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扬威-八宝豆腐 - 重生之奸宦娇妻

37扬威-八宝豆腐

见到檀娘伏地泪流满面的苦苦哀求,仙娘面上一副怜惜又为难的表情心中却并未动容,说是姐妹她们也不过在孩提时曾经被同一个人牙子养了两三年,而后便被分别转卖。 檀娘容貌凑合嗓音宛转,却性子浮躁无法静心学习,十四岁便已正式接客,渐渐成了平康里赫赫有名的歌妓。 仙娘外表虽并不出众却自有一股出尘气质,又极为聪慧,稍一点拨便将琴、棋、书、画信手拈来,因而被假母娇养深闺以“才”揽客,临近双十年华都尚未被梳拢。 一个彻底沦落风尘无艺只卖身,一个做清高状只陪聊专卖艺,两人性子、境遇截然不同,又辗转数年后才在这段家后院相遇,这样的“姐妹”能有多少交情? “好姐姐,别为难仙娘可好?娘子只招唤了一人,怎敢擅自带你过去?”尚有处子之身的她骨子里根本瞧不起檀娘,哪肯为她冒风险。 自打她被送给段荣轩后也曾想过献身求个正式名分的主意,却在试探一次后断然放弃了这想法,观这主子做派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也不见他有任何纳妾的心思,何必上赶着自讨没趣? 遇到这样毫不为女色而动容的男子竟还敢在娘子跟前作怪,被嫌弃正可谓是没眼色的自作自受。 她却不知檀娘实在是受够了千人骑万人压的苦,着实想找个可靠的人家安顿余生,哪怕希望渺茫也想赌一场,博一回。 风月场中的人都知道大多数宦官格外注重家庭与妻妾的忠贞,自己正式纳了的女子绝不会轻易送人,若能常留段家总比被人反复转手的强。 通常主子换得多身价也会跟着低贱,境遇也会越来越凄惨,倒不如靠上个有权有势的内侍下辈子不愁吃穿,没法有孩子的他们也不会嫌弃娼妓吃多了汤药无法怀孕不是? 这段内给事富裕而年轻有为、相貌堂堂谈吐不俗,也不曾听说他有那会把人折腾死的怪癖,如何不叫人想入非非?檀娘原以为凭借自己的能耐,不难打动一个没经历多少风月之人。 谁曾想段内给事却是个如此心狠的,眨眼间便将她跟小虫子似的碾烂成泥。 檀娘千算万算也想不到段荣轩会是个有洁癖的。 早年未发迹时他曾被饥渴难耐的宫娥、嫔妃打主意,好不容易才使法脱身,如今,他最厌恶的便是那不洁身自好的人,自然更不屑去沾无数人碰过的娼妓。 此刻,哀求不已的檀娘见根本无法说动仙娘,只得放开了手不再困住她双腿,又幽幽求道:“仙娘,你就当是行善积德帮我求求情吧,若是真被送给了那军器使雷内侍……那我可怎么活……” 这请求与仙娘无碍,她随即一口应下,而后便跟着婢女采薇去了后院正房拜见娘子。 待她进入正房西侧间时,锦绣还未用罢朝食,正学着段荣轩的悠哉模样吃馄饨,婢女白华则跪坐一旁布菜伺候着,待仙娘跪地拜见娘子之后她便示意对方到一旁候着去,别打扰了主母用餐。 这白华与采薇两人都是段荣轩指给妻子贴身使唤的人,尽管只是新近上任却处处伺候得妥帖无比。 锦绣随着胡炬奔波赴京本就没带心腹侍婢,出嫁时虽有陪房她却不愿叫胡家人跟着掺和到段家来,只打发她们在辅兴那边或庄子中居住。 这举动恰恰合了段荣轩的心意,挥手便将最得力的两个婢女给了妻子使唤,经他调教的奴仆都极有眼色,悄眼一观便知郎君很是疼惜娘子,自然很是殷勤周到。 未等锦绣相询,白华就趁着她用餐之际将段家各个大小管事和重要司职者介绍了一番。 采薇资历最深可全权处理内院各种杂务;她自己原是书房伺候笔墨的;收着郎君饰品、乐器、刀箭等物的婢女名为彤弓;负责全家衣物针线的是采芑;每日筹备吃食的为湛露;管着花木院子的叫崇丘;顶顶重要的则是负责采买的小三和掌控账目与库房各处的僮仆小四;以及郎君的贴身亲随小五。 锦绣听着他给僮仆取的根本不像名字的称呼顿觉好笑,忽然又想起被派到母亲身边的那位叫做小六,回门时跟到胡家内院的还有一个小七,不由疑惑道:“还有一和二呢?” “这两位年纪稍长又很是能干,郎君便引荐他们入宫办差了,来年小四也是要去的,只是还不知由谁来接替他的司职暂时没能撒手。”