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要挟-沙参玉竹心肺汤【修改】 - 重生之奸宦娇妻

17要挟-沙参玉竹心肺汤【修改】

看着楼下歌舞演绎的那个熟悉的故事,耳中听着妻子薛氏在不断的劝导女儿锦珍不能相信那些很可能背信弃义的穷书生,又突然瞧见那一边的女儿锦绣竟也在看戏。 胡炬心中顿时烦躁不堪,只恨自己怎么没早点掐死这个不孝女,有了之前寺庙供奉时落款那件事,若说这歌舞内容是巧合,他怎么可能相信? 稍一琢磨胡炬就知道这绝对是锦绣的新主意,见他无作为就又一次掀起舆论关注,逼破自己亲爹不得不尽快站稳立场。 只是不知道她哪来的这么大能耐将此事传得大齐遍地开花?胡炬只觉自己头疼不已,当日凌晨回家就受风寒倒下了,三日后好不容易养足精神起得身来,就见薛氏突然扑进门眼泪婆娑的望向他。 “那叶菁并非你参加春闱前因父母之命娶的乡下粗鄙妇人,是不是?当年是你自己求娶并入赘了叶家的,是不是?”薛氏用凄苦无比的语气一声声质问,最后不等胡炬回答自己就哭得肝肠寸断。 她忽地倒伏在地,泪水一串串的自迷蒙眼眶中向下滚落,又拉着丈夫的衣袖嗔怪连连:“你好狠的心,竟从来不透露一点风声!若不是有人当面问了,奴还一直被瞒在鼓里——这事情在兰州都传遍了可怎么办?那叶氏也不是个好的,闹得这满城风雨作甚?” 她如此念叨一通将胡炬的怒气都引向那一房后,又抹着泪提议道:“咱们搬家吧!不然叫锦珍、明珂将来如何说亲、如何做人?万幸阿爹是在京城为你求捉钱令史一职,想必影响不大,离得远点也好让这些风言风语消散快些。” 胡炬满腹郁气咬着牙一拍大腿,点头应了:“好好,我们这就搬离此处!恰好西平郡那边新买了铺面和宅子,不如搬过去也好盯着新开的珍宝阁分号。” 若说看戏之前胡炬还在盘算究竟是认叶氏还是薛氏,被锦绣耍了这么一遭又一直惦念捉钱令史一职的他却彻底没了再交好叶家那边的心思。 她们的种种作为都表明了其心中的恨意,养不熟的白眼狼为何还要花心思的去养?不过是守着几亩地的村妇哪能和与七皇子母族齐家都攀了关系的薛氏相比? 更何况,他一想到锦绣那孽畜就恨不得掐死她,如何还能认回来真心相待? 不到一个月功夫,这满满当当一家子就搬离了兰州往更偏西北的地界而去,半点没透消息给叶氏,没送信自然更不曾提及合离或正名一事。不过,胡炬也知道这搬家只是一时逃避,暗暗盘算需得想个法子彻底了结此事。 那个迂腐的董文桓他倒没看在眼里,可能够帮助锦绣将歌舞传开的人却不得不防,正当胡炬绞尽脑汁之时,薛氏却不知有意或无疑的给出了个点子。 “你看锦珍,被奴念叨烦了都不爱搭理自己亲娘,可偏偏对明珂如此耐心。唉,这世上哪个母亲不疼儿女?哪个姐姐不爱亲弟?这就是避不开逃不了的软肋!”她只在胡炬耳边这么一嘀咕,也不知说者是否无意,总之听者很是上心。 当他安排了人手暗暗行事时,锦绣得知胡家搬迁连连催促母亲报官告胡炬停妻更娶,官府怎么判她们是左右不了,可不趁着舆论正偏向自己去告发又更待何时? 叶氏却左右犹豫,说要等三月初三上巳日之后再说,按她所想,此刻官府正在筹备节日当天的庙会活动,谁还愿花心思搭理一个弃妇?不如等过了节再从长计议。 面对如此优柔寡断的母亲锦绣无可奈何只得认命,于上巳节陪母亲带了二郎踏青、临水宴饮,岂料,在人潮涌动中大家一个没留神,叶明瑞就被歹徒绑了抱走…… 一连三个月,叶家众人苦苦寻找却没得到任何线索,叶氏深信儿子是因长相富贵俊俏而被拐子弄了去,一直派人往那不堪处打探,锦绣却总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 她经历过二郎夭折一事,自重生以来比叶氏还更紧张明瑞,当初与荣二哥钓鱼时她连去挖竹笋都要留些精力挂在二郎身上,上巳节时自然也是全神贯注看着他。 