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妻妾-假煎肉 - 重生之奸宦娇妻

14妻妾-假煎肉

夜深之后,两队人相互告辞回家,锦珍念念不舍的离去到家便避了人扑在被褥间大哭了一场。 因为在饮宴时锦珍很是分明的看出董七郎对锦绣更为心仪,对她仅仅只是妹妹般的关爱,若他有心提亲自己还能和阿爹阿娘一争,可既然他无心父母也反对,这亲事自然绝无办法可想。 锦珍闷声哭泣哀悼自己的爱情还未开花就被掐没了,越哭越觉得口干舌燥,连连喝水都不见起效,咽喉处反倒出现了灼烧般的刺痛,小腹也开始隐隐发疼。 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月事快来了,可这疼痛却越来越剧烈,继而伴随呕吐和腹泻,婢女顿时慌了神,赶紧去禀报主母寻了医师来。 等医师赶到胡家为锦珍把脉时,天色已蒙蒙亮,而她吐尽胃中所有东西后甚至呕出了胆汁,并且高烧不退呼吸急促,仿佛已经濒临死亡。 如此典型的症状以至于医师还未细看就断言道:“这恐怕是中了毒。” 匆匆换上朱红外衫赶来的薛氏一听这话顿时双腿一软,又得知自己女儿是外出时吃错了东西,立刻凤眼一挑唤了陪女儿出门的几名婢女来盘问,她在盂兰盆节时究竟去了何处、见了何人,吃了些什么。 而锦珍想方设法瞒着家人去会董七郎又怎么可能不做预防,这几个婢女一早便被她下了封口令,叮嘱不得胡说。 最终,薛氏只得知了自己女儿一时好奇去尝鲜,吃了路边村姑做的忘忧虀。 “忘忧虀?原来是吃了生萱草,”一直让奴婢给锦珍催吐并熬煮通用性解毒药的医师终于松了一口气,“老夫还以为是雄黄或砒霜,既然只是吃了菜想必量不并多,万幸万幸!” 薛氏望着已经烧得迷迷糊糊却因腹痛一直在床上翻腾的女儿,既心疼又气闷,手上抽出绢帕为她轻轻擦着冷汗,嘴里却骂道:“你这孩子真是一点儿都不叫人省心,路边村姑做的东西也能随便入口?!” 说完她又抬眼看向站在两步开外处的丈夫,欲哭欲怒的嗔怪道:“都怨你,答应她自己出去逛,可不就出乱子了?” “下次一定拘着她,一定!”胡炬讪讪一笑,赶紧向妻子致歉。听医师说女儿无性命之忧又不是由人恶意下毒,他这才放下心来。 方才一听说锦珍中毒他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条薛氏托人找来他命人放出去的蕲蛇,还以为是家中遭了报应,万幸万幸不过是吃坏了肚子。 这夫妇二人都以为女儿逃过一劫,殊不知,锦珍却因为体质不算太硬朗被毒素一激就彻底倒下了,这一病就是整整一个月不见好,眨眼就从盂兰盆节到了月圆中秋时。 胡炬原本还想与妻女一同吃饼、拜月、赏月,锦珍却在黄昏时又开始发热,入夜后甚至说起了胡话来,薛氏抹着泪侧耳倾听,却发现她翻来覆去呢喃的仅有两个字“七郎”。 这,珍娘这竟是害了相思病?!薛氏顿时大吃一惊,气得连那抹了胭脂的脸都有些泛白,原以为女儿与那董七郎只是匆匆一瞥交谈过一两次,谁曾想,她却已经相思入骨! 薛珠佩抬臂就将手中的绢帕摔在了胡炬身上,捂着胸口哭道:“你看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我只是见他文采风流这才邀请了到家里来,谁知珍娘怎么就……唉!”胡炬连连叹息而后猛地一个激灵,“我送董文桓走时珍娘并没有太大异常,怎么突然就病成这般模样?” “莫非,盂兰盆时撞了邪?”薛氏马上就想到了盂兰盆就是俗称的七月半鬼节,顿时也一惊。 更为精明的胡炬却马上冲锦珍的贴身婢女喝骂道:“贱婢,还不老实交代上个月娘子究竟见了谁?!她若有个万一,你们通通都别想好活!” 三个婢女跪于床边瑟瑟发抖,半晌后,其中一个叫雯娘的轻轻开了口:“娘子见了董七郎还有一个自称‘珍宝阁胡家嫡出长女胡元娘’的女子,娘子和那董郎君分吃了胡元娘做的忘忧虀。” “胡元娘?”胡炬听罢近乎裂眦嚼齿的咆哮道,“此话当真?!” 他虽相信了雯娘说的话,然而,胡炬于盂兰盆节第三日时却见到董文桓入城购书,那时他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也不曾问起“元娘”这事,要知道,一开始介绍董郎去乡下时,只说那是自己外宅养的妻儿,锦绣自称元娘他竟坦然接受了? “什么元娘?!我家锦珍才是元娘!贱婢,果然跟你娘一样的黑心肠!见到珍娘受气你竟不帮她反驳?!”薛氏不好骂自己丈夫两房同娶作孽,只掐着雯娘胳膊和脸蛋喝骂不止,“回来竟还敢瞒而不说!你想做什么?也痴心妄想欲当个‘元娘’试试?” 在薛氏发泄似的怒骂那婢生子雯娘的同时,胡炬踢翻矮几挥袖就出了门,而后赶在开城门的第一时间,踏着晨露怒气冲冲的直奔乡下叶家老宅而去。 