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归家-土芝丹 - 重生之奸宦娇妻

21归家-土芝丹

最近一段时日锦绣经常将“大不了一死”挂在嘴边,叶氏每每听在耳中都觉酸楚不堪。 关于嫁妆一事女儿虽未当着面与胡炬唇枪舌战,她心里却也清楚,能讨来这些东西实在不易。 又思及那日锦绣冒着倾盆雷雨出门求救,并且牺牲终身幸福为二郎换来一线生机,她更是怨自己太没用,不仅保护不好儿子还赔了女儿。 时至今日,叶氏最恨的人并非冷血丈夫,而是自己。早年父亲临终前就说过胡炬太过势利其心不正,一定要防着些,她却不曾相信更没将这要求牢记心中。 后面又因优柔寡断而一步错步步错,懦弱得总是自欺欺人,明知胡炬已有杀心却只要求合离,甚至合离不成也不敢去告他。 因为,按大齐律,告尊长哪怕对方罪行属实也需徒两年,按常理锦绣不可以告父亲,她也不能告丈夫。 就这样犹豫再三错过了最佳时机,却偏偏没想到若借着舆论的势头,闹大了此事也可由别的官员作保减刑甚至免除徒刑。 无论遇何事都想得到十全十美的结局,却偏偏失去所有,想要儿子平安如意他被胡炬绑了,希望女儿有个美满婚事她却将自己抵给了宦官…… 如今,锦绣又说用自己性命威胁胡炬将二郎还回来,叶菁越想越觉得不对味儿——把一切压力都堆在了女儿肩上,自己这母亲可做得着实不堪。 她稳稳心神后,用力一捏女儿的手,坚定道:“我这就找他说去,你放宽心好好绣嫁衣,到那日阿娘一定叫二郎回来为你送嫁。” 说罢,叶氏就端着锦绣用罢的空碗退出房门,甚至来不及将餐盘找处地方放下,立刻往外面疾走欲亲自寻了胡炬去掰扯。 因京城寸土寸金胡炬又只是商人购置不了太风雅的宅院,所以胡宅并不大,不过三进而已还不带院子,叶氏从锦绣住的第三进后罩房出来就往胡炬那位于东厢的书房而去。 越过垂花门走到院中,她又是一阵憋闷,那胡明珂住了东厢正房,胡锦珍住西厢,自己和女儿却只能蜗居在推开窗仅可看到黑沉沉天空和院墙的后罩房,和普通婢女挤在一处! 明明自己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这种事情,忍到那一日才可以到头?或者说,就这么一直忍下去,日子只能更差得不到一丁点好。 叶氏心一横便迈进了东厢侧间,此刻,胡炬正在绞尽脑汁计算锦绣的嫁妆,成亲那日的宴客名单以及食单和排场。 常言道越贪婪的人越吝啬,他便是如此,既想体面又舍不得为那不孝女付出太多,诸如压箱钱这类明面上的东西动不了,胡炬就想在别处能省便省。 例如,抬在嫁妆最前面的是用瓦当和土坯示意屋业和田地,可大家仅能看见数量弄不清大小和良莠,此处便能以次充好,首饰宝器也能用金包银的簪钗和鎏金的摆设替代货真价实的物件。 这么做却需要把握好一个度,替换得过多那段内给事定然不会乐意,因而他直算得焦头烂额。 见到叶氏进门胡炬很是惊讶,自从绑了叶明瑞逼迫她自降身份后,还从没见这只知道默默泪流的先头妻子主动找自己,他原本以为叶氏是为了讨好自己给送了吃食来,仔细一看,她端着的却是空碗。 此次前来却不知所为何事? 叶氏木着一张脸站到胡炬跟前,脊梁挺得笔直,缓缓道:“只差一个来月锦绣便要出嫁,该叫明瑞回来了吧?” “他从西平过来,路途太远也不知是否来得及回家,这身子骨差了自然没法日夜兼程的赶路。”胡炬有些不耐烦的如此回答。 锦绣亲事定下后他确实有叫人送叶明瑞到京城,却没盘算好究竟要不要这小子出现,就担心那不孝女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叫他脱离了自己掌控。 “锦绣出阁哪能没有亲兄弟送嫁?按理送嫁的兄弟还需到段家去坐首席观礼,早些叫他回来也好教教规矩,免得出门在外太小家子气丢人。再者,一年多未见,也不知明瑞是否淡忘了家人,还需先和大家亲近一番。”叶氏先前便斟酌再三,如今难得一次在胡炬跟前说上大段的话,倒叫他吃了一惊。 微微一愣后,胡炬才假模假样安抚叶菁:“这你倒不用担心,我已叫二弟阿烁带他长子明珅进京来,那孩子也有十六七岁了一贯是个稳重的,由他领着明珂去吃席断不会出岔子。” 被他这么那话一堵,叶氏也气得半晌不吭声,别人家的儿子还有那薛氏贱人的儿子去吃席于她有何相干?稳妥又如何?恨不得他们不能去! 正当胡炬以为自己已经三言两语就快打发了叶氏时,她却突然“嘭”一声摔掉了碗盘。 