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算计-蟹酿橙 - 重生之奸宦娇妻

19算计-蟹酿橙

首要条件?那之后还需怎样?锦绣还未来得及询问段荣轩便已经抽身离去。 他赶在五更前匆匆出了家门,在细雨中骑马右行至延喜门,而后入了皇城,步行穿过长长的横街,抵达最西侧掖廷宫中的内侍省,这一路走来路程不近,即便雨后转凉也叫人额角添了些薄汗。 见段荣轩进门,九品小吏年主事殷勤的递上香茗,又端来熏笼替他烤润湿的靴子,并笑问道:“段内给事这是从永兴坊过来的?” “嗯,早知昨夜就歇在辅兴坊了,竟下这么大的雨。来回走一趟太费劲。”段荣轩半倚半靠的坐着伸腿微烤,说着便轻声一叹,仿佛无可奈何。 “也就是稍远了点,辅兴哪有永兴好,”圆脸微胖的年主事面上顿时堆起了艳羡的笑容,叹道,“毕竟是圣人亲赐的宅子——也只有您才有这样的体面。” 因提及陛下段荣轩赶紧端正了坐姿,而后才朗声道:“圣人心善,好好当差总不会被亏待。” 这纯粹是句场面话,认真当差的内侍多的是,有本事得到御赐宅院的却凤毛麟角。段荣轩在叹息路远的同时,未尝没有一点炫耀与敲打下属的意思。 他前些年能自由进出宫门后,手头一宽裕就在辅兴坊购置了一座两进的普通宅子,此处位于皇城西侧安福门外,是毗邻内侍省的最近居住地,出入很是便利。 然而,宫中稍有能耐的内侍很多都选在此处购置房产,人多眼杂院子也不够舒坦,大的宅院有,却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 之后御赐的宅子尽管位于皇城东侧的永兴坊距离较远,却足有三进还带一个有亭台楼阁的后花园,宽敞华美又为御赐,哪怕脚程远些段荣轩也惯常居住于此,图的就是“体面”二字。 这一切看在锦绣眼中却叫她心中的忐忑又多了一分。 段荣轩临走时曾吩咐小五可将这位整夜未眠的娇客引到内院西厢休息,她还没做出决定自然不会立刻回家,也就没推辞,跟在一个婢女身后从偏厅的抄手游廊北行,越过垂花门入了内宅。 沿途入目之景无不雅致精美,院中巨树葱翠花香袭人,游廊雕梁绣柱还挂着翠鸟,进得屋中抬眼便见到墙上悬挂有书画,案几上摆放了瓶花,即便是锦绣这种对诗书花艺一窍不通的人,也觉得此景赏心悦目。 婢女送了水用具来伺候锦绣梳洗,又走到窗边垂下清幽竹帘,屋内顿时一暗,锦绣往那暗香扑鼻绸缎丝滑的被褥中一躺,却睁着眼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嫁还是不嫁?不嫁还有什么别的路可走?若是答应…… 哪个如花女子乐意嫁给宦官过一辈子守活寡的日子?她之前还在想当自己为人母后一定不会像阿娘那般懦弱,一定会好好护着子女,可若是答应他,却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然而,哪怕是再委屈和不甘愿,锦绣也明白,这么一个前程似锦的人,且容貌俊朗又谈吐风雅,若用商户家没名没份庶女的身份嫁给段荣轩却是高攀,他又是个惯会把握人心的,婚后自己在家中不会有任何地位。 看他先前那作态,哪是好心帮人的模样?求娶一事绝不单纯,也不知段荣轩究竟有何目?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何况还是这种苦苦求着攀来的夫婿…… 这卖身为奴还可以商量个期限,嫁给他那可就是一辈子的憋屈!可不嫁,弟弟怎么办,阿娘怎么办?胡炬会不会转身又将自己扔给魏五郎? 锦绣越想越烦躁,甚至恨不得揪扯自己头上青丝发泄一番,以至于这一整天都不曾真正合眼。 一直挨到午后申时,锦绣终于拿了主意静候段荣轩回家,小五见她闲得无聊还提议可去后院赏花、钓鱼,她却没脸真当自己是贵客,连连推辞。 又听对方说郎君通常是在日落后的酉时五刻回来,锦绣忽地双眼一亮问自己可不可以去灶间做菜。 这求人也得有个姿态,她被逼无奈空手上门,此刻让这位老饕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也算是份礼。 心知主子脾性的小五自然连连说好,乐滋滋陪她去了灶间,专门腾出半个时辰驱走厨下闲杂人等,又叫了几个女子帮厨,好方便锦绣操作。 恰逢雨后,厨房里购置了上等的鱼虾螃蟹,这秋风送爽菊黄蟹肥,锦绣先前又吃过金橙果子,顿时有了个绝妙主意。 等那段荣轩回了家,饥肠辘辘的他首要事情便是用餐,本欲吃喝完毕再寻锦绣说话,却突然看到婢女用托盘端来了两只硕大的金橙放在食案上。 还未等揭开橙子顶盖,他就闻到了蟹肉与酸甜果汁混合的鲜香,不由乐道:“蟹酿橙啊?这可不是家里厨子的手艺。” “郎君好眼力。”小五笑着伸手将那还带着翠叶的橙盖取走,只见黄澄澄的肥美蟹膏肉盛满了果腹,羹上还飘着几瓣金菊,极为雅致。 “一对金橙……”段荣轩若有所思的一笑,一面取了蟹肉沾上些许醋盐食用,一面吩咐道,“去,告诉叶元娘收拾妥当,稍后我陪她回家。” 