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产业-羊肉奶药羹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0产业-羊肉奶药羹

黄翁匍匐在地抹泪对锦绣讲着事情的前因后果,据说“至美居”刚开始营业时叶翁就为能在京中立足寻了权贵求庇护,那时这店前景不明并不被人看好,因此经人引荐后只寻得了一个二流世家不算照拂的照拂。 彭家郎主仅仅官至四品却有个女儿为圣人的修媛,还诞有一个皇子,给她家一分利换得必要时一两句美言也算恰当。 谁曾想,叶家食单实在是个好物,“至美居”不到一年时间就逐渐有口皆碑,虽不曾日进斗金却也有了被人瞧上眼的价值。 彭家胃口越来越大,叶翁步步退让直至利润四六分便不肯再委屈自己,宁愿关了“至美居”也不想给他人做嫁衣,于是又这么僵持了几年。 “那年郎主病重时曾交待了不能将‘至美居’交给胡郎子,待他一去彭家又步步紧逼,老奴实在无法,就自作主张与他们谈了条件用食谱保住店铺舍了收益。”黄翁讲了前因后果又骂了自己一番,并恳请娘子谅解。 其实他很想不客气的说,女君叶菁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他深知其脾性那时万不敢讲了此事叫她拿主意,只是这话却不好在娘子跟前透出来,甚至满心忐忑的等着她发话,怕她不接受自己的解释。 锦绣透过轻薄的屏风看着那年岁不小一身布衣的黄翁,隐约记起幼时见他时的场景,面相似乎不像个奸诈的,她略作沉吟后试探着问:“那你今日来……?” “头年听黄葵说女君与娘子突然失了音讯,老奴一直很是忧心,前几日得了段郎子的帖子本欲马上拜访的,却又被彭家叫去结账,因此来得晚了些。”黄翁连连致歉,又指着他抬进来的木箱子说里面都是已经整理妥当的账册,请娘子过目。 采薇随手拾了几本入屏风交给锦绣,只见一种是棕黄色封皮,一种是蓝色封皮,她很是疑惑的一蹙眉,而那叶翁立刻解释道:“黄色是彭家插手后的内帐,老奴悄悄记了一份;蓝色的是外帐,即当初每年交给女君的那份。” 这意思是说,他清楚记着彭家究竟吞了多少叶家的钱财?指望自己靠着段荣轩有朝一日去通通要回来? “然后?”锦绣忽然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只说了两个字,想听他还能继续掰扯出什么来。 “然后彭家本月的收益没拿又给了五百金补偿,说过往一切一笔勾销,也撤走了往日安插的账房和两个跑堂伙计。‘至美居’完完全全回来了,恭喜娘子!”说到此处,黄翁真是感慨万千。 当初他收到段郎子帖子时还没当作一回事,压根没想到一个五品宦官也能和皇子母族叫板,还以为只需例行公事去问候一声便可,谁知立刻就有了变故。 “喔,那店里目前是缺账房和伙计了?美味居那边也缺吧?”锦绣明眸一转便想出了个不是主意的主意,“那就通通停业三日——就说东家有喜。待我看了账再找你回话。还有无旁的事要说?无事就回去吧,这些年辛苦你了,正该好好歇歇。” 说完锦绣就火速打发了那黄翁,然后一脸苦相的看着满箱子账册很是无措。 前些年才刚说要管家没多久就被胡炬关内院了,之前也不过是瞧了瞧家中田产租子的账目,叶氏本就不是个精明能干的,根本教不了锦绣什么,如今要她自己去琢磨几个京中食肆的往来账目,能看懂才真叫稀罕事。 草草翻阅一两本后锦绣完全找不着头绪,眼瞅着天色渐暗,她干脆咬牙便将账册一抛去了后院设的小厨房,进门就看见午后炖着的一锅羊肉汤此刻已经浓白喷香。 锦绣揭开盖子看了看,本欲吩咐厨娘做这“羊肉奶药羹”的她顿时改了主意,亲手把羊肉滤了只留汤羹,又将山药切片去皮放进去熬炖。 大半个时辰后赶在段荣轩回家之前,锦绣用木勺一捣将那山药羊肉汤炖烂成粥状,加了半碗牛乳与少许枸杞进去煮沸起锅,盛在瓷碗中略放点食盐、香菜,便叫人拎着旁的几道菜去往正房西侧。 刚回家换了舒适家居衣服的段荣轩正听白华说娘子在厨下,还没命人去唤她,便见到锦绣亲自提着个食盒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来趁热喝口羹汤,用羊肉和山药熬炖的,益气补虚,温中暖下益肺胃,”锦绣跪坐至案几前,将那奶白色的浓汤盛了一小碗放到丈夫手边,柔声劝道,“最近你似乎精神不大好,疲倦气短烦热时用这温补的正合适,大补之物反倒少吃些为妙。” “噢?又是你亲手做的?那我可得好生尝尝。”