而后瞪大了眼喝道:“我原也不指望你能守信!你要知道,锦绣愿意许自己终身给一个宦官就是为了二郎,若叫人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晓如何能出嫁?!” 胡炬被她突然爆发的那歇斯底里的一吼惊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时,叶氏已经从地上拾起了一枚尖锐的瓷片杵在自己喉部厉声道:“你信不信我今日就死在这里,叫锦绣去守三年母孝?这么长时间,你觉着那已经二十六岁的段内给事能等得?” 见到叶氏那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模样,胡炬嘴唇微微一动,却说不出“热孝百日内出嫁也可”这句话。 他总觉得叶氏说要寻死的确属实,锦绣说要撞死在婚车前也并非谎言,若这做娘的当真去了,那不孝女不定能干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来。 胡炬思虑再三终究还是在锦绣出嫁前半月带回了二郎,他从前做了不少对不住这母子三人之事,换成稍有根基的旁人说不准早已爆发,她们能忍到这时才拿出脾气来已算难得,实在是没法再进一步逼迫。 这么做,却并非因为内疚,而是商人谨小慎微算计,胆大妄为行事这种本质叫他不得不妥协——逼急了兔子都能咬人,何况两个并不痴傻的女子? 那日见到明瑞,才看一眼叶氏就又落下泪来,六岁有余的他长得却不比失踪那时高壮,整个人反倒黑黑瘦瘦的一直佝偻着腰,缩在一个婢女身后不仅不敢抬头看人,唤他名字时反倒还惊恐退缩! 僵持了好一会,叶明瑞都不曾像从前那样扑过来亲昵的叫母亲、姐姐,叶氏顿时哭得成了泪人,锦绣微微蹙眉而后忽地快步上前一把扭住了弟弟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将他扯入了母亲房中。 母子三人关了门独处一室,叶氏期期艾艾冲儿子哭诉自己的思念之情,锦绣则三两下扯开了叶明瑞的衣襟。 首先跃入眼帘的,便是他背上纵横交错的新旧鞭伤,而后便是那瘦骨嶙峋的身材,此情此景顿时惊得锦绣双手一抖,纵使一直板着脸却也渐渐红了眼眶。 而后她凑在明瑞跟前仔细辨认他后颈的黑痣,以及腰部浅红色的不规则形状胎记……半晌之后才闭眼长叹着哀哭一声,死死将二郎搂入了怀里,呢喃道:“是不是有人说阿娘和姐姐不要你了?是不是有人说你是贱人生的私生子?是不是有人说你生来是讨债的根本就不该活在世上?通通是骗你的!姐姐也听过这样的话,都是骗人的!” “是不是还有人不让你自称‘叶明瑞’?”啼哭不休的叶氏也回了神,半跪于床前环臂抱着儿子哀声道,“明瑞,你要记住,对你好,为你可以付出性命的人说的话才是真的,你之前听到的那些全是谎言。你想想,当初遇到毒蛇时姐姐是不是挡在你身前?外出遇到落雷时阿娘是不是将你抱在怀中?……” 在叶氏一声声开导中,叶明瑞渐渐恢复了些精神,锦绣乘机将那在耳房用小泥炉烤好的小芋头取了两枚来,塞到他手中,轻声道:“看看,这是你最喜欢的土芝丹,姐姐一直记着日日都在做它,就盼你回家时能立刻吃到热腾腾的点心。如今条件不好只能准备些粗鄙果子,你且将就用,该日我再做更好的。” 二郎垂目看着手中的栗色小丸子,眨了眨眼,这才缓缓抬头怯生生地问:“真的不再丢我了?将来我们能一直在一处生活?我好怕,好痛,好饿……别再抛弃我,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唐律疏议》卷二十四《斗讼》篇有一条关于妻告夫的律条:“诸告期亲尊长、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虽得实,徒二年;其告事重者,减所告罪一等;即诬告重者,加所诬罪三等。” 三进四合院(左后边最后一排没有院子的就是后罩房) 土芝丹 芋头别名土芝丹,能宽胃肠,破宿血、去死肌,调中补虚,行气消胀,壮筋骨,益气力,特别适合身体虚弱者食用。芋和鲫鱼、鲤鱼一同煮羹很好。

上一篇   20嫁妆-野鸡崽汤

下一篇   22铺帐-煎炙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