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庶姐-八宝粥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1庶姐-八宝粥

看着那冷面郭夫人难得露出柔和表情等着自己答话,锦绣略作迟疑后终究点了头,又连连谢过对方的好意,这事便这么定了下来。 心中虽有挣扎她却很是明白,这人总是需得豁出去拼一把才有可能更上一层楼,一辈子蜷缩在家里就只能落得和阿娘一样的下场。 何况,出嫁半个月来锦绣也算看明白了,段荣轩虽也有要指导、保护自己妻子的意思,可这一切的前提却是要她自己“上进”,他显然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没价值没回报的事情根本不屑于去做。 不趁着新婚又颜色还鲜嫩时去努力充实自己,提升在他心目中的价值,难道还坐等年老色衰被人弃之如敝屣么? 如此一想,锦绣回家学各种交际的玩乐方法时更是卖力,又求丈夫帮自己打听了一番主家的喜好,以及往年赏梅游园时是怎样的流程。同时,她还琢磨着十五日应准备哪几样素斋,并派人修缮田庄屋子,挑选着摆设准备改日去将其布置妥当。 在忙碌中几日时间匆匆过去,眨眼功夫就到了腊月初七。 晚间锦绣就叫人洗好了黄米、江米、小米等物,又剥出栗子、泡好红豆,红枣去皮,午夜时便开始小火炖熬。 次日一大早她赶在丈夫起身前去添加桃仁、杏仁、瓜子、花生、糖霜等物,甚至洒了些许葡萄干点缀,这才端着热腾腾的腊八粥回房来给段荣轩喝。 “唔,甜而不腻,挺好的……好吧,今日我心情不错待会儿就陪你去辅兴与那和平坊走一遭。”段荣轩一面喝粥配着吃含浆饼吃,一面冲妻子浅笑。 今日刚好轮到他休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四处走动一下去看看妻弟与岳母,还有她那个不安分的庶姐。 起初是那雯娘帮了锦绣逃家,因而她也带了此人来段家,并答应会好好的送她出嫁,又将此事托付给了丈夫,毕竟她是没法给庶姐做媒的。 这庶姐却是心气不小的,明明只是婢女出身却偏偏想要嫁个小官儿,她这样低不成高不就的很不容易寻良人,段荣轩起先是想拖两月随便将她打发了事,后面却又改主意琢磨了别的点子,反倒私下给了雯娘一些便利…… 这事锦绣却一概不知,因而当她带了腊八粥来笑语盈盈给二郎喝时,却突然被那雯娘“噗通”一跪,求自己为她做主去帮忙说和一门已经八字有一撇的亲事。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锦绣顿时傻了眼,甚至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距离自己出嫁还不到一个月,雯娘就已经和荣轩的隔壁邻居有了私情?这未免太神速了些! “奴只说了自己是娘子的异母庶姐,不曾言明真正的身份……”雯娘喏喏开口,其实她很有把握对方动情已深,为难的只是她曾经的婢女身份和嫁妆。 按段荣轩之前的说法,是打算给她十万钱便彻底置之不理,这钱看着不少却绝对不够在京里置办体面的嫁妆,要知道单就这辅兴的两进房子就得几十上百万钱,区区十万嫁妆哪能叫对方满意。 更何况,那男子看上她未尝没有和段家拉关系的意思,若是出嫁后锦绣还了人情再与自己无任何往来……那,雯娘不由苦笑,那她费尽心思搭上的人还会是自己的终身倚靠么? “对方是什么身份?”锦绣只觉得自己脑子嗡嗡作响,能住在段家隔壁的想必也不会是白身。 