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救弟-龙凤斗 - 重生之奸宦娇妻

4救弟-龙凤斗

锦绣返家时,正值四月春末风光正好,隔日二郎就吵着要往田庄西面的山岭去踏青,想要亲眼看看诗句中所说的“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究竟是怎样的美景。 在叶氏还未允诺前,做姐姐的就一口回绝了他的提议:“父亲就快回家了,你的五十页大字还没写完,功课做好了才能出门。” 二郎“嗷呜”一声垮下了脸,被逼无奈开始铺开宣纸磨墨练字,还未写到一页又很是不甘的扭头看向姐姐,嘟着嘴问:“你功课做了么?” 坐在窗前拿着手绷正背对暖阳绣花的锦绣,闻言挑眉一笑,驳道:“我这不是正在给父亲绣汗巾子?何况做不完又如何,反正我也不稀罕出门。” 原本锦绣的目的就只是守着弟弟不让他在这两日到山上去,免得应了前世的生死大劫。此刻她临窗绣花不过是做个样子,磨磨蹭蹭的摆弄重生之前干了一半的活计而已。 当年,她每逢年节与父亲归家时总要送些东西表上心意,因而辛辛苦苦绣了栗底的蓝色宝相牡丹花汗巾给父亲,后面却也没见他使用,更没见对自己有多少照拂与怜惜,何苦来哉? 不等二郎吭声,她又取笑道:“瞧你这坐不住似的东扭西蹭捣鼓一笔烂字,说不准等父亲回来都没法写出一两页稍微能叫人入目的。” “哼!”小男孩说不过姐姐只得继续埋头习字。 “元娘,二郎还小笔力弱,一时半会儿写不好不算事儿,等到城里寻了好夫子再慢慢学着也成,”坐在一旁叶氏心疼小儿子被骂,先为他辩驳了两句又开始数落女儿,“说起来,你同二郎一样浮躁,绣花与习字都需静心凝神,你东戳戳西扯扯的能绣出什么好的来?” 若是从前锦绣因弟弟被母亲这样批驳她一准不会服输,说不定还得争辩两句。 可如今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又见到弟弟尚在人世的她又怎会心生怨怼?讪讪一笑凑到叶氏身边便问:“阿娘,你夜睡得可好?让儿给捏捏肩吧?” 说罢也不等阿娘应答就开始为其揉捏肩颈,很是用心的服侍着,恨不得将她后来没尽到的孝道一股脑的还回来。 接连几日连叶氏都觉得有些奇怪,一贯贪睡的女儿竟每日都早起问安,白日里除了练习女红厨艺还时时督促弟弟念书,仿佛一夜间成长了不少。 “你有没有觉得元娘变了?”叶氏瞧着女儿去厨下看炖鸡的背影,不由对自己最信任的管事娘子问道,“言行举止都忽然有模有样,去年还在满山乱跑,如今连出院落都开始戴起了帷帽。” “许是因天癸水至这才忽然变了?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水灵灵的,”管事邓娘子眯眼笑了,连连打趣道,“小娘子年底就满十四,该说亲了呢!一定要让郎主给挑个头一等的翩翩郎君。” “嗯,倒是添了些长姐模样,之前傻乎乎的可叫人操碎心,”叶氏也欣然一笑,又叮嘱道,“这话可别在她跟前说,免得移了性情。” 别看叶氏人善心慈,可管教锦绣却很是严格,女红、厨艺必须拔尖儿,识得几个字便成不可多读书,更不得任何人在她跟前提情情爱爱的东西。 她心知自己女儿颜色长得好,怕锦绣走自己老路去看些华而不实的才子佳人话本,然后遇人求亲时只为一副皮囊瞧花眼,忽略寻汉子过日子的真谛。 非官宦人家这种做法虽不算错,却也有失偏颇,前世锦绣就曾因此被妹妹取笑,在做了魏五郎的妾后更被他当着众姬妾面评价为“琴棋书画诗花茶等雅事一概不通,只会些小道,虽有可观者却也上不得台面”。 