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重生-糖蒸乳酪 - 重生之奸宦娇妻

3重生-糖蒸乳酪

依照十三岁之前的记忆,胡锦绣一直和母亲、弟弟住在乡下田庄中,在外行商的父亲偶尔会回家探望他们。 母亲叶氏在闺中时略读过几本书,平日里便教导子女习《千字文》、《太公家教》,继而让锦绣练了刺绣、烹饪等技艺。 按说,商户家的女儿习得这些也足够了,可弟弟二郎在年满六岁时却需正式开蒙念书,因而母亲便和父亲商议要带了子女搬进城去。 “咱们家的儿子就算不能考科举也需寻个良师,不然,怎能传承家业?”斜倚在床的锦绣忽然就想起了阿娘当年说过的这句话。 而后,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就再也不复往日的平静,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波折四起继而彻底步入深渊。 还没等到父亲接他们回城弟弟就出了意外幼年夭折,等到了城里,锦绣却发现那地方并非自己心心念念华美富贵的家,反倒是个阴森可怕的宅子。 阿娘也不再是“母亲”——她竟成了父亲的妾!自己则从胡家嫡长女“元娘”,变为了“外宅生的小贱人”。 再然后,阿娘日益憔悴继而缠绵病榻,她被异母妹妹撺掇父亲送给了家有悍妻的魏五郎……思及此处锦绣忽然觉得胳膊一阵火辣辣的疼,挽袖一看皓腕素手却并无任何不妥。 只是,这手腕上却戴着闺中时阿娘给的碧玉镯,锦绣清楚的记得这镯子在她十六岁那年就已经摔碎了。 这是梦吧?让自己在死前回到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刻暂做逗留? 锦绣翻身下了床,在亵衣外随手拿了一件嫩绿色衫子披上,正欲四处走走看看重温儿时记忆,却听到屋外传来了隐约的说话声。 有一妇人正轻柔、温和的笑道:“不知元娘醒了没?这孩子太贪睡,将来出嫁了可怎么办……” 此人口中说着的是埋怨话,语调却溢满了慈爱之情,听在锦绣耳中则像擂鼓鸣响,突然间她胸口就开始“砰砰”的猛然跳动。 是阿娘,阿娘要进来了!锦绣恍若近乡情怯似的,忐忑着左看右看却不知自己究竟应当是坐着,还是去开门迎接阿娘或者…… 她猛然转身跑回床边,脱了绣鞋就钻入被褥,甚至都来不及脱去外衫就拉好被子闭眼装作熟睡。 “吱呀”一声后,门开了,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锦绣极想要看看母亲,眼眸却又越闭越紧,唯恐自己一睁开梦就醒了。 “元娘,该起来了——哪有午睡都一觉睡到天黑的?”年约三十六七却依旧风韵不减的叶氏侧身坐在了锦绣床边,伸手轻轻一捏她鼻尖狭促道,“呼吸那么沉是早就醒了吧?快起来!” “阿娘……”锦绣犟不过只得睁了眼,愣愣的看着眼前人。 她果然是记忆中那个还不曾经历丧子之痛的风姿秀雅模样。 穿着很显朝气的黄色绣牡丹花儿短襦,配以石青团花高腰裙,手背间搭着金银线织就的轻纱披帛。梳了闲适的半翻髻随意簪了朵绢花,眉目含笑,温柔可亲。 叶氏看着女儿眼圈微红不发一言的傻样,轻声笑道:“不过是天癸水至,每个小娘子都要走这么一遭,何须害羞?过都过了还蜷在床上作甚,起来吧。” 