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交锋-通花羊羔髓 - 重生之奸宦娇妻

32交锋-通花羊羔髓

听女婿说要带走叶氏,胡炬哪肯答应放了这唯一的筹码离开,赶紧吱吱唔唔的辩解家里没歹人,当然他也不敢直言那一巴掌是自己扇的,只推说叶菁自己不小心摔了。 不管段荣轩信不信,反正借口先扔出来应付着,看他究竟有何目的。 “这倒稀奇了,岳翁家哪处地面能叫人摔得脸上四条斜杠?”段荣轩轻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如此讥讽,将那胡炬羞了个面红耳赤。 他常听人说宫中之人说话爱弯弯绕绕,谁曾想段郎子竟如此直白,真叫人无言以对。 不过,胡炬却是个厚颜的,脸红归脸红却也不肯认命,拖了段荣轩就想去书房详谈。 他就不信了,一个宫中内侍真会因对锦绣倾心而全然不顾任何利益,女色对宦官而言恐怕也不至于重要到如此地步吧?这世上哪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相互利用的? “你们留下,候着娘子差遣。”段荣轩指着自己旁边两个十二岁模样,身穿胡服男装却长得雌雄莫辨的童子如此吩咐,随后便跟着胡炬暂时离去。 房中的锦绣则正宽慰着母亲,喜滋滋的告诉她自己很好二郎也很好,段荣轩正准备给弟弟找个博学多识的人开蒙,再不怕他长成睁眼瞎,有这么个能耐的姐夫仔细看着,明瑞将来一定会成材。 锦绣又望向母亲那依旧红肿着的脸轻轻抚摸,心酸低语道:“阿娘,您受委屈了,都怪儿太任性,气性大憋不住,倒叫您吃苦受罪——儿一定想法带您离开这地狱!” 说话间她抬手后衣袖顺势一滑,却不留神叫腕部的捆缚痕迹给露了出来,叶氏眼角一瞟后顿时惊得心头猛颤,忽地握住锦绣的手便一挽她袖子。 看着女儿雪白皓腕上那刺目的一条条一杠杠乌红痕迹,叶氏顿觉自己眼前一黑,心酸得胸口直抽痛,想拍拍她肩背抚慰一番都怕无意中触及了伤处,只得握住锦绣的双手抖着哭腔道:“这便是你说的‘很好’?!他,他……他看着倒是个好的,怎会这样,这可怎么是好?” “女儿没事,真没事!”锦绣见母亲如此紧张哭笑不得解释道,“是我自己的缘故,您是知道的呀,稍微碰碰就会带上痕迹,自幼如此。他没有故意折辱儿,真的,只不过是,是……” 锦绣略做犹豫后附到母亲耳边羞赧低语,告知了段荣轩行房时不要她睁眼和用手的怪癖,又一再保证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甚至还羞羞怯怯的直言道两人于那事上算得上水乳交融。 这话她倒真没撒谎,将前世拿来参照对比一下,那魏五郎才是真的丝毫不怜惜人,每次都痛得她死去活来。 如今的段荣轩虽然在那事上过于强势了些,也爱玩点叫人紧张难堪的花样,可那番动作却叫自己接连两日最末时都飘飘然如坠云端,再一想到他还身有不便,锦绣更觉得此事万分难得。 叶氏见女儿神态娇媚倒真像是享受过的模样,将信将疑的又叫她解开衣裳给自己看了一眼,确实遍身没有伤处只有吻痕,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待详细询问了这两日小夫妻的相处情形,叶氏又觉不妥,不由劝道:“我的儿,以色事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你须得好好思量思量。” 她自己就亏在了不会管家理事、更不曾会客交际,可好歹还有一双儿女,自然不希望锦绣落到更糟糕的境地,若年轻时只会并只曾用身体取悦丈夫,待年老色衰又无儿无女时又该何去何从? 这担忧其实锦绣也曾琢磨过,只是一时半会儿还找不着门道改变现状,段荣轩既然承诺了要给她嫡妻的体面,家中之事想必会慢慢放权的吧? 无论如何,先得趁着他心情不错自己又在最娇嫩的年纪好好奉承着,总能得些好处。锦绣望着母亲正欲解释,门口却传来了咯咯笑声。 “哈,好姐姐,原来你还有这本事!