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挑拨-金玉羹 - 重生之奸宦娇妻

31挑拨-金玉羹

胡炬听段荣轩极为柔情的唤了锦绣,又站在她的立场提起自己原配,顿时有些不自在。 想起这便宜女婿方才去而复返时自己忐忑,又思及他对锦绣的看重,胡炬甚至不敢借口妾不能入席这理由回答叶菁在后罩房,唯恐当真将他们夫妻得罪到不能挽回的地步,就像锦绣从前说那“假煎肉”一般,究竟是真是假是妾还是妻,大家心里都清楚。 “她听说女儿回家心情太过激动,哭啼污了面容正在后面休息,等用好饭便叫大娘子过去看看。”胡炬最终摆出了一副慈父面孔如此回答。 “嗯,理当如此。我陪你去罢,”段荣轩点头一笑,扭头便看向了自己妻子殷切道,“自兰州一别后还没拜见过——岳母。” “好啊,她一定也很想见见自己女婿,”锦绣听他这么一说自然也学着顺杆上爬,笑语嫣然道,“回门礼物本就是您亲手选的,亲自送去也好。” 段荣轩连连称是,又柔情蜜意的劝锦绣多用些金玉羹,笑意满满道:“此物是把栗子和山药切片放入羊肉汤与白粥熬炖而成,健脾补肾极适合你食用。” 这夫妻俩自说自话完全将席上一堆人视若无睹,甚至也没拿那薛氏当作真正的嫡母对待,否则怎能把“岳母”、“女婿”这种词语当她的面儿用在一个外室身上? 锦绣是心中有气并且真的是不愿承认薛氏,这才附合着丈夫如此说话,段荣轩却并非无的放矢。 他故意提出这有争议的话题,在和妻子唱念做打的同时仔细观察着旁人的神情与各自不同的反应。 胡炬可以忽略不计,薛氏自然是面带郁色,二娘锦珍显然听懂了他们的对话,知道自己母亲受了委屈而怒气冲冲地瞪向锦绣,幼子胡明珂则有些茫然,傻乎乎的继续吃吃喝喝。 胡家二房那三个陪客的反应则更耐人寻味,二叔胡烁看着自己兄长的目光中充满了谴责和不满,婶婶却面带忧色的望向自己儿子。 锦绣的堂兄则垂头吃饭看似没做任何反应,那一双黑浓的直眉却紧紧皱着,似乎心中也有一股怒气。 这事情本与二房没任何关系,胡明珅气愤的又会是什么?父母都是农耕之人年约十七八的他虽长得粗壮却是一副书生打扮,那日婚宴时也曾见他谈吐凑合像是个腹中有物的。 青春年少意气风发,想必也极为正直见不惯世间不平之事,或者,胡炬此举对他有影响,例如,学馆之中的风言风语……那么,他母亲周氏担忧的,恐怕是不希望儿子为锦绣和叶氏顶撞大伯影响了前程? “说起礼物实在是惭愧,竟只有给母亲的才认真挑选了一番,初次见到二叔一家,我俩都不知各位的喜好,不过胡乱弄了些看着体面的小玩意儿。”段荣轩浅浅笑着,直接忽略胡炬看向了胡烁一家人。 这突如其来的示好,倒惊得他们有些手足无措,连连客气了两句。 随即大家又听得段荣轩再次彬彬有礼开了口:“其中有一方上品端砚,本想着也不知谁能用得上,如今一瞧,珅郎风姿不俗想必是个有才的,正好合适。” “端,端砚?”胡明珅不由一怔,赶紧起身致谢,这端砚可价值不菲,在兰州小县城的学堂中谁能用上一方中下品的都能羡煞人,何况还是花钱都没处购置的上品! 没见着实物的他本性憨直,倒没想过堂妹婿是不是在哄人玩儿,想必一个京中的五品官儿也不至于撒这种谎。 当段荣轩又说自己多的是这类物事,若他用着觉得好就笔墨纸砚再送一套来,明珅终于有些撑不住了,赶紧喏喏道自己不过是在兰州念的县学使不起太金贵的文房用具。 “兰州的县学?那哪里比得上京畿附近的,”段荣轩悠悠吃罢最后一口饭,抬眼扫过胡烁与周氏的脸,最终将视线落到了胡明珅身上,提议道,“不如,到这边来吧。” 从边地到京畿念书,若真能成谁不乐意?此处遍地是名儒,若有人提携拜师也容易些。 可这事情怎可能像段荣轩说的如此轻巧,即便是游学不需要迁户籍,谁给开路引、谁给举荐入学?真要在京城常住,衣食住行样样耗资多于边地,钱哪来? 胡明珅吭哧着接不下话头来,若提出这些难处就像是在祈求对方施舍似的,他实在张不了这嘴。 “这如何使得,不成的,不成的。”胡烁赶紧连连摆手,只谢过了段荣轩的好意却婉拒了他的提议。 “如何使不得?