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歌舞-暗香粥 - 重生之奸宦娇妻

16歌舞-暗香粥

常言道有钱可使鬼推磨,段荣轩送的这一罐金瓜子确实帮了不少忙,先是救了锦绣的命,而后无形中又给胡炬施加了不少压力。 被两个段家仆人盯着,隔壁还有个董七郎在侧耳倾听,他既不能打杀女儿也没法再开口逼叶菁自降身份为外室,只得行了一个拖字诀。 以他不追究锦绣下毒一事为由头,要求叶菁暂时放弃合离一事,隔些日子他自会给大家一个交待,言语中隐约透出他将让薛氏与原配各归各位的意思。 可叶氏母女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相信这个已经做出下毒害儿子、怒掐亲女举动的人渣?何况,他还不敢言之凿凿拍胸脯保证一定会还叶菁真正的名分。 “儿哪有下毒?也不曾见过什么妹妹,听您形容,此人不过是自己吃坏肚子罢了,可别硬扣罪名到儿头上来。”锦绣哑着嗓子如此回答,面上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此刻她已整理了衣衫随胡炬回堂屋冷静叙话,起先一直站在母亲身侧不曾开口,此刻听到胡炬又“颠倒黑白”忍不住便开了口。 下毒这种罪名她可不会认,更不可能让这事儿成为对方要挟母亲的理由,若是真心刻意下毒,谁会用萱草?那东西一次就吃死人的可能性太低。 锦绣一开口胡炬顿时又被戳得满腔怒火欲跳脚,他就没见过有这种亲爹说一句她反驳一句的女儿,《女论语》、《女孝经》都白念了是吧?! 当下胡炬就想站起身教训锦绣,还未真正行动却想起毒蛇一事并未掰扯清楚,若他一口咬定锦绣下毒害妹妹,这伶牙俐齿的孽障肯定又会提及二郎,这岂不是得不偿失? 如此一盘算他有缓和情绪苦口婆心状开了口:“菁娘,你即便是不为我着想也得考虑考虑锦绣,方才那董七郎喊的话想必你也都听见了——他愿在金榜题名后娶胡氏元娘为妻。若你与我合离,锦绣便没母亲教导,这样的女儿如何嫁得好人家?” 这句话一出顿时真正戳了叶氏不舍之处,她之前不愿提合离就是怕带不走锦绣,担心她留在胡家被作践,更怕她坏了名声嫁不好。 明明商量好了再忍两年,可偏偏女儿她性子急,气不过将“合离”二字吼了出来,如今听胡炬说起婚事,叶氏又开始犹豫,是不是真得再等等? 锦绣一看母亲神色就知道要遭——她总是这样心软又迷糊!董七郎那可不算是提亲,不过是随口吆喝一下罢了,而且还有个金榜题名的前提。 他家是不是确实家底丰厚?若是不能金榜题名该如何?若中进士后被别的高官招婿又会怎样?年逾二十的他,此刻家中会不会已经给说了一门亲事? 这一切都不明了,稍微理智些的人又怎么可能为这么一个渺茫的亲事而容忍已经起了杀心的胡炬继续做享齐人之福? 可叶氏却不仅仅犹豫,还答应了胡炬的建议:暂不合离,等他去和薛氏商讨后处理好家事,为自己和锦绣、明瑞正名。 锦绣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已经忤逆了父亲的她却没法打断叶氏的诉说强行出头做主,她只恨自己为何是女儿身,为何还未成年? 难得开一次口就被说成忤逆,在家中不仅没有话语权,连站在母亲身前为她挡风遮雨都不能。 叶氏却有自己的主意,她不愿意女儿背负“离散父母”这种不好的名声,也怕逼急了胡炬他又狗急跳墙,因而,事情最终还是朝着锦绣并不希望的反向发展下去。 胡炬在与董文桓会面细谈之后便回了城,据说是要去和薛氏谈个明白,不让她再以胡家正妻的名义在外走动。 之前落榜又花光盘缠没脸回家的董文桓也在得了一笔束修后离开了胡家,据说是要回到广陵郡闭门苦读,等三年后金榜题名便来求娶锦绣。 没多久,胡炬却又派人送了信来,据说是因锦珍缠绵病榻性命堪忧,他无法让无辜的小女儿再受刺激,只能暂缓两房妻室拨乱反正一事,望叶氏见谅。 