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送命-铜釜煮豆 - 重生之奸宦娇妻

2送命-铜釜煮豆

微风卷着青绿泛黄的梧桐叶飘飘荡荡,偶有一片缓缓落在了架在院里的硕大敞口铜釜里,成为了釜中美人松散云髻间唯一的装点物。 铜釜下方的柴薪燃得正旺,热气渐渐传到青铜器皿内蒸醒了昏睡中的胡锦绣。 她眨眨眼有些迷惑,还记得前一刻自己正在习字此刻怎会浸在热水中沐浴? 这水竟还有些发烫,觉得闷热的锦绣想要起身却赫然发现自己双臂被绳索绑缚在了背后,甚至成跪坐姿势的双腿也已被捆住,周身无法动弹丝毫,仅能仰头看到一片碧蓝的天空。 这究竟是怎么了? 她愣神片刻先是觉得后脑有些发痛,而后渐渐发觉身下铜器壁越来越热,齐胸的清水也已冒出了薄薄雾气,见这情形惯常下厨的锦绣这才惊惶起来——煮蟹不就是这样的么?捆住蟹脚凉水入釜文火慢煮! “有人么?!救命啊!”锦绣顿时慌了神,一面努力挪动身子撞击釜壁,一面嘶喊求救。 “呵呵呵,怕了?”正当她惶恐不安时,一道年轻女人的声音从旁边不远处传来,“多有意思呀,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那人在说话的同时甚至还伴着拍手嬉笑,声音很是悦耳讲出的内容却特别瘆人:“他不是说你连煮豆都比别人弄的好吃又好看么?厨下仆妇煮的豆,荚为土黄色,你煮的却是青翠欲滴的绿色。这一次,煮自己试试吧,看会不会依旧是美味又‘瑰姿艳逸’?” 在她说话时锦绣隔着铜釜仔细分辨着那道声音,听到最末四个字这才试探性的问道:“五,五娘子?” 是了一定是她!锦绣顿觉全身力气刹那间被一抽而空,自己被父亲送与魏五郎为妾时,他已有了一妻四妾、侍姬七八人,五娘子不喜丈夫的姬妾在自己跟前转悠,便将她们全拘在东院无事不得擅自出入。 因而,锦绣只在入门敬茶那日听过一次主母的声音,一时间虽没能分辨出来,那“瑰姿艳逸”一词却是魏五郎的口头禅,年轻女人能以讽刺的语气引用郎君说的话,定然是五娘子无疑。 近日他们夫妻不合,五郎君足足有一个月均夜宿于东院,身为嫡妻的她之前却沉默着不曾有任何举措,这便是压抑后的爆发打算杀鸡儆猴了? 可,可夜夜勾着郎君笙歌艳舞的根本不是我啊!不过是做得一手好菜能让他吃得开怀罢了,杀我作甚? 思索中釜中清水越发烫人,汗滴自锦绣额间溢出与她那咸涩泪水混在了一处缓缓滚落,她不由开口苦苦求道:“娘子,奴一贯本本分分绝不曾轻慢了您,娘子发发慈悲饶了奴吧!” “是么?却不知是谁勾得五郎离不了你那桌菜?”坐在花丛边圈椅中身着彩绣华服的五娘子冷哼一声,挥挥手命仆妇将火再烧旺些。 勾到床上是勾引,勾了男人肚腹里的馋虫就不叫勾引么?笑话! 炙热而尖锐的刺痛铺天盖地般从锦绣膝盖、小腿、手臂等多处传来,想要起身却不得动弹,哪怕是想要躲避釜壁也因身子被捆缚而很难挪移,蒸煮的热浪熏得她脑子一阵发蒙想吐,一阵又痛得想厉声尖叫。 “我不做菜了,再不做菜了!求求您!”锦绣终于明白五娘子这番动作不仅仅是恐吓,而是真的一心想让她去死,不由惊惧万分,一叠声的苦苦哀求。 奈何对方心如磐石,毫不为之所动。 锦绣身子越发滚烫,薪火的温度从水中传到皮肉继而疼得入骨,她的心却一阵阵发颤如坠冰窖。 若是非得虐杀一个给人看,还有谁比她更合适?正式摆酒纳的良妾,身份不高不低吓得住别的后院美姬,却又不是亲长、上峰与好友所赠,只是五郎君辖内商户为讨好他送的庶出女儿,让这样一个人消失在内院也不算难事。 最要紧的是,魏五郎喜欢的只是她做的菜而非这个人,没动情自然不会太过放在心上。即便是生气妻子的作为,也不会长时间惦记。 听周围的声音似乎围观者都是五娘子的亲随,锦绣明白自己这是不能不死了,可就这么委委屈屈的被人当做畜生烹煮,又叫她如何甘心? 既没人怜惜不若自救!她随即便在狭小的空间中开始努力以肩、以头撞击铜釜内壁,奋力摇晃那被架在薪火堆上的盛器。 许是火势太旺阻止了旁人的靠近,抑或铜釜太重太烫奴婢们来不及扶稳它,锦绣这豁出一切的垂死挣扎竟奏了效! 