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贱妹-忘忧虀【加图】 - 重生之奸宦娇妻

13贱妹-忘忧虀【加图】

吃都已经吃了还能吐出来?也不至于被人忌恨得要毒杀吧?不过,似乎真是鲁莽了些。 段内侍伯看着自己僮仆无言一叹,略作反思后将陶罐往小四儿手里一搁,抬腿便去了寝室睡觉,太困脑子钝了没奈何,竟会犯这种错。 酣睡一整日后,段荣轩吃过宵夜于午夜子时去了偏厅,身着绣有墨竹的月白色宽松绸衣的他披散了长发,闲适地在木榻的隐囊上斜倚着。 五个歌伎跪坐于屏风外斜对入门处,正咿咿呀呀的奏着丝竹吟唱江南小调。 手边案几上摆着一套食器,高足银杯里斟满了来自西域的葡萄酒,碗中则是酸梅汤,硕大的鸿雁折枝纹银盘中盛有各种果子。 旁边小些的团花折枝银碟则装着十来枚橙黄而光泽喜人的杏脯。 没多久,锦绣的乳兄齐九便被唤了来说话,他刚踏进这灯火摇曳,漫溢淡淡熏香的宽敞偏厅就是一愣。 眼目所及处无不雕梁画栋、器皿精致,不曾见过如此奢豪夜生活的乡下汉子未等旁人提醒,双腿顿时一软冲着屏风内的模糊人影便跪地一拜。 “起来说罢,”段荣轩枕在隐囊上的左手绕指捋着发丝,又缓缓抬起右臂拈了一枚杏脯,含在嘴里一面咀嚼一面问道,“你家主子让带什么话来?” 齐九垂手而立恭敬回答:“娘子说,谢谢您赠的药,大恩无以为报只得做些小零嘴,唔,聊博一笑。” “噢?那药派上用场了?你且说来听听。”只听段荣轩那说话的语气,便能知道他正兴趣盎然。 起初,齐九只略回答了些段荣轩辞行后家中所发生的事情,谁知这位内侍伯却兴致勃勃的越问越多,甚至招了他到屏风内去坐下细说。 齐九一时激动又被段荣轩细细套话,下意识的便越讲越多,甚至道出了锦绣想写话本宣传父亲劣迹的主意。 她即便是看过两眼话本却从未著书,刚开始时自然两眼一抹黑,便唤了齐九帮忙购些书册做参考,他又是乳母文氏的亲子,从自己阿娘那里也得知了不少内幕信息,因而这竹筒倒豆子似的一开口,便什么都给吐了出来。 待齐九直讲得口干舌燥,喝罢段荣轩赏的那碗酸梅汤之后,在短暂的寂静中忽然抬头发现那斜倚在榻上的男子正似笑非笑望着自己,不知怎地,冷汗顿时从他额头窜了出来。 “你家主子派人千里迢迢送东西来,想必很是信任你?”段内侍伯问话之后忽地嗤笑一声,缓缓坐起身击掌唤了人进屋,指着小五儿手中的陶罐道,“那是回礼。”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齐九顿时瞪直了眼,那罐子大小和装杏脯的相同,通过敞开的罐口看到里面也是一片黄澄澄的,却并非吃食,而是富贵豪门赏人用的金瓜子! 那东西一粒粒的全是手工炒制后冷凝而成,模样与围棋子类似比杏脯略小,底平而面儿为圆弧,精巧喜人。 “本想就让你带回去,如今看来怕是不成,”段荣轩说话间便站了起来,衣袖一抖微微俯视齐九,冷声道,“进门时未做到不卑不亢,此后更是不忠不义,我若有你这般奴仆早就轰出门去。” 说话的同时,他视线又往之前有不忠嫌疑的小五儿身上一扫,而后一叹:“罢了,本不是至亲自然不好越庖代俎,五儿,你挑两个可靠的人把回礼送去。” 这话一出口,齐九面上顿时一阵白一阵青的,小五儿也是手心捏了把冷汗,段荣轩则微微仰头甩手便走,到了院中去水榭来回走上两趟消食,而后继续回寝室蒙头补瞌睡。 其实,他并没有鄙视锦绣御下不严且选了蠢人送礼的意思,一个在闭塞环境中长大的村姑又怎能和宫里的内侍伯相比? 不过是看她还算顺眼,行举手之劳帮忙调教一下奴仆顺带敲打小五儿而已。 远在西北的锦绣并不知道自己乳兄被人唬得沮丧欲哭,她正琢磨着一件难事,董文桓告诉二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方可下笔有神”,年纪小时虽不能远游却可以时时踏青或参与户外游乐活动拓展眼界。 这话本没错,可董七郎偏偏在诱使二郎出门的同时又告诉他“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撺掇他缠着自己阿娘、姐姐一同出门去观看、参与盂兰盆节的庆典。 