听闻此事的锦绣一面查看着刚酿制好的桂花糖,一面摇头叹息:“啧,果然,那边是她的爱女,我是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孽畜。也不知黄葵那哥哥事情办得如何?总不能便宜了他去。” 乳母文氏陪坐一旁,宽慰似的感慨道:“想必比我那儿子管用,他上次进京一趟被那内侍伯说了一通,都没脸回来见娘子了。” “他只是太老实罢了,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多吃几次亏将来定能成大事。”锦绣微微抿唇一笑,又劝文氏别太苛责齐九,被专管稽查之事的人挑错算不得什么,按那荣二郎说的学着些便是。 家里仆人确实是规矩太松散,明明拿着阿娘给的月钱,身契也都在叶家,却偏偏一个两个的都认了胡炬为主子,锦绣想起自己差点被生父掐死却由段家奴仆所救就是一肚子的火。 内院都是婢女只知道尖叫,竟然没谁敢拿棒子敲他个开瓢,也没谁去开二门唤人进来,说是事情发展太快没反应过来,可为什么人家段家的就能迅速翻墙进来救人? 也难怪荣二哥见齐九一面就将他批得羞愧欲哭,至于黄葵家的黄大郎,相信年纪轻轻就是个庄头的他总比个马夫要稍微管用些。 前月锦绣写好了话本可齐九还没回来,锦绣便叫黄大郎跑腿去给段荣轩送中秋节的节礼。 同时还让他带上了撰写妥当的书册,让其悄悄再找人再撰写两份,寻机会卖给京中较为红火的歌舞班子,锦绣鬼使神差的交待道若是段内侍伯问起此事也可直说。 她于中秋之后将家中仆役好生整顿了一番,对已经派出去的黄大郎却没法子可想。 幸好有这句话,不然这送信的被盘问后说不定也会得一句“不忠不义吃里扒外”的批语,那锦绣这主子的颜面可就彻底扫了地。 殊不知,段荣轩却在入夜后闲得无聊看着她写的话本直乐,这字迹娟秀,可一瞧便知她习字只是临摹缺人指点,字迹平正却不鲜活,妍媚而少遒润,颇具匠气。 最可笑的是,她学着酸腐书生所作话本写了不少看似华丽的诗句或一段段的骈文,却偏偏因功底不够而在格律、音律方面有很多败笔。 “这东西框架尚可,细节太次,让那送信的回去告诉他主子,话本我来处理,就当是‘一了百当’的回礼。”段荣轩随手指了一个人去带话。 随即又扭头看向正在为他理床铺的小四,问道:“上次‘群芳院’送了个诗画双绝的雏儿来赔礼,人还在吗?” “在呢,郎君还没将她送人,后院住着,”小四笑着回答后,又抖着被子忽地提议道,“要唤她来伺候么?” 段荣轩直接将那锦绣写的话本砸在了小四身上,冷声吩咐:“多嘴!你抄一遍送去,让她把这东西改得像模像样些,做一份话本和一份戏曲本子。” “是。”小四儿赶紧应了,又有些好奇地眨眨眼,佯装感慨提出了个疑问,“郎君对这小娘子可真上心。” “举手之劳罢了,”段荣轩淡淡回答,正当小四展望锦绣究竟是何倾国倾城容貌做得怎样一手好菜时,又闻主子补充了后半截话,“前日恰好听陈教坊使说他那儿缺好本子。” 言外之意,他这是举手之劳将一件东西卖两份人情,关键还在于陈教坊使之所以得到这职位是因他擅辞赋与音律深受陛下宠幸,并且是以五品内常侍之职兼任教坊使。 前日义父唤他一同与这陈内常侍酒宴,绝不可能是无的放矢,多半是希望为自己升任内给事一职铺路,需得提前和顶头上司交好,一旦职位出缺才好有人帮忙拉拔着安插进去。 毕竟,义父虽职位不低却不好明目张胆的越级点人,再者,他养子多的是,职位究竟想给谁还没个准。 段荣轩暗暗在想,说不准义父只是随手引荐一番再任其自行拼搏,看哪个儿子能有本事自己上位,他才好选出最能耐的一个稍后重点投资,毕竟,五品才是高、中级的分水岭。 “叫那个什么仙,改好了拿来给我审阅。”段荣轩得了这平康里的妓子后便没见过她,直接扔后院了事,一个以色事人的女子见不到主子的面又如何能受宠? 