她身边的人除了阿娘果然没谁是省油灯,前辈子雯娘坑自己难道是她想嫁给魏五郎做妾?因为,贪慕那似乎触手可及的富贵? “天承军的一个致果校尉。”坐在一旁的段荣轩替雯娘开了口。 见锦绣茫然着听不懂对方官职的实质含义,他又补充道:“七品的低阶武官罢了,不过,算是天子近臣手里管着几十号人,家境也还凑合。” 段荣轩却没说,天承军是皇家私兵总共也不足万人,并且这刚过弱冠之年的武官天生神力且人缘极好,翻年就会晋升为从六品的振威校尉,可谓前途似锦。 七品官在见惯了达官贵人的他看来很小,对锦绣这乡下来的小娘子来说可不一般,家乡那耀武扬威的县令不也是七品么? “若是实话实说……?”锦绣倒没想到嫁妆那事儿上去,只厌烦雯娘背着自己行事太莽撞大胆,又觉得她的身份又着实尴尬,真能顺利嫁给一个武官? “太得罪人,弄不好还当我们是故意为之。”使个婢女去勾搭对方还妄想当正妻,段荣轩微微摇了摇头甚至讥讽一笑,这话一出口便叫雯娘白了面色又生出了些许期待。 她如何不知按大齐律法奴婢只等同于畜产,脱了籍的也强不到哪去,正因为太不甘心雯娘才挖空心思想要嫁得更好。 偶尔出门一见着那英武男子并得知他尚未娶妻后,她甚至使出了隔墙抚琴唱曲的手段,又在打听后算着他出门与回家的时辰偶遇两回,这才慢慢有了交集。 好不容易攀上的人,雯娘怎愿意白白放手?听段荣轩似乎有帮忙隐瞒的意思,她慌忙伏地磕头道:“求郎君、娘子垂怜!奴婢来生愿做牛做马伺候二位。” “来生?”段荣轩又是一声轻笑,含义很是明确——他不稀罕来生。 “郎君、娘子日后但有吩咐,奴婢莫敢不从!”雯娘随即磕头不止,又是一阵发誓赌咒。 锦绣心里依旧有些膈应,微蹙柳眉不愿瞧她,段荣轩也仿佛一副丝毫没被打动的模样,反倒是近日一直受其照顾的明瑞见她磕得额头渗血很是为难,想要张嘴帮腔却又不敢在那看着温和实则很冷傲的姐夫跟前造次。 “下去罢,容我想想。若是他肯三媒六聘的来提亲,倒有可商量的余地。”段荣轩屏退雯娘,待其离开后才看向妻子问她的意思。 “结亲,应当比结仇好吧?”锦绣斟酌后如此回答,又很是为难的蹙眉道,“可那身份毕竟有些……能有何法子可想?” 锦绣问了段荣轩后又有些讪讪的,就算有法子可操作,他或者说自己又凭什么要帮雯娘?思及此处她便淡淡道:“实在不行,送她去做妾也成,总归是自己求来的‘前程’。” “做妾可惨得很,”段荣轩搭话的同时扭头便看到明瑞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面色一冷连番问道,“你同情她?想为她求情?你觉得她没错?” 明瑞赶紧摇头,说自己只是看雯娘有些可怜并没要帮忙说情的意思,夫子教过的,她行事确实有不妥之处。 “那便好,你要是非不分、同情心泛滥成灾,倒要叫我与你姐姐焦心了,”段荣轩冷眼一瞟激得明瑞寒毛倒竖,方又沉声道,“若非雯娘贪得无厌,又怎会落得这进退两难的局面?若因此被人鄙夷轻贱也是她自找的。” 听丈夫这么一副“送她去做妾也活该”的语气,锦绣还以为他真要将雯娘置之不理,谁曾想段荣轩叫明瑞去书房默一篇文给他看,待屋里没人后他扭头便提议道:“可否将雯娘记到你母亲名下?” “啊?!”锦绣木然发愣,完全猜不出丈夫这心思怎么转变得如此迅猛。 “这孙挺于我有用,联姻不算坏事,”段荣轩浅笑着直言道,“也不是真当她是你姐姐,。譬如,她是你母亲贴身婢女所生却未曾落入奴籍,自幼与你情同亲姐妹,这回雯娘遇到良人你也很是高兴,为了面上好看些愿意认她为姐姐。” 