越临近七月十五锦绣就越烦躁,这日不仅是佛教的盂兰盆节也是道教的中元节,虽然却是是举国上下燃烟火、看百戏、放河灯的欢闹庆典,可它的其实质依旧是祭奠先祖,超度亡灵最后一项才是祈福。 锦绣苦恼的是父亲会不会回家和她们一同祭祀叶家先祖,会不会乐意为外翁上一炷香磕一次头,若他不来,母亲是不是会更痛苦? 她同时也忐忑着不知自己这种重回到几年前的人究竟属于何种状态。 相传地官将于中元日定人间善恶,而鬼门关闭之前孤魂野鬼需返回阴间,锦绣曾经听过一个传说,有一男子本已经死去自己却并不知晓乐呵呵与隐瞒了真相的妻子继续生活,岂料中元节时鬼门一开因他阴气盘踞家中竟引了魑魅魍魉纠缠其妻,两人苦苦挣扎差点一同被扯入黄泉。 直到生死攸关之际这人才突然想起自己其实已经死了,赶紧松开拉住妻子的手,自己抱住魑魅魍魉含泪离去。 锦绣虽一直告诉自己她是获得了重活一世的机会,能够赶在一切都没发生前挽救大家。但临近中元节时却又在忐忑,自己是否是像那男子一样已经死了却意外跑回家,或者,这一切也可能是南柯一梦。 待梦醒之后再睁眼,她便只是那个被滚水烫得全身溃烂卧病于柴房的魏家妾…… 思及此处,锦绣不由抬起自己的双手细看,尽管白皙却并非没有血色,按压脉搏也能感受到那热血缓流的触感。 “绣娘,”叶氏忽然推门进了房间,双眼微红的对她叹息道,“他送信说有事耽搁,盂兰盆节不会回来了。” 锦绣完全不意外胡炬会这么做,只淡淡回答:“那,我们便自己祭祀吧。” “我已命人做了一丈八尺高的假花果树,当日便送去大佛寺供奉。此外,还聘了一队胡人去那白云观前歌舞,也好叫人知道这里有我们这一户人家。”叶氏只觉得自己沉默太久了,长此以往胡炬把她们全家弄死恐怕都无人知晓。 “好,”锦绣听到母亲这样的安排很是惊讶,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当日您带弟弟到道观看百戏,儿去送假花果树。” 她想要离母亲和弟弟稍远些,就算出了什么变故也不至于牵连家人,再者,锦绣总觉得去寺庙诵读《盂兰盆经》献供盂兰盆、果树和金银总比去道观被人指出是鬼上身的好。 十五日清晨,母子三人跪拜祭祀了祖宗,又在家门外摆上三牲四礼,焚香烧纸,直至用过午饭才坐了马车缓缓进城。 董七郎骑马带着二郎一面指点景色讲解盂兰盆节关于目犍连尊者救母脱离恶鬼道的典故,一面频频看向马车,期待着等入城时因道路拥挤不得不弃车行走的刹那。 他以为自己到那时便能再一次站到胡元娘的身边,护着她们姐弟在熙熙攘攘的城内游玩,并与她谈天说地闲适观景。 谁曾想,这母女俩到了城门口就各自带上仆人和供奉品一南一北往两处走,一个去道观,一个拜菩萨。 董七郎左右一看傻眼了,二郎跟着他阿娘,自己作为先生总不可能主动要求去陪一个尚未婚配的年轻女子吧? 这一家子信仰混乱太坑人!董文桓不由开口道:“大娘,这不往一处去走散了可怎么办?” “不碍事,晚上一同去河边放灯时总能遇见,就算遇不到,子时后便各自回家。”叶氏微微一笑,示意董七郎跟自己走。 她并非没想过全家人赶两处地方,可惜一来时间太紧,二来也不愿女儿与这先生走得太近,不如分开的好。 这厢锦绣穿着一身素雅纱衣,带了轻纱帷帽在四个婢女与仆妇的陪伴下往那大佛寺步行而去,因家丁扛着的果树巨大奢华,她行路时又身姿婀娜,轻盈柔美,竟引得无数人围观尾随。 到了寺庙锦绣由于众目睽睽下捧上一盘金锭做供奉,在功德簿上签字时,锦绣提笔落下了一行娟秀小楷“珍宝阁胡炬携妻叶氏、子明瑞、女元娘”。 因奴婢们伺候得太好,当场没围观者看清她写的什么,可庙里的和尚与下一个落款者却能知道究竟是谁捐了近百两黄金,不出三日,风言风语就可在兰州城内渐渐蔓延…… 或许,一个月后就有人忍不住问那胡炬,他的妻子究竟姓叶还是薛,他的儿子是叫明瑞还是明珂。 锦绣合上功德簿去了大殿听诵经,跪于蒲团上时她竟忍不住无声轻笑,做完这件事哪怕明天自己醒了发现一切是梦也算有了安慰。 即便是自己与阿娘没有亲人、朋友平日不出门又如何?