如今给安排了差事又说做好了要她亲自拿来,多情才女仙娘自然会拼了命去尽善尽美的修改撰写。想必,弄出的东西能入得了陈内常侍的眼。 拿钱铺路算不得手段,连村姑都知道要投其所好,他段荣轩又岂会落人之后? 眨眼,秋去冬来春又至,除夕之后乍暖还寒时,一个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禾清娘》由宫中教坊流出,于四个月间火速传遍了大江南北来到兰州。 本州最出名的歌舞班子将它排出来在街上演了两回,顿时便引得百姓争相追捧,风头竟不输给前朝时就传下来的鼎鼎有名歌舞戏“踏摇娘”。 因而,本地刺史便命他们在正月十五上元节时寻个开阔地连演三场,让治下百姓欢度佳节。 得知此事的锦绣随即撺掇母亲在茶肆二楼包了一间雅座赏灯看歌舞,因为中秋时才保证了要与薛氏一刀两断的胡炬又故态复萌除夕夜都不曾回家,她想借这机会让优柔寡断母亲绝了与他凑合过下去的心思。 巧的是,胡炬竟也在隔壁酒肆三楼包了个更豪华的雅间带薛氏与锦珍同游。 那锦珍耗时半年虽医好了病,相思之心却没断根依旧念着董文桓,胡炬甚至都不敢告诉她此人已经表示了愿意娶锦绣为妻。 薛氏看着女儿瘦得脱了型还对那董七郎念念不忘,心中无比酸楚、愤懑,却没法子可想,恰逢此时,她听说《禾清娘》讲的是一个赶考的书生如何背信弃义发卖结发妻子,顿时来了兴致,要让女儿细细看看这歌舞免得继续入那魔障。 这心思有异曲同工处的两家人便由此无意中凑在了同一条街上。 本就参与此事的叶菁看着歌舞联想自身,心中自然酸楚无比,锦绣赶紧递了热腾腾的暗香粥与她做宵夜,这粥是用她亲手摘采洗净的梅花与梗米熬煮而成,不仅气香味甜还能疏肝解郁。 不爱看歌舞只在一旁陪坐的胡炬时不时的瞟一眼,又开开小差,心里百转千回实在是骑虎难下。叶氏来信说锦绣今年底需办及笄礼,要他赶紧做决断拿出宴客的章程来;薛氏兴致勃勃的说捉钱令史一事已经有了眉目,要他准备好宅院,明年就可全家进京去。 究竟是认了叶氏为锦绣办盛大的及笄礼,还是认了薛氏去做捉钱令史? 按胡炬本心,自然是想选择后者,却又怕那母女撕破脸不管不顾搅合了他的好事,真正做官之后怎可能拥有两房妻子,若是合离,合离也得在档案上记一笔,极可能被人告发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叶氏主动签署文书消除官衙中的留档,自认当初并未正式嫁他,只是行了纳妾礼或者无媒苟合。 可看锦绣那孽障临死不屈的样子,她怎么可能会允许此事发生?若是要薛氏退一步,那实在是太过委屈。 胡炬正左右思量拿不定主意,却突然发现楼下演绎的歌舞已经到了高潮,入赘后飞黄腾达就抛妻弃子的书生古煊,狠辣毒死了亲子,而后将结发妻子转卖给人为妾,禾清娘无辜惨死,化为厉鬼欲复仇雪恨。 古煊、禾清,胡炬、叶菁……胡炬看着歌舞慢慢品出了不对味儿的地方来,这故事怎么似曾相识?这戏中主人翁的名字尽管读音没一个能扣上,可字形与意义怎么都如此古怪? 他蹙眉琢磨着,却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双遮掩在帷帽下的冷眼正盯着自己,在摇曳晃动的红黄灯火中,那道有些熟悉的身影竟犹如鬼魅…… 作者有话要说:好几个晚上雷雨滔天的,没睡好,好困,嘤嘤,嘤嘤~~~ 暗香粥 1、取梅花五十朵,用清水洗净待用; 2、将100克粳米洗净放入锅中,加入梅花、适量白糖,略煮即成。梅花性平,能健脾开胃,舒肝理气,激发食欲。 ps:落梅瓣可用棉布包起来,等粥煮熟了再把花包放进去开一个滚,粥盛碗之后面上再撒新鲜梅花,这样比较好看。 上图: 支持一下伦家嘛

上一篇   15打杀-一了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