说着,她又招招手,让那跟着自己进屋的婢女搁了青瓷小碗放在案几上,而后过来伺候锦绣。 待扶了女儿起身后,叶氏忽略了锦绣身上耷拉着的外衫,让奴婢伺候了她着衣,这才微笑道:“前几日你红枣桂圆茶吃得太多,那桂圆干温大热容易上火滞气,今儿便换一种茶点,也是补气血、益肺胃的,来,尝尝。” 初次月事结束后么?锦绣心中突然一个激灵——这应当就是弟弟出事的前两天! 她依稀还记得那时阿娘一直在费心照顾因为被□淌血吓到的自己,连着几日都忽略了对弟弟的管教,二郎生性顽皮乳母管教不住,只随了他漫山遍野的跑着玩,这才出了意外。 锦绣为此一直内疚、自责,因而这一段记忆非常深刻。 甚至,她还记得此刻阿娘亲自下厨为她做了一碗特别金贵却又可口的“糖蒸乳酪”,既是在梦中重温记忆,那吃食也当是相同吧? 果然如她所料,叶氏拉锦绣坐到案几前,端了那散发着淡淡奶香的瓷碗递到女儿手边,指着洒了玫瑰花瓣儿的雪白膏状物说道:“这是用牛乳做的‘乳酪’,牛乳味甘性平可生津润肠,直接煮了喝却有可能耐受不住引起腹泻,混了糖与面蒸熟则更容易克化。” “乳酪,是《涅磐经》里说的那个‘酪’?”锦绣记得阿娘爱礼佛念经,她也时常旁听,因此,当年的她就是这么问的。 “没错——善男子,譬如从牛出乳,从乳出酪,从酪出生酥,从生酥出熟酥,从熟酥出醍醐,醍醐最上,”叶氏背诵了经书中的内容后,又半眯起了弯弯的丹凤眼,笑问道,“乳经过反复熬制能提炼成最为纯净的醍醐,咱们元娘也需这样不断进学,好不好?” “好,”锦绣望着这连喂一口吃食都要谆谆教导、循循善诱的慈母,强忍心中酸楚,学着当初的模样用甜甜腻腻的声音答了,又朗声要求道,“阿娘教我做乳酪。” “这甜点很是简单,我只说一遍稍后你自己就能做,”最爱督促女儿修习女红、厨艺的叶氏一面督促锦绣进食,一面不紧不慢的低语,“牛乳一碗掺水半盅,放白面三撮,过滤后下锅用微火熬。而后滚水下白糖霜,再一面急火熬煮一边用木勺搅拌,待熬熟之后,再滤了浮沫倾入碗中,微凉半凝固后即可。” 在阿娘说话的同时,锦绣拿起勺子舀了些许糖蒸乳酪含入口中,顿时,浓浓溢满唇舌,只觉这嫩滑细腻的膏羹甜而不腻、甘醇爽口。 最难得的,却是其中暗含的浓烈爱意,这年月家中虽富所得却都是庄子上的出产,好些年不曾见阿爹带财物回来,自然也没法特意养了母牛就为喝其乳,可见得一碗乳酪很是不易。 “这是外翁的食单上写的么?”锦绣吃着乳酪为让自己不激动得落下泪来,便找话与阿娘交谈。 “这个倒不是,你外翁食单上记着的大多是席面上的菜,晚些再教你别的。”叶氏说话间隐隐含着自得之色。 她那已过世的父亲虽是田舍翁却有田地百顷,家产颇丰,又最爱美食常自称老饕,因而他平日最常做的便是研究吃喝。 叶家几代前也曾出过高官,只是后面家中无优秀子弟慢慢败了,虽底蕴不在却也留了些老物,家传食单便是其一,而后叶父又增补了不少内容使之成为厚厚的书册。 锦绣也是在做了魏五郎的妾之后,偶尔露两手得了他的追捧这才知道叶家的食单很是珍贵,不亚于当世高门大户。 听阿娘说要教做菜,她却没立刻答应,反倒问起了二郎:“弟弟往哪里玩去了?叫他回来一起念书吧。” “你这孩子,教你下厨却偏偏要扯了弟弟念书,想偷懒么?”叶氏嗔笑着点了点女儿额头,却又依了她命人去叫儿子回来。 锦绣垂头佯装羞涩浅笑,那搁在裙摆上的手却紧捏得快蹦出了青筋来:难得做一回美梦,总要将心心念念的母亲与弟弟都见见才好。 