这小娘子倒也不傻,一对蟹酿橙,可不就是诚(橙)心诚(橙)意,成(橙)双成(橙)对的意思,她既有了主意就不用再多费唇舌。 入夜,段荣轩换了一身便装携了锦绣出门,他头戴平巾帻,身着绛红菱纹的圆领窄袖贴身长袍,脚踏高头履,竟显得仪态万千,任谁也看不出这样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竟是个内侍。 马车慢悠悠行在路上,两人低声商量着结为夫妻的各种义务与条件,锦绣虽觉得他的保证不怎么可靠,却走投无路没法子可想,只能答应。 等到了和平坊小五叩门时,胡炬正在后院咆哮如雷咒骂叶氏,责打门房。居然让那锦绣跑了,最叫他忌惮的不孝女竟趁着大雨逃出门去,而且直到次日午时才被人发现。 这么长时间叫他往哪里找去?也不知她究竟去了何处,该不会去向那段内侍伯求救?胡炬又怒又惧气得双手微抖,阴恻恻地暗想若是她能被平康里的妓馆拐走该多好!据说那内侍住在永兴,走过去本就会途径平康里。 这世上总是怕什么来什么,胡炬还未咒骂过瘾,就有人通报说门外有位段内给事求见,还送回了昨夜观雨踏水不小心迷路的大娘子。 段荣轩这是给了锦绣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离家理由,免得被怪罪私逃一事。胡炬一听他官衔脸就变了色,赶紧告诫奴仆不得再议大娘子离家之时,而后恭恭敬敬地迎出门去。 稍后,他俩去了正厅叙话,锦绣自己回了内院,踏进那偏院就见到了哭哭啼啼的母亲和暗含笑意的雯娘。 “成了?”等入了房中雯娘迫不及待开了口,她瞧着锦绣换了一身领宽袖罗衫与绣蝶半臂,又穿着很是精致的织锦百褶长裙,便觉得事情应当是有了转机。 “嗯,”锦绣轻轻抬手抚了抚雯娘那被扇得红肿的脸,低语道,“我记得你的好,也记得你的心愿——嫁个正经人,家有三亩地、五间房。能成的,用不了多久。” 这何尝不是锦绣自己的期望,帮雯娘完成它也勉强算是了愿。 “你们在说什么?元娘,你究竟去哪里了?可吓死阿娘了!”叶氏抹了抹泪,拽住女儿的衣袖一叠声的询问。 “给自己找夫婿去了,”锦绣将眼神从雯娘脸上收回来,看向母亲,无喜无悲地平静道,“儿求了荣家二哥娶我,有他做靠山再不怕父亲欺负了。” 短短一句话不亚于晴天霹雳,顿时惊得叶氏目瞪口呆,愣了半晌后她才哭道:“都怨我,怨我拖累了你!元娘,你怎么就这么莽撞,如此大事怎么不和我商量商量?他,他看着虽好,却是个宦官啊!” 锦绣却是连哭的力气都没了,任凭叶氏捶着自己的肩背,淡淡回答:“商量了有用?之前就是因为商量才落地这地界来……除此之外也没别的法子,再拖下去二郎就算活着也不知会被教导成什么见不得人的模样。” 听了她说的话,叶氏又是一阵哭号,泪水涟涟道:“我苦命的儿啊,都怪娘没用,遇到个畜生丈夫连累你们……” “阿娘,你别哭了,儿没力气再听您哭。”锦绣听着母亲那没任何意义的哭诉就觉得一阵头疼,胡炬对她们确实是畜生可他为什么对薛氏那一家子却是良人慈父?一个家庭的悲剧不是一个就能造成的。 她木着脸推开叶氏,走到案几前铺开了笔墨纸砚,呢喃道:“轩郎此刻正在和他商议亲事,稍后就会找官媒来正式提亲,我需得盘算盘算究竟要胡家出多少嫁妆,早些拟出单子也好和他讨价还价。” “比照锦珍的来吧,这我倒知晓十之七八还能再帮些忙。”雯娘用丝帕浸了水捂着面颊忍痛咧嘴一笑。 她却是这房中最理解锦绣的人,木已成舟哭有什么用处?不如借此机会多划拉些东西到自己怀里,就算是婚后过得不好也能再寻机合离了自己养活自己。 次日,胡炬大清早就叫了锦绣去训话,此时他倒也不好再恶言恶语只暗讽她实在是太会钻营,连个不能人道的宦官都给收入了石榴裙下。 “父亲请看,儿想,为了配得上段内给事的官职,为彰显胡家的财富,为了宣传珍宝阁,这婚事,需得豪气些。”锦绣根本就不和他磨嘴皮,直接就递出了自己整理的嫁妆单子。 胡炬接过来一看顿时脸一沉嘴角一抽,然后将那张大纸对折几回后收了起来,强压怒火道:“此事稍后再议。我在想,你这身份配段内给事实在是低了些,不如,记在薛氏名下充当嫡出女吧,说出来也体面些。” 听到胡炬这厚颜无耻的话,锦绣顿时气得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蟹酿橙 1.甜橙洗净,顶端用三角刀刺一圈锯齿形,揭开盖,取出橙肉及汁水煮熟,剔取蟹肉。 2.炒锅烧热,下芝麻油适量,投入姜末、蟹肉销煸,倒入橙汁及橙肉、香雪酒、米醋、白糖炒熟、淋芝麻油,摊凉后,分装入甜橙中。盖上橙盖。 3.取大深盘1只,将甜橙排放盘中,加入菊花上笼用旺火蒸十分钟即成。 经肚肚亲的提醒,墨鱼发现自己发文时间不固定给大家造成了很大的困扰,现决定,每天的中午一点或晚上十一点更新(包括前后五分钟哈),有就有,木有就第二天,谢谢大家支持唷~~~。

上一篇   18交易-坛子肉

下一篇   20嫁妆-野鸡崽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