连个宦官也能伺候好,这功夫真是不错,能否叫妹妹也学学?”锦珍倚在自己母亲身上笑得花枝乱颤。 薛氏抬手轻轻一戳女儿额角,指桑骂槐道:“谁教你说的这些下流话?没规没矩!正经家的小娘子怎能学得跟娼妇似的一脸风尘相?” 听到那母女俩取笑自己女儿,叶氏忽地站起身怒目而视,还没等薛氏见话说完就随手抄起床上软枕扔了过去。 虽未真正伤到人,却也叫大家吃了一惊,果然是兔子急了也咬人呐!锦绣轻轻按住了母亲的手,不让她动怒,反倒看向锦珍佯装惊讶的问:“你竟笑得出来?还没得着消息么?” 锦珍思绪顿时被她牵着去了,疑惑不解道:“你什么意思?” “御史台的兰侍御史弹劾吏部张侍郎以御赐之物行贿呢,张侍郎便是你认的那义母之父,御赐之物则是她偷了丈夫原配夫人留给亲女的嫁妆,”锦绣一面说话一面整理了衣衫,又学着锦珍方才的模样咯咯一笑,“她此刻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怕没法再帮忙撮合你和她继子。” 此言一出锦珍顿时如遭雷击,倒退一步后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又听到锦绣冲薛氏说道:“与其指望个外人的提携,不如叫你女儿好好奉承我,段郎他,好歹也算是个五品官。” 恰逢此时段荣轩在胡炬的陪伴下又回了后罩房,听锦绣狐假虎威的洗涮薛氏不由一笑,扬声帮衬道:“你可真是糊涂,什么五品?竟连自己夫君散位是从四品都不清楚,下次记住了,这种时候应当捡高的说。” 锦绣噗嗤一笑连连应诺,顿时窘得那母女无言以对,只埋怨自己在看笑话发泄怒气的同时竟忘了锦珍婚事还未定,她在没嫁得如意郎君之前怎么着也比不过已经为官员妇的姐姐。 被锦绣这么一激,更平添了锦珍想嫁得高门的心思,不得不缓和了态度不再和已经得势的她针锋相对,又盘算着年末一定得找机会去参与权贵圈的赏梅游园会…… 在段荣轩看了,这有而且是拥有白日做梦般的人特别容易控制、摆弄,便借机与锦绣一道将那些看不顺眼的人明嘲暗讽逗笑了一番。 难得一次翻身做主,锦绣心中舒爽无比,正喜气洋洋间却听段荣轩说天色渐暗要准备回家去了,只他们回去带不了叶氏。 刹那间,她便从云端掉落泥地,顿时无比失望,却又不知丈夫的计划不便缠闹,只得默默认了,随他踏上返家的马车。 “我留了个僮仆照顾岳母,绝不会再叫人将她欺负了去。路得一步步走是吧?放宽心,会好的。”段荣轩见锦绣神情失落不由劝了劝,要将叶氏接来永兴家里的话,本就是哄她玩的,想也知道这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 “……”锦绣闻言不曾吭声,沉默半晌后却忍不住抬眼问道,“胡炬许了你什么好处?” 段荣轩倒没瞒她,直白回答:“珍宝阁的一成利,换我帮忙将他贩的珠宝纳入宫廷采办之列。” “于是就将我阿娘当作‘质子’了?”锦绣无奈一叹,摇头无语道,“一成利,他倒是大手笔……” “哎,不过是以退为进叫他暂时放松警惕,你是知道我最终目的的,如今只是蚕食第一步罢了。”段荣轩轻轻搂着妻子一再表示他绝不是单纯为了一分利就卖了叶氏,劝了好久直至回家后开始用餐,她面上表情才慢慢缓和,最终接受了这叫人沮丧的事实。 段荣轩将她胃口不佳,不由点着红色漆盘中的盛开□劝道:“来来,尝尝这美容养颜的‘通花羊羔髓’,厨下专门为你做的。” 锦绣只草草一看便知这道菜做起来极不容易,需将羊羔肉泥灌进中空的通草芯中,做成造型逼真的鲜花再进行烹饪,想必一大早出门时丈夫便吩咐了厨房做这菜肴。 通草微甜而娇艳,羊羔肉鲜嫩大补,食之确实能使人皮肤白皙细腻,极利于女子驻颜。他,也算是有心了。 锦绣微微一笑举筷进食,不再憋气和丈夫闹别扭,这事本就和他无关是自己太过心急罢了…… 入夜,段荣轩似乎也体谅了锦绣的失落之情,只是与妻子相拥而眠并没做旁的事情。只不过,他自己穿得妥妥当当,却偏喜欢叫她裸身躺着,即便是单纯的睡觉,手也爱一刻不停的摸着那胸前挺立的柔软峰峦。 