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报复-梳儿印 - 重生之奸宦娇妻

39报复-梳儿印

锦绣内心深处是不想英勇献身的,但和一个醉酒之人却没道理可讲,实在是推托不过她只能闭着眼随手一翻,点着某页画册咬牙道:“就这个吧。” 方才她无意中看的两页春宫场合都特别怪诞,要不是书房椅子,要不是是院中赏月的案几,就没一个是正正经经在床榻上,只希望自己运气好些顺手指的那处别叫人无法接受。 殊不知,这整本画册主题就是寻刺激,因而介绍的全是非常规地点与非常规姿势,万不可能叫锦绣称心如意。 只是,段荣轩也没得偿所愿,他一看到妻子指的那幅画就不由“咦”了一声,那语气中溢满了深深的遗憾,叫锦绣都不由好奇睁眼探个究竟。 匆匆一瞟便叫她又羞窘又好笑,自己指的居然是幅荡秋千的图,一对儿小人竟然在院中秋千架上赤身裸露的一面戏耍一面做那事! 这动作怎么学?锦绣抬袖捂着嘴直笑得肩头耸动,也一副很是遗憾的模样:“可真不巧——家里没秋千。” “不就是两根麻绳一块木板么?花园西边就有颗大榆树,我这就叫人装一个去。”段荣轩伸手便弹了锦绣脑门,又板着脸摆出一副要起身唤人的模样。 她赶紧伸手环抱了丈夫的胳膊,带着哭腔劝道:“别啊!哥哥,哎,这大冬天的冻坏了可不好。” 别说是冬天,夏天也不成的好不好!想到要自己蒙了眼去荡秋千还得同时“伺候”丈夫,锦绣觉得这简直难如登天,又不是杂耍卖艺的。 而且,万一被人瞧见了多尴尬……实在是有些难为情。 “怕冻坏啊,这倒是。那这次不作数,你另选一个。”段荣轩马上顺杆上爬将那画册塞回到了妻子手中。 “你这不是耍赖吗?”锦绣嘟着嘴很是不满,又与他讨价还价约定了再翻一次,若也不成今晚就好好歇着就此作罢。 段荣轩点头应了,锦绣闭了眼很是紧张的摸着画册犹豫再三拿不定主意,她无法相信自己的气运会好到再逃过一劫,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比这更荒诞的姿势。 等她再次咬牙随意打开一页,却听到丈夫叹息着低吟一声:“真是天意……这都能被你翻出来。” 锦绣垂头一看,画中人竟然在骑马,骑着马那什么!这实在是太颠覆寻常人的想象力了,她不由抹了抹额角冒出的薄汗,苦笑道:“这是打哪儿寻来的?实在是,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 “雷内侍给的。”段荣轩看似随意的将那画册一抛,它便稳稳落在了五步开外的案几上。 锦绣还没来得惊叹一番“夫君身手真好”,荣轩转身便将她扑按到了被褥中,一面扒衣脱裤一面心道:更惊世骇俗的两册还在箱子里没拿出来给你看呢。 得到这些东西其实段荣轩自己都有些意外,他只送了一个价值不过十来金的婢女,对方却回赠了一箱子玩意儿,三本画册都是名家所做已经与檀娘等价,方才匆匆一瞟箱中竟还有昂贵的颤铃等物。 尽管这雷内侍口口声声说因为自己好这一口所以旁人送了不少此类玩意儿,多得用不完送人也无妨,但段荣轩还是觉得有些过了。 此人职权比他更高,实为天承军中护军兼军器使,掌管着圣人其中一队最要紧的私兵,分明是自己想要巴结拉拢的对象,今日略一试探却整个反过来了,突如其来的殷勤实在是叫人不得不心生警惕之意。 往好处想,雷内侍这是终于引诱了一个洁身自好、一本正经之人入了他那条道的惺惺相惜?抑或,是看好自己的前景?也有可能他有别的图谋。 段荣轩只略略一思索就觉得自己脑子晕乎乎钝得厉害,只得将这问题押后再议,一门心思的开始想法子泻火。 他方才对锦绣所说自己喝的酒有问题并非谎言,雷家不论是酒还是菜之中都掺杂了不少助情之物,甚至还指了两名艳姬挽留他住一宿。 荣轩是以新婚头月不能空房为由逃开来回了家,可在雷内侍宅邸吃用赏玩的经历,却已经在他身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白肤红绳、鞭伤呻吟、捆缚中的交欢…… 若非今日开了眼界他竟不知自己内心深处竟还有如此畸形的渴求;无法想象自己刑讯时的暴虐居然也是源于无法人道的补偿心理;更不可能知道没了那蛋丸的男子竟还能用别处获得别样的满足…… 不过,段荣轩半眯着眼看了看被自己压在剩下的妻子,神色略微一暗。