采薇笑着如此解释。 听到她这么一说,锦绣顿时心中微动,看夫君的意思应当能等她学“好”了就把账册、钥匙等叫那小四移交给自己吧? 嗯,一定要赶紧学了出门做客的规矩好再接管后院,可不能叫他失望了另找人培养。锦绣正想着,又听得采薇话里带话的叹道:“奴婢也年岁到了明年就将出嫁,不知娘子能否容下粗鄙妇人继续在家伺候?” 即是说,段家郎君从没收纳贴身婢女的惯例,年岁到了都会打发出门,采薇自己是坐得端行得正,唯恐主母初来乍到按照别处的规矩拿自己作伐子找事儿,不得不旁敲侧击提醒一番。 “若伺候的好留下又何妨?”锦绣笑着放下了筷子,接过采薇递来的绢帕与瓷盅擦嘴漱口,算是给了她一个不算承诺的承诺。 紧接着,锦绣便唤了仙娘上前叙话,她甚至懒得自己再去想说辞,就依照段荣轩所言学了一回嘴,那话里话外透出的“我学不好就要你们活不好”这种又狠又无赖的段氏风格,顿时叫旁听的众人都嘴角微微抽搐。 仙娘望着这位摆明了一副“我就是村姑什么都不会全靠你了”的主母,顿时一阵失神,半晌后才俯身咬牙答道:“奴婢一定全力以赴,必不辱命!请娘子容奴婢思索两日拟个章程。” 方才采薇的话仙娘也听得分明,“奴婢年岁到了就会被嫁出去”这意思难保不是刻意讲来叫她别痴心妄想的,这究竟是“嫁”出去还是“卖”出去,到底嫁给什么样的人,不全在主子的一念之间么? 她如今已快年满二十岁,早就过了配人的年纪,若能费尽一切心力将娘子拾掇得出门做客时能得到美誉,主子一高兴,说不定自己就可凭着干干净净的身子找个良人…… 见这侍姬很是识相,锦绣欣然点头允了让仙娘自己回去筹备着,却又见对方扭扭捏捏将走不走似乎还有话想说,她便随口一问:“怎的,还有何难处?” “奴婢无事,只是,只是,”仙娘顿时又伏地一跪,吞吞吐吐道,“檀娘,她前日太过莽撞却并无坏心,如今,如今她即将被送人去——着实可怜。可否求娘子饶她一回?” “……”锦绣听到这话顿时一愣,只默默无语也没什么表情的端起茶盏往唇边一送,不叫人瞧出她此刻很是茫然无措。 从没遇到过内院中需自己拿主意这种事儿啊!姑且不论那檀娘是否可怜,只说这丈夫做的决定妻子究竟能否擅自更改呢?应当是不能的吧? 杀鸡儆猴也没听说过杀一半就算了的,高高抬起轻轻放下没法真正达成目吧?锦绣转念便回忆起了当初魏五娘子拿她自己开刀的场景,那时,无论她是否无辜无论她如何哭求,不都一样没落到好么? 如此一想,她便找着了行事的准则,搁下茶盏俯视仙娘慢悠悠答道:“常言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事情郎君已有决定如何还能更改?叫她放宽心好好养着,换的去处也不一定就是地狱。” 说罢,锦绣便不容置疑的挥挥手叫仙娘退下了。 那仙娘原本也只是为了彰显自己心善才替檀娘问问,并不关心会得到怎样的结果,锦绣刚一拒绝她便乖顺的离去,再不多说一字。 而锦绣这番果断又冷静的举动倒叫采薇、白华高看了一分。 尽管出身不高却万幸不是个心软又脑蠢的主母,即便是以后随着出门也不用怕娘子当场被人戏耍落得婢女赔命的地步,也不由担心她无意中触了郎君的逆鳞害自己等人被发作。 这朝食一用话说罢后眨眼已是正午,锦绣先前就吩咐了日间只用一餐,于是下午便空出大把的时间供她消磨。 在采薇、白华的陪伴下她将家里四处逛了大圈,坐下歇息时又唤了几个重要奴仆来说话,笑意盈盈告诉大家她要为郎君做衣物鞋袜。 而后,锦绣寻采芑要了段荣轩的鞋样、衣样,命彤弓拿了他最喜欢的荷包、衣带做参考,又与那管着库房的小四交谈几句,命他领人取来最上等的绸缎,待把所有物事准备妥当后便到了准备晚餐时。 锦绣叫白华去将这些东西收好,她则和采薇、湛露一起去了灶间,准备亲自为夫君张罗一顿美食。 待锦绣转身离开正院,杏眼浓密的白华就捂嘴笑着一戳彤弓脑门。 