好好的站在河畔却偏偏被人一撞而恍惚片刻,再回神时母亲身边的二郎就不见了踪影,这恐怕是有人刻意而为吧? “是他,是不是他弄走了弟弟?”锦绣忽地抬起头,看向哭肿了眼的母亲,虽没有点出名字,母女俩却都知道所指何人。 相信一个背信弃义者的诺言本就是犯傻举动,已经丧尽天良给想毒死亲子的家伙,他还有什么毒计想不出来? 眨眼便到了八月末,一直没有叶明瑞消息甚至也没收到胡炬书信的母女俩同那锦珍一样,也瘦得脱了型。 她们不仅没了功夫去告胡炬,连临近锦绣的及笄礼也再没心思去筹备,母女俩只打算随便梳梳头吃碗面就算过了。 生辰当日,锦绣很是意外的收到了胡炬派人送来的一份礼物,打开一看,却是明瑞失踪当日脖子上戴的宝珠璎珞,叶氏只瞟了一眼当即便昏死过去, 锦绣强撑着同样摇摇欲坠的身子,命人送了母亲回房,而后立刻清点家中各种房契、田契、身契,把最要紧的东西收好偷偷寻了地方挖坑掩埋,又以母亲的名义去官衙撤销乳母等心腹的奴籍,给了金银遣散。 整整三日她几乎连合眼打个盹儿的时间都无法抽出,紧赶慢赶安排好一切后,胡炬一脸明媚笑容的登了门,话也不多说,只要求叶氏自降身份认了是外室,办好文书后跟他去西平郡。 “他还活着么?”瘦得近乎竹竿儿的锦绣站在胡炬对面询问出声,语调微微带着颤音,眼中快要滴出血泪来。 “我好,他就好,”胡炬笑着如此回答,“等你出嫁时总会得以一见。” “他若不好,我也不会叫你好过,死了都不会叫你好过!”锦绣面对这良心被狗吃了的畜生,连一声“儿”都不愿再说出口。 待在西平郡的后院偏房,看着满面病容的母亲,锦绣不由满腔悲愤,她努力了这么久,做了如此多的事情,一切却又绕回到了上一世的路! 她又成了薛氏口中外室生的小贱人,又被锦珍嘲弄取笑甚至打骂,这一次明明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却不得不忍,仿佛比懵懵懂懂的从前更叫人难受。 她不甘心,死都不会甘心,总有什么办法能破这个死局!毕竟,如今的她比前一次多了些助力。 “阿娘,你振作些好不好?”锦绣拉着母亲那骨瘦如柴的手,伏在她耳边呢喃低语,“会有办法的,会好的,你振作些好不好?别睡了……起来咱们一起想法子,好不好?” 说道最末一句,一贯坚强的她也忍不住哽咽出声,不由心想,若自己将来有了儿女一定不会如此懦弱,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肉被人作践。 哭,有什么用?病了,有谁会心疼?不如挺起胸膛放手一搏。 只是,锦绣暂时还没办法在胡炬的眼皮下做任何动作,她被看守得很紧,得不到外界的消息,也没法传话出去,整个冬季都被关在院子中喂猪似的强迫进补,就像养肥待宰的羔羊。 她知道,胡炬又起了和前世同样的心思,想用美艳的“庶出”女儿送人做妾交好高官,有明瑞在手不怕她不听话。 眨眼就到了来年夏末,锦绣身量变高又养回了水灵灵模样,神色却依旧是抑郁无比,某日,胡炬带了薛氏和锦珍去临县普陀寺上香求姻缘,家中各处看守更紧,甚至还给锦绣安排了一个人日夜相陪。 当那被遣来伺候她的锦珍的贴身婢女雯娘端了沙参玉竹心肺汤来时,锦绣舀着那有润养功效的汤羹忽地抬头道:“你甘心么?” “……”一贯比锦绣更沉默的雯娘不曾作声,只是端着木盘的手指一紧,睫毛微微眨了眨。 “想必是不甘心的,她求姻缘都不愿带上你,怕被沾了光吧?”锦绣似笑非笑的叹道,“说起来,其实你才是父亲的长女,却偏偏没名没份的只能做她贴身婢女,将来随锦珍出嫁再帮他伺候郎子,想必也同样没名没份……你甘心么?” 当锦绣一听说胡炬要带锦珍去普陀寺上香,她就知道这一段命运又成了原来那样:一行人借宿寺庙遇到事先刻意引来的贼寇,锦珍救了隔壁的崔刺史夫人然后与之攀上关系。 前一世,崔相家二房的嫡出长子崔文康,就因为锦珍对他继母的救命之恩和家中各种算计,被逼娶了商户女。 