她也曾因此而埋怨母亲,重生后锦绣却在想,就自己算诗书满腹不也是个玩物?魏五娘子想要寻人作伐子时会因为这些饶她一命?多半更恨才是。 此时距离她出嫁也不过三年,要想改变命运念书学诗没一点用处,必须想得别的办法。当然,首要之事就是保下弟弟。 同时还需时常做些滋补之物照顾母亲,若阿娘又如前世一样在不久后缠绵病榻,那他们姐弟也只能是无根浮萍任人践踏。 等拘了二郎写完字,便已经是五月初,眼瞅着端阳节即将到来,胡父着人递了信说他将在节后返家。 叶氏很是失望,她前两日就指点锦绣新学了三种特别口味的粽子,想要在端阳节时让她亲自做了给父亲吃,以表亲近;又督促二郎习字,想让夫君看看自己儿子有多聪慧优秀,谁曾想……他根本就不回来。 “阿爹说了要接我们去城里斗草、看赛龙舟的!”原以为父亲回家的二郎捏着自己手上的一叠大字,眼巴巴看着送信的大管家泪水都快淌了出来。 “你阿爹是有正经事儿耽搁了,”叶氏轻轻拦了儿子到怀中,劝了许久,又连连许诺道,“咱们也去踏青斗百草,阿娘和姐姐带你去可好?” 正经事耽搁?怕是被那边家中的妻儿缠住了吧?锦绣不由暗地冷笑,又想起前世父亲是在弟弟头七后才赶回来的,不禁更为心凉。 看着哭闹不休很是可怜的二郎,她虽不愿让其出门也只得长叹一声蹲在了弟弟身边,顺着母亲的话劝道:“别哭啦,咱们自己带上火腿粽子、雄黄酒还有香喷喷的果子去踏青,也能玩得很好。” 已经过了前世那个坎儿,应当是无碍了吧?锦绣这么安慰着自己,心里却没松了绷紧的那根弦。 在出行前,锦绣用烈酒泡了雄黄,涂抹在二郎的额头手腕与脚踝,以期避免虫蛇叮咬。而后,她又取出自己用五色丝线连夜赶制的“长命缕”,在香囊中装了白芷、川芎、芩草、甘松等草药,挂在二郎项颈。 “这是端阳节当日戴的,你怎么提前就给他了?”叶氏见女儿这动作有些不明所以。 “长命缕可以避灾除病、保佑安康又能驱虫,去山里时提前戴上也没关系吧?”锦绣用力闻了闻那扑鼻药香,满意一笑,有了雄黄酒和香囊的双重保证,她才不怕弟弟又被蛇咬。 “好吧,就依你。”叶氏见她这“碧空飞鹰”长命缕做得五彩斑斓又特别精致,唇红齿白的二郎带在脖子上就跟菩萨跟前的童子一样喜人,便没再反对。 收拾妥当后母子三人便带了十余仆从坐上轻便马车慢悠悠出了门,一路往西山而去,最邻近田庄的那座山头其实也是叶氏的私产,好几十年前叶父就开始经营那山林,不仅栽种了果树还时常派人打些野味来吃,出产很是丰富。 只是,这山却与一大片森林连在一起,走远了极易迷路,叶氏再三叮咛儿子“不可乱跑”,而后才选了一处开阔地铺了毯子坐下,一面守着儿女嬉戏,一面赏那艳红的石榴花。 所谓斗百草,就是几人分别摘花、找草,再以花草名相对,一人报一种,谁收集的花草多种类齐,能报到最后即可获胜。 锦绣怕弟弟出意外一直与他寸步不离,只在其身边找花草,因而两人摘的数量品种都很是相仿。 渐渐让二郎心生不满,直嚷道自己要走远些不跟姐姐在一处,说完拔腿就跑,锦绣只能与两个贴身婢女提裙追赶。 能喝止二郎的叶氏此刻又有些走神,不知不觉就让儿女离了自己的视线。 她是在想,回城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主意,原以为丈夫会为了儿子的前程好好盘算,可他竟然连端午都不回家了,说是有事耽搁,谁知是为哪个小妖妇耽误了行程? 成亲近二十载育有一子一女的妇人,又怎么可能连丈夫有二心都察觉不到? 