胡炬觉得锦绣与董七郎是串通一气诓了自己爱女珍娘吃毒草,甚至,说不定他们在射杀毒蛇那日就已经有了交集,董七郎是故意在城中摆摊引诱他带其回家,然后骗了珍娘一颗芳心! 庙里做供奉时她也是故意那么写的吧?这锦绣,哪还是从前那个单纯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恶、可憎! 这人就是如此矛盾,两房妻室,两边都是年龄相仿的一儿一女,胡炬对后娶的百般疼爱,却恨不得先娶的全家去死。 宝贝女儿锦珍受苦他首先想到了锦绣的恶毒,并为其扣上更多莫须有的罪名,却不去反思她为何会这么做…… 其实,董七郎没有中毒次日还能行走如常的通知二郎他要去城里购笔墨,这事连锦绣也很是惊讶,细想之后才突然忆起,头一次见董文桓时他除了射蛇之外还为二郎诊了脉,自称习得几分医术。 想必,这样一个人是能知道萱草不可生吃的吧,也一定知道毒发至少会是在一个时辰之后,因而能及时催吐? 那他为何……想到这里,锦绣突然觉得心头一热。 董七郎的倾慕之情她自然心知肚明,起先还暗笑此人吃了碗中的盼着锅里的,鄙视他想要姐妹兼收,如今看来,那一声声“珍妹妹”只是此人习惯性的称呼,而自己却真被放在了心中,递给他的哪怕是毒药也甘之如饴。 不过,就算倾慕又如何,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书生……何况,谁知道他会不会一遭得势就抛弃结发妻子或者是不是只看外表迷恋美色? 锦绣很是清楚自己与锦珍虽然容貌肖似,肤色却一个白皙一个暗沉,并且,骨子天生带来的感觉也又有很大的不同,类似于祸水与淑女的区别,前者可引人趋之若鹜,后者却只为特别的人绽放欢颜。 罢了罢了,不着边的事情不用去多想,锦绣只是暗暗盘算胡炬什么时候会来兴师问罪?这人就是禁不住惦记,一家人刚吃上午饭不久父亲便急匆匆进了门,并且明显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叶氏心道不好,赶紧让已经快吃好的二郎在向父亲问好撵了他去偏院找董先生。 锦绣却笑语嫣然的劝胡炬吃饭,又殷勤的为其布菜,夹了一大筷子煎肉到他菜碟中。 “这菜,叫做假煎肉,”锦绣轻笑着说道,“用葫芦和面筋切片入锅用猪油煎的,看,它们不但外貌肖似真肉,吃起来的味道也相仿。可惜啊,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即便是混淆得旁人无法分辨,做菜的厨子自己心里却是敞亮无比。” 这指桑骂槐的话叫胡炬心头一跳,憋着一股闷气喝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儿想说,真真假假不是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任谁也掩盖不了事实,”锦绣站直了身子无所畏惧的看向父亲,一字一顿道,“大齐,没有‘娶平妻’这条律法,自欺欺人是行不通的——儿与二郎都渐渐长大了,不可能再闭门不出任人忽略。” 若说之前给锦珍下毒是一时冲动,今日却是锦绣深思熟虑后的举动。 她实在没法继续听从母亲的话忍下去了,就是想逼他一逼,受不了风言风语了是吧?要不今日他灭了叶家满门,要不就掰扯清楚,究竟谁是妻谁是妾。要想那薛氏不受委屈,好啊,合离! 母亲手中的铺子已经又给了他两个为二郎换名家字帖与书画,利用价值已经越来越小,合离一事想必已经可行。 “于是你就给妹妹下毒了?!毒妇!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女儿?!”胡炬伸手就想刮锦绣一个耳光,却被一直提防着的她躲了过去。 先前被惊呆了一时间愣神的叶氏也赶紧扑了过来,见女儿挡在身后,含泪骂道:“最毒的不是你吗?连亲子都容不下!” “你!”阴谋被戳破的胡炬也是一愣,而后他突然掀翻了餐桌避开原话题喝骂道,“你这恶妇,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曾入赘叶家吧?娶你是我今生最大的耻辱!” “……”叶氏瞪大了眼望向他,颤抖着手微微遥指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老张家的花儿扔的雷!伦家才看到,么么哒,谢谢唷~~~ 生萱草、萱草根中毒症状与砷中毒(雄黄、砒霜)类似:发热,呕吐,腹泻,腹疼和肾衰竭,随后伴有呼吸衰竭并引起死亡。 假煎肉(这图实在找不到,随便配了一张类似的) 二更神马的,仿佛时间还早,伦家要不要试试捏? ps:大家觉得好看就请鼓鼓掌,收收藏呗~~~~

下一篇   15打杀-一了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