不多久,玩得跟泥猴似的二郎扑腾着冲进了锦绣的闺房二话没说便搂住了几日未见的姐姐,黑糊糊的巴掌直接拍在了她后腰,又忽闪着黑亮大眼狡捷一笑,下颚一蹭就用姐姐的裙子擦了他那油腻腻的嘴。 “你又去厨下偷吃东西了?可别闹肚子。”锦绣无奈苦笑,若是平日她一准会教训这弄脏了自己衣裙的小淘气,此刻,却双眼发热紧紧抱住弟弟恨不得一刻也不让他离开…… 姐弟俩厮磨许久,而后又跟着母亲学了一页书,用过晚饭这才分别回房歇息,锦绣平躺在床望着青纱帐有些出神,暗想自己闭上眼再一睁开会不会就已经在阴曹地府了? 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甚至打算偷偷起身再去瞧一眼弟弟和阿娘。 转念又一想,弟弟数年前已经夭折,自己去了地府说不定就能真正与他团聚,至于阿娘,一子一女都身亡,她也不会独活吧?到时便又是完完整整的一家人! 如此一盘算锦绣终于静下心,面带微笑沉沉入睡。 第二日天大亮之后,她睁开眼却发现首先入目的竟依旧是家中的青纱帐,而后又有那时的贴身奴婢来唤自己起身梳洗。 “这……这是怎么的,难道我还在梦中?”锦绣忽然有些无措,懵懵懂懂的胡乱吃了些东西,然后被奴婢引去了书房。 矗立窗下,只听得里面传来了弟弟的朗朗读书声:“得人一牛,还人一马,往而不来,非成礼也……” 这场景却与锦绣记忆中不大一样,那年清早她借口还在晕血赖床没有起身,也不曾听见二郎念书。 直到此时,她这才隐约明白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而是年日扭转又回到了六年前!回到了一切恶事都还没发生时。 即是说,她临死时的誓言实现了?那流下血泪宁肯魂飞魄散也要报仇雪恨的执念终于感动天地,因而获得了重活一世的机会? 屋内,弟弟还在高声念书,那一声声一句句《太公家教》在锦绣耳畔轰隆作响:“往而不来,非成礼也;有恩不报,非成人也……” 她却默默在想:“往而不来,非成礼也;有怨不报,岂为人?” 重活一世总得做些有益之事,需保护弟弟照顾阿娘,然后——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美食墨鱼做过,面粉加多变成了很“铁实”的乳糕,硬硬的,但是味道很好,特别香,比最初的牛奶液香多了。 关于牛奶到底是性温、平还是寒,其实医书上是有争议的,本文折中了哒,记录如下:《别录》微寒,《重庆堂随笔》温,《唐本草》平,《本草经集注》平,《本草纲目》微寒…… 《随息居饮食谱》:醍醐牛、马、羊乳所造。酪上一层凝者为酥;酥上如油者为醍醐。并甘凉润燥,充液滋阴,止渴耐饥,养营清热。中虚湿盛者均忌之。 红楼名菜:糖蒸酥酪(文中的是糖蒸乳酪) 把牛奶倒进干净的锅中加热,盛进一个大盆,放少许糖。等温度稍微凉一点之后再倒入酒酿,酒酿和牛奶的比例大致是1:3左右,搅拌一下。再分别装入小碗,用保鲜膜盖住碗口,注意,一定要在膜上扎几个孔放水蒸气,牛奶配好之后,放1个小时,再上蒸锅蒸约15分钟,冷冻后食用,食用前可在酥酪上撒葡萄干、核桃末、花瓣。 那什么,墨鱼开始爬月榜啦,求撒花求支持唷!

上一篇   2送命-铜釜煮豆

下一篇   4救弟-龙凤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