那一回,此人的妹妹明里是出嫁当日急病身故,暗中却是与表兄私奔做了妾,他被带累了名声因而说不了好亲事。 这一次,那妹妹好好的嫁到了定西都护威武侯家,丈夫虽不是嫡长,却也是刚立了战功赫赫有名的小将军,胡炬竟还贪心的想拿下这么个人做姻亲! 可能么?即便是可能,锦绣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此事发生。 她一面慢慢喝了汤,一面对那婢生子雯娘说道:“薛氏帮着自己女儿希望她嫁去侯府,都是一样的姐妹,我只能为人妾你连妾都做不了,前半生为奴为婢被锦珍作践,后半生还得继续为她奉献,甘心么?” 雯娘冷笑一声抬头道:“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有闲功夫操心我?”起初,她是寄希望于锦绣能狠狠折腾一下锦珍的,甚至还期盼过叶氏能东风压倒西风斗过那薛氏。 因而在盂兰盆节时她明明看到锦珍吃了有毒的萱草也不曾言语。谁知道,这母女俩太没用,折腾一圈还不是给关在了后院,就这样还指望撺掇她做什么?可别一起给带进沟里去。 “咱们不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么?她好过了,我们就都不好过,为什么不携手坏了她这姻缘?”锦绣心里也是埋怨自己之前错失良机还丢了二郎,可如今她也不会坐以待毙,她坚信即便是掉落谷底,自己也能攀上悬崖! 深呼吸一次后,锦绣又拉着雯娘的手在她耳边低语道:“从这一环开始,破坏。我总有办法翻身的,你帮了我,自然也有好处。” “我不过是个奴婢能做得了什么?”雯娘木着脸开始收拾碗盘,完全听不进去。 “不过是帮忙传几句话,举手之劳罢了,没风险的赌一把你都不敢么?”锦绣一把拉住雯娘,凝视着对方的眼如此询问。 她被看得太紧出不了门,又不敢贸贸然收买小女婢,尽管这雯娘前世曾坑过自己,却是她明确知道对锦珍、薛氏有莫大敌意的惟一可靠者,既然有共同的目标为何不能结盟? “只是传话而已?”雯娘略一犹豫,又淡淡道,“于我有什么好处?” “你不想破坏了锦珍的好亲事?你不想看到薛氏遭报应?胡炬都已经逼死你娘了,难道还会好好善待你,给你安排前程?”锦绣指着碗中残余的沙参心肺汤冷笑道,“他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根本就不能指望,不如期盼一下若我能翻身还可带你一起逃离苦海。若成不了,日子也不会变得更坏。”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洒洒扔的一颗地雷,谢谢风里流霜扔的一颗地雷!么么哒~~~ 沙参玉竹心肺汤 主料:猪肺600克 辅料:南沙参15克,玉竹15克 调料:大葱25克,盐3克 1.沙参、玉竹择净后用清水漂洗,再用纱布包起来备用。 2.猪心肺冲洗干净,挤净血污,同沙参、玉竹一起放入沙锅内,再将葱洗净放入,注入清水约2000毫升,先用武火烧沸后,改用文火炖约1.5小时,视心肺熟透即成,食时加食盐少许调味。 沙参、玉竹皆有养胃阴、润肺燥之功,与猪心肺炖汤,更富有润养作用。对肺胃阴虚的燥咳、咽干少津、大便燥结等症,都有一定的辅助治疗作用。 咳咳,锦绣是越挫越勇,越败越战唷!预计,下一章与段荣轩重逢,嗯嗯。 ps:这只是走上坦途之前的小波折啊,大家别骂锦绣啦,墨鱼都要哭死啦qaq,不经历风雨怎么能成长呢,不被逼到绝路她又怎么会去求段荣轩,怎么肯嫁给个宦官呢?老段又怎么能笑的像花儿一样说:蠢死了……嘤嘤

上一篇   16歌舞-暗香粥

下一篇   18交易-坛子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