就像小孩子喜欢捏被角一般,锦绣忍着胸脯的瘙痒与磨蹭无语撇嘴,猜测这或许是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或者是,奶娃娃似的在怀念母亲怀抱的温暖? 这么摸摸捏捏的她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不由轻声问道:“哥哥,您明日可有什么安排?” “日间无事,晚上带你去义父家吃饭,”段荣轩起先还琢磨着明日又该怎么玩儿,听她开口后不由问道,“怎么,你是有想去之处?” “不是说没学好规矩不叫奴出门么?”锦绣疑惑不已软语相询,并没回答丈夫的问题。 “义父家算不得外人,”段荣轩随口回答了一句胡话,又正色道,“仙娘她们教你些琴棋书画之道,最好还能学学怎么好好服侍我,真正待人接物、管家理事怎可能跟□去学?义母郭夫人出生自高门大户,虽是庶女规矩却也不差,由她教你再好不过。” 不过,他所做的却也仅仅只是引锦绣去见她。 “义母是个不爱与外人说话的,她肯不肯教却得看你自己的本事如何,若能得了郭夫人青眼,她随意下两个帖子便能引你进入中高层官宦家眷的交往圈,”段荣轩轻轻抚着锦绣的身子,在她耳边呢喃低语道,“否则,为夫即便是带你出门,也去不了什么好地方。 没人引荐和帮扶,他便只能叫锦绣去与下属或巴结自己之人的家眷交往混日子。 其实,段荣轩也不是不能给锦绣出主意教她如何扼住郭夫人的软肋,他却偏偏不乐意说,就想看她自己想法子。 或许是因为自幼生存条件太过恶劣的缘故,为了好好活下去,他早丢弃了同情心之类的东西,尽管确实喜欢在锦绣跟前展现权威,当她柔顺无助的完全听命于自己时,心中会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然而,骨子里争强好斗本性却使段荣轩有另一种隐约的渴望,他期待看到锦绣不屈服于逆境,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也想方设法要达成目的坚毅神情与奋力挣扎的种种举措。 若妻子只是一味曲意奉承,那段荣轩也只会视她为玩物,能叫他在床笫之间满足便可;若她愿意奋发努力并不全然依附于人,那他也不介意顺手相助…… 思及此处,他又问了一遍锦绣究竟有何事。 “有几个外翁留给母亲的铺面在京城,”锦绣略一思索终究还是直言道,“嗯,就往日的账簿来看收益并不好,不过略略有盈利,也不知是经营者有问题或是地段不好?往年因女眷出门不易而鞭长莫及做不得什么,如今便想过去看看。” 其实,锦绣是觉得铺面位置一定没有问题,多半是掌柜的在作怪。 因为,胡炬一再希望母亲将店面给了他做“珍宝阁”的分店或由他来经营,想到给了他那才真是什么也得不到,叶氏每每以不想伤了老掌柜的心为理由拒绝了数次,既然他如此垂涎,想必地段很是不错。 段荣轩听锦绣老老实实数出了究竟是几个做什么用的铺子,不由一笑:“如此据实一一告知,就不怕那些铺子被我看上眼也给吞了去?” “哥哥说笑了,您是做大事的人,怎会瞧得上这点蝇头小利?”锦绣面上是带着笑,张开就要吞了整个胡家还指望咬薛家一口的人,能在意几个铺面?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道理你都不懂?可别低估了人的!”段荣轩忽地伸手往妻子翘臀上一拍,一面揉摸一面狠狠吻了她的唇,而后才一脸满足的朗声道,“好吧,那明日我就陪你去巡视所有嫁妆铺子和田庄。” “嗯,”锦绣微微挺胸往他掌心蹭了蹭,娇笑着奉承道,“哥哥目光如炬定能帮奴好好瞧个明白。” “瞧中好的抢走便不还你!”段荣轩故意沉了脸逗她,又坦言道,“万事求人不如求己,我帮你看,你自己也得学,懂么?” “嗯,奴知晓了。”锦绣听他这么说却更为放心,不由合上眼往丈夫怀中靠了靠,这一夜,竟睡得无比踏实而香甜……

上一篇   31挑拨-金玉羹

下一篇   33丢脸-鸭花汤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