本朝可没有商户旁系也不得念书靠进士的规矩,仅限制血亲三代罢了,何况,丈人翻年便是捉钱令史了,不会再受这约束,”段荣轩明知他们顾虑的并非此事却偏偏提出来刺了胡炬一回,“考虑考虑吧,若舍得背井离乡异地求学,我倒可以为珅郎寻个好去处。” 说罢他又问胡烁预计还会在京城逗留多久,听说他们觉得居住不便近日便将启程,又建议道,不如去他位于辅兴的宅子暂住,反正空着也无用。 若多逗留几日,他们夫妻也好尽地主之谊,感谢二叔一家千里迢迢进京就为在锦绣出嫁时进行帮衬。 听到此处胡炬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二弟一家明明是他邀请来的,花了大价钱包吃包住给路费,还预付了侄子三年所需的学资,就为锦绣出嫁时能看着热闹体面些。 结果,被女婿两片嘴皮一碰,自己前面的付出就全给抹了,就等着他来捡便宜是吧,是吧?! 而先前一直觉得丈夫扯出的话题有些莫名其妙的锦绣,这才赫然明白段荣轩的目的,他这是在强迫二叔一家选择立场呐! 简简单单便能把家里的人分出不同阵营来,挑出二叔家最渴求的愿望,狠狠抓住以便进行控制,利用。 因逃荒远离故土的胡家确实是没有宗族亲长,没人能从亲族的立场辖制胡炬,可这庄稼汉二叔也不是全无用处。 若将来真的要衙门告胡炬,由与之平辈的叔叔开口总比做女儿的告父亲强,即便是无须他做原告,当个最有力的证人却也不错。 想到此处,锦绣更想大骂自己一句“傻瓜”,当初那么艰难时怎么压根就没想起二叔?若能求他援手说不定事情也会有转机——当真像是段荣轩经常念叨的“怎么就傻成这样了”…… 他的提议确实能打动胡烁,其实,他们兄弟两人原本还有个妹妹,早年被父母卖了换钱供胡炬念书指望他出人头地,全家的希望仿佛都在这老大身上。 当哥哥胡炬能穿着体面衣服与人谈诗论画时,身为弟弟的胡烁却在泥地里刨食每一个铜板都用来供了他念书。 可胡炬却不思进取贪图享乐,还招惹叶家独女竟入赘去了她家,即便是手头宽裕后也丝毫不管家里,叫父母伤心失望没多久就去了。 他守丧后进京科考还不自爱在妓院结识了品行不良之人被带累没了功名,叶家娘子何等好人,哪怕胡炬做了游商也对他不离不弃,可这人却冷心绝情偏偏不珍惜对方,又招惹了薛家娘子…… 这样的兄长,叫他如何能敬如何能信?此次进京他不仅仅为了胡炬提供的钱,更多的还是想要帮衬无辜的侄女一回。 如今段郎子提议要明珅留着京城念书,言语间颇有拉拢之意,胡烁自然有些意动,既不违背良心又能得了实惠,如此好事怎能不叫人动心? 胡炬一看弟弟脸色就知不好,赶紧起身提议道:“此事稍后再议吧,先去看看叶娘?” 段荣轩欣然同意,在锦绣的指引下便往内院而去,他本就没一次就逼死胡炬的意思,想这么做也不可能办得到,不过是给胡烁抛下个话引子罢了,见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当然乐意去帮锦绣达成她最渴望之事。 行在路上他甚至还很是轻松的好笑道:“幸得你嫁了我,换个别的人恐怕还不能陪你去那最私密的后罩房。” 一心想看母亲是否安好的锦绣根本没心思与他说笑,胡乱应了两句后脚步便越来越快,丝毫顾不得那被揉弄一早上那处的不适,急匆匆便推门去了阿娘房间。 却只见叶氏坐在房中背光处还捂着脸躲躲闪闪,并没有如她想象的那般高高兴兴迎出来。 锦绣心中顿时一紧,顾不得胡炬就站在自己身后,扑上前去便拉住叶氏的手急道:“阿娘,你怎么了?他折磨你了?!” 见女儿一脸焦急的过来,又发现她面色不怎么红润似乎几夜没睡好似的,叶氏不由心头一酸,捧着锦绣的脸便叹道:“你这孩子,还回来做什么?!阿娘无事,你怎样了?他待你可好?弟弟好么?” 段荣轩站在门口匆匆瞟了一眼后,一把便拽着胡炬往外走,独留她们母女二人亲亲密密闭门说私房话去。 同时,他却站在垂花门处沉了脸瞪向胡炬,威势十足的喝问道:“岳母她脸上是怎么回事?胡家竟还有歹人出没?!不行,怎能叫她待在此种龙潭虎穴,岳翁,请您赶紧命人帮她收拾了行装这就跟我走罢。”

上一篇   30凌*虐-煨鸽蛋

下一篇   32交锋-通花羊羔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