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受辱-熏面筋炒虾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2受辱-熏面筋炒虾

见那“好妹妹”惺惺作态锦绣并未同往常那样露出怒容或不屑神情,只学着丈夫那时常挂在面上的风轻云淡表情又是温和一笑。 “我自己都还未站稳脚跟又如何提携妹妹?”她哀声一叹又轻轻拍着锦珍手背劝道,“莫要心急,总归会带你一同出门的,只是,这京中之水深浅不明时还需先探探路。” 锦珍哪甘心两句话就被锦绣打发了,只装作小女儿态央求道:“每日闷在屋中着实无趣,给我一更机会可好?姐姐往常少有出门做客,如今带着妹妹同去也好帮衬你一回呀。” 往常不能出门还不是你们母女害的,真以为如今因为利益面上抹平了隔阂我就任你们摆布了? 是,通常出嫁女是需靠着娘家才能在夫家站稳脚跟,可我稀罕你们这背后插刀的娘家人么?! “这初来乍到万事不懂的,哪能叫妹妹与我一同去被人嘲笑说嘴?况且,帖子上也没说能携伴参加,真叫你充当婢女同去,我这做姐姐的如何忍心?”锦绣心中冷冽脸上却并不显露,依旧是好声好气的模样连连拒绝锦珍的“好意”。 在段荣轩的指点下,锦绣一早便放弃了往常那急躁的手段与粗浅的报复方法,若不能一击必中只是与人赌气,闹腾了又有何用?反倒坑了自己与亲人。 还不如静静织网,耐心等待猎物上钩,然后慢慢一口口吞吃。 锦绣不愿带她出门找的由头确是实话,锦珍不得不信了又郁闷的目送她去后罩房见亲母。其实,此外还有个更重要原因则是若没经过再三推托一口便答应了带锦珍出门,她肯定心中忐忑会万般提防。 拒绝两次再因雯娘之事求她放弃这个曾经的婢女庶姐,再把带她出门做客当作交换条件,却能叫人松懈…… 二叔一家上月末虽是回老家去了,可他们已经答应段荣轩开春便到京城来暂居,叫堂兄入这边的官学苦读,以期三年后能过解试甚至中进士。 等胡炬上任之后,那时二叔他们肯定也彻底靠上了荣轩,就可以开始慢慢收网吧? 如此盘算的同时锦绣慢慢走入内院深处,不由在想,自己终究是和从前不同了。 也不知是不是和丈夫下棋玩乐得的好处,竟然能学着开始谋划,忍着脾气不去争一子之得失,走一而观三步之遥迟早将仇人逼到绝路。 在进入阿娘的房间后,见着气色还不错的叶氏,锦绣终于心神一松。 在诉说了自己近日的经历后并眉飞色舞讲了弟弟已经开蒙日益精进后,她甚至轻轻搂着母亲的腰在其怀中小憩了片刻。 尽管出嫁以来锦绣一直强迫自己吃好睡好养着精神,却也无时无刻不紧绷着心弦,必须讨好丈夫,需学习各种技艺,要琢磨怎么与郭夫人等贵妇交好,想试探着慢慢接触管家一事,还得盘算如何“招呼”胡家贱人,如何不累? 也只有窝在母亲温暖怀抱的这一刻,才能叫她真正闲适、舒坦一会儿。 待段荣轩与胡炬交谈完毕,寻到内院来拜见岳母并打算顺便带妻子回家时,恰好看见了锦绣那毫无防备且带着浅笑的睡容。 他忽地一怔,这才发觉妻子此刻的模样与躺在自己身边时并不相同,她不再眉头微蹙,也不曾蜷着身子睡得规规矩矩,反倒是大咧咧的将叶氏膝头当作枕头,先是搂腰侧睡,在自己进门时或许是受了惊动,又翻身四仰八叉的躺着。 见到段郎子站在门口张望过来,叶氏微微一窘连忙想要唤醒女儿,却被荣轩阻止——难得见到妻子这憨态可掬的模样他当然想要多瞅两眼。 慢慢踱步到床边轻轻抚了锦绣的脸,段荣轩这才记起她不过是个年仅十六故作坚强的小娘子,比自己小了整整十岁,与姐姐香消玉殒那年相仿…… 他不知怎地竟心中一热,不顾叶氏的劝阻轻轻抱了锦绣起身,就这么抱着她把家回。 许是头天夜里被折腾过久,今日清晨太早起床做腊八粥,又因雯娘与锦珍之事思虑过多的缘故。她困乏至极根本不曾转醒,就这么躺在丈夫怀中睡了一路,直至回家后躺在床上了方才缓缓醒来。 一睁开眼锦绣便见到段荣轩正蹲在床边脱自己罗袜,踏脚上还放着一盆热腾腾的水,瞧那样子他竟想为自己洗脚? “这怎么可以?!