硕大的铜釜倾斜倒地,被捆缚的锦绣也随之扑了半截身子在草坪中,因手脚无法动弹而大半张脸狠狠磕在地面,还没来得及痛呼,几近滚烫的沸水就“哗啦”一声从她面颊上淌过…… 在火辣辣的刺痛中,锦绣听得五娘子在不远处掐着嗓子假惺惺笑道:“五郎,你来啦?哎,本想请你吃‘美人汤’却不小心打翻了,这贱婢太不识趣!” “你这又是在做什么……?”身着浅绯官袍匆匆赶来的魏五郎看着那捆成一团的人形呆愣当场,一时间居然没看出她究竟是谁,只知道自己妻子在发作他侍妾。 听到他那微带沙沉的嗓音,锦绣终于找到了主心骨,就跟抓了救命稻草似的努力仰起头来,泪眼朦胧地哭道:“郎君,救我!” 没照镜子的她自然不知自己此刻究竟有多狼狈。 发丝凌乱面目狰狞而泛红发肿,露出的一节小腿与胸脯已经起泡溃烂,磨蹭到地上的肩头缓缓浸出血渍,甚至撞了铜釜的额角也在不住淌血,艳红液体滑落到眼中、唇内半干半湿的含着,叫人看了只觉分外凄厉。 这副模样活生生惊得魏五郎跟见鬼似的倒退了两步,无声流露出了惊诧、恐惧与嫌弃的神情,唯独不见怜惜。 而后,他竟冷语说道:“还有救吗?没救就赶紧弄走埋了。聪儿你可真是鲁莽,怎么能随意违了律法!吏部即将进行考核,这事儿闹出去可不大好。” “呵,呵呵……”看到魏五郎这反应锦绣心里一片冷然,不禁哭着笑了,泪水混着血水一串串的顺着脸颊往下滴淌。 他没有心,对谁都没有心,只爱自己!那为什么要对父亲说看上了我? 若非他开口讨要,我胡锦绣虽是商户的庶女,可家中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一方富户,不见得一定会与人为妾! 美人汤,呵呵,美人汤——还曾幻想老实本分混日子,三五十年后便能寿终正寝,谁曾想居然会这样送了命,阿娘会伤心吧?先没了儿子,现在又没了女儿…… 绝望中,胡锦绣拼着最后一股力气嘶心裂肺地喝骂道:“兰聪、魏成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再然后因为不论身心都实在是太疼,她不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再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平躺在一张旧而整洁的床上。 身上竟没一丝痛楚,抬手看去皮肤略有些粗糙也没见有任何烫伤痕迹。不可能啊,怎么会就痊愈了?明明已是活不了的状态。 锦绣满腹狐疑的半坐起身,撩开青纱帐幔往外看去,等打量清楚房间摆设,不禁傻愣当场——怎会如此?这不是当初自己在乡下的那间闺房么?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是一篇美食文,表被凶残的第一章骗了唷,求撒花求收藏么么哒。 《七步诗》曹植 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翻译:锅里煮着豆子,把豆子的残渣过滤出去留下豆汁来做菜…… 有一道夏日凉菜叫做盐水毛豆(新鲜连荚的黄豆),将毛豆反复冲洗干净,放入小锅内,放入胡椒粉和大料,加水没过毛豆,敞开盖煮,煮至毛豆断生即可,捞出放盆里,撒上少许盐,双手端起盆子,上下颠翻毛豆,直至看不见盐为止,再撒少许盐上下颠翻,如此几次至毛豆入味即可。【煮的时候不用盖子、后放盐,豆子才能青翠欲滴啦啦啦】 老规矩,上图: 釜是古代炊器锅的前身,和图中上面部分很像啦。 甗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为甑,放置食物;下部称鬲,放水。甑与鬲之间有铜箅。箅上有孔,鬲中水加热后,蒸气通过箅孔蒸热甑内食物。汉代铜甗皆为釜甑合体,简单理解就是可以拆分的锅和蒸笼。 表被凶残的第一章骗了唷,这是温馨文哟,开新坑求撒花求收藏么么哒。

下一篇   3重生-糖蒸乳酪