总能找着办法慢慢透出自己的身份。 道观那边还有歌舞的胡姬可帮忙宣扬一番呢,当年参加过叶氏招婿婚宴的乡亲又没死绝,总会有人乐意传闲话。 不得不说,那胡炬思念故土在同一处地方置两房妻室的做法实在是太蠢,或者他太过相信母亲是个绝顶软弱不堪的人…… 等锦绣草草吃过斋饭,在夜幕降临后与众人一道捧了莲花灯去河边,在与母亲、弟弟汇合的同时,她竟又偶遇了另一个蠢人——胡锦珍。 她恐怕是真的被那董七郎迷花了眼,明知道这人被自己母亲祸水东引弄去了叶家,却依旧念念不忘,于人潮涌动的盂兰盆节寻寻觅觅了一下午,终于溪水边与之“偶遇”并相谈甚欢。 锦珍微微仰头看着董文桓那被灯火映得发红的俊脸,眼角余光瞟着那星星点点如地上银河的蜿蜒水流,觉得自己恍若与情郎在鹊桥尽头相会。 一时脑热的锦珍甚至蠢得以为叶家人还不知道有她这么个人的存在,对叶氏自称为“珍娘”,甚至还佯装轻热地拉起了锦绣的手,询问她如何称呼。 “奴是珍宝阁胡家嫡出长女,闺名不便直说,姐姐可称我胡元娘。”锦绣挺直了脊梁看向与自己高矮相仿、发型相仿甚至容貌都有些肖似的胡锦珍微笑着如此回答。 真是没羞没臊的,在并非自己夫婿或亲眷的男子跟前竟能说出“珍娘”二字,这还叫做有家教? 她更想试试的却是,这位一贯“贤淑而端庄”的妹妹会不会在自己心仪的男子面前跳脚怒骂,会不会马上扯破脸说自己才是胡家嫡出长女。 事实锦绣真是低估了对方的忍耐力,“元娘”二字锦珍还真喊出口了,或许她有在心中不断暗示自己“这是叶家元娘”罢? 更厚颜的却是,当二郎说自己饿了想吃宵夜时,她竟也凑了过来死活赖着不走。 叶氏与锦绣当场便觉得自己憋了一肚腹的气,她们俩带着二郎与河边空地铺上草席就地而坐,吹着夜风仰望星空与河灯何等惬意,偏偏掺杂了两个不识趣的狗男女! 听那董七郎一口一个“珍妹妹”扭头又深情款款看向“元娘”为其盏茶倒水,锦绣突然觉得自己方才吃的素斋都快呕出来了。 她看着眼前笑语嫣然的锦珍无时无刻不忆起当年她诓骗自己去书房,又撞上魏五郎之事,不由越来越气闷,恼到极点后她忽地抿唇一笑,命人拿了一篮子的萱草来。 “此物是今早祭奠先祖时刚采摘的,它又叫忘忧草,食之令人欢乐而忘忧思,不如,我们做‘忘忧虀’吃?”锦绣指着草席中的酱罐笑道,“沾酱都是现成的,洗洗拌匀便能入口。” 说罢,锦绣就让红花将萱草拿到一盘去用温水清洗,而后她亲自装盘抹酱呈上来,淡绿色微微偏黄的萱草看着鲜嫩而青翠可口,偏又是心上人所做,董七郎心中一乐恨不得一整盘都给自己吃下肚。 暗恨锦绣的珍娘则抱有和董文桓完全相反的心思,一面夸菜可口一面暗暗抢了大半去,恨不得自己心上人一口也别尝。 见此情形锦绣只象征性的伸手拈了两根变为黄色的萱草来吃,而本就不爱吃生食的叶氏根本不曾落筷,二郎则被自己姐姐用鸡腿堵了嘴,顾不上吃素。 看着锦珍吃了不少青绿萱草甚至萱草根入肚腹,锦绣不由暗暗冷笑——就你们家能下毒我不可以么?不过是以其人知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萱草忘忧,通通吃掉腹痛得一命呜呼那才是真正的忘忧呐。 反正自己的命也是白拣的,豁出去作恶一次吧,大不了将来下地狱便是。 作者有话要说:萱草其实就是黄花菜(金针菜),新鲜的黄花含有一种叫做秋水仙碱的毒素,必须经过开水焯制并用冷水浸泡后才可食用。 萱草:清热利尿,凉血止血,治小便赤涩,身体烦热。制成酸菜吃,利胸膈,安五脏,使人欢乐没有忧,使人耳聪明目、肌肤红润有光泽,精力旺盛,抗衰老。 虀:细切后用盐酱等浸渍的蔬果。 忘忧虀: 段荣轩靠的【隐囊】,通俗的说就是唐时的大靠垫,如图: 默念一百遍:这老头子不是老段,不是老段。 ps:这种每五分钟刷一次页面期盼有更多人撒花的纠结心情该怎么破?tt还需要写下一章去啊啊啊,难道要出绝招砍手或断网咩?!

上一篇   12妓院-杏脯

下一篇   14妻妾-假煎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