别,别这样……”她顿时窘得面颊通红,一边缩腿一边摇头婉拒。 “怎么不可以?”段荣轩捏着锦绣的玉足,一面浇水一面在她脚心轻挠,逗得对方咯咯笑个不停,滚着泪花连连求饶。 他就这么调笑兼似的为妻子洗了一次脚,使出十八般武艺捏按揉搓叫她好生享受了一番。 入夜时,锦绣窝在丈夫怀中半晌无法入睡,只觉心中无比甜蜜,她竟不知道还有丈夫能屈身为妻子洗脚的,不同于初嫁那日他为自己穿衣仅是为了情趣,这回倒真有些相亲相爱的意味。 殊不知,这也是段荣轩平生头一次近身伺候人却不觉得心中恶心,“妻子”,并且是如此可心的妻子,于他而言果然不同。 既然心中有了期待和牵挂,段荣轩自然不会再眼睁睁瞧着妻子自己没头苍蝇似的自己去琢磨所有事情,随即他便派了得力的奴仆至田庄打理一切,妥妥当当的协助锦绣办好了十二月十五日的斋宴。 甚至也更为尽心的收集了关于郭家赏花会的相关资料,叫锦绣在年末二十那日首次参与重要宴会时,无论从穿戴妆容、言行举止还是行令吟诗,都叫人无可挑剔。 开始一切似乎都很美好,直至锦绣出恭后途径花园一脚,忽然听到亭台中有人在问“那个穿孔雀蓝的面生小媳妇是谁家的,仿佛还不错”。 听到这样的评价她不由心中一喜,谁知,还未等笑容在脸上绽开来,便又有听得有人嗤笑一声,并淡淡回答:“不过是,宫奴阉竖之妻。” 这带着浓浓鄙夷意味的言论叫锦绣胸口猛然一痛,她顿时呆愣当场,鼻头一酸便有泪珠将要滚落,只得略微仰头望天不叫它们真的掉下来。 此时此刻,她才深切体会到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宦官妻室”这轻飘飘的几个字,抵不过这不忍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你这狭促鬼——当心些,这主家的出嫁女可也是……”亭中之人还在嬉笑着说些什么,锦绣却没心思继续细听,匆匆绕路回了偏厅继续与郭夫人作伴。 仿佛待在这也是内侍之妻甚至是高官妻室的人身边,才能感到足够的安全。 待坐下后,锦绣依旧觉得自己手脚还气得微颤,甚至连茶盏都不敢去拿,唯恐洒出水珠丢了颜面,许久之后方才缓和下来辞别主家回了段宅。 虽天色已暗,段荣轩却也是刚从宫中回来,因为已是年末需筹备宫中的除夕家宴和元日盛典,他这阵子一直很忙,甚至已经说好了最末几日不会再抽空返家。 看着丈夫脸上隐约透出的疲倦之意,受了委屈的锦绣生生扼住那想要扑倒他怀中求安慰的冲动。 “今日玩得可好?”段荣轩一面在屏风内换着家居衣衫,一面随口问着。 “很好,哥哥真是料事如神,提前做的准备都用上了,大家都觉得慧娘当得起这个‘慧’字呢。村妇竟也能伪装才女,真是好玩。”锦绣掩唇咯咯一笑,而后便说要为他炒两个小菜扭身快步去了厨下。 她能说什么?指责丈夫不该是内侍还是骂自己蠢不应当嫁给内侍?路是自己选的,受气了也怨不上旁人…… 何况,荣轩才是心头最苦的吧?会不会,也有人背地甚至当面辱骂他?我不过偶尔听了一句闲话都觉得难受,那身体遭了大罪的他呢? 也不知是油烟熏的还是心里难受,锦绣白日里将落未落的泪终究憋不住缓缓落下。 她直接抬臂用衣袖一抹,微微咬了咬唇镇定情绪,而后麻利地将那在甜酱中煮过又浸泡了鲜虾汤的面筋切成方块,放在火上烘干,与虾仁一同入油翻炸。 待那熏面筋炒虾出锅之后,锦绣立刻换上一副平和表情回了内室,温温柔柔的倚在丈夫身边,浅笑道:“来,尝尝这菜如何,若觉得好便叫‘至美居’添到食单上去。” 被人瞧不起又如何?总归有一日哥哥他能出人头地再不被人小觑,即便成不了事,我们拥有彼此也享受了人生,总比那内院乱成一团夫妻斗得乌鸡眼似的强!

上一篇   41庶姐-八宝粥

下一篇   43亲情-同心生结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