心道,来日方长罢,别猛然一下吓着她了,今日时机也不对,气血翻涌的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 雷内侍那玩的只是姬妾,他面对的却是希望融洽和睦共度一生的妻子,万一伤了身心可不好。 “你别动,乖乖的,仔细伤着——我不胡来。”段荣轩抚着妻子的脸,呢喃低语,要她别挣扎扭动,免得反激起自己更猛烈的渴望。 听他这么一说,锦绣心口噗通猛跳,看着丈夫眼睛都微微有些发红的模样感觉依言照做,唯恐他兽性大发。 谁曾想,这一夜段荣轩竟真的并不曾真枪实战的干,而仅仅是隔着衣物磨蹭,隔靴挠痒似的舒解了一番。 只是,隔日他却当真叫人去花园中安了一架不算简陋的秋千,还借机在那空落落四面敞风的“暗香水榭”一楼隔了个可以开门观景又能闭门作乐的偏间。 领命去办这差事的小五很是不明所以,却认认真真的将那房间的架子床、案几、毡子、美人凳等物布置起来,五日后请了主母去验收。 锦绣瞧着那正对秋千架的床嘴角直抽,晚间等段荣轩回来问她“秋千好玩否”、“春夏时倚在水榭床上观景想必不错”时,她还不得不违心答了“甚好”、“正期待着”。 因为,段荣轩真的依照承诺给明瑞找了个内教博士做先生,那人甚至根本不是宦官,而是个因才学出众被圣人钦点了去教导宫中精英小内侍的寒门文人。 容貌不佳攀不上权贵之女的此人缺钱又想快些出人头地,恰好为段荣轩所用,白日在宫中执教夜里便指导明瑞两个时辰,再布置了功课叫他白日完成。 为防止小孩子不够自律,好姐夫还专门给他安排了一个督促念书的僮仆。瞧着丈夫如此尽心,尽管他不许自己时常去探望弟弟锦绣也觉得心里很是欢喜,自然甘愿满足他的所有期望。 而当段荣轩穿上了妻子亲手做的亵衣与鞋袜,同样也是暗地欢喜,大冬天里竟觉得从四肢暖到了心坎里,似乎浑身都漫溢着一种久违的亲情。 “娶亲这决定,果然没错……”忙里偷闲的段荣轩躲在宫中自己寝室,一面吃着妻子做的“梳儿印”点心,一面感慨万千。 看着那洒了糖霜小酥条上的金梳齿子印花纹,他不由笑着在想,锦绣做这东西时有没有叨念出嫁时的歌谣“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不知不觉念到第三句段荣轩忽地笑容一僵,忽然觉得嘴里嚼到一半的甜点竟有些涩。 他默然把那一匣子点心慢慢吃光,喝了几口苦茶踱步出门,立在寒风中遥望东边圣人办公的宣政殿,想到那个已经被自己坑死的差点成储君的二皇子,再展望宫中注定会乱成一团的未来,冷然轻笑。 这大齐的规矩可真是叫人无语至极,灭了人全族却要叫女眷和幼童在宫中当差,她们会没有怨气么?会真的忠心侍奉么?弑君是大逆不道想要去做确实难度太大,可难保有人不会在能力范围内找茬。 譬如段荣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直接提刀扑上去算不得好法子,他有耐心花上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去规划、去经营,迟早要将这皇宫内庭搅得天翻地覆。 二皇子,哼,你因贪花好色作践了我姐姐,害得她被虐而亡,那就别怪我叫你死于最不名誉的“马上风”,别着急,你的亲弟也会来陪葬的,只要等到时机成熟后……至于旁人,活得好算他们运气,活不好那也是因为贪心而自己找死。 段荣轩转眼就想起了吞掉自己妻子家产业的三皇子,更是嘲笑不止,傻子才会坚信身份较高的皇长子死了自己就能成储君,他率先搞掉最名正言顺的那个不过是为了更方便搅浑水而已。 正当丈夫叨念盘算着是不是要再添一把火迫那三皇子还回“至美居”时,该食肆的大掌柜已经找到了段家求见主母。 此人竟是锦绣确认最忠心婢女黄葵的叔爷爷,也是一开始就跟着外翁四处游历的老仆。他一见着年轻的小主子就在屏风外落着泪“噗通”跪下,连声哭道:“老奴对不起郎主,对不起娘子!前些年实在是无可奈何……”

上一篇   38动情-橙汁藕片

下一篇   40产业-羊肉奶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