最近几年,胡炬的生意最做越好,心却渐行渐远,无论叶氏怎么教导锦绣孝顺父亲,又时时展露二郎的聪慧可爱,都没能让他的目光与脚步在家中停留,他在外面应该有了别的儿子了吧?不然也不会正眼都不瞧二郎。 今后若真是进了城,会不会和他养的外室共处?宠妾灭妻的男人很是常见,自己倒无所谓,可锦绣和二郎会不会受气? 叶氏正揪心盘算,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数声尖叫与惊呼,她被吓得脸色一白,赶紧起身循声跑去。 还没走近就看见先前杵着棍子寻花的女儿护在二郎身前,举棍用力一挑,将一条四尺长的大蛇给抛到了十步开外去。 被挑飞了的蛇却没转身逃窜,而是攀在矮树丛上用棕褐色的眼死死盯住了锦绣等人,那蛇黑底白花,背部有灰黄色菱形斑块,头呈三角形,体粗尾短,一看就知是毒蛇无疑。 蕲蛇,竟又是蕲蛇!锦绣咬着牙与那俗称“五步蛇”的剧毒之物遥遥对峙,心中恨意更甚。 这种蛇最早见于《雷公炮炙论》称白花蛇,生于南地及蜀郡诸山中,北地兰州鲜有听闻,怎么这么巧原来是它如今又是它? 何况这蕲蛇常隐于潮湿岩壁、草丛中,白日里多盘卷不动,为何会在这阳光明媚时袭击身上涂有雄黄酒还带了驱虫香囊的二郎? 是的,二郎,眼观六路的锦绣一早就发现那蛇是冲着弟弟来的,此刻也没打算放过他!她暗暗捏紧了手中的木棍,打算无论如何也得护住弟弟。 叶氏见状顿时双腿一软,却又急忙上前想要护住儿女,许是她这动作打破了双方暂时的平衡,说时迟,那时快,蕲蛇冲着锦绣和二郎就飞速窜了过来。 慈母有心无力奔跑不及,眼看着毒蛇就要猛烈袭击自己的一双儿女,忽然从旁边“嗖”的射来一支羽箭,恰恰好将蕲蛇钉在了地上。 逃过一劫的众人这才长长喘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叶氏与锦绣缓神去谢过射箭的路人,被吓住了的二郎就开始惊叫着哭闹乱跳。 叶氏赶紧搂着儿子轻拍安抚,却不见任何用处,他反倒“噗通”一声倒下昏厥了,继而气喘而四肢抽搐不止。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叶氏惊慌失措连连掐他人中又不住捻耳垂,却不见任何作用。 正当焦急万分时,射箭救了众人的青衣男子快步走上前来,自称习得几分医术可为二郎把脉,锦绣赶紧屈膝行礼,谢过后侧身让了他上前靠近弟弟。 “这是小儿惊风,”这温文尔雅的男子探了二郎混乱不齐的脉象,又见他舌苔薄白、四肢欠温,很是牟定的说,“小郎君年幼易受惊吓,应当是见了蛇气机逆乱,引动肝风。” “这该如何医治?这位郎君可有药物?”叶氏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拉住那年轻人的衣袖就开始苦苦哀求。 “在下是读书人……”那人无奈摇头,他只是会医术并不是个游方郎中,见叶氏心急又柔声劝道,“小儿惊风并不难治,只需镇惊安神,平肝熄风即可。用的也都是寻常药物,你们赶紧下山送他就医便是。” 看着儿子渐渐转醒,却又瘫着无法起身的可怜模样,叶氏不由急得落下泪来,哭道:“这又喘又抽的可怎么回去?!” “平肝熄风就可以么?”旁听的锦绣却若有所思,而后她忽地转身去了蕲蛇被钉死处,从腰间荷包里取出一把玲珑小刀,又吩咐婢女道,“红花,快去拿清水和米酒来!” 说罢,她脚踩蕲蛇抽出羽箭又狠戳两下让它死得不能再死,而后左手握蛇头,踩住蛇尾,在蛇腹中部略略一按,下刀开一个小口。 “元娘,你这是……”叶氏被她这一番举动惊得连哭都忘了。 旁观众人目瞪口呆看着这娇滴滴的小娘子飞速给那巨蛇开膛破肚,挤出一粒樱桃核大小的青绿色蛇胆,又用清水洗净挑破后倒入盛着米酒的白瓷碗,混匀后给端到了二郎嘴边。 “蛇胆酒甘凉且有驱风活络,镇咳止喘的功效,”锦绣望着叶氏很是坚定的建议道,“阿娘,给弟弟试试。” 这下不仅是叶氏有些愣神,连站在一旁已过弱冠之年的秀美男子也呆住了——这小娘子,可真是镇定! 谁能知道她已是重活一次的人,从前还亲眼看过弟弟被毒蛇咬后痛苦而亡,比起那些苦难日子,小儿惊风又算得了什么? 待二郎慢慢咽下苦胆酒后,果然逐渐好转,母女俩再三谢过那路过的青年便驱车回了家,临走时锦绣还没忘了让仆人把那蕲蛇尸体给带上。 等回了家,叶氏在卧室照顾二郎,锦绣则又去了厨房,守着双手微颤厨下娘子将蛇洗净去头尾切成段放入锅内,加入清水烧开后撇去血污,再加以整葱、姜片、陈皮、黄酒,用中小火滚煮片刻去腥味。 而后,她又用蛇骨、老鸡、瘦肉、排骨、火腿、甘蔗、桂圆肉、红枣等物小火慢炖了足足两个时辰熬制了浓浓的汤底,再放入蛇段、甘蔗熬煮半个时辰。 紧接着,锦绣亲自取蛇段剥下肉撕成细丝,又命人将熟鸡、冬笋、冬菇、火腿切成细丝,一并倒入热锅爆炒又放入黄酒,盐、酱、糖等物入味,再将滤净的蛇汤入锅烧开后略略勾芡,待熬煮为浓羹后盛入青瓷碗中,面上又撒了鲜花丝与香菜。 至此一碗被称作“龙凤斗”的蛇羹便制成了。 她换了一身体面衣服后端了碗去二郎卧室,笑道:“这是姐姐亲手为你做的鸡肉海味羹,来,喝了它保管你睡得香香的!” 待食盒的盖子一揭开,顿时有浓郁的喷香扑鼻而来,本不想用晚饭的二郎也不由腹中“咕咕”乱叫,嘴里不由自主的便开始咽唾沫。 “好闻吧?味道也很好。”锦绣劝弟弟用了两口,果然是甘中带咸鲜美无比,令人忍不住便大快朵颐。 她听过一句老话,“被什么伤了就吃什么,以后就再不怕它”,让弟弟吃掉吓了他的蛇,将来或许就不会再被咬了吧? 何况,这五步蛇之肉有活血补气、舒筋活络、祛风除湿的作用,药理上原就说能治小儿惊风、口疮等疾。 看着二郎大口喝下蛇羹,锦绣终于松了一口气,而后便和叶氏说自己要回房休息去,实则,她却是让人抱来了二郎换下的此次出门从内到外的所有衣物,闭门挑灯研究。 锦绣总觉得蕲蛇袭击事出有因,不愿放过一丝线索,结果,等她捏到二郎那鼓囊囊的腰间荷包,又打开一看后。 那张俏丽面孔瞬间便扭曲了,一阵发白一阵发红继而铁青。 作者有话要说:端阳节就是端午节呀,古人认为“重午”是犯禁忌的日子,此时五毒尽出,因此端午风俗多为驱邪避毒,如在门上悬挂菖蒲、艾叶,喝雄黄酒等。 蛇羹如下,嗯,墨鱼没吃过,据说很香,但是无论它多么的鲜美可口,我恐怕都吃不下去……锦绣千万要瞒着二郎唷,不然我怕他吐出来。 据说这个是黄鳝 这两个应该是蛇汤 按文中内容做出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墨鱼在爬月榜中,求收藏、求撒花、求支持唷!话说,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固定在深夜更文?在大家最饿的时候美食来一发?灭哈哈~~~ 我居然忘了祝大家【六一快乐】!幸好还没过十二点,那什么,祝福大孩子们都永远幸福快乐哦!

上一篇   3重生-糖蒸乳酪

下一篇   5求宿-笋蕨馄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