听了段荣轩编撰的故事,锦绣无语呢喃道:“……上面倒还真有个夭折的亲姐。” “但是,因为岳母受到胡炬的坑骗失了嫡妻身份,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唔,望能与孙郎携手拨乱反正,有朝一日一并改了咱俩妻子的户籍。”说到最后段荣轩自己都哈哈大笑——平白得了个能帮忙跑腿的连襟多有意思。 “这姓孙的是天承军校尉,嗯,有实权的重要职位么?”锦绣才不信段荣轩只一门心思为岳母和妻子着想,他方才说的是“于我”有用,而并非“于你”。 “驻守太和门的,距离宣政殿很近。”段荣轩如此轻声回答,仿佛什么都没说也似乎说了一切,“宣政殿”三字,哪怕是对宫中情况并不熟悉的弱女子也能猜出这是圣人处理政务之处。 不知怎地,锦绣忽然想起了檀娘,她被送给的那个姓雷的内侍,据说是领着几千天承军的中护军兼军器使……天承军又是天承军! 她猛然间一个激灵,惊恐地看向丈夫——他图谋的竟然是篡位?!不,不对,应当是帮人篡位?他竟如此胆大包天! 重生而来的锦绣依稀记得当初京城确实风云剧变,有急流勇退的也有排队站位希望更上一层楼的,可惜她死得过早,却不知究竟是哪个皇子登了基。 “听懂了?真是聪慧……”段荣轩轻轻一笑,伸手便将锦绣揽入怀中,一手搂着她的肩一手虚抚扼住了那纤细的颈项,在妻子耳畔呢喃道,“你与我是一条心的吧?” “自,自然是的。”锦绣赶紧颤声应着,他图谋的本就是抄家灭族的事儿,身为妻子的自己即便是去揭发也落不到好,除了在力所能及处帮忙外还能做什么? “那此事便这么定了,胡炬正求着希望你带锦珍出门做客好攀得贵婿,适当的时候可答应下来换他们为雯娘遮掩。”段荣轩放开了搭在锦绣脖子上的手,捧着她的脸轻轻一吻,似乎深情款款。 “你就不怕吓得人日日噩梦一不小心就说溜了嘴?”锦绣捏起粉拳往他肩头一捶,嗔怪连连。 “你会如此?”段荣轩很是自得的一笑,又宽慰道,“放心,敌不动我不动,不会平白出乱子,不过做些预防而已不一定派上用场。” 他虽不知道锦绣是死过一次的人,却也看透了自己妻子,她是个很矛盾的人,有些憨但并不傻;或许心软心善,但关键时刻只会关心母亲和弟弟;胆子似乎不大豁出去时也能无所畏惧。 一个不曾念得正经书的乡下女子怎会有忠君卫国的念头?篡位于锦绣而言并非不能接受,只要对她和她的至亲没坏处就成。 段荣轩此举也算是一次试探与交心,他既然想与锦绣白首偕老就不可能什么都瞒着她,何况,有些事对聪明人而言根本就瞒不过,与其互相猜忌还不如直接捆成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辈子生死与共。 在得知了丈夫如此可怕的秘密之后,锦绣先是忐忑不已,心猛跳不止手脚也软得使不上力,可慢慢回神后她竟腾升了别样的踏实感。 丈夫既愿意透露此事,应当是表示自己在他心中并非可有可无的玩物吧?虽然被这秘密猛然吓到了,可感觉,却出人意料的有些……甜蜜? 直至午后,锦绣依旧有些隐隐的兴奋,就这么笑意盈盈的去了胡炬拜访父亲探望母亲,那略有些亢奋的气色看在薛氏、锦珍眼中倒有了些扬武耀威的感觉。 有求于人的她们却不得不在锦绣跟前软声浅笑的试探性问道:“听说二十日吏部郭侍郎家有个赏花会,大娘子可否带妹妹去见见世面?” “当然可以,”锦绣一口便答应了下来,说完便举杯喝茶,等看够了锦珍的兴奋表情后才又笑道,“可是,只能充作我婢女跟去。” “……”珍娘闻言顿时满脸惊诧,强压着怒火作委屈状可怜兮兮的问,“这是为何?”

上一篇   40产业-羊肉奶药羹

下一篇   42受辱-熏面筋炒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