白日里情绪才激荡了一番的段荣轩,将那软乎乎暖融融的“羊肉奶药羹”一入口,便觉一股暖流由上至下从喉头舒坦到了心尖。 见到丈夫吃得酣畅淋漓模样,锦绣也很是高兴,越发觉得段荣轩此人虽然性子有些阴晴不定,可实质上却很容易讨好。 “这炖汤还成,往后下厨别做油烟重的菜免得污了肌肤,铲子用太勤也粗手,”他轻咳连声后又忽地转了话题,“后日便要和义母一同去上香了,你也别一门心思做吃食需得研究一下应对之词。即便是临时抱佛脚也得看看相关的经书。” “您就放心吧,佛学入门的《心经》、《地藏菩萨本愿经》、《无量寿经》等都看过,《大悲咒》等也能背诵。”锦绣抿唇一笑,心想上辈子自己不受宠时常枯坐后院,因而看了这些聊以□,没想到还真能派上用处。 “那便好,还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段荣轩虽然吃着锦绣做的东西很是受用,却也看出了她眼中隐隐的期待,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伺候得如此妥帖总得有什么缘由吧? “呃……”锦绣瞬间被戳穿心思很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破罐子破摔坦言道出了店铺一事,又攀着段荣轩的胳膊问道,“哥哥,能教慧娘看账么?” “年节时忙,我没这闲工夫,”段荣轩先是一口回绝逗着看了锦绣的苦脸,而后才笑道,“明日就给你找两个信得过的账房核账,跑堂的伙计可以暂时从家里抽掉几个奴仆去顶着,慢慢来罢,先把这阵子应付过去,等空了我再教你。” 听他这么一说,锦绣终于转愁为笑,反正铺子都已经亏了好些年她倒不急,只要能慢慢学着就好。 最要紧的是自己家那些产业都回来了,至此真真正正属于叶家,真是托了荣轩的福呢! 不仅产业回来了,还退有五百金,虽说权贵人家瞧不上这一星半点的,可于她却也能做不少事,譬如为二郎请先生就无须再叫丈夫破费。 总不好真的“买一赠一”,养了妻子还让他养妻弟,叶家可没这样恬不知耻的儿女。说起来,改日还得问问母亲的意思,这铺子回来之后究竟该怎么分。 为了防止胡炬乱来,家中房契、田契等物都是在锦绣手里,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嫁妆就是胡炬给的那些,叶家的东西都属于弟弟,可有时听丈夫的意思,他似乎将这些东西也算作了妆奁。 锦绣琢磨着是不是要母亲当着他的面正式说一次,免得往后更不好开口。可是,能保住铺子却也是因丈夫官职不低又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的缘故,该给的自然得给,也不知能不能像他和胡炬交易那样给一分利,或者直接分一间铺子? 不管母亲打算怎么做,家中的日子已然慢慢在步入正轨,锦绣坚信着不久的将来,还会叫胡炬将他吞了的也还回来,相信他会越来越惨,自己和弟弟、阿娘的未来却会蒸蒸日上。 到了后日上香时,她更觉自己这多活的一世终于开始转运了。 郭夫人与她的几个手帕交性子都不跋扈,无须刻意讨好只做自己便能与她们相处融洽,言语间谈论的也都是自己懂得的一些关于佛法、女红之事,顿时叫人松了一口气。 更巧的是,她们逢初一、十五去上香拜佛的那宝光寺竟距离锦绣那位于鄠县的嫁妆庄子不远。 锦绣吃过寺里那简直难以入口的饭菜后,便提议下一次早中午先去她家歇脚用素斋,免得拜佛太赶,况且宝光寺本就是个避世的小庙,何苦劳烦那些本就不愿接待贵客女眷的僧人。 早就吃腻了庙里粗糙斋饭的郭夫人等人欣然同意,谈笑间便将这事定了下来。 待拜佛之后准备启程返家时,郭夫人又忽然说起自己娘家嫂嫂欲邀请一些客人于二十日游园赏梅,问大家是否乐意前往。 言下之意便是愿意去的她可代为要张帖子,锦绣发现郭夫人的目光很明显的落在了自己身上,顿时便知旁人恐怕都是有帖子的,只有初来乍到的她需得对方帮忙提上两句。 这,究竟是答应还是婉拒? 锦绣顿觉自己心口猛然剧跳,竟连手心都冒出了冷汗来,正式出门交际——为何叫人既期待又惧怕呢? 诗词还没记熟,酒令也练得不算好,自己会不会被人取笑刁难?会不会遇到跋扈的如同魏五娘子一样的人?胡炬会不会非得要自己带上锦珍?

上一篇   39报复-梳儿印

下一篇   41庶姐-八宝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