她一面拉了这看似弱柳扶风的同伴进屋收拾东西,一面轻声道:“咱们这娘子可不像你先前说的那样‘傻乎乎惨兮兮’的,瞧瞧她多厉害,一个下午罢了,就几乎将每个人都问了话还使唤上一圈,有谁敢不长眼的说不定今晚上就会被枕边风一吹,‘噗’——灭了。” “我哪知道呀,那日见她大雨里穿成那样跑来连椅子都不敢坐,见了郎君二话不说就下跪……啧啧。”彤弓摇头一叹,万分庆幸段家的规矩就是不能以貌取人,无论伺候谁都必须客客气气。 因而,那日值夜又接待了锦绣的彤弓绝不可能做出任何不妥的举措来,连私下也仅仅只和手帕交白华说道了两句,如今村姑变主母,她自然也不会被人记恨,这人呐果然是不可貌相。 当锦绣在家“耀武扬威”之时,段荣轩紧赶慢赶的在午后处理完了手中堆积的差事,而后听说圣人此刻正在暖阁与彭修媛对弈,他微微一笑,整理好衣衫便特意去求见今上。 毕竟,此番娶亲圣人好意给了几日的假还御赐了一对上等珊瑚树摆件,正该去谢恩。并且,此时也是个非常好的时机。 好吃的段荣轩往常一贯是个经常被人请吃席的,锦绣家产业“至美居”在京城早已小有名气,他怎可能完全不曾耳闻?甚至,这铺子究竟是被谁瞧上了吞掉的他也一清二楚。 见到圣人后,段荣轩恭恭敬敬俯身下跪谢恩,当对方玩笑似的说:“真是想不明白,你怎么就放弃曹郎推荐的官家女反倒娶了个村姑?听说她姿容倾城,当真如此?” “这,自然当不得真,”段荣轩可不愿在个好女色的皇帝跟前夸耀妻子容貌,只垂头佯装羞窘道,“娶她只为那一手好菜——东市小有名气的‘至美居’便是拙荆娘家的产业,圣人也知奴婢是个好吃的,能遇到这样的女子实乃三生有幸。” 正捏着围棋子把玩的彭修媛一听到“至美居”三个字便是一愣,段荣轩却还有声有色编了故事介绍叶家食单的由来,甚至报出了自己吃过的不曾在店中出现的蟹酿橙、玉带黑鱼卷等菜,引得圣人都垂涎不已。 这大冬天的,彭修媛额上竟隐隐冒出了薄汗,郑家是因前朝皇帝暴虐无道引着民众起义才得了皇权,因而圣人最恨豪强权贵兼并民产,就怕又官逼民反。 若是被他知道这“至美居”实质上早已经不归叶家嫡系所有…… 余光看到彭修媛的紧张表情后,段荣轩止住了话头不再多说,就这么吓唬人一通后便喜滋滋交接了差事把家回。 他是故意找了彭修媛在场时挑着圣人好奇心提到铺子,这食肆背后主子正是她养育的三皇子。 五年前当那皇贵妃所出的二皇子因女色而暴毙之后,他便成为了圣人的长子,并且渐渐有了想登上太子之位的念想。手中没钱如何收买人心?以权势侵占旁人的上好产业便是最便利的做法。 “至美居”没被彻底吞掉,想必叶家那世代相传的食单起了关键作用,一个食肆怎可能没几道拿手好菜?怎可能不时常推陈出新?没有叶家隔三岔五提供的食谱,它便什么都不是。 而段荣轩想做的,便是叫三皇子把他吞了一大半的产业给还回来。 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他自己留着享受,等完全掌控之后还可叫锦绣多多拟定可口美食单子,将那“至美居”变为大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头等食肆,这惠人又利己之事,想想都觉得万分美好。 更美好的却是,当他辛苦一日返家后,有个美貌又能干的妻子笑语盈盈迎上前来,踮着脚尖帮他脱去大氅,轻轻柔柔的为他净手,而后命人端上她亲手所做的,色香味俱全的晚餐…… “来,尝尝这八宝豆腐吧,加了鸡蛋、海参等物做的,”锦绣跪坐在荣轩身侧,挽袖抬手舀了一勺黄澄澄的豆腐羹就往他嘴边送去,又笑着解说,“此物可滋阴补肾、壮阳润燥,能补虚损、健脾胃、解疲劳。” 他就着妻子的手尝了一口洁白如脂的豆腐,竟真是润滑得入口即化鲜嫩无比,不由舒心一笑,觉得自己白日里的努力真没白费。 而后,段荣轩抬手捏着她腰间嫩肉便调笑道:“当真能滋阴补肾、壮阳润燥?晚间叫我好好验证一番吧。”

上一篇   36坐莲-馄饨芙蓉蛋

下一篇   38动情-橙汁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