是连连答应,薛氏却不知怎的心中有些忐忑,忽然想起当初绑那叶明瑞时就选的上巳节人潮涌动时。 京中的元宵佳节岂不人更多,而且还是黑咕隆咚的夜里!

上一篇   42受辱-熏面筋炒虾

下一篇   44作孽-炭烧乳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